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离经叛道(第三更) - 武炼巅峰

第一百六十四章 离经叛道(第三更)

不过若有人愿意跟他交换武技的话,倒可以将炎阳爆让出去,可是宗门严禁弟子私下交换武技,让人觉得颇为惋惜。 正欲迈开步伐,不远处却传来一声冷冷的断喝:“杨开!” 顺着声音扭头望去,杨开眉头微微一皱。 喊住他的人是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这个人杨开认得,执法堂的曹正文,几个月前正是他下令将自己和李云天等人抓进了森狱中。 曹正文背负着双手,神色淡漠地走到杨开面前,眼神冷酷。 “师兄有事?” 曹正文冷哼一声,也不说话,只是挥手弹出一物,直朝杨开射来。 杨开伸出两指,将这东西夹在手上,云淡风轻的表现让曹正文面皮一抖。他显然没想到自己附在其中的暗劲竟被杨开轻松化解。 “这是什么?”杨开看了看手上的东西,那是一封信,却没立刻拆开。 “晋升令!”曹正文板着脸解释:“传长老会之命,试炼弟子杨开突破至开元境,理当晋升为普通弟子。” 杨开眉头挑了挑:“晋升?” “不错!”曹正文点点头,“你入宗三年,一直不过淬体境,所以才会将你贬为试炼弟子,不过念你勤奋修炼,终突破至开元境,长老会商议,决定给你一个晋升的机会!” “机会?”杨开听出了他话里的深意。 曹正文意味深长道:“只要你完成长老会下达的任务,便可由试炼弟子晋升为普通弟子!凌霄阁历代,试炼弟子中唯有你获此殊荣。机会难得,杨师弟可要好好把握才行,是否能翻身,就看这一次了。” “没兴趣!”杨开挥手就把晋升令给扔了回去。 曹正文面色一变,扬手接过,厉声道:“杨开,这是长老会之令!你敢拒绝?” “长老会怎么了?”杨开有些不耐烦,“我一不偷二不抢。老实本分做凌霄阁的试炼弟子,他们还要逼迫我去晋升不成?” 虽然杨开不知那信函中的任务是什么,但想来肯定不会是可以轻松完成的任务,甚至可能还有很大的危险。 “原来你只是这种自甘平庸之人。”曹正文讥讽地笑着。 说起来,这封晋升令早在当初杨开被苏颜从森狱中救出去的时候就应该给他了,但杨开之后随夏凝裳去了一趟九阴山谷,回来没两天传承洞天又出现了,一直拖到现在。 “我是否平庸。你说了不算。”杨开撇了撇嘴。从曹正文身边走了过去。 “杨开!”曹正文怒喝,吸引了许多凌霄阁弟子的注意,“莫要以为你在传承洞天内获得些机缘便可以目中无人。在那里有奇遇的人不止你一个!胆敢无视长老会之令,你可知晓后果!” “滚!”杨开回过头,满脸煞气地冲曹正文一声低吼。后者竟是一阵失神。待反应过来之后,杨开早已不见了踪影。 武技阁前,一片静谧,诸多凌霄阁弟子将刚才的一幕看在眼中,暗暗心惊不已。 杨开竟然无视了长老会之令!这……简直匪夷所思。对他们来说,长老会之令就是金科玉律,命令下达,便是刀山火海也要去闯一闯,何曾有过敢反抗拒绝的念头?但就在刚才。就在眼前,有个试炼弟子拒绝了长老会下达的指令! 这不是离经叛道么?眼中可还有尊长?不少人心中佩服的同时也暗暗痛斥起来,心想杨开大概也就是一个自甘平庸的人,所以才会拒绝晋升的指令。 曹正文脸色铁青地站在原地,手上的晋升令被他捏的不成样子,心中恼火的同时又有些茫然无措。 大长老可是亲口跟自己说过,无论如何也要杨开接下这封晋升令。去完成指令上的任务。 那任务到底是什么,曹正文也偷偷地看过一眼。 只身前往苍云邪地,斩杀一名实力不低于自己的邪士! 这任务,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苍云邪地。那可是汇聚了无数邪恶武者的地方,若是能碰到落单的邪士。自然可以轻松完成任务,但如果运气不好,碰到些实力高强的,就算是长老们恐怕也无法脱身。 曹正文本以为杨开无论如何也会接下任务的,却没想到他竟如此胆大,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了长老会下达的指令。 这……自己要如何交代?站在原地想了许久,曹正文才恨恨地一咬牙,转身离去。 一大清早地,被曹正文坏了心情,杨开面色有些阴沉。 若非因为三年前那个人指名要自己来凌霄阁的话,自己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可是,他为什么要自己来凌霄阁?此地与他有什么关系? 入宗三年多,尝尽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杨开对凌霄阁,半点归属感都没有。 若说还有留恋,大概也就只有苏颜了。 可这份留恋,也是在近日才产生的。 对了,还有夏凝裳,跟这个小师姐相处的时候,感觉也很温馨。 正行走间,背后有人急匆匆地追上了自己,随着一股香风刮过,一人轻喘着气喊道:“杨师弟……” 杨开顿住步伐,扭头看了一眼,来人竟然是蓝初蝶。 虽然在传承洞天内闹的不是很愉快,可毕竟是同门,而且她也没招惹过自己,杨开倒是耐着性子招呼一声:“蓝师姐!” 蓝初蝶莞尔一笑,兴许是因为喘气的缘故,那饱满硕大不似人间所有的胸脯颤巍巍的让人心悸,她仿佛忘却了在传承洞天内发生的一切,神色自然地看着杨开,道:“我还以为你从今以后都不会理我了呢。” “没有的事,师姐多虑了。”杨开轻轻一笑。 蓝初蝶明亮的眼眸盯着杨开,浅笑道:“在传承洞天里是我做的不对,还望师弟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计较。” 她是个聪明的女子,直言不讳地点明了传承洞天里的事情,又轻飘飘地一语带过,更显得真诚不虚伪。 莫说杨开不是什么小气之人,就算真的对她有意见,此刻也会被化解于无形。 淡淡地笑着,杨开摇了摇头:“师姐严重,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师弟能这般说,我感觉好多了。”蓝初蝶手捂着饱满的胸脯,一脸如释负重的表情,旋即黛眉微蹙道:“不过师弟你今日倒是莽撞了些,为什么要拒绝长老会的指令?这样会有麻烦的。” “曹正文不是说过,我是自甘平庸的人么?既然平庸,就不用想着什么晋升不晋升了,当个试炼弟子又有何不可?” 见蓝初蝶还要开口,杨开皱眉道:“今日不太想与人交谈,见谅,告辞。” 蓝初蝶一怔,微笑地点头。 她自然能看得出来,虽然杨开与自己说话的语气很平和,可眉宇间依然有一股冷淡之意。这个时候若再纠缠不休,只会徒惹人厌烦。 辞别蓝初蝶,杨开又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夏凝裳不见了踪影,应该是已经离去了,不仅如此,这里还多了两盆盆栽,杨开看着有些眼熟,好半天才想起,这应该是贡献堂柜台处摆放的那两盆。 平日时常见到梦老头打理这两盆东西,现在却被夏凝裳转移到了此处。 凌霄阁内,却因为杨开此次的拒绝,掀起了一股涌动的暗潮。 大长老居住之处,曹正文添油加醋义愤填膺地将早上发生的事情汇报出来,听完之后,魏昔童一口茶水呛了出来。 “他拒绝了?”大长老想到无数种可能,怎么也没想到杨开竟如此胆大包天。 “是。”曹正文愤懑难消,道:“不但拒绝,他还在众多师弟师妹们面前诋毁长老会威严,大长老,他在传承洞天内以一招未知武技大放异彩,恐怕正是如此,心生桀骜,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才不把长老会放在眼中。此人必得严惩,否则难以服众!若日后长老会下达命令,随便是什么样的弟子都能拒绝,那……” “你闭嘴!”魏昔童重重地拍了拍桌子,气恼地望着曹正文,“他拒绝,你不会把指令硬塞给他,让他接受么?” 曹正文一阵茫然,心想他都拒绝了,我为何还要给自己找不自在?这不是拿自己热脸贴人家冷屁屁? 他拒绝是好事啊,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教训教训他。大长老为何又是这种反应? 不过看大长老阴霾的脸色,曹正文也不敢多说什么。 “去,不管用什么方法,就算你跪下求他,也要他给我接下这个指令!”魏昔童思索半晌,沉声道。 “啊……”曹正文一怔。 跪下求他? “还不快去!”大长老一巴掌把桌子给拍成了齑粉。 “是!”曹正文哪还敢停留,连忙退去。 二长老的阁楼处,苏玄武盘膝坐在地上,面前一副棋盘,黑白双子纵横交错,黑子气势滔天,将白子围而不杀,这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残局。 身边一个弟子正在汇报事情,听完之后,苏玄武面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拒绝了?” 那弟子恭声道:“是,明目张胆,目中无人的拒绝了。” 苏玄武神色变幻不已,好半晌才哈哈大笑一声:“拒绝的好,拒绝的好啊!大师兄啊大师兄,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滋味怕是不好受吧。” 如果您觉得还不错就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方便看书。 如有章节错误请与管理员联系。本月为您推荐唐家三少最新巨著《绝世唐门》 看最快更新,就来 列表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