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瞬杀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瞬杀

那十几人中,为首的一个红光满面,酒槽鼻,斗鸡眼,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颇为滑稽,但他身上散发的强大气息却不容轻视。 返虚三层境强者! “是战天盟二长老卢疯!” “居然连他也惊动了,他身边的那些可都是战天盟的精锐,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这个凌霄宗到底什么来头,口气居然这么大。” “管它什么来头,卢疯脾气暴躁,肯定不会让它好过的,嘿嘿,看着就是了。” 四周传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一个个都抬头盯着天上,静待好戏登场。 战天盟内,强者层出不穷,单是返虚三层境便有不下十人,但这些人当中,能成为排行第二的长老,卢疯此人也是威名远播。 大长老莫笑生,三长老梁永,杨开都见过,两人的实力自然不俗,但与这个卢疯比较起来,却缺少一份狠戾,所以卢疯在战天盟内担当的职务便是执法长老!专门刑罚盟内犯错的弟子。 落到他手上的人,基本上就没有完好的。 战天盟的弟子最惧怕的便是此人了。 刚才卢疯正带人在外城处理一些琐事,却不想碰到了这幅场景,自然是立刻赶了过来。 一看之下,战天城内竟被对方用晶炮清出一条几百丈长的通道,那通道附近,房屋倒塌殆尽,所有的一切都化为虚无,卢疯当即怒火上头。 战天盟威风了这么多年。还真没碰到过这种事。 冷冷地盯着那十几丈长,通体黝黑的战舰,卢疯厉喝一声:“何方鼠辈,竟敢来战天城撒野,速速滚出来受死!” 声若洪雷,震耳欲聋,回荡在整个战天城,任谁都能感受到卢疯此刻的愤怒。 战舰内悄无声息,没有回答,没有反驳。甚至连丝毫动静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沉寂的好像里面没有活人。 可莫名的压力,却仿佛一块万金巨石,压在众人的心头上。 “好好好。敢不把本长老放在眼中。以为躲在里面本长老便拿你们没办法了?区区一艘战舰。看本长老把它轰个稀巴烂!” 这般说着,卢疯体内圣元疯狂涌动,手腕一抖。手上蓦然出现一柄巨斧,那巨斧势大力沉,足足一人高,通体雪白,斧刃锋利无匹。 圣元往内灌入,这巨斧秘宝骤然爆射出耀眼光芒,旋即,卢疯高举巨斧,一个由精纯能量组构而成的庞大斧影立刻成型。 那斧影足有十几丈长短,仿佛巨斧被放大了上百倍般,从斧影中跌宕出让人惊悚的能量波动。 围观之人无不变色。 盛名之下无虚士,卢疯身为战天盟三长老,自然不是普通的返虚三层境。 一见三长老动手,其他跟着过来的人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纷纷祭出秘宝和秘术,一时间,五颜六色的光芒绽放出来。 巨大的斧影在卢疯的操控中,如落下的铡刀,狠狠地朝战舰劈去,气势如虹。 其他的攻击,也紧随而去。 轰轰轰…… 一连串剧烈的响动传出,让人惶恐的能量波动在战舰所在之地碰撞。 但战舰却是纹丝不动,只是表面上浮现出一道淡淡的,几乎吹弹可破的薄膜。 所有的攻击都被这层薄膜阻挡在外,竟无一建功。 一地的眼珠子乱崩,就连向来桀骜不逊,心高气傲的卢疯也不由地瞪大了眼睛,几乎以为自己看错,失声道:“不可能!” 自己的攻击自己清楚,刚才那样的一击,看似随手粘来,但已经可以说是他拼尽全力的最强一击了,即便如此,也没能撼动那战舰分毫? 就算那真是虚王级战舰,也不应该如此坚固! 那一层看起来脆弱无比的薄膜防护,居然有这么强大的防护能力? 而就在他失神间,战舰内却传出一阵轻微的嗡鸣声,旋即,从那战舰的某一处,忽然激射出一个又一个玄妙繁奥的图案,这些图案肉眼可见,汇聚在虚空中。 只是眨眼的功夫,这些图案便凝聚成一个庞大的阵法。 天地灵气,疯狂而迅速地朝这个阵法中灌入。 从那阵法内,有一物徐徐露出峥嵘,仿佛是从无尽虚空之中,被阵法召唤出来一般。 很快,那东西便呈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那居然是一杆纯粹由能量组成的长矛,孩童手臂粗细,长达七八丈,狰狞无比。 长矛微微一颤,划破苍穹,无视了空间的阻隔,朝卢疯和那十几个战天盟弟子轰了过去。 “不好!”卢疯面色大变,惊叫一声。 从他出手,到战舰反击,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他根本没想到对方竟如此果断,连声招呼都不打便下此狠手,等察觉不妥想要躲避已经晚了。 逼不得已,只能祭出自己的防御秘宝,朝前一抛,化为一层水蓝光幕阻挡在前。 那水蓝光幕才刚刚成型,便被击破。 一道光芒穿过卢疯等十几人所在的位置,余势不减地袭战天城内城,足足十息之后,那遥远的内城才传出一声剧烈的响动。 等众人放眼望去,原本卢疯等人所在之地已空无一人,半空中,只有殷红的血雾弥漫,淋淋散撒而下。 围观的武者们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地望着虚空,如同见了厉鬼一般。 刚才的那一击不是晶炮之威,但却比晶炮更加恐怖。 每个人都脊梁骨发寒,心中大生恐惧,再看向战舰的眼神已经变了味道,没有人能无视这艘战舰在刚才爆发出来的杀伤力。 之前的娇喝声再一次从战舰内传出:“时间所剩不多,想离开战天城的,请速速离开。时候一到,我凌霄宗立刻会对此地发起攻击,届时还有留下者,后果自负。” 静谧的战天城短暂地沉默了片刻,很快,数之不尽的武者前仆后继地朝城外奔去,再也不敢停留,再也不想观望什么了。 他们原本以为,一艘战舰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战天盟强者无数,战舰再强,拿人命填也能将其摧毁了。 但卢疯的惨死,却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连卢疯那样的人,都无法撼动战舰分毫,都无法在战舰一击下苟活,今日之事,战天盟恐怕要有大麻烦了。 这一刻,每个人都已将战舰看成了能对战天盟造成威胁的存在。 看戏归看戏,他们可不想把自己的命搭在这里,自然是有多远跑多远。 战舰内,察觉到那些武者的离开,杨开满意点头。 根据之前打探到的消息,战天城内居住了上千万武者,这么多人,与战天盟有关系的不过百不足一,杨开也不愿伤及太多无辜,犯下众怒。 战舰再了得,也挡不住上千万人一起出手攻击,任何防护都是有极限的。 好在眼前的这一幕让他喜闻乐见。 前来助阵的钱通和费之图两人倒是怔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两人虽然是来助拳的,可也着实被战舰的威力吓到了。 虚王级战舰到底有多恐怖,他们不曾见识,但根据两人的经验来判断,凌霄宗的这一艘战舰,只怕在虚王级中也是极品的存在。 “宗主,那罚天圣矛法阵威力好像不错。”叶惜筠轻声汇报,“便是本宫被击中,恐怕也得重创不起。” “那是自然,阳炎炼制的东西,向来都是极品。”杨开咧嘴一笑。 龙穴山一战,世人只知道凌霄宗有一艘虚王级战舰,只知道这战舰晶炮威力奇大,却根本不知道这一艘战舰已经被阳炎精心装置了无数恐怖的杀器。 之前的罚天圣矛法阵和防护薄膜,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单凭这艘战舰,杨开都有信心将战天城夷为平地,否则他也不会气势汹汹地杀到此地,对战天盟下手。 “只是圣晶源消耗的有些大,是晶炮的五倍以上!”叶惜筠皱了皱眉头。 “无妨,圣晶源现在咱们不缺。”杨开嘿嘿一笑。 战舰能有如此大的杀伤,圣晶源的存在也功不可没,若是用圣晶作为能源催动防护薄膜和罚天圣矛法阵的话,威力可能要减弱一半左右。 而圣晶源就不同了,圣晶源中蕴藏的能量之庞大和精纯,绝非圣晶能够比拟。 这种东西,只有石傀才能制造出来,三四块上品圣晶被吞入腹中,才能炼化出一块圣晶源,可想而知这东西的宝贵。 之前只有小小一只石傀,可是现在,杨开拥有了两只石傀,制造圣晶源的速度自然大幅度增加,只要圣晶提供跟的上,圣晶源确实不是问题。 “杨开,那圣晶源……”钱通在一旁嘿嘿低笑了一声,欲言又止,仿佛有些不好意思。 “长老想要,等这次事情了结,我送你和费城主一些就是,用那东西修炼确实比用圣晶要好一些。”杨开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并不吝啬。 “如此,老夫就却之不恭了。”钱通与费之图对视一眼,都一脸欣喜。 自从进了这战舰,所见所闻都让他们惊呼连连,战舰内远比从外面看起来巨大的空间自然让他们叹为观止,这绝对是利用了空间之力才能炼制出来的,而战舰内的一切也让他们心驰向往,尤其是那些作为动力的圣晶源。 钱通费之图以前可从未见过这种东西。(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