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秒杀虚王境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秒杀虚王境

这一刻,整个赤澜星上,飞鸟从高空中跌落,猛兽匍匐在原地,瑟瑟发抖。 大大小小的城池,宗门家族总舵,万亿人,无不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惊悚。 那是一种让人绝望的惊悚,仿佛下一刻自己就会死掉一般。 无论修为高低,无论年纪大小,万亿人无不冷汗湿衫,更有甚者,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许久都无法爬起,浑身的力气在那一瞬间都被抽干了。 好在这股气息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瞬间就消失不见。 否则今日的赤澜星,必定会死伤千万! 冰绝岛,冰宫所在之地,杨开和苏颜上方,忽然浮现出一双紧闭的眼睛。 与此同时,杨开和苏颜体外,有一层肉眼和神念都无法察觉的能量,将他们包裹。 赤火的精血燃烧,骆海的秘宝长剑攻击,尽数被那能量阻挡在外,没有泛起一丝涟漪。 “不可能!”骆海惊骇大叫。 以他虚王两层境的修为境界,动用秘宝的恐怖一击,竟也无法伤到杨开分毫,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一双紧闭的眼睛的出现。 这让他几乎无法接受。 大帝的存在只在传说之中,普通人将之奉为神明,但如骆海这样的强者中,却有许多人一直在致力寻找大帝的踪迹,想要打破他留下的神话,甚至取而代之。 在他们的心中,大帝只不过是修为强横了一些罢了。并非不可战胜的。 骆海也有过这样的心思,他以为大帝只不过是虚王三层境顶峰的强者,他觉得自己终有一日能够站到与大帝并肩的高度,甚至踩着他上位。 可是今日,他终于明白,大帝对他来说依然是那么的高不可攀,那绝对是已经超越了虚王境的层次,是一个未知而恐怖的境界! 他忽然有一种夜郎自大的心情。 那紧闭的一双眼睛有睁开的趋势。 洛黎脸色终于变了,再也不敢停留在原地,娇躯一晃。如受惊的兔子一般。急速飞驰出去,瞬间便远离了冰宫所在之地。 虚空之中的眼睛睁开,瞳孔清澈无瑕,并无多大的威严感。而且让骆海和赤火惊疑万分的是。这双眼睛分明属于一个女人! 难道传说中的星空大帝。竟是一个女子? 这个滑稽的念头从两大虚王境强者心中涌出,让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 那一双美眸只是冷冷地盯了骆海和赤火一眼,不带丝毫感情。仿佛只是在看向两个蝼蚁一般的存在。 赤火怪叫一声,仰面倒飞了出去,如受重击,在半空中便口喷鲜血。 一身域场骤然间支离破碎。 而被他一直守护在身后的卫风,在这一刻忽然化为一堆肉糜,死无全尸。 就连骆海的心灵深处就传来了咔嚓嚓的脆响声,那是自身域场崩碎的征兆。 仿佛那美眸的淡然一撇,蕴藏了难以想象的至尊伟力,让人根本无法抗衡。 他脸色一白,嘴角边溢出了些许鲜血,身躯微微踉跄,好歹修为比赤火高深许多,依然站在原地。 美眸只是惊鸿一瞥,便消失不见了,就如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与此同时。 浓浓的帝威之力从杨开和苏颜身上跌宕出来,那是根本不属于这个世间的力量,那是不可仰望的存在,那是让亿万生灵俯首称臣的气息。 那是大帝之威! 杨开哈哈大笑着,笑声滚滚如雷,其中似乎也蕴藏了什么离奇的意境,震撼骆海的心神,让他的识海翻滚不停,无法稳定。 而赤火站稳身形之后,脸色更加苍白。 金白两气,包裹在杨开与苏颜体外,龙吟凤鸣之声响彻不断,但这阴阳二气与刚才比较起来却有截然不同的地方。 刚才的阴阳二气虽然强大,足以威胁到一般的虚王境,但并不被骆海放在眼中。 可如今的金白两气之强,却已上升到了让骆海都为之变色的程度! 仿佛那解封的星帝令中,有一股力量灌入到了杨开和苏颜体内。 悠地,这阴阳二气彻底融合起来,不分彼此。 众人的视野中,瞬间失去了杨开和苏颜的踪迹,入眼看到的,只有一团朦胧的光团。 “赤火,你先死!”光团中传出杨开的冷喝,下一刻,那光团便飞扑到了赤火面前。 赤火脸色大变,惊骇叫道:“骆海兄救我!” 与此同时,他双手掐动法决,一身圣元不要命地催动,在身前布下了堪称铜墙铁壁般的防护。 一层层的圣元,犹如实质般笼罩在他身侧,还有一件虚王级的防御秘宝,化为一团火焰,将其包裹。 但一切都是徒劳。 当那光球欺近的时候,率先破碎的便是化为火焰的虚王级防护秘宝,这堪称整个星域的绝品的存在,竟根本无法抵挡光团的恐怖威能,悠一接触,便崩碎开来。 光团之中,隐有金龙和冰凤的虚影浮现,雄威高贵的身姿犹如在九天之上起舞,舞出了惊心动魄的姿态。 光团与赤火擦肩而过。 赤火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目光呆滞地凝视虚空,面上还残留着惊骇欲绝的神色。 “老夫……悔不该……” 赤火的话还没说完,体内出现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仿佛被戳了无数个孔洞的气球,光芒从他的毛孔之中激射出来,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如一只发光的刺猬。 轰…… 一声巨响传出,赤火的身躯爆裂开来,化为血雾。撒在地上。 天空之中,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冰心谷十几位长老只觉得冷气抽的肺疼,一个两个全都露出惊惧之色。 赤火这个虚王一层境强者,竟然抵挡不住动用星帝令的杨开和苏颜一击之力,只是瞬间便被秒杀。 这样的战力,恐怕就算是虚王三层境强者也不一定拥有! 洛黎的娇躯在颤抖,美眸深处有一丝骇然,更多的却是悔恨。 她能体会到赤火临死之前的心情,她也知道赤火临死之前没说的话在表达什么意思。 赤火悔恨。她又何尝不是? 若是早知道局面会如此发展。她怎会对今日之事置之不理,独善其身? 若是早知道会这样,她就算拼死也要维护杨开和苏颜的周全。 洛黎长长地叹息一声。 冰心谷,注定无法崛起啊!天赐的机缘摆在自己面前。自己却视若无睹。将它拱手推了出去。如今悔恨又有什么意义? 只希望那青年念在冰心谷是苏颜的师门,解决完眼前的麻烦之后,不要对冰心谷大打出手。要不然的话,冰心谷今日必灭无疑。 “哈,哈哈哈哈!”一声宛若发狂般的笑声忽然从旁传来,洛黎皱眉一看,正见到冉云婷在仰天长笑。 但那笑声和脸上的表情,却是无尽的苦涩和后悔。 从她决定放弃苏颜的那一刻开始,从苏颜喊她最后一声师尊开始,她就注定了余生会在悔恨之中度过。 “骆海,轮到你了!” 杨开的声音再度从那光团之中传出,凌冽的杀机将骆海包裹。 骆海脸色大变,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星帝令的恐怖威能,赤火在他面前被一击秒杀,这样的手段,即便是自己也做不到。 换句话说,他不是对手! “星力来!”骆海脸色几经变幻,放弃了委曲求全,忽然低喝一声。 他知道即便与杨开谈判也无用,自己知道了他太多的秘密,根本不可能谈的拢,更何况杨开动用了星帝令这样的东西,不杀自己又岂会善罢甘休?与其自取其辱,不如拼命一搏。 遥远的星域某处,翠微星闪烁了一下,庞大无匹的星辰之力跨越空间的阻隔,激射到赤澜星上,灌入到骆海体内。 骆海一身气势暴增,本就是虚王两层境的他,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到了巅峰的程度,与三层境几乎相差无几。 旋即他头也不回地朝远方逃去! 动用星辰本源之力,竟然只是为了逃跑,他连正面与杨开和苏颜抗衡的胆量都没有。 “你跑的掉?”杨开大笑,光团在原地闪烁了一下,空间之力跌宕,一瞬间就追到了骆海面前,从那光团之中,一股恐怖的力量迸射,迎面朝骆海攻去。 骆海大惊,手上那虚王级秘宝长剑一抖,几乎可以切割天地的剑芒激射。 无声无息的碰撞,空间都塌陷了,剑芒被吞噬,但从光团之中打出来的力量,却让骆海倒退了几百丈,脸色微微一白。 悠一交手,他便吃了点小亏。 稳住身形,借助反震的力道,骆海继续奔逃,朝星域之中逃去! 杨开和苏颜所在的光团不依不饶,原地再次闪烁了一下,诡异地又出现在骆海面前。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骆海气的吐血,他虽然早就知道杨开修炼了空间之力,但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这种力量折腾的毫无脾气。 修炼了空间之力的武者,在追击和逃跑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若非如此,他早在一年前就把杨开抓住了,哪会让他有机会逃进赤澜星? “现在知道欺人太甚了?你追着我满星域乱窜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个?多说无益,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忽然成型,犹如张开的兽口,朝骆海咬了过来,仿佛是要吞日食月,骆海不敢轻缨其锋,只能拼命躲闪,伺机逃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