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你有种么?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你有种么?

开云峰上,叶惜筠傲立于虚空,两百多星帝山弟子皆在仰望。 杨修竹等三人对视一眼,暗觉时机差不多了,连忙半跪在地,齐齐低喝道:“属下恭迎门主回山!” “属下等恭迎门主回山!”事先被杨修竹等人打过招呼,与之交好的那些人也齐声喝道,声音洪亮至极。 余下众人左右观望了一下,也都很识时务地大礼行拜。 这些人有中很大一部分对谁当门主没有意见,不倾向于叶惜筠,也不倾向于现任的门主,属于那种不惹事不闹事的存在,如今大势所趋,自然要随波逐流。 之前赶来的白玺等三人慌了神,全都神色铁青,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起来。 “白玺!”杨修竹低喝一声,“门主在此,你还不跪下!” “她又不是门主,门主如今另有其人,凭什么老夫要向她叩拜!”白玺冷哼一声,他也人老成精,知道如今大势已去,没想到现任的门主苦心经营了上百年,也依然没有多少根基,反倒是叶惜筠只是时隔百年重新露个面,便将现任门主的根基瓦解的支离破碎。 现任门主的威信在这一刻看起来可笑至极。 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叶惜筠本人德高望重,另一方面,自然是因为现任门主的位置是谋篡而来,乃是欺师灭祖的行径,为人所不齿! 无论在大义还是祖训上,现任门主都无法站住脚跟。 他审时度势,知道自己即便现在投诚也无济于事,只怕等叶惜筠料理了现任门主之后,接下来要杀的便是自己。 所以他才不会屈服! “冥顽不灵!”杨修竹缓缓起身。眼神冰寒如刀锋,冷冷地盯着白玺,双眸中一片冷冽的杀机。 林玉娆和楚寒衣也在这一瞬间动了起来,也没见他们有什么动作,人却已忽然出现在了白玺的左右两边。呈夹击之势将他包围,不让他有逃脱的机会。 “白玺,你自废修为吧,祖训有传,星帝山弟子不得自相残杀,念你与我等多年同门情谊。给你一个自我了断的机会!”杨修竹冷漠地望着白玺。 “想要白某自废修为?”白玺大笑一声,“杨修竹你是不是还没睡醒?既然祖训说不得自相残杀,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拿白某如何!” 他竟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得意洋洋。 杨修竹眉头一皱,表情阴冷起来。 前些日子。他之所以答应即便助杨开成事也不会参与争斗,不去沾染同门的鲜血,正是因为这条祖训的约束。如今白玺一副无赖的模样,倒实在是让他有些为难。 “星帝山弟子确实不得自相残杀,但本宫如今是凌霄宗大长老,料理了你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叶惜筠冷哼一声,伸出一只芊芊玉掌。轻轻往下方一按,这一掌轻飘飘的,似乎不带人间烟火。 但白玺却是如临大敌,眼珠子瞬间瞪大,一身圣元疯狂运转,自身的势席卷而出,同时双手举天迎去。 咔嚓嚓…… 有无声的响动在心灵深处爆碎,白玺如遭雷噬,身躯一震,往后踉跄几步。张口便吐出一蓬血雾,不可置信地望着叶惜筠:“势已大成!”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眼前一亮,震惊地望着叶惜筠。 武者只有晋升到返虚镜的时候,才会领悟到势的力量。也只有当将自身的势修炼到大成境界,才有资格晋升到虚王境。 这是必须的条件,否则即便一个返虚镜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触碰到虚王境的门槛。 幽暗星,返虚镜武者多如牛毛,便是这开云峰上,便汇聚了一百五十多位这种境界的武者,可没有哪一个将自身的势修炼到了大成境界,就连杨修竹等三人,都觉得自己的势还差上那么一些神韵。 这是他们无法触及的地方。 可是现在,他们却见到了真正大成的势! 叶惜筠那一击打出来的时候,无声无息,无影无形,却掺杂了势的力量,众人感受的清清楚楚,那种力量直接将白玺的防御摧毁殆尽,将他打伤! 同为返虚三层境武者,叶惜筠与白玺之间的差距一目了然。 可是,杨修竹等人,总是感觉叶惜筠的势,似乎与自己所洞悉的有些不太一样。 “蠢货,你以为本宫施展的是势?”叶惜筠轻哼一声,一击之后,也没再动手,而是冷眼俯瞰下方,神情讥讽。 “不是势……”白玺心神急转,很快便大惊失色,手指着叶惜筠震撼道:“难道你……” “域!”杨修竹低喝一声,双眸中陡然绽放出骇人精光,身躯都激动的颤抖起来。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感觉叶惜筠的势与自己所了解的有些不太一样了。 他想起了古老典籍中记载的一些秘辛。 传闻,当势的力量修炼到大成之后,便会领悟到域的奥妙,那是虚王境才能掌握的力量,远比势要强大无数倍。 领域! 这是幽暗星的武者永远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难道说,门主已经达到这种境界了?可放眼望去,叶惜筠分明只有返虚三层境的修为而已,如此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那便是叶惜筠的修为已经到了极限程度,也已经有了晋升虚王境的资格,只不过受到幽暗星天地法则的压制,没法突破。 这是何等悲哀的事!杨修竹扼腕叹息。 虽然生活在幽暗星这种地方,可杨修竹也知道,即便是在星域其他的修炼之星中,虚王境强者也是数量极少的,每一个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门主原本有这样的机会,也有这等天资,却生不逢地。幽暗星成了束缚她展翅翱翔的牢笼! “前门主不愧是万年不出的天才,白某佩服!”白玺手捂着胸口,咬牙厉喝,“不过那又如何,白某虽然实力不及你。但你想杀我,也得付出代价!” 话音落,白玺手腕一番,手上忽然出现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 帝威之力弥漫开来! 所有人都勃然变色。 “寂灭雷珠!”叶惜筠也凤眼一眯,“你的依仗就是这个?” “是又怎样?”白玺大笑起来,“白某知道前门主手段了得。可你能挡得出帝宝一击?白某若是死,你也得跟着陪葬,不若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商量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来,化解这场干戈,怎样?” “我觉得不怎样!”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这个声音及其陌生,在场诸人几乎都没有听过,顺着声音扭头望去,赫然见到那边居然有一个身穿劲装的青年,脸上挂着讥讽的微笑,不疾不徐地走了过来。 “杨开!”白玺眼帘一缩,大喝一声。 星帝山不少武者表情古怪起来。 杨开是谁。他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毕竟连叶惜筠复出的事情他们之前都没听说过,哪里晓得杨开的存在。 如今见这青年只有返虚一层境,却大摇大摆地跑到星帝山来,自然有些不解。 不过眼下局势紧张,这些人倒也不是糊涂之人,心知杨开定是跟着叶惜筠过来,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好奇地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何连帝宝都不惧怕。 要知道那可是连叶惜筠都不一定挡得下的秘宝。 “又拿这东西出来吓唬人。”杨开撇嘴,一脸不屑之意。“老家伙,你要真有种,就释放雷珠威能,拼个鱼死网破,说不定能杀了我或者大长老。到时候也不算亏本,只不过……你有种么?” 白玺脸色一沉,狰狞无比地望着杨开,低吼道:“小子可不要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杨开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道:“是老家伙你太不识时务吧?本宗主现在就站在那里,你有种把雷珠的威能放出来啊,看我能不能躲掉。躲不掉的话,我死,你也死,躲得掉,我活,你还是死,你做什么选择?” 白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手上捏着帝宝,根本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无论怎么选择,他必定没有好下场,这让他很是纠结为难。 “当然,还有第三种选择。”杨开咧嘴一笑,笑容灿烂至极,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獠牙。 “什么?”白玺好奇起来。 “帝宝给我,我绕你不死!” “痴心妄想!”白玺大叫起来。 在幽暗星上,虚王级秘宝都少又之少,每一件都是各大宗门的镇宗之宝,更不要说是帝宝这种东西了,领略过帝宝的威力,如今叫白玺放弃,他哪里舍得? 更何况,他才不会相信杨开的花言巧语,只怕自己这边一将帝宝交出,便是自己的伏尸之时。 “既如此,那就别怪本宗主心狠手辣了!”杨开神色不耐,冷喝一声:“出来吧!” 随着他的爆喝,天空中忽然风起云涌,云雾翻滚起来,片刻后,一艘十几丈长,通体漆黑的战舰诡异地出现在那里。 似乎这战舰一直就停在那里,却无人察觉到。 开云峰上众多武者,一阵哗然,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里如此多武者,而且大多数都是返虚镜,居然没人察觉到那战舰的隐匿之处,这就足够骇人听闻了。要不是它主动现身,只怕众人还被蒙在鼓里。 而且,这艘战舰似乎也很不寻常,远非一般的战舰可以比拟的,似乎……似乎是一艘虚王级战舰! 全场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