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纯正的生命琼浆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纯正的生命琼浆

片刻后,杨开深吸一口气,当先领路走进了迷宫中,碧落自然是一言不发地跟上。 这种迷宫一般的地形,往往都蕴藏了许多禁制和阵法,再加上如今帝苑正式开启,内部的凶险程度大大增加,所以杨开这一路行去也不敢掉以轻心,灭世魔眼无时无刻运转着,查探四周的环境,以免自己不小心触发什么禁制。 足足两日后,杨开才带着碧落从迷宫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出,两人都显得有些疲惫和心有余悸。 能够离开那迷宫,杨开的记忆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有那么一点点运气。 与当日迷宫内只存在禁制不同,杨开和碧落两人在里面竟遇到了许多上古傀儡,那一只只上古傀儡形态不一,实力有高有低,却无一例外全都是返虚镜的程度,最强的赫然已经达到了返虚三层境,着实给杨开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好在杨开并非普通的返虚镜,一路横冲直撞,凭借龙骨剑和器灵火鸟的强大,再辅以石傀的霸道力量,倒也是有惊无险。 尤其是石傀,对这些上古傀儡有很强的克制作用。 通过那迷宫之后,前方赫然出现了两个拱形圆门,一黑一白,看起来怪异无比,白的那个如白玉打造,黑的那个阴气森森,对比及其鲜明。 而两个拱形圆门后方,却是一片混沌虚无,神念探入其中,察觉不到分毫,表面看去,却如湖面一般,深不可测。 碧落为之一呆。惊呼道:“空间阵门!” 杨开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不错,你居然认得这个。” “恩,以前看到过。”碧落的神情凝重,“我们该进哪一个?” “等会告诉你。先恢复片刻。”杨开微微一笑,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与费之图等人也是纠结了好半晌,不知该选择哪个空间阵门进入,毕竟这二选一的抉择委实让人为难,一般人应该都会倾向于白色。因为黑色往往都意味着危险和诡谲。 但其实无论选择哪一个空间阵门,都没有多大的凶险,只不过所抵达的位置不同罢了。 费之图等人当日进入的是白色的空间阵门,在那里,他们遇到了一具玉棺,触动了帝苑的禁制。让帝苑横空出世,而那玉棺内,隐约还有一个人静静地躺着。 星空大帝! 几万年前的惊天大战,让大帝陷入沉睡之中,这帝苑便是她沉睡之地。这些情报,杨开也都是从阳炎那里听来的,毕竟阳炎身为大帝的一缕分神。对那些秘辛隐约有些了解。 杨开当日和杜思思等人进入的是黑色空间阵门,在那里,返虚镜强者老妪陨落,撼天柱也是在那里得到的。 半个时辰后,杨开与碧落恢复完毕,在杨开的指示下,两人一步步地朝黑色空间阵门行去,望着那深不见底一片虚无的阵门,碧落忍不住有些紧张惶恐,伸手拉住了杨开的衣服。 杨开却一脸的轻松写意。带着她身形一晃便冲进了黑色阵门内,难以描述的失重感包裹着自身,两人眼前一阵眩晕,等再回过神的时候,赫然已经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打量四周。杨开面露喜色。 就是这里没错了,当日他与那老妪等人穿过黑色空间阵门,来到的地方也是这里。 “跟我来!”杨开招呼一声碧落,轻车熟路地在前方行走起来,一边走,一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碧落一脸茫然,倒也没有多询问。 这里分明是一处花园般的地方,处处花香,小桥流水,假山林立,风景倒是别致的很,杨开在那一座座假山前观察寻觅着,不时地缓缓摇头。 好一会之后,他才忽然眼前一亮,急速朝一个假山所在的位置奔袭过去,在那边,隐约有一股淡淡的奇香散发出来,让人嗅入鼻中神清气爽,就连受伤一直没有痊愈的碧落,脸色此刻也好看了一些。 很快,杨开便抵达了那假山前方,看着面前一个似曾相识的水池,杨开忍不住咧嘴大笑起来:“找到了。” 碧落好奇不已,探头朝那池子中望了一眼,发现这池子竟很是干燥,只有在那池底有一点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乳白色液体沉淀其中。 而那股奇香,便是这一点点乳白色液体散发出来的。 “这是什么?”碧落好奇询问。 杨开没说话,而是伸手将那池底的乳白色液体沾了起来,朝碧落探去,吩咐道:“张嘴!” 碧落下意识地把嘴巴张开,杨开直接将手指戳了进去。 下一刻,碧落的眼珠子就瞪圆了,忍不住伸出小舌,在杨开的手指上卷了几圈,将那莫名的液体全部舔个干净。 肉眼可见地,这丫头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并非动情也并非害羞,而是在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气血之力竟暴增了许多,之前因为受伤而导致的气血虚浮,在这一刻迎刃而解。 “打坐炼化,别浪费了。”杨开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容,吩咐道。 “哦。”碧落乖乖地走一旁,临走之前,狠狠地嗔了杨开一眼。 两人明显都想起了当年年轻气盛,在飘香城扇轻罗的行宫内发生的荒唐事。 虽然时隔了近三十年,但那种经历实在太过特殊,谁又会忘记?尤其是碧落的小嘴,薄薄嫩嫩,细腻红润,说话微笑时露出一排小银牙,很有杀伤力。 等到碧落盘膝打坐,开始炼化生命琼浆之后,杨开才转开目光,一脸兴奋地望着那假山后方。 当日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隐约猜测过,这假山后的某一处应该隐藏了纯正的生命琼浆,自己和老妪等人得到的,只不过是稀释后的产物罢了,如今看来,当日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 毕竟当日自己和老妪等人可是将这水池子刮了个底朝天,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可今日到了此地,居然又出现了一些稀薄的生命琼浆,这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如果只是杨开一个人,想要找到那纯正的生命琼浆到底隐藏在什么位置,可能还有些难办,但为了今日此刻,他可是做足了准备。 心念一动,杨开将石傀从黑书空间里放了出来,又取出一个专门用来盛放液体的器皿交给它,然后指了指前方的假山。 石傀会意,身形一晃,直接朝那假山撞了过去。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当石傀的身子与假山相触的瞬间,它就仿佛变成了无形之物,直接融入到了其中,瞬间消失不见。 但在杨开的感知中,却能隐约察觉到石傀的位置所在,直感觉到它不断地在往内深入,距离自己已经上百丈远了,当下一脸期待地站在原地等候起来。 石傀连琉璃门的千幻琉璃山都能钻出一个窟窿来,在这里寻找东西自然轻而易举。 前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石傀的身影忽然又从那假山内钻了出来,欢快地跳到杨开面前,大口一张,吐出器皿。 杨开伸手一拂,将那器皿取了过来,神念放出外内略一窥探,忍不住咧嘴大笑起来。 器皿内放着约有一尺见方的乳白色液体,虽是液体,却浓稠至极,比之前水池里的生命琼浆,要浓郁十几倍不止。 这才是最纯正的生命琼浆,没有经过半分稀释的存在,星域内三大神水之一! 杨开心情大好。 他也没想到此行居然会如此顺利。 这一趟进入帝苑,他的目标只有两个,一个是天地之灵,一个是生命琼浆。前者虽然费了一点周折,不过也总算如愿以偿,至于后者更是没遇到半点阻扰就已得到。 这一切都得归功于石傀的诡秘,若非有它帮忙,杨开估计自己很难深入到那么远的位置去取生命琼浆。 这下好了,有这么多生命琼浆相助,自己再也不用担心金血数量的问题了,甚至将自己一身鲜血都换成纯正的金血都不是奢望。 欣喜地把玩一阵,杨开这才将生命琼浆郑重地收起。 碧落也恰在此时睁开双眸,一脸的欣喜之色。 “感觉怎样?”杨开随口问道。 “好了很多,应该可以与人争斗了。”碧落轻轻地呼了口气,这几日一直与杨开待在一起,受他庇护,碧落心里也蛮着急的,虽然杨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人叹为观止,但这里可是帝苑,危机丛生,多一个人总多份力量。 如今不敢说修为尽复,最起码已经不是累赘。 “我们现在去哪?”碧落起身问道。 “跟我走,那边还有一个好东西。”杨开咧嘴一笑,神态从容。 他口中所指的好东西,自然就是钱通当日被困之地所有的那一座石碑了。钱通之所以会冒险深入此地,就是为了带一个炼器师来参悟炼器心得,那石碑中蕴藏的,便是最高深的炼器之道。 当日从帝苑脱困之后,那个炼器师便闭关参悟起来,不久前传来消息,说此人已经晋升到了虚级炼器师的程度,可见那石碑中蕴藏的巨大价值。 既然到了这地方,杨开当然不愿意错过,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倒是想将那石碑都带走。 而且,杨开若是要去寻找阳炎的话,也必须得从那里经过,反正也只是顺路而已,应该浪费不了多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