第一千零八章 被惹毛了 -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八章 被惹毛了

山腹内,卫武逼视着杨开,他的脸色在那奇石光亮的印照下,显得愈发yin鸷。 杨开回望着他,神色淡漠,不为所动。 卫武的脸皮抽了几下,似乎没想到杨开居然一点也没流露出害怕的神色,顿时觉得好生没趣,撇嘴道:“我可以说服师傅,让她帮你解开禁制,但是相对地,你交出自己的神魂烙印,以后我让你干什么你便干什么。” 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在这里,你无法动用力量,危机重重,但只要你交出神魂烙印,以后我自然会庇护你的安全,你也不算吃亏,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日后还能加入剑盟!” “说完了?”杨开不耐地打断了他。 卫武愕然,止住了话头。 “说完就请离开吧。”杨开伸手示意。 卫武的脸色刹那间yin沉起来,缓缓地起身,森寒地狞笑着:“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最好好好考虑考虑再回答,要不然可能会后悔的。” 杨开缓缓摇头:“我不知道你要我的神魂烙印做什么,但是我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一生被旁人掌控,你还没这个资格。” “小子够猖狂!”卫武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压低了声音威胁着:“你说我要是在这里把你给杀了,又有谁会知道?” 杨开面色一沉,眯眼望着他。 虽说那神秘老者之前说过不允许旁人在这里惹是生非,但谁又知道他是否能够庇护所有人的安全? 他又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我对你两位师妹有恩,你们误会我也就算了,居然还想杀我?”杨开声音冰冷,杀机暗暗涌动。 “就是因为你对她们有恩,所以你才该死。若非因为你多管闲事,她们早就死在……”卫武神色狰狞地咆哮,话说到一半,忽然意识到不妥,连忙打住。 黑暗中,两人四目相对,都表情怪异。 杨开以为这家伙这般讨厌自己,是因为怕自己横刀夺爱,以为他对禾早禾苗有意思。哪知道事情根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他似乎巴不得禾早禾苗早点死了的好。 这其中到底牵扯了怎样的秘辛杨开不太清楚,大概跟剑盟内部的纷争有些关联,杨开也懒得去想。 但是因为卫武的一番口不择言,山洞内的温度明显下降了不少。 “小子,你若想活命。最好忘记刚才发生的事,要不然我定将你碎尸万段!”卫武沉默一阵,冷哼地威胁一番,转头离去。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一缕寒光忽然从他的袖口中飞she出来,那寒光如一条悄无声息的灵蛇,在黑暗中精准无比地寻找到了杨开所处的位置。攀上他的脖子,在他的颈脖处绕了一圈。 “哼,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卫武轻笑着,把手一招。那寒光莜地又收了回来,被他拿在手上。 那赫然是一柄软剑,锋利无匹。 然后他转过头,准备去处理杨开的尸体。不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迎面忽然一道身影冲撞而来。在那奇石的柔和光芒下,卫武清楚地看到杨开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庞,这个青年的颈脖处,还有一道血肉翻卷的伤口,从那伤口处,流出了金色的鲜血。 卫武失声惊叫,想不明白杨开为何没有死掉! 这个青年一身力量被封印,自己又是以入圣三层境的修为偷袭出手,断没有失败的道理。 卫武的表情惊恐,就如白日见鬼了一般。 他的反应及其迅速,察觉到不对的一瞬间便重新凝聚起了自己的力量,手上那柄软剑骤然爆she出一道道炫目寒光,朝杨开笼罩过去。 杨开一身yin寒邪能,嗜血狂暴的气息弥漫,整个人的气质与刚才已经大不相同,现在的他就如蛰伏许久骤然苏醒过来的洪荒凶兽,他任由那些神光击打在自己身上,传出一阵密密麻麻的声响,一路横冲直撞,逼近卫武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轰…… 这一拳正中卫武的面门,卫武只听到一阵骨头断裂的声响传出,整个鼻梁在一瞬间塌陷,口中传出血腥的气味,头晕目眩,仰面飞了出去。 被那只拳头打中的时候,卫武惊骇地发现自己的圣元居然没起到任何的防护作用,它们就如不存在一样,那拳头的刚猛威力直接越过圣元的守护,加诸在自己的骨头上,将他的骨头打的碎裂。 他被这一拳给打懵了。 身子在山洞内弹了几下,撞的石屑纷飞,落到地上,险些没缓过气。 不敢有丝毫耽搁,连忙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辨认下方向,迎面一股大力袭来,有一只大手卡住了他的颈脖,将他摁倒在地上。 杨开喘着粗气,黑暗中一双眼睛都变得如嗜血的猛兽般殷红,傲骨金身内的邪恶威能海啸般爆发,朝卫武冲去。 他是真被对方给惹毛了。 因为那神秘老者的强大太过深入人心,因为他之前的警告言犹在耳。 更因为在化解自身禁制的最后关头,杨开无暇他顾,他以为这卫武无论如何都不敢对自己下手的。 刚才被偷袭的一瞬间,杨开还没反应过来,直到颈脖处传来疼痛,他才匆忙凝聚力量抵挡! 绕是如此,颈脖也被拉出一道大口子,鲜血淋淋。 自己险些就被人给枭首了! 若非肉身及其强悍,若非在那一瞬间禁制完全解除,力量恢复,后果难以想象。 杨开怒不可揭,杀念如chao。 “你……你怎会……”卫武瞪大了双眼,惊恐地望向杨开,不明白应该被禁锢力量的他为何能发出那样的攻击,此时此刻,他体内的邪能充盈至极,哪有被禁锢的痕迹? 那邪恶的气息就如天幕塌陷般朝自己笼罩,让人如坠九幽炼狱,肝胆俱裂,卫武竟忍不住生出惶恐的感觉,身躯颤抖。 他觉得自己面对的根不是一个入圣一层境的武者,而是一个超乎想象的恶魔。 “有一句话你说对了。”杨开的双眸冷漠,毫无情感之色,冷酷道:“在这里杀了你,又有谁会知道?” 一身邪能更加狂暴的涌动,疯狂地朝卫武体内灌入,卫武的身躯刹那间就如皮球般膨胀开来,一身鲜血如喷泉般从鼻梁上的伤口涌出,洒了杨开一头一脸,将他浇成了一个血人。 察觉到死亡的召唤,卫武疯狂地挣扎反抗,种种手段爆发,却依然无法摆脱杨开的束缚。 杨开就这么死死地摁着他,不为所动,让他在临死之前品尝着那让人绝望的恐惧。 足足十几息之后,伴随着卫武的一声惨叫,他的肉身轰然爆开,碎肉纷飞,五脏六腑撒落一地。 一股无形的牵引力从杨开的左眼处传出,卫武的神魂被吸入其中。 杨开闭目,将心神沉浸到识海内,卷起滔天巨浪,以神识之火焚炼着卫武的神魂。 他下手极有分寸,那识海的灼热之力不会立刻将卫武的意识焚炼掉,他要折磨卫武的神魂,让其吃足苦头,才会将其彻底抹除,以此来警戒自身,告诫自己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掉以轻心。 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呐喊在杨开的识海内回荡,似乎会永远地持续下去。 就在卫武肉身死亡的同一时刻,远在山洞几万里之外的某一处地方,剑盟的美妇月曦正带着禾早禾苗两人在收集药材。 蓦然,月曦娇躯一震,脸色变得难看至极,匆忙间把手一伸,一面镜子模样的秘宝出现在她手上。 “怎么了师傅?”禾早见她取出了这面魂镜,俏脸也立刻变了颜色,急忙询问。 因为这面镜子在平时没什么用处,只有与师傅关系亲密的几个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被她取出查探。 师傅会在这个时候取出魂镜,显然是有人发生了什么意外。 “卫武出事了!”月曦皱眉答道。 “师兄出什么事了?”禾苗也急忙跑过来,关切地询问。 月曦摇了摇头,伸出一指放入嘴中,咬破指尖,滴一滴指尖之血入那魂镜中。 镜面平滑的魂镜,骤然变得如泛起涟漪的湖面,从那湖底深处,一条身披七彩鳞甲的怪鱼游了上来,那怪鱼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便冲出了魂镜,跃上半空,爆碎开来。 下一刻,七彩的光芒笼罩魂镜,一幕清晰无比的画面被投影在三人的眼前。 那个画面,是卫武临死前看到的最后一幕。 似乎是在哪个昏暗的山洞中,一个狰狞扭曲的面孔出现在镜面上,双眸中闪烁着浓郁森冷的杀机,那杀机仿若要透过魂镜,朝三人笼罩。 在那目光的注视下,三人竟忍不住遍体生寒。 “好可怕的杀机!”月曦低喝一声,凤眸含怒:“就是这小子杀了卫武!” “是他?”禾早表情怪异,在看到这幅面孔的时候,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这个样子与她之前熟识的模样有很大的不同,几乎就是两个人。 “怎么是杨开?”禾苗也懵了,天真地叫嚷道:“不可能是他吧?他的力量都还没恢复,而且就算他恢复了,以他的实力也不可能是卫武师兄的对手啊。”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