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章 老夫说话算话 -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九章 老夫说话算话

月曦师徒三人望着魂镜中那因为愤怒而狰狞的脸庞,都流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因为确实如禾苗所说,杨开体内有着吕归尘的禁制,以他的实力和手段根本无法解开。在整个悬空大陆上,能解开那禁制的唯有两个人。 一个是与吕归尘实力相当的月曦,一个是那个神秘老者。 那神秘老者虽说手段通天,但脾气古怪,大概不会这般好心出手相助,月曦也没有帮杨开解开禁制 。 那他是如何恢复力量的? 而且就算他恢复了巅峰状态,也不过是个入圣一层境,怎么可能是入圣三层境的卫武的对手? “无论如何,卫武定是被这小子所害!”月曦俏脸含怒,“敢杀我剑盟的人,我要他付出代价!” “师傅,这事还是先查明了再说吧。”禾早赶紧劝解。 月曦别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知道他对你们姐妹两人有恩,我们也误会过他,但这小子确实有些古怪,这事你们不用管了,我自会处理。” 察觉到师傅态度的坚决,禾早禾苗姐妹对视一眼,都神情苦涩。 卫武虽说是她们的师兄,但彼此间并没有多少感情,姐妹两人反而觉得他挺讨厌的,所以即便卫武被杀,她们也无所谓。 只不过杨开这下恐怕要麻烦了,她们暗暗担忧,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事,忍不住叹息起来。 山洞中。杨开犹如被鲜血浇注,一身血红之色,看上去恐怖骇人,他站在原地,一边调整状态,收敛自身邪恶血腥的气息,一边体会着力量恢复之后的快感。 失而复得的力量让他有一种再世为人的错觉。 颈脖的那巨大伤口处传来一阵阵酥麻,那里的血肉似乎是在蠕动,在魔神金血的强大恢复下,翻卷的伤口很快便重新愈合。 他随手一抹。将那里的血咖抹掉。颈脖处再一次完好如初,根本看不出刚才险些被枭首的痕迹。 就在他盯着卫武的尸身,准备将其焚烧掉,毁尸灭迹的时候。一个阴阳怪气的笑声忽然从旁传了过来。 杨开勃然变色。霍地扭头望去。正见到在那黑暗中,一道人影静静地矗立着。 卫武之前拿着的那发光的奇石掉落在这个人影的脚下,那光芒将这人的面孔印照的清清楚楚。 看清他的面貌。杨开刚提起来的力量不由自主地就散去了,神情凝重,心中的苦塞过黄连。 面对这个人,他根本没有与之一斗的心思。 因为这个怪笑的人,赫然就是原本居住在这片大陆上的神秘老者! 他能轻松地重创吕归尘和月曦,至少也是返虚境的强者,入圣一层境的杨开在他面前就如蝼蚁般渺小。 “前辈……”杨开皱眉喝了一声。 他不知道这老家伙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他似乎一直就站在那里,飘忽如鬼魅,从他身上传出一阵阵让人感觉不舒服的阴森气息,整个山洞都变得鬼气撩人。 “心狠手辣,不错不错!”老者桀桀怪笑着,那一双眼睛中竟流露出一丝欣赏的味道,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杨开,“以入圣一层境的修为,居然能正面击杀一个三层境的敌人,你有外力可以借用?” 听他这么一问,杨开顿时意会到,刚才他与卫武发生冲突的一幕这老者并没有看到,要不然他也不可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是!”杨开轻轻颔首,并没有打算隐瞒。 “小子看样子有不少奇遇,怪不得年纪轻轻便能修炼到这等程度。”老者赞许地望着杨开,满意点头:“不错,真的很不错,肉身也很坚固,远超同等级的武者,差不多有圣王境的强度了,而且体内还有两三种不同属性的力量,居然能完美共存。” 他云淡风轻地揭着杨开的老底,他的那双眼睛似乎能洞穿一切,看清杨开拥有的资本。 杨开不寒而栗,不由地变了脸色。 老者咧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獠牙:“放心,我不会抢夺你的东西,你这些玩意对老夫来说并没有多少作用。不过……” 他话锋一转,神色陡然变得阴鸷:“老夫之前说过的吧?谁也不要在这里惹是生非,在我的地盘上,你们的贱命就是属于我的,谁敢轻易剥夺,我便要谁付出代价!” “是他先动的手!”杨开辩解一句。 “我不管是谁先动的手!”老者冷哼,丝丝阴寒漆黑的邪能忽然从他体内涌出,那邪能如一只只妖魔化身,充满了邪恶暴戾的气息,莜一出现便统统将矛头指向杨开,朝他涌了过来。 刹那间,杨开便被这邪能笼罩,整个人如坠黑幕之中,所有的光明都消失不见了。 一股绝望的气息蔓延开来。 杨开浑身战栗,整个人不禁生出一种要被啃噬殆尽的错觉,似乎那一只只妖魔能够蚕食掉他的血肉,吞噬掉他的力量。 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全力抵挡。 老者的怪笑声响在耳边:“十息,你能撑过十息,我绕你不死!要不然就成为它们的肉食吧!” 这话传入杨开耳中,杨开不由地精神一震,再一次看到了一丝光明。 于是他更加努力地催动自身的力量,抵挡那侵入自己体内的邪能。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着,静静观望杨开,查探他动静的老者不由地眼前一亮,神色动容。 他似乎没想到杨开不但肉身坚固,连意识也如此坚韧。 即便是像吕归尘和月曦那样的高手,一旦被这些妖魔虚影侵入体内,也不一定能撑得过十息时间,他们会在那邪戾的气息影响下,丧失意识,变得疯魔,继而被那妖魔虚影啃噬的血肉不存。 但这个只有入圣一层境的青年却一直在抵挡,全力抵挡,努力保持神智的清醒,不为外力所惑。 十息之后,老者把手一挥,侵入杨开体内的那些妖魔虚影莜地飞射出来,重新钻回了老者的身体里。 杨开就如一滩烂泥般瘫倒在地,一身大汗淋淋,脸色苍白,但他依然目光坚定地望着老者,急急道:“希望前辈不要出尔反尔!” 老者一怔,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山洞中,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小子,不得不说,你体内的那一股阳属性能量虽然让老夫很不喜,但是另外一股截然不同的力量我很喜欢,嘿嘿,看样子你也是此道中人啊,恩,你活命了,老夫说话算话。” 杨开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 “你炼制了一枚丹药把身上的禁制解开了?”老者忽然又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是!”杨开盘膝坐在地上,取出一枚丹药塞进嘴里开始恢复。 “你能炼制出什么丹?”老者似乎对这个有些感兴趣。 “以我的实力,现在只能炼制出圣王下品丹。” “看样子你不但在武道上有所浸淫,在炼丹术上也有挺高的造诣啊。”老者一脸讶然之色,旋即咧嘴笑道:“不过小子,你这样分心二用,日后可能会忙不过来的。要么专心武道,要么专心炼丹术,否则日后两个领域都会高不成低不就,你会追悔莫及的。” “多谢前辈提醒,我学习炼丹术,也只是辅助武道而已。” “你的前途关老夫鸟事,老夫随口一说而已,不说废话了,随老夫来吧!”老者这般说着,衣袖一挥,一股薄膜状的力量精准地将杨开笼罩。 下一刻,杨开便感觉自己风驰电掣地飞了起来。 那速度比起御使星梭还要迅疾,这让杨开忍不住有些微微变色,实在不知道这神秘老者的修为到底有多么高深。 不大片刻功夫,老者忽然停了下来,将杨开放下,吩咐道:“在这里等着,没事不要乱跑!” 杨开左右观望,赫然发现此地就是那老者居住的山峰山腰处。 那山腰处有着一大片平地,而在那正中央的位置上,一排排一列列的圣晶呈现出一种古怪的方式排布着,汇聚成了一副奇异大阵。 大阵的正中心,有一扇青铜色的大门,那大门上的门框和底座上镶嵌了许许多多档次极高的圣晶。 整个山腰处灵气弥漫,由能量凝成的雾霭布满上空,让此地看上去恍若仙境。 阴森如厉鬼般的老者与这里的景色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杨开保持沉默,一言不发,静静地坐在原地,一边恢复自身一边观察四周。 他不清楚老者把他带到这里来干什么,但跟这样一个喜怒无常脾气古怪的强者相处,杨开压力如山,不敢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免得引起他的误会。 老者在那大阵中穿梭忙碌着,不时地调整圣晶的位置和大阵的结构。 等不多时,从四面八方忽然飞射过来一道道青虹。 那是紫星和剑盟的武者御使着星梭在朝这边接近。 大家很有默契地,全都聚集到了这个山腰平地处,一个个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落了下来,各自寻觅位置,三五成群地窃窃私语。 他们显然是被老者召唤才来敢来到这里的,但见他们茫然的神色,他们明显也不清楚老者为什么会召唤。 片刻后,又是三道靓影从一旁落下,正是剑盟的月曦和禾早禾苗姐妹。 月曦一来到此地,一双凤眸扫视四周,刹那间便定格在杨开身上,俏脸含怒,迅速朝这边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