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天威 - 武炼巅峰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天威

炼丹房内,只有药液在丹炉内翻滚的微妙动静。 宗傲将自己的身形隐藏在黑暗中,惟恐打扰到了杨开,连呼吸都暂时压制下来,心跳停止跳动,宛若一个死人。 他无比专注地望着丹炉,望着在丹炉前不停忙碌的身影。 丹药才炼制到一半,药液正在神识之火和各种灵阵的作用下互相交融,发生根本的改变。 莫名其妙地,宗傲生出一种感觉。 那就是杨开这一次炼制出来丹药,最起码也能生出丹纹。 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宗傲观摩杨开炼丹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他观摩了足足半年,虽说杨开炼制的丹药出现丹纹的几率有些大的恐怖,但也有失败的时候,最终只能收获一颗普通的离火丹。 从来没有哪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他还正在炼制中,自己就百分百地确定,他必定能炼制出丹纹! 这是哪门子道理?宗傲暗暗惊骇,愈发小心翼翼地朝那边观望,不肯错过一个细节。 可他看来看去,杨开的动作跟以前还是一样,没有增加,没有减少,就连刻画出来的灵阵,也是他曾经见过千百遍的,他闭上眼睛也能知道杨开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东西,会刻画什么灵阵。 唯独不同的便是那份气势,那份自信到极点的气势。 就是这份气势影响了自己的判断,让丹药还没出炉就让自己确定它能生出丹纹。 丹云到底能不能生成?是成是败只有一次机会,宗傲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最终的答案。 他不禁有些佩服杨开了,因为换做自己处在他那个境界,肯定会心烦意乱,肯定会压力如山。一旦出现这种苗头,就无法全心全意地炼丹,失败是必然的。 杨开没有,他淡然若素,神色不喜不悲,就如在炼制一枚无关紧要的丹药,动作沉稳,一丝不苟,所有能做的都已经被他做到了极限。 时间流逝。宗傲心急如焚。 炼丹房内逐渐地飘荡出一股淡淡的丹香味,这是丹药即将出炉的征兆。 杨开的表情似乎变得凝重了一些,每一次丹药快要出炉的时候,他都会以千百倍的小心来对待。 神识之火时强时弱,一道道念丝在丹炉内刻画着灵阵。所有的微妙之处都被他做到了极致。 他的眼中,心中,一直清若明镜,没有杂念,而到了这时,他连眼前的丹炉和即将成型的丹药也忘却了。 他的脑海中忽然回想起当初那枚生有丹云的丹药! 那是他获得的第一枚也是唯一一枚生有丹云的丹药,是跟圣地圣女安灵儿一起。从海底遗迹中找到的,虽然最后被他服下肚中,庞大的药效让五彩温神莲变成了六彩,但在没服用之前。他也一直在观摩那丹云,企图从中获得一些启发。 此刻,种种记忆翻滚上来,他隐约把握了到了一丝关键之处。 以前晦涩不明的地方在这一刻豁然明朗。他的双眸不由睁大,绽放出别样的神采。 最后一套复合灵阵刻画出来。烙印在丹炉之中,杨开的神识之火全面迸发,将这一套复合灵阵炼进还未彻底成型的丹药内。 自己的身体忽然如开了一个大口子,圣元,神识力量同时流逝,如山崩海啸,如江河决堤,充盈的识海刹那间干涸,海水的水位直接降到了最低程度,庞大的圣元也在这一瞬间流逝了无数。 杨开眼前一黑,几欲昏厥过去。 他有一种生命都被抽空的感觉,仿佛下一刻自己就要死掉。 浓浓的丹香从丹炉内弥漫出来,比杨开以前炼制的一千八百颗离火丹都要浓郁许多。 一声清脆的响动从丹炉内传出,是如此的悦耳。 杨开咧嘴微笑,僵在了原地。 宗傲一颗心几乎从胸膛处跳了出来,他如何看不出在丹药即将成型的那一刻杨开的异常,这样的异常让他激动的几乎发疯。 他以为杨开已经成功了。 那知道等了半晌,杨开也没有动静。 轻声地呼唤了几句,得不到任何回应,宗傲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悄悄地放出神念查探,一看之下,不禁怔住。 杨开脸色白的吓人,仿佛与什么强敌大战过一场,一身的气息浮沉不定,气血之力也虚弱到了极点…… 他已闭上了眼睛,昏迷过去,不过死不了,只要恢复些日子便能康复了。 没去理会杨开,宗傲颤抖着手拍在他面前的丹炉上,一颗丹药应声飞出,被宗傲手上的玉瓶接住。 深深地吸了口气,宗傲凝神朝玉瓶中看去。 一看之下,宗傲不禁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玉瓶中那一颗离火丹表面圆润光滑,哪有什么丹云的痕迹?连丹纹都没有生出。 失败了?宗傲表情复杂,刚才杨开炼丹时的那股气势,让他几乎以为那小子必定能够成功,却没想到最终的结局居然如此凄凉。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呕心沥血炼制出的最后一枚离火丹居然只是枚普通的丹药,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昏迷过去。 宗傲重重地叹了口气。 他已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知道有时候梦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他也多少次在梦想和现实之间挣扎徘徊,却被那鸿沟中无处不在的荆棘刺的遍体鳞伤。 杨开还只是个年轻人,有这样的经历不足为奇,只是丹云没炼制出来,他又不肯去水月星求援,看样子是真的死到临头了。 宗傲不免有些唏嘘,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宗傲清楚地认识到了杨开在炼丹上的天赋,他实在有些不忍心杨开就这么英年早逝,脑海中已经在考虑等杨开醒来之后,自己该如何以长辈的口吻来安慰他几句了。 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就是安慰和鼓励。 正在考虑的时候,宗傲忽然又是脸色一变。 他察觉到周围的天地灵气变得有些古怪。 神念放出,宗傲惊骇大叫。 天地间的庞大灵气不知为何,正在疯狂地朝这边聚拢过来,比起杨开之前修炼的时候制造出来的动静还要恐怖骇人,那天空中,浓郁的灵气几乎汇聚成了实质般的存在,如巨龙在翱翔,龙舞九霄。 一股庞大的吸引力忽然从手上的玉瓶中传出,刚出炉的离火丹宛若有了生命,正在玉瓶中跳动,传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那在天空中翱翔的巨龙俯冲直下,如天神发威,轰击在宗傲住了百年的宫殿内。 巨响声传出,宫殿刹那间倒了一半,几十间厢房变成了断壁残垣,各种木料劈头盖脸地朝宗傲打来,被他护体的圣元弹开。 肉眼可见的天地灵气往玉瓶中灌入,玉瓶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威压,直接崩碎开来。 宗傲的眼珠子瞪大了,他清楚地看到,那如巨龙般的灵气,正在被一颗小小的离火丹吞噬,那一颗新出炉的离火丹似乎成了无底深渊,来多少灵气便吞噬多少灵气,完全没有底线。 耳畔边狂风大作,视野一片模糊,飞沙走石,千亩药田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宗傲看到好多自己珍稀的药材正在狂风中飞舞,被卷的粉碎。 他的脸皮抽搐,心头在滴血。 这些药材,是他亲自培养出来的,每一株都灌入了他的血汗,如今一场灵气风暴席卷过来,千亩药田全部受到了波及,许多药材被连根拔起,还残存的那些也都在狂风中凌乱。 “混蛋!”宗傲的老脸都扭曲了,忍不住嚎叫起来,在狂风中张牙舞爪,却无力阻止这一场灾难。 半个时辰后,一切风平浪静。 断壁残垣中,杨开依然盘膝而坐,面前的几十个丹炉倒是纹丝不动,还保持着原来的位置,但是宗傲的宫殿却已经倒塌殆尽,连昏迷中的雪月都被深埋在了地下。 宗傲懒得去管那女娃娃,手上捏着一个新的玉瓶,玉瓶中装着一枚丹药,失魂落魄地望着自己的千亩药田,面上的皮肉一阵阵不受控制地抽搐。 千亩药田,全部受到波及,完好无损的几乎不存在。 以前茁壮成长的药材损失了九成之多,还剩下的一成,也生机暗淡,随时都会死去。 十几株天阳果上的树叶和果实不知去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这些天阳果再等个十年便能派上大用场啊。 半亩雀荷花早已不见了踪影,连那半亩地都被天威犁了好几遍,土地比往常矮了半尺。 老夫的千碟花哪去了?宗傲无力地转动眼珠子,哪还看到被他视为生命般珍贵的千碟花的踪影,原本生长着千碟花的大地上,只有半截断根扎在那里。 宗傲眼珠子一翻,险些昏厥。 不提这千亩药田的损失,宗傲骇然地发现,自己辛苦了好多年,在这山谷处布下的大阵,都已经被破坏殆尽,再也无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方圆千里之内,天地暗淡,连一丝灵气都不复存在! 一道道衣袂猎猎的声响由远及近,迅速传来,哈力卡,林沐风还有那中年妇人带着恒罗商会众多强者闻讯赶来。 这边天威乍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有所察觉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连忙前来查探。 等到了地方,一眼望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起来,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