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可以离开了 -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可以离开了

石室内,碧雅神色凄凉,语气酸涩。 这一段shijian,她服侍杨开左右,虽然表现的很温顺,很乖巧,杨开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她不敢有丝毫反抗。但是她不傻,相反,这个女人很精明。 她早已看出杨开心头的打算就算真的nenggou离开这里,杨开也不会带她一起的。 所以碧雅才会提前把话挑明”“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她想以ziji的诚意来打动杨开,改变杨开的想法。 “若是能离开这里,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听你的话,你让我做shime都可以,我不想被留在这里,以后我保证只会对你一个人忠心……”碧雅祈求起来,连鬼祖那样的人都被困在此地两千年找不到出路,她若被留下,只会孤独老死! 那样的结局简直太可怕了。 杨开别过头,深深地凝视着她。 碧雅坦然地与杨开对视,美眸里不见丝毫慌乱。 片刻后,杨开轻轻颔首:“真到了那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碧雅怔了一下,旋即苦笑道:“谢谢!” “恩,我要想事情,你出去吧!”杨开挥了挥手。 碧雅盈盈一礼,款款离去,神情愈发苦涩,因为她zhidao杨开最后那句话还是在敷衍ziji,他meiyou改变ziji心意的打算。 shijian一晃,约莫十日后。 又有一人无端惨死,这一次死的是吕归尘的手下,一位圣王境一层的强者。 他在那山腰平地上打坐。好端端地turan肉身就爆成了血雾。 第二人的死亡让还活着的众人愈发紧张不安,他们再一次找到杨开,让他想想办法,连那向来高傲不肯轻易低头的月曦都不得不底下了高贵的头颅,以请求的语气让他去劝说鬼祖。 杨开随口应承了下来。 但是他zhidao,ziji无论怎么劝说都是meiyou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让鬼祖看到明确的希望,只有这样,他才会高兴,他一高兴。就不会再动手杀人了。 杨开撇开众人。御使星梭来到了那七彩天空中。 他盘膝坐在星梭上,暗含空间奥秘的神念汇聚成念丝,往那天空中刺探。 一缕缕强大的念丝呈现出跳跃势的前进,突破了空间的封锁。跳出了距离的约束。杨开一念生。便是千里之距。 很快,杨开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释放出去千千万万道念丝,但是这些念丝全都在那混乱的域场中迷失了方向。很多念丝与杨开的联系彻底断开,连杨开都无法再找回它们。 一个时辰后,杨开收回八成的念丝,还剩下的两成全都不知所踪。 他脸色惨白,神识略微受损。 连忙往口中塞入一颗补充神识力量的圣丹,催动六彩温神莲的力量修补神识。 又是一个时辰后,他再一次将神念放开。 山腹内,那黑暗冰冷不见丝毫亮光的石室中,鬼祖咧嘴轻笑:“小子,真当老夫不zhidao你在打shime鬼主意?不给你点压力你果然不肯用心,希望你这一次会变得老实些,要不然就休怪老夫再开杀戒了……前两次老夫手下留情,这一次可要杀个与你有些交情的人了,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铁石心肠。” 他的双眸中,忽然倒影出神荼和禾早禾苗的身影。 与此同时,分处在不同weizhi的三人全都神色一变,不zhidao为shime全身发冷,有一种死亡的气息在身边弥漫,忍不住身躯颤抖起来。 七彩的天空中,杨开盘膝坐在星梭上稳定身躯,他的神念悠忽来回,飘忽不定,在那混乱域场中穿梭。 他察觉不到shijian的流逝,但他一直在以念丝刺探虚空。 尝试了二十多次,损失了二十多次神识的力量之后,他还是meiyoushime实质性的收获。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以这样疯狂的方式来寻找离开的方法,就算实力再强大也不行。神识一旦受损的太过频繁,太过严重,那便是无法修补的伤害,会让一个人变得浑浑噩噩,让人变得痴呆。 六彩温神莲却能很好地修复杨开受损的神识,让他免除了这个后顾之忧。 某一刻,杨开再一次ganjiao到神识力量的干涸,他不禁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因为这一次,他还是没能成功。 正当他要将神念收回的shihou,他忽然察觉到某一个方向的域场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忍不住将所有神念汇聚到一起,朝那边刺去。 出乎他的意料,这一次刺探竟然轻而易举地,就宛如刺破了一层屏障般,他的神念刹那间脱离了那七彩天空的包裹,跳出了这个囚笼般的存在。 然后,他看到了无数美丽壮魄的星辰。 那些星辰每一个都散发着澎湃如潮般的能量,有的冰寒至极,有的炙热如火,有的星辰上风龙弥漫,一道道巨大的龙卷风席卷了整个星辰,还有一个星辰如一颗巨大的古树,茁壮地在星空中生长着。 “混乱深渊!”杨开不由地低喝一声,双眸莜地明亮。 这是他头一次以神念突破离开这片大陆,抵达混乱深渊。 他不禁欣喜若狂! 被困在此地,不但鬼祖着急,他也急不可耐,与鬼祖这样的人日日相伴,时时刻刻都有种命悬一线的危机感! 而今他看到了混乱深渊,看到了生的希望! 他由衷地兴奋起来。 平复了下ziji的心情,杨开再次认真地确定一番,确认ziji神念抵达的difang就是混乱深渊,这才小心翼翼地将神念收回,不敢操之过急。 在收回的guog中,他将一缕缕有着ziji气息的念丝留在沿路,作为指引方向的标记。 这些念丝存在的shijian不会太长,杨开估计顶多不超过一日,它们就会彻底消失,但是只要有这些念丝的指引,他就不担心会在这种种域场交织的七彩天空中迷失方向,他有十足的把握nenggou离开这里。 很快,杨开将剩下的神念收了回来,神色阴晴不定,犹豫不决。 他想顺着念丝标记的方向,直接离开这里! 但是他zhidao,一旦ziji走了,那大陆上的所有人都会因为ziji而丧命,这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杨开不zhidao以ziji的手段能不能在鬼祖拦截ziji之前就成功离去。 看了看被鬼祖种在ziji胳膊上的那人脸标记,杨开轻声叹息。 他站了起来,放弃了心头的蠢蠢欲动,御使星梭朝那山峰处飞去。 片刻后,杨开返回,径直地朝鬼祖所居的石室内走去。 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冰冷,杨开在石室前站定。 “小子,进展如何?”察觉他的到来,鬼祖沉声询问,黑暗中,那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杨开,不肯放过他神色的一丝一毫的变化。 “可以离开了!”杨开回答。 出乎意料地,鬼祖居然meiyou回应,似乎因为这巨大的惊喜而怔在当场,无法言语,好一会之后,他才低喝道:“当真?” 鬼祖的声音有些轻颤,彰显着他内心的激动。 “小子,你要zhidao,敢愚弄老夫会是shime样的下场,老夫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他又低声嘶吼着。 “我meiyou愚弄你,确实可以离开了!”杨开神色淡然。 “哈哈哈哈!”鬼祖turan放声大笑起来,笑声滚滚如雷,震耳发聩,山石滚落,山峰簌簌发抖。 山腰平地处,吕归尘和月曦等人全都惊骇莫名地朝这边望来,不zhidao鬼祖发shime神经,一个个如临大敌,人人自危,不由地聚集到一起,企图寻找一些安全感。 “好,我就zhidao你小子一定不会让老夫失望!”鬼祖的身影蓦然出现在杨开面前,一只手如铁箍般抓住了杨开的胳膊,迫不及待道:“走,咱们这就走,这就离开此地!” 他因为激动,手上的力道奇大无比,杨开的骨头险些都被他捏碎了。 “不急!”杨开挣了一下,将ziji从他的大手中挣脱。 “不急?老夫很急!”鬼祖斜睨着他,一双眼睛中满是不善,“你是不是还在盘算些shime?” “前辈多虑,只是在临走之前,我觉得有些话得说qingchu。”杨开淡淡道。 鬼祖的眼中闪烁着奇光,激动的表情忽然平静下来,轻轻颔首:“你说,老夫听着!” 杨开想了想,开口道:“虽然晚辈很愿意相信前辈的人品和承诺,但保险起见,晚辈还想确认一下,离开这里之后你不会对我下手!” 鬼祖邪戾地微笑:“放心,你若能满足老夫离开的愿望,老夫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这可是老夫毕生的志愿,我感激你都还来不及,怎会对你下手?” 杨开的眉头皱了皱,沉声道:“希望如此,也希望前辈能记得之前发下的誓言。” “恩,老夫记得。”鬼祖指了指ziji的脑袋:“我记得清qingchu楚!这样就好了吧,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杨开摇了摇头。 鬼祖脸色一沉,不耐道:“你还要做shime?” “我想带几个人一起走,反正是顺道的事情。” 鬼祖立刻mingbai他想带谁一起离开了,无所谓道:“只要不妨碍到老夫,你把他们全带走都没guanxi。” “不会妨碍到你的,恩,还要劳烦下前辈,把我说的这几个人叫进来。” 鬼祖饶有兴致地望着他:“叫谁?” 杨开当即报出几个名字,鬼祖颔首,以神念呼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