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踢到铁板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踢到铁板

小莫都快疯了,网络不知道出什么问题了,这几天电信的人都来了几趟,还是没法解决,早上也是断网状态,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连上了,但是很卡,等会还要叫人来看看,希望能发布出去,被这网络折腾的心情很低落。文學馆 *************** 在场诸人,无论实力高低,都感受到了那魔焰的不同寻常,他们从未见过这种怪异的力量,单是从那魔焰中翻滚出来的力量意境就让他们心里难受,有一种受到煎熬的错觉,更不要说若是被这种力量正面轰击会是什么下场了。 一时间,不少人都流露出忌惮和惊骇的神色。 海克家族的巴青岩眼珠子转了转,给自己家族那些武者们打了个手势,悄悄地领着一群人退出老远。他总算看出杨开有些不对劲了,区区一个入圣三层境的武者,若是没有点依仗的话,怎么会这么嚣张地面对徐至深? 不过不管他的依仗到底是什么,巴青岩都不会去趟这浑水,徐家的人与杨开打生打死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他乐得站在一旁看好戏,他更在意的时候等会要如何处理妩衣这个叛徒! 敢擅自脱离家族,不管是谁都不会有好下场! 阳炎是见过杨开战斗的,虽然不知道杨开在面对徐至深能不能全身而退,却也很乖巧地将妩衣和余锋领到一旁,免得他们被等会战斗的余**及。 一见他们也退走了,徐家那些武者同样纷纷后撤。 一眨眼的功夫,只剩下杨开和徐至深两人遥相对视。 “老东西,我的原则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杨开不是好说话的人,更何况这老家伙一口一个小畜生,更让他火冒三丈,暗暗决定今天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无论是海克家族还是徐家,都没被他放在眼里,这两个家族连返虚境强者都没有,杨开自信他们根本没法拿自己怎么样,再说了。就算返虚境强者打来,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所以他毫无顾忌。 “小辈猖獗!”徐至深老脸铁青,刚才神魂不经意受损之后,他一直在寻找杨开是不是佩戴了什么厉害的神魂秘宝,可找来找去也没任何发现。心中暗惊倒也不敢再托大,这般说着,把手一扬,一道几乎无影无形的黑线忽然朝杨开激射而来。 刚才他就是用这个东西,隐藏在自己的圣元中才能轻而易举地击毙那叫仇渊的武者,除了对其知根知底的巴青岩看出来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发现。都以为他圣元了得,但是杨开神识强大,早就对这怪异的秘宝有所防备,他一动手。杨开就一剑迎了上去。 魔焰中蕴藏的意境是焚尽天下万物,是他一身力量的根基,他相信这细线就算是虚级秘宝,也挡不住魔焰的焚烧。 似乎有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一点火花在杨开手上的魔焰长剑迸发出来,那细线和魔焰长剑相碰。与此同时,一股及其阴寒的能量从细线上骤然爆发,四面八方朝杨开席卷而来。 杨开眼帘一缩,强大的神识锁定在那黑色的细线上,他发现事情跟自己预计的有些出入,自己的魔焰对这无影无形的细线居然没有多少效果,虽然传出剧烈的焚烧动静,可根本无法将其烧断。 徐至深嘴角轻轻上扬,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轻喝道:“拿命来吧!” 他的话音刚落,那一根细小的黑线忽然分散开来,变成无数道,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当头朝杨开罩了过来。 杨开连忙躲避,同时一掌迎上,巨大的遮天手迅速变大,似乎要遮蔽整个天地,让每个观战的人都感觉天空忽然昏暗了许多。 剧烈的能量波动传出,黑线编织的大网瞬间崩散,徐至深的身躯晃了一下,不可置信地朝杨开望去,没想到自己这么隐蔽的一记杀招,居然被他给破解了。 正是因为出于对杨开能伤他神魂的忌惮,所以徐至深一出手就没有留情,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将杨开斩杀,给徐家挽回颜面,哪里晓得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 这个入圣三层境的青年不但眼力及其毒辣,早就看出了自己隐蔽的杀招,而且圣元的雄浑程度和破坏力也与自己不相上下,要不是这样,他根本无法破解自己的幽影魂丝! 他破解的方法看似简单,其实却需要及其强大的力量作为后盾。 若是同等级的武者,如巴青岩这样做倒也顺理成章,可对方明明只是个入圣境的武者啊。 他居然拥有正面跟自己打斗的能力?徐至深惊讶的险些惊叫出来,如果说刚才自己的神魂受伤让他怀疑杨开是借助秘宝之威,那么现在他就不敢这么想了。 对方好像根本不弱于他! 这个青年,不对劲!怪不得他敢大叫大嚷地跑出来挑衅,原来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怪不得仇渊当时重伤回去,自己无论怎么询问他也说不出所以然,怪不得刚才仇渊转身就跑,看样子他的伤势也是这个青年造成的,只是怕自己责罚没敢说出来。 能重伤一位圣王两层境,更让其心中产生恐惧,这等本事简直让人惊悚。 一念至此,徐至深再也没有小瞧杨开的意思,神色变得凝重无比,那一道道被遮天手阻挡的黑色细线重新被他收回体内,往口中塞了一口丹药吞下。 一见他这个动作,围观的人不禁呆了。 无论是海克家族的还是徐家的,全都张大了嘴巴。 他们以为徐至深亲自出手,杨开恐怕一个照面就会被拿下,可笑他还大言不惭,屡次出言侮辱,徐家的一些武者甚至早就幸灾乐祸地准备好看杨开如何被蹂躏,如何跪地求饶了。 哪里晓得徐至深一击之后。杨开一脸的云淡风轻,连根汗毛都没损失,反倒是自家的长老神色凝重,还吃了一颗丹药。 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事情跟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样了。 “巴长老……这……这是什么意思?”妩衣的那个叫乌克的堂兄轻声地向巴青岩请教,老实说,他实在没看懂。 一听他询问,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巴青岩,期望他能解答一下。 “什么意思?”巴青岩冷哼一声。“徐家这次踢到铁板了!” “啊!”乌克就算再看不明白,也知道巴青岩话中的深意了,愕然地朝杨开望去,用一种怪怪的语气道:“巴长老,他看起来只有入圣三层境。就算能抵挡一下,徐前辈很快还是会将他拿下的吧,毕竟境界修为的差距在那。” 他这话说的仿佛是在安慰自己,妩衣已经脱离家族跟这青年搅到一起去了,只要这青年一死,妩衣的下场也不会好,他不好意思落井下石。但也不愿意看到妩衣再度崛起。 “谁知道呢。”巴青岩的眸子深邃,注意力没有放在徐至深身上,他反而开始打量起杨开,从来到这里开始。他就没有怎么在意过这个人,可是现在,他想不在意都不行。 妩衣到底是从哪里找到这小子的,有些妖孽啊。 两个家族的武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妩衣和余锋更加吃惊。 杨开的来历他们比谁都要清楚,正是余锋将被困在血红结晶中沉睡的杨开带回战舰的。大家相处的虽然不错,但都只把杨开当成一个流浪到这里来的小武者看待,妩衣将龙穴山送给杨开居住,也是因为他对外面的情况比较熟悉,觉得以后有请教他的时候。 他们从来不知道杨开的底蕴如此惊人。 阳炎就得意了,在一旁道:“你们别担心,杨开不会吃亏的,上次他三两下就杀了几个圣王境,还把那个叫仇渊的家伙打跑了,这个老匹夫看起来虽然比仇渊厉害些,但应该也厉害不到哪去。” “啊!”妩衣不禁捂住了小嘴,“你说……他杀过圣王境?你没开玩笑吧?” 阳炎撇撇嘴:“就在我面前杀的,可吓人了,我被吓得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 当下添油加醋地将当时的情况讲出来,看她手舞足蹈的样子,哪还有半点惊恐的样子,分明兴奋至极,妩衣和余锋两人听在耳中,心头震骇欲绝。 “小辈,我承认,老夫低估你了,不过那又如何,我徐至深要杀你,你就别想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徐至深吞了一颗丹药,受创的神识总算不那么疼痛了,虽然没能修复,但只要暂时压制住那伤势,他就能全力以赴。 “那细线不是秘宝?”杨开自逼退了他的杀招之后,就没再追击,反而上下打量着他,直到此刻才忽然心头一动,他隐隐觉得,那漆黑的细线根本不是秘宝,要不然自己的魔焰根本不可能无效,那漆黑的细线给他的感觉,更像是神魂攻击----有实质的神魂攻击! 他忽然开心起来:“好东西,那细线我要了。” “有胆子开口,就不知道你有没有命拿!”徐至深一声冷哼,强盛的气场悠然从他体内爆发出来,他脚下的大地忽然往下塌陷了几尺,徐至深的衣衫无风自动,脸上布满了煞气,阴寒的能量席卷四周,所有人的耳畔边似乎都听到了阴风阵阵的动静。 数之不尽,密密麻麻的幽影魂丝从他体内激射出来,漆黑一片,让他看上去仿佛变成了一个长毛怪般丑陋,那些幽影魂丝宛如活了一般,全部朝杨开这边冲来,半途中,忽然聚集到一起,形成了一个有拇指粗细的尖枪形状,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着,轰向杨开的心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