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着急的魏古昌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着急的魏古昌

不用说,这人是来自万兽山了,虽然为了方便行动,万兽山的这些人没有穿戴本门服侍,但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的来历,因为这些人进攻的主要手段,就是驱使妖兽。 这么明显的做派实在是没法掩盖。 这老者座下的碧眼血蟾是实力不错的九阶妖兽,配合他本人修炼的功法,人兽联手,足以和返虚两层境武者一较长短,不过熟知这老家伙的人都知道,这人不但丑陋,而且心理也扭曲至极,最是贪花好色,喜欢折磨凌辱一些美丽的女子,将其折磨致死,从中体验变态的快感。 妩衣若是真的落到他手上,那必定比死还要凄惨。 “嘿嘿,那两个丫头实力不错,若是交由老夫的话,倒是可以炮制成两个不错的血奴!”另一边,一个浑身被血光覆盖的中年男子,也露出了邪恶笑容,能炮制血奴的武者,无疑是来自魔血教。 “多说无益,诸位还是想办法联手破去这大阵吧!”谢戾面露不悦之色,淡淡地提醒,如今一群人被拦截在大阵面前,第一层防御都无法攻破,还谈什么其他? 那万兽山老者阴笑一声:“原本老夫还不想动用这一招,不过既然那小妮子一心求死,那老夫也只能成全她了,嘿嘿!” 这般说着,忽然神色肃穆,体内圣元鼓荡,与此同时,他座下的那只碧眼血蟾也鼓起了腮帮子,传出类似蛙鸣般的低沉叫声。 刹那间,天地元气动荡起来。齐齐朝他那边汇聚。 谢戾眼前一亮,一瞬不移地盯着老者的动作,微笑道:“度老这是要使用血蟾毒烟了么?” 听他这么说,其他返虚镜都面露惊色,齐齐朝那度老望去。 万兽山这老者冷哼一声:“血蟾毒烟乃我这宝贝的拿手绝活。不过用一次就少一次,老夫抛砖引玉,希望诸位朋友待会可不要藏拙!” 这般说,这度姓老者忽然把口一张,吐出一道血箭,那血箭犹如獠牙之蛇,只朝龙穴山护山大阵攻去,在他吐出血箭的同时,他座下那只碧眼血蟾也是腮帮子鼓起,一口漆黑如浓墨般的毒液从口中喷出。后发先至地将血箭包裹起来。 两者之间融合翻滚,瞬息间就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化,那毒液和血箭在眨眼的功夫便变成了一团漆黑的雾霭,轰击在大阵的光幕上。 刺啦啦…… 让人牙酸的腐蚀声响起,龙穴山护山大阵的光幕上。光芒闪烁不定。这护山大阵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融化出一道缺口来。 竟可容纳一人通过,虽然这缺口很快就被自行修补,但也可见这一击的巨大威力。 之前狂攻了两日,可没有谁能一击将大阵破开缺口的,但万兽山这老者却做到了。 被修补了也没关系,这一击足以消磨掉护山大阵的很多灵气,再继续攻击几次,说不定真能将其破开。 而动用了这一击之后,度姓老者的脸色有些微微发白,他座下的那碧眼血蟾同样变得神情稍萎。老者一言不发,从空间戒里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血红色的丹丸,往前一抛,碧眼血蟾弹出猩红的舌头,将那丹丸卷入口中,碧色双眸里流露出享受的神色。 这血红丹丸,对碧眼血蟾来说,无疑是大补之物。 “度老好手段。”谢戾大笑一声,暗暗心惊的同时也无比欣喜,“既如此,那谢某也不藏拙了。” 这般说着,忽然祭出一柄小巧的匕首模样的秘宝,那秘宝上闪烁着白银般的光泽,灵性十足。 “白虹匕!”度姓老者一见这匕首,忽然惊呼一声,面露讶然之色,喃喃道:“没想到,这破阵神物,竟是为谢兄所得,谢兄机缘不小啊。” 其他返虚镜也都目露贪婪之色地望向那白虹匕,似乎其大有来历的样子。 谢戾呵呵一笑,淡淡道:“谈不上什么机缘,只是偶然得到的而已。” 一边说,一边催动圣元往那白虹匕内灌入,神态肃穆。其他人哪会相信他的话,据众人所知,这白虹匕乃是专门破除阵法和禁制的秘宝,而且档次极高,足有虚级中品的程度,这样的档次放眼整个星域或许算不得了什么,但在幽暗星上,却是价值不菲了。 毕竟物以稀为贵。 而且,白虹匕应该是一个小家族的传家之宝,至于为何会流落到谢戾手上,这就不得而知了,恐怕也是谢戾使用了什么手段,将这白虹匕从那小家族中强取豪夺来的。 不过这也不关自己的事,所以众人虽然不耻谢戾的为人,却没有多说什么。 这片刻的功夫,谢戾已经驱动了白虹匕,只见那小巧的匕首在他面前化为一道白色惊虹,一闪而逝,等到它下一刻出现的时候,却诡异地出现在了龙穴山护山大阵内部。 咻地一声,白虹匕从那内部飞射出来,毫无阻碍地穿透大阵,看似毫无效果,但谁都明白,这大阵的灵性又被磨去了不少。 白虹匕之所以会被称为破阵神物,正是因为它附加了一点空间奥妙,可以突破空间的阻隔,直接从阵法内部发起进攻。 这样的秘宝,以幽暗星现在的炼器水准是没法炼制出来的,乃是从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宝物。 果然,谢戾来回驱使了白虹匕几次之后,护山大阵的光芒暗淡少许。 见此,魔血教,海心门,还有陆叶拉拢收服过来的那些返虚镜,一个个都摩拳擦掌,使出平时不肯轻易使用的手段,朝护山大阵攻去。 能晋升到返虚镜这个程度,没有哪个武者是吃素的,都是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之战,无数次的历险磨练,身上怎么也有点压箱底的宝物和手段,这些宝物和手段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三十多位返虚镜一起出手,场面何其壮观,便是返虚三层境强者到了此地,也得退避三舍,不能轻缨其锋。 其他的圣王境见此,也纷纷从旁协助,一时间,几方人马联军竟士气大阵,气势如虹。 而护山大阵在如此猛烈的攻击下,竟摇摇欲坠起来,看似马上就要崩溃的样子,这一幕让众人愈发兴奋起来。 与此同时,距离龙穴山五十里外的天运城,一栋阁楼上,钱通与费之图正对面而坐,两人手上都端着一个酒杯,举到了嘴边,却怔怔出神,忘记畅饮。 在钱通的身后,魏古昌和董宣儿两人束手而立,面露焦急之色。 感受到龙穴山那边传来的剧烈能量波动,魏古昌终于忍无可忍,开口道:“长老,让弟子去一趟吧!” 董宣儿虽然没说什么,但任谁都看的出她美眸中的焦急和担忧之色。 钱通微微一笑,放下手中酒杯,看了魏古昌一眼:“你去了能做什么?” “弟子虽然才晋升返虚镜不久,但怎么也能助杨兄一臂之力,好过在这里冷眼旁观!”魏古昌沉声说道。 钱通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道:“你是不是觉得老夫在此饮酒作乐,袖手旁观太不地道?“ “弟子不敢!” “是这么想就承认,有什么不敢的?”钱通毫不在意。 魏古昌脸色挣扎了一下,变得坚毅起来,抱拳道:“那就请长老恕弟子不敬之罪!” “恩,你说。”钱通轻轻颔首。 “长老,不提杨兄对弟子和宣儿两人的救命之恩,单是他上次甘愿冒险深入帝苑,前去营救长老,长老就不应该坐视不理,谢戾算什么东西,他为了对付杨兄,既宣布脱离影月殿,影月殿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至于死去的谢宏文,哼,谁都知道他秉性如何,杨兄即便不杀他,有朝一日弟子也会灭了他!还请长老下令,让弟子和宣儿两人前去灭了谢戾!我与宣儿就算只是一层境,灭他谢戾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猖狂!”钱通虽在呵斥,脸上却是挂着笑容,显然不觉得魏古昌口出狂言,而是也认同了他的实力,“那你告诉老夫,你要以什么名义灭杀谢戾?只是因为他擅自脱离了影月殿么?” “这个理由还不够么?” “即便如此,殿内也有执法堂,还轮不到你插手过问。” “可是……” “我知道,你朋友不多,杨开算一个,自然不愿眼睁睁这么看着,但是……他与谢家的恩怨,是他自己请求不要影月殿插手的。” “现在可不止谢家一家在攻打龙穴山啊长老,那魔血教,那万兽山,还有流云谷海心门……” “恩,这些老夫都知道,所以老夫才想看看,他要以什么手段化解此次劫难,若是他真能化险为夷的话,嘿嘿,这小子就太了不起了。” “如果不行呢?”魏古昌显得没什么信心,实在是双方力量的对比太过悬殊了,只要不是瞎子,都可以看的出龙穴山这边劣势。 “行了,你以为钱老鬼就真的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费之图瞪了魏古昌一眼,本来他不想插嘴的,可这小子聒噪啰嗦实在是坏了自己看好戏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