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锤子买卖的武技 - 武炼巅峰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一锤子买卖的武技

..求月票 **** 杨开虽然心动这些武技的威力,但也不可能为了它们而泯灭人性。{. e.c m} 一连换了七八个,人脸惶恐万分,杨开冷笑连连。 “少侠,我知道的都是这种武技呀,真的不骗你。” “你若只有这点价值的话,留你还有何用?”杨开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森冷,从他说出来的武技中杨开就已经知道了,此人生前必定是恶事做绝的魔头。 “少侠息怒,待我再仔细想想,我才刚醒来没多久,这记忆有些混乱,暂时想不出太多东西,给我点时间,给我点时间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机会只有一次,你自己好好把握!” “是,一定不会让少侠失望。” 杨开没再搭理他,反正这里已经被封闭了,正好可以安心疗伤。至于那人脸,虽然生前必定是个高手,也是个大魔头,但现在的他翻不出什么浪花,杨开也不用担心。 自己身边没有好的疗伤药,但这一点伤势应该不用多久就会痊愈。 伸手入怀,将剩下的那个小石人拿了出来,然后运转元气,感受着里面金线的循环方式,窥探石人中的奥秘。 单有一招炎阳爆还不够,杨开要趁疗伤的这段时间,修炼第二种武技。 不变强,出去了还是会受欺负。 这个小石人中的金线数量很多,足足有七八十条,很有可能是天级的武技,甚至是玄级。 耗费了足足一天的功夫,杨开才将这些金线的运转方式熟记于心。和上一次小石人一样,当杨开收回元气之后,它便成为了齑粉。 这一天时间,人脸也在苦思冥想,想自己能用什么打动杨开,好让他放自己一条生路。此时虽然想到了一些筹码,但杨开不发话,他也不敢擅自开口,只能心惊胆战地躲藏在金身内。 杨开没去管他,一门心神都沉浸在从小石人内窥探到的武技中。 闭目盘膝,按照那些金线的路线,让真阳元气在体内经脉中游走起来。 转过一个循环,杨开发现并不象获得炎阳爆的情况那样。自己也根本没有发招的。反倒是手背处,隐隐一跳。 运转的路线不对?杨开狐疑。 不可能,自己分明是按照石人中金线的循环方式运转的。没有丝毫偏差。 再运转一遍,手背处又是一跳。 怎么回事?这不是武技么?为什么自己没有发招的冲动呢,施展炎阳爆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情况。 这武技到底有什么玄妙。怎会与其他的不太一样? 想了片刻,杨开想不通,唯有在实践中慢慢感受了。 放松精神,杨开一遍又一遍地运转起元气,每一次循环,手背处都有相同的反应传来,而且那突突的跳动感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清晰,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似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开运转元气没有一千个循环也有八百了,某一次循环之后,手背处突然一阵巨疼传来,那种被束缚的跳动感也在这一刻挣脱了枷锁,冲体而出。 杨开赫地睁开眼帘,低头朝自己的手背看去,竟发现自己的手背处多了一个图案。 这个图案有些怪怪的。杨开瞅了半晌,才发现它象是夜间的星空,占据了小半个手背的位置,繁星点点,不运转元气的时候还不怎么出奇。一运转元气这星图就好像活了似的,点点光辉闪耀。 而且。杨开分明感觉到在这图案下方的皮肉中,被开辟出一个自己看不到的空间。 元气运转过来,就被储存在这个空间内。 尝试了许久,杨开把自己一身的元气都灌入到了手背的星图中,然后随性地一指点在地面上。 这一指,杨开本身没用任何力道,如果说指下有一只蚂蚁的话,也肯定是点不死的。 但当手背处星图内的元气迸发出来之后,整个指尖处星光翻滚,将山洞照的亮如白昼。 咔嚓一声,杨开整只胳膊都没入了地面中,大地更是一阵剧烈的摇晃,山洞顶上的尘土瑟瑟而下。 杨开不禁动容。 这一指虽然也相当于一次性耗费了自己的一身元气,但发挥出来的杀伤力却远比普通的爆发要高出很多。几乎是两倍的杀伤力! 杨开估计自己如果只是把全身元气毫无花俏的爆发出来,是做不到刚才那样的成果。 这武技好古怪!杨开眉头紧皱,他算是摸索出来一点门道了。 “少侠,少侠……”体内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一股阿谀和小心翼翼。 杨开眉头紧皱,思考着心中的想法。 “少侠,我好像知道一点你修炼的武技,要不要我说于你听听?” 没有回应,体内的人脸焦急万分,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在杨开面前表现自己的价值,就是怕杨开把他给炼化了。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久,但人脸也看出来了,杨开年纪很小,可心性坚毅,非常人能比,而且性格中还隐藏的一股邪气,这种邪让他害怕。 等了许久许久,杨开才回过神来,开口道:“你知道些什么东西?说出来。” 好像得了天大的恩赐,人脸感激涕零,连忙道:“我并不知少侠你修炼的是什么武技,但在我的记忆中,好像看到过跟这差不多的武技。你在修炼它的时候,会在身体的某一个部位开辟出一个独属于这个武技的空间,而此武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与这个空间内存储的元气多少有关。” “平时无事的时候,少侠你可以将自身元气灌入这个空间内,等到需用使用这一招的时候,就能将这武技的威力展现了。这种武技用的好了,威力巨大,用的不好,也只会遗笑大方。一切的根源,就在于平时往那个空间里灌入元气的多少,元气多,杀伤就大。元气少,还不如孩童的一拳。”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少侠,这种武技就是一锤子买卖,以平时的苦修积攒,来换取那一瞬间的爆发,这也是一种保命的武技。” 人脸迅速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完便乖乖地闭上了嘴。 杨开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微笑,他说的东西。跟自己摸索出来的差不多。但更全面,让一些不懂的地方也豁然贯通。 以平时的苦修积攒,来换取一瞬间的爆发么? 这根本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武技啊! 杨开甚至忍不住想大笑三声。别人的元气需要苦修积攒。自己需要么? “我好好研究下,你莫要打扰我。”杨开叮嘱他一声。 “是。那个少侠……” “你说的东西并无多少价值,再仔细想想你的活路!” 人脸顿时苦涩万分。杨开的行事方式是如此老道从容,让他有一种面对一只老狐狸的感觉。 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怎么偏偏就想夺舍他的身子? 正唉声叹气,自怨自艾的时候,人脸便感觉到杨开在驱动自身的元气往那特殊的空间里灌入了。 他灌入的速度很快,肆无忌惮,根本不会顾虑这样做会不会对自身造成什么危害。 人脸本想提醒一声,让他慢慢来,因为元气消耗的过快,也会对身体造成负担的。但眼珠子一转又把话给咽了下去。 哼哼。是你自己叫我别打扰你的,可不是老夫不提醒你。 最好再快点,待你一身元气耗干,老夫再想办法看能不能逃出这鬼地方。小子,你到底还是嫩了些啊。 杨开这一身元气,如果单纯要依靠修炼获得的话,至少也得修炼个三五日才能饱满。 但他只是花了两个时辰。就把一身元气全部灌入到了手背处星图下的空间内。 体内的人脸察觉到这一点,险些雀跃欢呼,他感受到了,杨开的身体现在虚弱无比,筋脉内的元气涓滴不存。正自己逃离此地的大好机会。 正欲行动,他又猛然顿住。 因为他发现杨开体内原本空荡荡的经脉。竟然在一瞬间又饱满了起来。 我日!怎么回事?人脸险些疯了,这诡异的情况有些超乎了他的见识。心道难不成自己被封印多年,现在神智不清都已经出现幻觉了? 不对啊,刚才的感受是那么真实,这小子一身元气分明已经全部没有了,怎么会在眨眼的功夫又恢复过来? 定是自己看错了!人脸自我安慰着,然后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杨开的动作。 又是两个时辰后,杨开体内的元气再次消失的干干净净,手背处的星图竟按一种莫名的规律转动了起来。 人脸对着自己的神魂发誓,这一次绝对没有错了,这小子的元气确实已经耗的干干净净,一点不存。近两个时辰的观察,他对杨开的每一缕元气的去向都了如指掌。 不会错了,绝对不会! 但下一刻的变化,便让他呆若木鸡,震在当场。 那空荡荡的经脉居然又一次饱满。 就好像杨开体内的元气是用之不绝,取之不尽。 人脸震惊了,虽然他已经记不得很多事,但最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一个人无论实力有多高,也绝对不可能这么迅速地就恢复自己失去的元气。 要是大家都这样搞,那天下岂不是乱套了? 他修炼的是什么样的功法,怎会有如此逆天的效果? 这一刻,人脸再也不敢小瞧杨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恐和忌惮。 有一条永远不会枯竭的经脉,元气用之不尽,那这小子日后成长起来该多么恐怖?他可以肆无忌惮地释放威力巨大的杀招,根本不用担心元气的消耗问题,一个人的战斗力恐怕就相当于别的十个人,甚至百人千人!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