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挖墙脚(求月票)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挖墙脚(求月票)

巴鹤等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扇轻罗失魂落魄,小手握着那一枚空间戒,上面似乎还残留了杨开的体温。 她将神念探入其中,待看清空间戒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之后,顿时动容。 空间戒里,竟然整整齐齐摆放了至少两百块域石! 她几乎以为自己看错,可仔细确认一番之后,才发现那些东西真的是域石,每一块都散发出温和的域场威能。 这么多!扇轻罗芳心震骇,娇躯忍不住轻颤起来。 要知道她这段时间一直在血狱内闯荡,也不过只得到了三块域石而已,期间出生入死,就这样,她也觉得自己收获不菲了。 昱熊才只获得一块而已!至于巴鹤,也才只有两块。 可是杨开居然随手就送了他两百块!这个数字简直足以让任何人为之疯狂。 他哪来这么多域石? 震惊之后,扇轻罗幸福而甜蜜地笑了起来,握着空间戒的小手更加用力了。 有这么多域石,她自信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冲击到虚王境的层次,她自信日后不会成为杨开的累赘。 “不用等血炼他们了?这是什么意思?”昱熊一脸迷茫。 巴鹤脸色变幻着,眼中一片震惊,显然是明白了过来,挥手道:“走吧,不用等了。” 雪隼也意会过来,身形一晃,来到扇轻罗身边,拉着她冲向附近的一处极其隐蔽的虚空甬道。 那存在于这片盆中之中的虚空甬道,连接着翠微星外百万里的某处,帝辰星过来的妖族武者,每一次都是从这里离开的。 以巴鹤昱熊等人的修为,从虚空甬道离去之后,也要在星空之中飞行个三四月,才能返回帝辰星。 好在沿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两日后。杨开离开了血狱,来到一片茫茫荒原之上。 零星的武者接二连三地从血狱内现身,或形只影单,或三两成群,无一例外,每个人都是神色振奋中夹杂着哀伤。 振奋的是,他们活着从血狱里走出来了。在血狱里走一趟。就代表着他们日后可能会有资格将自身的势凝练到大成境界,有资格晋升虚王境。 即便以后无法晋升到虚王境,有这么一次经历,他们也可以成为返虚镜当中的佼佼者。 哀伤的是,他们的同伴死了不少! 有的势力进入其中的武者甚至全军覆没,比如那个赤澜星火耀宗的几个人。 荒原之上。无数武者翘首以盼,都在等待自己宗门的弟子走出,一旦有所发现,便笑逐颜开地迎上,热情招呼,眼中一片觊觎厚望的神情。 自然是没人来迎接杨开的。 他从帝辰星赶来,与他同来的扇轻罗等人都已返回。 他倒也没在意别人的热闹。而是放出神念开始寻找钱通等人的踪迹。 他出来的比较晚,钱通等人应该早就出来了才是! 很快,他便有所发现,扭头朝某个方向行去。 那边不远处,一群似乎有些来头的家伙正围着一个美貌少妇,竭力地发出邀请,每个人的表情都真诚无比,各自开出了诱人的筹码。 “这位夫人。你若是没有去处,不妨去我青萝宗如何?以你的修为实力,只要加入便可成为外门长老,独享一座灵峰,每月都有数量不菲的灵石和丹药,我青萝宗可是有七十二座主峰,其中有一座空着。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主人。” “青萝宗算个屁,夫人来我们天梦殿吧。我天梦殿可是有虚王境强者坐镇,每三年都会有一次传授修炼经验和讲解领域玄妙的机会,夫人可不能错过了。” “夫人若是能来御灵阁。老夫可以保证,你入门便是内门长老,我御灵阁必将倾尽全力助你修炼,让你早日突破到虚王境的层次!” 那美貌少妇对四周的吵闹置若罔闻,只是黛眉紧皱地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什么人,不时地四下打量。 被他们说的烦了,她才摇头道:“不好意思诸位,妾身已经有宗门了,并不打算离开现在的宗门,所以还请诸位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 “有宗门也没关系啊。”那之前力邀她加入的御灵阁老者哈哈一笑,“老夫并没有让你离开现在的宗门,夫人完全可以以现在的身份加入我御灵阁嘛,这并不冲突嘛。” 为了拉拢这个美貌少妇,他似乎把底线放的很宽,并不介意她原本出身的宗门。 “抱歉,我并没有这个想法。”少妇依旧摇头。 “林长老。”杨开走到那边招呼了少妇一声。 听到呼喊,林玉娆美眸一亮,连忙扭头,欣然道:“宗主,你终于出来了。” 杨开微微颔首,看了看四周:“怎么就你一个人,钱通他们呢?” 林玉娆张了张嘴,面露难色:“这里说话不太方便,我们边走边说。” 见她神色有异,杨开也没仔细询问,点头道:“好。” “这位朋友且慢!”眼见杨开要把林玉娆带走,之前围住林玉娆的那几位顿时急了,连忙拦在杨开面前。 “有事?”杨开皱了皱眉。 那之前说话的老者嘿然一笑,抱了抱拳,客气道:“朋友你是这位夫人所在宗门的宗主?” “是,怎么了?” “也没什么,老夫是御灵阁大长老,代表御灵阁而来,想邀请这位夫人加入本阁,担当内门长老!”那老者见杨开不过是个返虚两层境,心里不免有些轻视,要不然哪里会当着杨开的面来挖他的墙角? 毕竟这种事怎么说都有些不道德…… “你们也是这个意思?”杨开看了看其他几人。 “不错。”那几人都点头,神色坦然。 “你的意思呢?”杨开转头看向林玉娆。 “宗主何必多问,妾身不会离开凌霄宗的。”林玉娆捋了下耳边秀发,淡淡回应。 杨开微微颔首:“几位听到了吧?恩,先告辞了。” 这般说着,杨开便要带着林玉娆朝外走去。 “这位夫人,你要不再仔细考虑考虑?若是觉得老夫诚意不够,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商量嘛。什么都好说。”那老者依旧喋喋不休,紧追在林玉娆身边。 “滚开!”杨开神色一冷,冲老者厉喝。 别人笑脸相迎,杨开也没有要为难他们的意思,所以才会询问一下林玉娆。可对方在得到林玉娆的答案之后依然不依不饶,这就有点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了。 这是"chi luo"裸的蔑视!杨开也不是泥巴捏出来的,哪还没三分火性。 老者一呆。旋即脸色阴沉下来,嘿嘿狞笑一声:“小子,这里没你什么事,你最好乖乖闭上嘴巴,要不然……” “不然如何?”杨开冷眼回望着他。 “不然你会后悔的,别以为是个什么宗主就能随便猖狂了。你算老几?身为一宗之主,居然连宗内长老的修为都不如,你当哪门子宗主?以我看,这位夫人在你那里,也是大材小用,不如早早地投效了我御灵阁,还能有大好前程。” 老者说话间。那几个之前邀请林玉娆的武者也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一个劲地贬低杨开的修为,劝他放手,莫要耽误了林玉娆的前途。 “吵什么吵?”杨开烦不胜烦,冷声道:“林长老已经拒绝你们了,你们还纠缠不休,这是没把我放在眼里是吧?” “老夫需要把你放在眼中?笑话!”老者冷哼一声。 其他诸人也都不屑地望着杨开,显然确实是没把他放在眼中。 这边的冲突吸引了不少人关注。眼见杨开一个区区返虚两层境,居然一下子招惹了这么多敌人,都露出同情怜悯之色,暗觉杨开有眼无珠,肯定要吃大亏了。 “老家伙,你要不想死的话,就别招惹他。别看他修为不高,但他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蓦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老者等人眉头一皱。顺着声音来源的位置望去,赫然见到一个相貌无奇的青年背负着双手站在原地,嘴角泛着讥诮的微笑。 被人如此贬低,老者自然愤怒,脸色一沉,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瞄到了那青年衣服胸口位置绣的一朵三瓣花图案,脸色悠地一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客客气气地抱拳问道:“敢问这位朋友,无道大人是你什么人?” 青年淡淡道:“那是家师!”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传来,所有人都震惊万分地望着那青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同时还有浓浓的羡慕。 “我的天,这人居然是无道大人的弟子。” “传闻无道大人在五十年前确实收过一个徒弟,可惜一直没人知道是谁,原来就是他啊。” “他居然也来参加血狱试炼了。” “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返虚两层境的小子,也跟他一样,来头不小?” 得知这青年竟然是无道的弟子之后,所有人望着他的神色都变了,变得敬畏羡慕。 那御灵阁的老者也不敢再轻视他之前说的话,皱眉问道:“这位朋友,敢问你刚才……” 青年依旧背负双手,淡淡摇头道:“你都听到了,还问什么,想死的话,你就继续招惹。” 老者脸色一白,忌惮地朝杨开望去,冥冥之中,他似乎看到了杨开背后有什么庞大的靠山一般,再也不敢放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