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钱通突破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钱通突破

杨开此刻也一头雾水,迷茫地望着那青年。 从四周众人的反应当中,杨开已经判断出,这青年的来头绝对非同小可,那所谓的无道大人绝对是一位虚王境的强者。 否则四周的人不至于有这么夸张的表现。 可这家伙为什么要帮自己?而且,杨开总觉得他有些眼熟,隐约在哪里见过。 “朋友,血狱里的人情我还你,从此以后咱们就两不相欠了。”青年冲杨开咧嘴一笑。 听他这么一说,杨开恍然大悟! 自己确实见过他,只不过只有一面之缘罢了,他就是当时从域石山中安然退出的三十人当中的一个!临走之前,他还冲杨开淡淡颔首表示感谢。 只不过当时人太多,杨开也没在意。 原来他所谓的人情是指这个,杨开总算明白过来。 对方显然是在感谢他当时的高声提醒,让他免除了性命之忧。 这人倒是有些意思,杨开微笑起来,遥遥抱拳,自报家门道:“杨开!” “许宾白!”那青年回了一礼。 杨开轻轻颔首,隐隐觉得这家伙有些不简单,这并非是他背后有一位虚王境强者作为师傅的缘故,他本身好像也非同小可。 这是一种单纯的直觉,并无任何依据可言。 可杨开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过两人并无多大的交情,杨开也没要与他多说的意思,正准备带着林玉娆告辞离去的时候,四周的天地灵气忽然震动了一下,仿佛有一柄无形的大锤在敲击着虚空,这种震动传入众人心底,让每个人都脸色一变。 很快,一股神奇的力量从遥远的某一处传递过来,犹如利剑一般直插众人的心扉。 杨开眉头一皱。朝那个方向举目望去。 许宾白也露出惊奇的神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幻不定。 “有人要突破了,而且是晋升虚王境!”一颤声高呼忽然响起。 一语出,石破惊天。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朝说话之人望去,神色骇然。 “此话当真?” “没错,这绝对是突破虚王境的前兆。老夫之前曾经有幸目睹过一次,虽然时隔多年,可记忆犹新,这种感觉跟当年一模一样,绝对是有人要突破虚王境了!”说话之人言辞凿凿。 “那肯定是之前是血狱里走出来的强者,看样子这人在血狱中得到的好处不少啊。居然一走出来就要突破了。” “血狱果然是历练的好地方,这人果然好运气。” “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去看热闹啊,虚王境的突破,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运气这么好。” 返虚三层境强者的突破,一般都是早就做好了准备。有宗门的自然是在宗门内突破,突破之时,宗门大阵全面开启,所有弟子警戒防护,以免有人捣乱。 没宗门的也都会力邀信得过的亲朋好友,寻觅隐蔽安全的位置。 鲜少有人不做万全的准备。 所以虚王境的突破,极难见到。 可是眼下,却有一位强者在这茫茫荒原之上。欲要突破自身桎梏。 这人明显是没做什么准备,仓促行事。 这样的热闹,万年都难得一遇。 血狱外的无数武者哪会错过这样的良机,观摩虚王境强者的突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次阅历,一种机会,说不定就能从中领域到什么。一辈子受用不尽。 所以在猜测到事情的真相之后,围聚在血狱外的武者们,纷纷祭出星梭,化为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芒。朝远处飞去。 “宗主!”林玉娆的俏脸有些发白,娇躯轻颤着。 “怎么了?”杨开发现她神情不对,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那突破之人……应该是钱通!”林玉娆沉声道。 “什么?”杨开大惊失色,表情骤然凝重,“你确实是钱长老?” “八成以上的可能!”林玉娆轻咬着红唇,“钱长老之所以没在这里等你,就是因为感觉到自身气机震荡,有些突破的征兆,所以才会赶紧离去的,他是想找个安全的位置再突破,可是现在看来……好像来不及了。” “走!”杨开也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正在突破之人确实是钱通的话,那现在的局面可不容乐观。 血狱外,如今最起码有上千位武者,这其中有七八成都是返虚镜,他们此刻齐齐地朝突破之地奔去,万一干扰到了钱通,轻则让他突破失败,重则极有可能让他当场毙命。 突破虚王境,杨开不知道会有什么宏大的场面,但从自己突破返虚镜时闹出来的动静推断,绝对非同小可,那天地能量的洗礼,对钱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别人干扰到了他。 没想到居然是钱通率先跨越了这个门槛!杨开有些意外。 毕竟在域石山与他分开的时候,钱通还没什么征兆,这短短十几天时间,他绝对又另有机缘。 杨开的速度奇快,没有动用星梭,背后一双几乎透明的翅膀浮现,隐有风雷之声响动,一道道流光在翅膀上穿梭着,超过了一个又一个武者。 悠地,杨开像是有所感应一般,扭头朝一旁望去。 身边不远处,一道身影正与自己并驾齐驱,察觉到杨开的目光,扭头朝他微笑。 许宾白!这家伙果然不简单,不但能跟的上自己的速度,反而还游刃有余。 “杨兄你这翅膀有些意思啊。”许宾白瞄了一眼杨开背后的风雷羽翼,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意。 每一次风涌雷动,杨开的身形都会往前窜出一大截,这让他必须卯足了力气追赶。 “你也不错!”杨开淡淡点头。 “彼此彼此。”许宾白微微一笑,若有所思地问道:“杨兄你如此紧张,难不成那突破之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那就跟我有关系!”杨开没什么心情跟他闲聊,正色点头。 “哦?那许某在此先恭喜杨兄了,宗门里出了一位虚王境强者可是不得了的大事。等会若是有用的到许某的地方,杨兄不要客气,直管吩咐就是。” 杨开眼前一亮,连忙抱拳:“那就先谢过许兄了。” 对方愿意帮忙,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尽管杨开不清楚那无道到底是什么等级的虚王境,可从之前众人对待许宾白的态度来看。无道即便在虚王境之中,也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扯着他的虎皮做大旗,倒也方便行事。 两人说话的这一会功夫,已然到了地方,身形一晃,杨开便如从天坠落的流星。砸落到地面上几人身边。 下一刻,许宾白轻飘飘地落下,动作随意潇洒。 “宗主,你来了!”杨修竹和楚寒衣见是杨开到来,都神色一震,连忙行礼。 墨宇轻轻点头,赵天泽也在这里。走上前来冲杨开问好。 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确定所有人都平安无事,杨开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是钱长老?” “是!”楚寒衣眉头紧皱着,“事发的太突然了,我们都有些措手不及!” 他们显然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在这里突破,搞的不好。喜事会变成坏事。 赵天泽苦笑不迭:“本来老朽是准备带他前往五十万里之外的一个地方,那里及其隐蔽,鲜少有人踏足,天地灵气也足够浓郁,哪里想到钱长老他……” “这不怪你们。”杨开眉头紧皱着,“对了赵城主,钱长老在里面遇到什么了?怎么突然就要突破了。” “倒也没遇到什么。只是与你分开之后,钱长老他闯了几处领域漩涡,似乎是大有收获。”赵天泽恭声答道。 “原来如此!”杨开轻轻点头。 跟着自己来到翠微星的这几人,都是在返虚三层境这个境界上停滞了许多年的人。都有着向虚王境发起冲锋的资格,他们所差的,只是对势的理解。 只要势大成,便可以突破。 钱通显然达到了要求。 这是他的机缘,也是命! 说话间,越来越多的武者赶赴到了此地,而钱通所在的位置,天地灵气也越来越狂暴了,隐隐之中,有神奇而玄妙的力量从那边弥漫,初始,速度还很慢,可是眨眼间,便轰然爆开。 钱通的势! 笼罩了方圆几百丈的范围,那一片区域内,风声呼啸,大大小小的龙卷风成型,接天连地,将那几百丈范围拥簇的水泄不通,声势极为骇人。 钱通的势场果然已经大成,他的势中融合了自身的独特力量。 “果然是要突破虚王境的动静!”来到此地的武者大呼小叫起来,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珠子朝前方观望,似乎是想看的更清楚一些。 还有一些人竟越过了杨开等人所在的位置,在极近的位置处一边观望,一边感悟着天地之中蕴藏的诸多神奇。 这是钱通对虚王境奥秘的参悟,在晋升之际,会毫无保留地弥漫出来,对任何一个返虚镜都有极大的吸引力。 杨开脸色一沉,纵身飞上高空,冲下方抱拳,朗声道:“诸位,还请不要靠的太近了,以免干扰到杨某这位前辈的心境!” 那几个离的近些的武者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屑地撇撇嘴,一点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