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嚼碎了喂 -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嚼碎了喂

在远离那山谷还有三十里地的时候,哈力卡就停了下来,支支唔唔了好一会,才道:“小兄弟,我在这里等你,若是事不可为,立刻离开,不要多做纠缠,宗傲大师最烦这种人了,惹毛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杨开上下扫了他一眼,哈力卡神色尴尬,解释道:“小兄弟你年少,修为低,宗傲大师就算恼怒,怕也不会自降身份对你出手。但我若是一起过去的话……” “知道了。”杨开猜出了他的顾虑,也不强求,抱着雪月闪电般离去。 哈力卡站在原地,伸长了脖子,眼巴巴地望着前方,心中忐忑不已,不知道杨开此行会不会顺利,又或者是被宗傲暴打一顿。 三十里,一眨眼的功夫杨开便已抵达。 径直地来到那宫殿外,杨开朗声喊道:“前辈,我家大人逢遭大难,昏迷不醒,听闻前辈是雨瀑星上最出色的炼丹师,特来请前辈出手救治,劳烦前辈行个方便,为我家大人诊断一番。” 宫殿内,一片静悄悄的,杨开能感觉到,里面有生命的气息传出,那叫宗傲的炼丹师也确实就在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 他一连喊了三遍也是如此。 远处,哈力卡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暗暗决定若是宗傲暴怒冲出,他立刻遁走,绝对不会停留。 宫殿外,杨开焦急等待。 世外高人总有一些脾气,这一点杨开也能理解,所以他并没有鲁莽行事,连哈力卡和林沐风等人对这个宗傲都忌惮有佳,他一个入圣两层境的小武者若是激怒对方,绝对没什么好下场,所以他就这么抱着雪月,站在外面喊话,语气恭敬。静待宗傲的答复。 他也在考虑,若是宗傲不愿意出面又该怎么办。 雪月昏迷不醒,他无法放置不管,两人的性命相连,雪月一旦在昏迷中遭遇什么不测,他也无法独活。 所以杨开迫不及待地要将雪月唤醒,然后解除那灵魂锁链。恢复自由之身。 就在他患得患失的时候,宫殿内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进来吧!” 杨开一愣,有些没想到事情居然如此顺利,脸上浮现出大为意外的神色,仔细品味了下宗傲的语气,发现他没有什么不满和恼怒。这才迈步朝宫殿内走进。 宫殿的大门洞开,也没有任何侍卫或者奴仆的存在,这方圆几千里的地界,似乎只有宗傲一个活人。 在宫殿内绕了段路,杨开来到一间巨大的厢房前,从那厢房内,传出浓郁的丹香味。他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左右看了看,眼帘不禁一缩。 这个厢房,应该是宗傲的炼丹房。 只是此刻,这炼丹房内摆放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丹炉,每一个丹炉都还有余热,应该是刚炼丹完不久。 在这厢房的一个角落里,堆积了大量的玉瓶。那玉瓶中,都装满了丹药,五颜六色,种类不同,煞是壮观。 杨开粗略估计,这堆放起来的玉瓶最起码有两百瓶左右,就这么散乱无章地被放在地上。宛若什么不值钱的玩意。 杨开暗暗心惊,这才知道哈力卡之前所言不虚,这个宗傲炼丹的数量确实有些恐怖。 此刻,宗傲就坐在一张兽皮椅子上。手上拿着一个玉瓶,似乎在检查着什么。 查探了一眼,没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宗傲随手将那玉瓶又丢到一旁的角落里,与之前那些玉瓶堆积在一起。 他的身边还有十几个玉瓶。 一一检查下来,宗傲眉开眼笑,自言自语道:“又有一颗,嘿嘿,不错不错,不枉费老夫一番劳累,哎,丹药难练啊……” 这般说着,他从那玉瓶中取出一颗丹药,放进另外一个事先准备的玉瓶当中。 杨开看的仔细,那个玉瓶中装着的丹药,竟全都是生出了丹纹的。 ----这个宗傲似乎只把生有丹纹的丹药留了下来,其他的弃之如敝屐,不屑一顾,也不管那些丹药档次如何,贵重与否。 宗傲在检查丹药的时候,杨开也没出声打扰,就这么站在那里。 片刻后,宗傲才忙完,将那些生有丹纹的丹药收进怀里,抬起眼来看了看杨开,嘿嘿怪笑道:“你就是之前在老夫药田处偷师的那小子吧?” 杨开脸一红,讪讪道:“前些日子晚辈途径此地,为那药田中的玄妙吸引,情不自禁停下研究了些日子,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前辈原谅。” 不管在哪个地方,偷师都是及其恶劣的事情,杨开也知道自己干的有些不厚道。 只是当时他确实没想太多,现在对方追究起来,他无话可说。 “恩。”宗傲对杨开坦然认错的态度还算满意,从椅子上长身而起,轻笑道:“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今天算你小子运气好,老夫刚炼丹完毕,又有了些收获,看在你也是个炼丹师的份上,老夫就不追究了。” 能参悟到药田里的奥秘,只有同为炼丹师的人,这一点宗傲比谁都清楚。 “你家大人怎么了?”宗傲主动开口询问。 杨开神色一肃:“昏迷不醒,生机冰封,意识散乱,神魂灵体也不见踪影!” “你深入到她的识海了?”宗傲讶然地望着杨开。 杨开轻轻点头。 宗傲忽然怪笑起来:“你跟这女娃娃的关系不简单啊。” 他一脸暧昧地望着杨开,笑容耐人寻味。 只有很亲密的人,才会去深入对方的识海中窥探,若是杨开真是雪月的护卫,根本不可能有胆子做出这种逾越之事。 宗傲人老成精,哪里还看不出其中的弯弯道道。 杨开也不否认,只是道:“还请前辈出手相助!” 宗傲撇了撇嘴:“哈力卡都跟了过来,这女娃娃身份不低啊,雨瀑星上其他的炼丹师束手无策么?” “已经请了十几人过来看过,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一群只晓得炼丹的废物!”宗傲毫不客气地唾弃道,漫不经心地走到杨开身边,看了看雪月的状态,神念扫过她的身躯,忽然,宗傲的表情变得凝重。 杨开分明感觉到他的神念加强了一些,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见此,杨开也屏气凝声,暗暗等待。 宗傲的神色变幻着,似迟疑,似振奋,又似癫狂,那眼珠子越瞪越大,好半晌才低喝道:“小子,这女娃娃是被玄阴葵水所害?” 他的语气有些不太确定,显然也不敢太武断。 绕是如此,杨开也不禁有些佩服,之前的那十几个炼丹师汇聚一堂,查探半晌也不知道雪月到底怎么了,可到了宗傲这里,他却一眼就瞧出了问题的根本,可见宗傲确实有真材实料,正色点头道:“是!” “果真是玄阴葵水?”宗傲大叫起来,有些失态。 “正是玄阴葵水!” “哈!”宗傲的脸皮抽搐着,难掩心中的激动和振奋,哈哈大笑道:“竟是玄阴葵水!这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他兴奋的手舞足蹈,叫嚷不休,忽然又伸出双手,如铁箍般抓住了杨开的胳膊,双眼内迸发出让人心悸的光芒,急切道:“小子,玄阴葵水在哪?速带老夫过去!” “还请前辈先救人!”杨开不为所动。 “你跟老夫谈条件?”宗傲脸色一冷,显得有些不悦,目光逼迫过来,冷森森道:“老夫要杀你易如反掌,你敢跟老夫谈条件?” “请前辈见谅!”杨开一副坚持的模样。 宗傲微微有些失神,目光怪怪地打量着杨开,桀桀笑道:“有胆色!已经很多年没人敢这么跟老夫说话了,看样子这个女娃娃对你真的很重要啊,你可以为她付出性命?” 杨开皱了皱眉,开口道:“她死,我也死!” 这话不算是谎话,所以杨开说的毫无心理负担。 但他的模样和表态也不知道牵动了宗傲的哪根神经,让对方的压迫气势莜地一收,面有所思地沉吟一会,点点头道:“好,你随我来!” 这般说着,便领着杨开在宫殿内穿梭起来。 不大一会,便来到另一间厢房中,宗傲指示杨开将雪月放在床上,取出一枚褐色的丹药递给杨开道:“喂她吃下去!” 杨开伸手捏开雪月的嘴巴,就要将那丹药丢进去。 宗傲翻了个白眼:“嚼碎了喂!她现在一身力量无法运转,你不帮她化解药效,她如何能吸收?” 杨开愕然地望着宗傲。 宗傲一脸恶趣味地大笑起来:“不好意思?若是太不好意思的话,老夫倒是可以回避一下。” “不用了。”杨开摇了摇头,将那丹药放进嘴中嚼碎,然后口对口地喂进了雪月的小嘴中,一脸坦然。 雪月的全身,他摸也摸过,看也看过,现在亲一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红唇冰凉,却相当柔软,杨开喂完丹药直起身子,竟有些回味无穷。 “让开!”宗傲毫不客气地将杨开丢到一旁,手上捧着一个器皿,那器皿内满是碧绿色的液体,如被煮沸了一般,翻滚着气泡。 杨开根本不知道那碧绿的液体到底是什么。 但见宗傲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也不去多嘴询问,只站在一旁静静等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