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离经叛道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离经叛道

冉云婷神色不变,只是冷冷地望着杨开,森然道:“到此为止了!” 众多长老的增援,让她再度看到击杀杨开的希望。 “死!”杨开忽然低喝。 身上流转的另外四彩光芒悠然分离出去,统统灌入金之剑中,与之融合。 五彩光剑立刻成型! 光剑蕴藏了五行之力,彼此间相克相生,五行气息循环不止,光剑的威力陡然暴增。 咔嚓嚓…… 阻挡在冉云婷前方的冰墙发出碎裂的声响,裂出了清晰的裂缝。 冉云婷骇然变色,冰珑与诸多长老呆若木鸡。 哗啦一声,冰墙彻底被粉碎开来,五彩光剑以一种极为凌厉的姿态朝冉云婷眉心处刺去! 眼看着冰心谷这位大长老便要命丧黄泉,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白蒙蒙的芊芊玉掌忽然诡异浮现。 那一只玉掌看起来洁白无瑕,五指修长,如出水青葱,玉掌轻轻一握,好似只是握住了微不足道的东西。 一种玄妙至极,难以描述的力量从那玉掌中传出。 粉碎了冰墙的五彩光剑竟被这玉掌握在了手心处,光剑颤抖不休,却无法再寸进分毫。 “小家伙,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赶尽杀绝?”一个清冷的女声在虚空之中响起。 杨开眉头一皱,眼睛眯了起来。 冉云婷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原本浑身都被汗水打湿,可在见到这玉掌,听到那清冷女声之后,忽然大喜过望。高呼道:“弟子多谢太上长老救命之恩,还请太上长老再出手一次,斩杀这侮辱冰心谷的孽障!” 太上长老? 杨开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抬头朝某一个方向望去,却看不到人影。 他知道冰心谷有一位太上长老坐镇。那是虚王境级别的强者,不过只是虚王一层境罢了。 连骆海那样的人,杨开都得罪过,更在他的追杀下满星域乱窜,冰心谷这个虚王境强者就算强大,也无法让杨开惊惧。 所以他才敢来冰心谷! 他暗暗戒备着。一身圣元隐而不发! 另一边,冰珑却是大惊失色,生怕太上长老一怒之下真的把杨开给杀了,连忙道:“太上长老手下留情,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这边的事还请交由冰珑处理!” 杨开的存在。事关重大,冰珑可不敢让他随随便便就死了。 那清冷的女声再一度响起,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微微地叹息了一声,抓住五彩光剑的玉手忽然崩散开来,消失不见。 杨开心念一动,将五彩光剑收入体内。冷冷地望着冉云婷。 对方也在看他,咬牙切齿,极为不甘。 似乎很是懊恼太上长老没有直接把杨开给杀了,毕竟杨开刚才闹的实在太凶,在众目睽睽之下,竟要斩杀她这个大长老。 这样的挑衅和侮辱,冉云婷绝对无法容忍。 可面对太上长老的决议,她也不敢有什么异议,只能暗自恼火。 一道靓影忽然自远方急速飞来,杨开似有心灵感应一般地朝那边望去。下一刻,满身的惊天杀气烟消云散,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他望着那边,目光温柔似水。 冰珑等人似乎无法适应他这样的转变。都皱起眉头,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待看清那边的情况之后,冰珑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冉云婷也看到了来人的面貌,神色一戾,正要开口叱喝些什么的时候,却忽然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朝自己望来。 扭头看去,正见杨开死死地盯着自己,大有“你敢叽歪我现在就把你杀了”的架势。 冉云婷倒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悄悄地吞了口口水。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多了,刚才那一瞬间,她有种被上古凶兽盯上的错觉,仿佛这一次再惹恼杨开的话,即便是太上长老也无法救下自己的性命。 这个念头让她毛骨悚然…… 那远方驰来的靓影只是几个起落,便来到了杨开身前一丈处,凌立于虚空,美眸轻颤,轻咬红唇。 四目对视,一贯冰冷,如冰雕玉琢般的容颜,竟罕见地露出了微笑。 整个冰绝岛的旖旎风光,在这一瞬间黯然失色。 冰绝岛无数外岛弟子纷纷失神,目光呆滞。 “天啊,苏颜居然会笑?她居然笑了?而且还是对着一个男人笑了。” “我还以为她永远都不会笑呢,她认识这个男人么?” “他们什么关系,怎么看起来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苏颜在外面居然有男人?这可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怪不得她会被大长老惩罚,内岛弟子未经允许,是不能与男人有太亲密的接触的。”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能打动苏颜的芳心……” …… 窃窃私语声四面八方地响起,冉云婷脸色铁青,冰珑摇头叹息。 剩下的长老们面面相觑,她们根本不知道苏颜与杨开很久以前就认识,突然出现这么一幕,实在让她们震惊非常。 天空之中,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之下,杨开朝苏颜伸出了一只手。 苏颜洁白如雪般的脸颊上飞上一丝淡淡的红润,但那刻骨铭心的思念却战胜了天生的娇羞,她身形一晃,投入杨开的怀抱中。 两人紧紧相拥! 时隔三十多年,出身凌霄阁的两人再一度走在一起。 我拥抱着你,就是拥抱了整个世界! 寒风呼啸而来,积雪被卷起,整个冰绝岛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半空中。定格在那一男一女身上。 画面很唯美,温馨的气氛足以将周围的冰冷驱散,每一个人都感觉心中暖洋洋的。 冉云婷神色变幻,目光朝冰珑那边看去,似乎是想说什么。可是见冰珑一副无奈的模样,始终没有说出口。 “苏颜你这个贱婢,还不快滚回来!” “你敢如此行事,必受责罚!” 两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干扰了那唯美的意境。 不少冰心谷的女弟子冲声音来源的位置怒目相视,心中暗暗责怪来人的莽撞和冒失。 两道光华一闪。很快就有两个女子追了过来,刚才的声音正是她们喊出来的。 待看清这边的局势之后,无论是周云宣还是另外一个负责看守苏颜的女子都表情一呆,显然没想到这边居然聚集了如此多的宗门高层。 可以说,宗门的长老们全都在这里了。 两人表情一讪,怯怯地望了冉云婷一眼。 再怎么说。冉云婷及其看重苏颜是事实,她们辱骂苏颜,若是冉云婷怪罪下来的话,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可一望之下,两女心中大喜。 冉云婷好像没听到刚才的话,根本没有在意自己两人,反而还目光喷火地朝某个方向望去。目光及其仇视和愤怒。 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周云宣惊叫一声,捂住了嘴巴。 她骇然地发现,苏颜竟然与一个陌生的男子抱在一起。 这……这简直太离经叛道了! 不说普通的内岛弟子,未经师尊允许的话不得与外界男子亲密接触,苏颜可是被大长老及其看中的亲传弟子啊,她这样的身份,公然与一个男人如此亲密,不是在打大长老的脸吗? 她眼里可还有大长老这个师尊? 怪不得大长老的脸色如此难看。 想到这里,周云宣连忙道:“大长老。苏颜她不顾我与师妹劝阻,执意冲了出来,我本以为她有什么要事,没想到却是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行事,太不知廉耻了。还请大长老责罚!” 冉云婷身躯颤抖起来,面上一片怒容。 这种事何须周云宣来说,若是可能的话,她早已将杨开碎尸万段了! 但是她自问没那个本事,想杀杨开的话,除非太上长老亲自出手才行。 所以她默然不语,并没有回应周云宣。 周云宣一愣,面上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正想不通的时候,耳畔边忽然传来一个冷酷的声音:“刚才是你在骂苏颜?” 抬头望去,周云宣赫然发现之前搂着苏颜的那个男子正屹立在半空之中,一双冷漠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苏颜不顾惊世骇俗,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他身边,俏脸上一片满足的表情,似乎就算是立刻死了,她也心满意足了。 被那双眼睛盯着,周云宣莫名地有些心寒,悄悄地左右打量一眼,发现长老们都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能咬牙答道:“刚才是我口不择言了。” 不管苏颜有没有错,她那般辱骂同门确实不对,在众多长老和谷主面前,她也不敢太放肆,立刻承认自己的错误。 “道歉!”杨开言简意赅。 周云宣面上闪过一丝怒意,娇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指手画脚!” 承认错误是承认错误,道歉是道歉,这是两码事,周云宣可不愿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苏颜道歉,真那样做的话,也实在太丢人了。 话音落,脸颊上忽然传出啪了一声脆响,周云宣直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一片麻木,整个人被一股大力带着,凌空转了好几圈,重重跌落在雪地上。 冰心谷诸位长老勃然变色。 她们根本没看清杨开是如何出手的,只见到这个叫周云宣的弟子飞跌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