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再见妖女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再见妖女

当日钱通被困之地距离如今所在并不是太远,杨开循着记忆一路走去,离开了这花园般的地方,穿过一条长约百丈的甬道,顺利地抵达到一处宫殿内部。 这里就是当初钱通被困的地方,那石碑也就矗立在此地。 杨开本以为这里如此深幽,应该是无人会来才对,可当他踏足进那宫殿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 这里不但有人进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不远处约有七八人站在一起,正凝视着某一个方向,这七八人每一个都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这七八人中,有一青年显得很是特别。 这青年面如冠玉,生的唇红齿白,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的让女子都为之嫉妒,此刻,他手持着一柄折扇,看起来姿态优雅,仿佛出身哪个大势力的公子少爷,正带着奴仆杂役们春游一般,神情悠然。 在场的所有人与他比较起来,都黯然失色,杨开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就落到了他身上。 这一望之下,杨开忍不住脖子一缩,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 无他,那公子少爷般的人物,居然是让他避之如蛇蝎般的雪月。 她怎么会在这里?杨开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起来,这一路行来虽有波折,可总体来说还算顺风顺水,没想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与雪月撞个正着! 流年不利啊!自己在进入帝苑内部之后明明已经将她甩开了,怎么会如此冤家路窄? 若是早知道雪月在此,杨开无论如何也不会进来的,可惜帝苑内限制了神识的延伸,他根本没法提前窥探到这里的情况。 更让杨开好奇的是。雪月是从哪条路深入到此地的。 在见到这女人的刹那,杨开便一扯碧落,想要带她赶紧退走。 可碧落竟纹丝不动,反而怔怔地凝视某个方向,脸上浮现出惊喜交加又有些委屈的神色。张口呼喊道:“大人!” 话音落,娇躯一晃,裹着一阵香风便朝那边扑了过去。 杨开为之一愣,扭头朝那边望去,正见到一个身穿红衣,做少妇打扮的女子朝自己望来。 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微微失神。 那少妇生的妖娆至极,似乎天生便有颠倒众生的魅力,让任何男子都会为之疯狂,那美眸璀璨如星辰,勾魂夺魄,能牵引所有人的心神。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娇躯曼妙,"shuang feng"饱满,火红色的衣衫遮挡不住那傲人的身材,反而将其勾勒的淋漓尽致,肌肤欺霜赛雪,十指如出水春葱。 在看到杨开的刹那,这妖娆的女子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娇躯微微颤抖起来。 “轻罗?”杨开喃喃失声。 虽然在见到碧落之后,他就知道扇轻罗也到了帝苑,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与她的会面居然如此戏剧化,换做任何一个别的地方,杨开都会高兴,但是此刻…… 杨开扭头朝另一边看去,发现雪月也正盯着自己,一双美眸里闪动着无名的怒火,还有一种叫爱恨交织的仇视。 杨开嘴角一抽,知道自己此时再想退走已经不可能的。先不说扇轻罗就在此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退走,就说雪月,肯定也不会允许自己安然离开的。 与这女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算长,但杨开知道她有极强的控制欲。要么自己对她表示臣服,要么她就会毁掉自己。 自从自己毫不留恋地从雨瀑星离开之后,两人的关系就是敌非友了。 局面很微妙,扇轻罗和雪月这边的强者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冲突,在杨开到来之前,双方明显是在对峙着,而扇轻罗所站的位置,正是那蕴藏了炼器之道的石碑面前,看样子之前她似乎是在查探这个石碑中隐藏的奥秘。 “呵呵……”杨开干笑一声,“三少,山水有相逢,咱们又见面了啊。” “是啊,又见面了。”雪月居然也冲杨开微笑了一下,虽是男子的装扮,但这笑容却蕴藏了无尽的风情,丝毫不比扇轻罗的妖娆差多少,“这么看来,之前跟着本少进入帝苑的那人,果然是你了?” “我若说不是,三少信么?”杨开耸了耸肩膀。 “你说呢?”雪月轻咬着银牙。 “三少,这人你认识?”雪月身旁一个有着三缕长须的老者狐疑地看了看杨开,轻声问道。 “恩,认识,老朋友了。”雪月嘴角微挑,将后面几个字咬的极重,任谁都听出他对杨开的不满之意。 那老者微微颔首,再望向杨开的目光已然充满了不怀好意,区区一个返虚一层境,不管出身何处,只要敢得罪三少,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老者丝毫没有将杨开放在眼中,只准备等三少一声令下,便将杨开的头颅取下。 “咳……”杨开轻咳一声,一脸不好意思地望着雪月道:“三少能否稍等片刻?我这边还有一个熟人,多年未见,恩,多少还有些话要说。” “熟人?你是说这妖女?”雪月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轻笑一声:“我倒是从未听说,你居然与妖族还有些关系,不过无所谓,你请便吧!” 这般说着,雪月潇洒地打开折扇,轻轻地扇了几下,看似洒脱至极。 杨开轻轻颔首,也没施展什么身法,而是漫步朝扇轻罗那边行去。 妖媚女王似乎直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或者说,这意外的重逢让她失去了判断的能力,依然怔怔地站在原地,红唇蠕动了几下,仿佛要说什么,却又不敢出声,唯恐这是自己的幻觉,唯恐自己一出声就让这幻觉消失在眼前。 心情患得患失到了极点。 碧落已在她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委屈至极。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感染,扇轻罗的美眸里也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 几十丈的距离,杨开很快便来到了扇轻罗面前,而随着杨开的逐渐靠近,她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娇躯颤抖的越来越明显,连脸色都变得潮红,颈脖处更是一片绯红之色。 体内几十年前被杨开无意间种下的情种,已经翻天覆地,让她在杨开面前,根本无法保持镇定,如果说这世上有谁能够克制住她,那无疑便是杨开了。 即便当日她在见到赤月领主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如今日这般手足无措,当日即便不敌,唯死而已,可是现在,她感觉自己的神魂都仿佛要融化了,杨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时候,那落下的脚步声就如沉闷的鼓点,敲击在自己心头,让自己的芳心也跟着颤抖不休。 “这些年……轻罗你还好吧?”杨开憋了半晌,也才开口问出这么一句。 对扇轻罗,他内心深处一直抱有些许遗憾,毕竟自从他离开苍云邪地,前往通玄大陆之后,两人就再也没见过面了,不像苏颜和小师姐,在那之后还能再见。 他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不会再见到妖媚女王。 他以为自己会与这妖娆的女子失之交臂。 哪知世事竟如此无常,在这广阔的星域内,两人还有重逢的一日。 千言万语到了嘴边,杨开不知该从何说起。 这让妖媚女王思念了近三十年的熟悉声音传入耳中,扇轻罗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泪水无声地从脸颊处滑落,颤声道:“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 “不是!”杨开咧嘴一笑,伸出手来,轻轻地擦拭着她的泪水。 扇轻罗闭上了双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睁眼,杨开依然站在面前,他那粗糙的大手依然在摩挲着自己的脸颊。 所有的感觉,都无比真实,没有丝毫虚幻。 “小混蛋!”扇轻罗咬牙低骂了一声,旋即裹起一阵香风,扑进了杨开怀里。 美人投怀送抱,即便如今局势危急,杨开也不免有些心猿意马,尤其是如扇轻罗这样的女子,一旦展现出柔弱,那对男人的诱惑和杀伤更不可以常理揣度。 不过下一刻,他的神色就变了,一张脸都扭曲起来。 无他,扇轻罗也不知道发什么疯,一手掐住了杨开的腰间肉,狠狠地扭着,一手紧握成拳,在杨开身上捶打着,似乎是要发泄这么多年来自己的委屈和想念。 在外人看来,这无疑是扇轻罗的打情骂俏,但唯有杨开自己知道,这妖女是真下重手了,虽不会让自己受伤,但那疼痛却是不可避免的。 这妖女…… 杨开又气又急。 这还没完,悄悄地捶打一阵,她居然抬起螓首,踮起脚尖,美眸里蕴藏了无尽的幽怨,仿若一个深闺怨妇般,张开小嘴,一口朝杨开的颈脖处咬去。 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雪月那边的七八个返虚镜强者一个个都摇头不已,口中喃喃成何体统云云。 众目睽睽之下,居然如此不知廉耻,道德沦丧,妖女果然是妖女,丝毫羞耻之心也无!还有那被妖女纠缠的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真不知道雪月少爷是怎么认识此人的。 三少平日向来检点,也不会与一些阿猫阿狗的人结交,这样的人,理应不会被三少放在眼中才是。 “够了!”一声爆喝忽然想起,却是雪月已经看不下去了,当众打情骂俏也就算了,眼看着这事态再发展下去,对面那狗男女只怕是要更过分,雪月哪里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