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章 一路走好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章 一路走好

也难怪梁永心神惊慌,杨开刚才独自一人面对那么多人的狂轰滥炸都屹立不倒,如今更动用了阵法,岂不是更加难缠? 而且在神念的探查下,梁永根本不知道杨开到底藏身于何处,在这古怪的地方,仿佛只有自己这么十几个人存在,再无旁人。 他可不相信这个阵法只是为了困住自己等人,杨开必定会动些什么手脚。 “都过来,大家不要分散了。”梁永忽然低喝一声,如今无法发现杨开的踪迹,但不管如何,自己这十几人得守望相助,才有可能坚持到盟主他们破阵,否则若是让杨开逐个击破的话,极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之前杨开的彪悍手段,可让他记忆尤深。 听到梁永喊话,众人也回过神来,连忙朝他所在之地靠近过去。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原本飘荡在天空中的朵朵白云,居然以迅雷之速朝下方飞来,那一朵朵白云看起来就如一块块巨大的棉花糖,洁白无瑕。 众人虽然不知这白云到底有什么古怪之处,却也不敢轻易让其靠近,纷纷施展身法躲避,或者祭出秘宝攻击。 可那些白云仿佛无形无质,即便被攻击也只是稍微有些涣散,很快又凝聚到了一起。 “什么鬼东西!”一个中年男子面露不耐之色,圣元往手上一杆长戈模样的秘宝中灌入,狠狠劈下。欲要将拦截在前方的白云劈开。 这中年男子有返虚两层境的修为境界,实力不俗,手上长戈更是虚级中品秘宝,乃是一次外出历险,在一个洞穴中无意发现的,被他视为珍宝,多次助他灭杀强敌,为他倚重。 长戈上迸发出一道惊目长虹,顺利地将拦截在前方的白云一劈为二,这中年男子冷笑一声。身形一晃便要从被劈开的白云中间穿过。 正当他的身形要穿过白云之时。那原本被劈为两半的云朵,居然迅速地朝中间合拢,一下子便将那中年男子包裹在其中。 惊喝声从中传出。 旋即,那一朵大约面积二十丈左右的白云。竟在一阵蠕动变幻中。化为了一头威风凛凛地雄狮模样。 雄狮高七八丈有余。通体黄褐之色,仰首发出一声狮吼之声,震耳欲聋。惊天的能量波动从它体内散发出来。 而肉眼可见地,这雄狮的腹部,竟不断地凹凸起伏,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内部挣扎,欲要破肚而出。 那显然是被刚才白云包裹的中年男子。 却是无能为力,雄狮的腹部一涨一缩,传出惊天的力道,很快,便有一阵咔嚓嚓的声响从那里传来,仿佛有人的骨头都被碾成了齑粉。 雄狮腹部内的动静也戛然而止,有一股生命的气息迅速湮灭。 “大漠狂狮?”梁永面露惊骇,失声惊呼。 他一眼就认出了那雄狮到底是什么妖兽,但是此刻它与真正的妖兽又有些不同,它没有散发出妖气,只保持了大漠狂狮的形态罢了,可从它体内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却丝毫不逊于成年的大漠狂狮! 那可是九阶顶峰的妖兽,单打独斗,能力压一个返虚两层境,对上普通的三层境也能不落下风。 梁永的声音刚落,四面八方,那一朵朵白云竟全都蠕动变幻起来,下一刻,一头头体型巨大,不同模样的妖兽出现在众人的眼帘中。 冲角巨犀,深海墨蛟,玄天暗虎,啸月狂狼,铁背巨蜈,金丝毒蟾……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个个体型狰狞。 无论哪一种妖兽,实力最低的也是八阶水准,其中不乏九阶存在,无论哪一种,都与正统的妖兽看上去有些不同,不但体型巨大,而且威势惊人。 这些妖兽悠一成型,便各自寻觅上了最近目标,疯狂地朝那十几位返虚镜发起进攻。 妖兽的数量极多,一下子便将所有人分割开来,或单打独斗,或三五成群进行围攻。 战天盟,雷台宗这十几个返虚镜瞬间捉襟见肘,惊叫声此起彼伏,他们的修为境界固然不低,实力也不弱,但陷入阵法之中,被这么多妖兽围攻,已然未战先怯。 更让他们绝望的是,这些妖兽仿佛拥有不死之身,即便被打散了,也很快会重新组合起来,让人烦不胜烦。 伤亡在战斗开始后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已出现,也不知道是雷台宗的还是战天盟的一人,那武者一时不察,被一头冲角巨蜥顶个正着,巨大的冲击力将他顶飞了上了半空。 还不等他落地,一头长达几十丈的墨绿蛟龙从侧旁飞驰而来,摇头摆尾,张开血盆大口,獠牙毕露,一口咬住了他的身子。 护身的圣元光芒狂闪,却依然抵挡不住那深海墨蛟的咬合之力。 咔……地一声轻响,护身的圣元告破,那武者的身躯直接被咬成两半,鲜血场子撒了一地都是,死状凄惨无比。 这人临死前发出的惨叫惊心动魄,让所有人都脊背发凉,他们本就苦苦支撑,勉强自保而已,如今心神受到影响,处境愈发不堪起来。 “杨开,给老夫滚出来,与老夫正面一战,何必鬼鬼祟祟躲在暗处?”梁永怒急,大喝起来。 杨开的爽朗笑声立刻传来:“梁长老,不用激我,该出来的时候我自会出来,不过你们这些人嘛……嘿嘿,好好领教下这分光云海阵的威力,然后,一路走好!” 听那声音,虚无缥缈,似乎近在眼前,又似乎远在天边,梁永竟无法捕捉杨开的位置,一时间面如死灰,绝望到了极点。 不过从杨开的话语中,他总算得知这到底是什么鬼阵法了。 分光云海阵!梁永不精通阵法一道,并不知道这个阵法有何玄妙,但有人却是惊呼起来:“分光云海阵,居然是分光云海阵,不可能,这个阵法早已失传了,根本不可能有人布置的出来。” “哦,这位朋友倒是有些了解,看样子是对阵法一道有所涉猎了。不错,以幽暗星如今的水准,确实没人布置的出分光云海阵,不过我这个却不是现在的武者布置的。” “难道说……”那人面色大变,很快明白过来。 现在无人可以布置,不代表上古,远古时期无人可以布置。 分光云海阵布置的难点,便在于那一朵朵白云,那可是真正的白云,有实力通天的武者,以大神通炼化天上云朵,再将强大妖兽的精魂封印进其中,如此才能构成分光云海阵的组成部分。 如今幽暗星上实力最强的武者也只是返虚三层境,谁有能力去炼化天上的云朵? 只有虚王境才有这个可能。 而炼化之后,那些云朵融入了妖兽精魂,便可化为一只只及其难缠的云兽,能发挥出那妖兽生前的实力。更因为是云朵幻化,所以难缠至极,几乎是不死之身,一旦被打散,很快可以重组。 分光云海阵的阵牌,杨开也是第一次深入帝苑时获得的。 在体内温养炼化了这么久,杨开也只动用过一次而已,正是在第二次深入帝苑中,猎杀那七彩麋鹿的变种时使用。 那七彩麋鹿的变种速度太快,不用阵法束缚的话,杨开根本拿它没有办法。 除此之外,他再没动用过这个阵牌。 不过这一次被这么多人围攻,正是发挥阵牌威力的好机会。 当时费之图等人落入了分光云海阵之中,也只能勉强自保,可见这个阵法的威力如何。而且,那时候分光云海阵还无人主持,只是自主反击,只能发挥出两三成的威力。 如今这个阵法由杨开操控,不敢说发挥出十成威力,七八成总是有的。 以他磅礴强大的神念,操控那一只只实力不俗的云兽,自然没什么难度,若是实力够强的话,还能操控更多的云兽,灭杀那些人更轻松。 躲藏在暗处,杨开神念悠忽,控制一只只云兽对敌人发起进攻,没有丝毫心软和留情。 如今既然与战天盟和雷台宗撕破脸皮,他当然没什么好顾忌的。 他自问没有惹是生非的想法,却被人逼迫至此,既然想要对付自己,那就别想过的太舒坦。 十几位返虚镜,阵容也算不错,却被云兽分割开来,无法守望相助,只能独自御敌,自然不是那些云兽的对手。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云兽灭杀他们是铁板钉钉的事。 不过,杨开忽然眉头一皱,扭头望向某个位置。 身为分光云海阵阵牌的主人,他自然能察觉到外面那些人此刻正在对着此地凶猛进攻,而且力度极强,恐怕用不了多久,阵法就会告破。 这可不是杨开想看到的。 沉吟了片刻,杨开把手一点,器灵火鸟再度飞出,舒展双翅,卷起滔天热浪。 “去!”杨开淡淡地吩咐一声,火鸟立刻飞射出去,伺机杀敌。 这还没完,杨开又伸手一招,一柄通体碧绿的长剑出现在手上,那长剑无锋无刃,看起来古怪至极,剑柄处有一龙眼大小的绿珠,而剑身内,更有一条仿佛小蛇一般的东西在游动。 龙骨剑滴翠。 圣元疯狂地往内灌入,龙骨剑中散发出惊天的威严,下一刻,一头碧绿巨龙浮现在杨开的前方,张口发出高昂的龙吟之声,无需杨开太过仔细操控,便摇头摆尾,扑向了最近的一个敌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