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玄霜神剑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玄霜神剑

“造化寒潭是我冰心谷的绝密所在,非重要人物不得擅入,寒潭分十二段,越是往下,难度就越高,危险越大,但是能得到的好处就越多。”洛黎望着杨开,继续解释。 “哦?那敢问前辈能深入到第几段?”杨开绕有兴致地问道。 “本宫最好的一次是深入到第八段,再往下就无能为力了。”洛黎面上有些惭愧之色。 “苏颜在里面?” “不错,她的资质绝顶,又是冰晶玉体,本来我是想等再过一些年头让她深入寒潭,寻找机缘的,却不想她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晋升到返虚三层境的程度,如今的她也有资格进入寒潭了,她虽已不是我冰心谷的弟子,但就当这是本宫送给她的饯别之礼吧。” “如此就多谢前辈了。” 他自然知道,洛黎这么做主要是想缓解冰心谷和自己之间的关系,反正造化寒潭摆在这里,苏颜去不去对它都没多大的影响,让苏颜进去一次,可以最大程度地博取自己对冰心谷的好感。 洛黎微微一笑:“是我冰心谷亏欠了她,杨少侠不必客气,恩……她该出来了,不知道她这次深入到了第几段。” 听她这么说,杨开神色一动,心灵感应之中,果然察觉到苏颜的气息正在从那深不见底的寒潭之中徐徐上升。 少顷,寒潭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漩涡,那漩涡旋转着。让寒潭中心形成了一个中空的地带,更加凌冽的寒意开始弥漫。 又过了一会儿,一道靓影从那漩涡之中飞射而出。 一点寒光伴随着那靓影的飞射而乍现,杨开眼帘一缩,实力到了他如今这程度,在见到这寒芒的瞬间,都忍不住有些肌肤发寒,浑身毛孔仿佛被亿万根针扎了一般刺疼。 杨开表情愕然,直直地注视着那一点寒芒。 “这是……”洛黎也面露惊容,抬头朝天上望去。 天空中。苏颜的身影静立于虚空。一动不动,一身的冰寒气息比起十几日之前,强横了数倍不止,她的右手上。握着一柄三尺长短。寒光熠熠的长剑。 刺人的寒芒正是从长剑上闪耀出来的。 杨开和洛黎的目光瞬间定格在那长剑上。前者在愣了一下之后露出畅快的微笑,而后者却是脸色惊骇,娇躯轻颤。 被苏颜握在手中的长剑看起来有些古怪。长虽有三尺,但却及其纤细,并不如一般的长剑那么宽厚,给人一种极为锋利的感觉。 阵阵寒光在剑身上流转不休,苏颜单手举剑,并指在剑身上轻轻一抹。 剑身嗡鸣,寒光乍起,及其恐怖的冰寒意境以苏颜为中心弥漫出来。 本就寒冷无比的冰绝峰顶,竟有要被彻底冻结的趋势。 那四面漏风的茅草棚外的结界更是发出咔咔的声响,仿佛不堪负重,马上就要崩碎了。 “玄霜?”洛黎再也无法保持镇定,霍地起身,失声惊呼起来,一双美眸死死地盯着苏颜手上的那柄细窄长剑,眼中一片不可置信的神色。 杨开察言观色,知道苏颜这一次肯定是捡了个大便宜,而且是洛黎根本没有意料到的便宜,忍不住哈哈大笑。 苏颜此刻也仿佛终于回过神,扭头朝下方一看,一身的冰寒意境陡然消散,露出了一个温暖人心的笑容,娇躯一晃,便来到了茅草棚前:“师弟你怎么在这里。” “前辈叫我过来的。”杨开笑吟吟地解释了一句,眼中隐有精光闪烁。 他忽然发现,苏颜一身的气息极为沉稳凝固,比十几日之前分开的时候变得更加强大了,想来她在这造化寒潭中得到了很大的好处。 他的目光又一次落在那细窄长剑上,近距离地观察这柄长剑,绕是杨开见惯了虚王级秘宝,也不禁有些心惊。 那细窄长剑中,竟有一股冰寒之意,凝聚出一柄无形的利刃,自主地刺入自己的心神,仿佛是在抗拒自己对它的观察。 “苏颜,这柄剑……能不能让本宫看看?”洛黎恢复神态,表情凝重地开口说道。 “太上长老请看!”苏颜恭敬地将细窄长剑捧在双手上,递了过去。 洛黎伸手握剑。 一抹光华在剑身上闪过,紧接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冰寒自剑身中诞生,朝洛黎体内蔓延侵入。 洛黎的一只小手,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冰封,肌肤上出现了薄薄的冰层。 但她好像早已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只是手腕一震,冰层轰然破碎。 杨开眉头一挑,露出意外之色。 这柄细窄长剑看起来还真的非同小可啊,没有人驱使它,它竟能给洛黎这样的强者带来一些小麻烦,若是有人驱使,那还得了? 单凭这柄长剑,苏颜的战力就要飙升好几个层次! 这恐怕是虚王级顶级秘宝了吧?杨开暗暗猜测着。 “果然是玄霜!”洛黎仔细地观察着剑身,许久才微微颔首,表情有些感慨地道:“没想到本宫有生之年,竟能再次见到玄霜剑。” 杨开问道:“这柄剑有什么来历嘛?” 洛黎面上浮现出一丝恭敬之色,沉声道:“它是我冰心谷开派祖师冰云祖师的佩剑。” 杨开与苏颜对视一眼,都不禁露出震撼之色。 冰心谷开派已经有两三万年了,传闻开派祖师更是有虚王三层境的顶尖修为,是星域中真正的霸主,只不过虽然她留下了传承,但冰心谷这几万年来的发展并不如意,宗门里再也没出现过如她那样的至高强者,实力最高的。也不过是虚王两层境。 到了这一代,洛黎更是只有虚王一层境的修为境界了。 “居然是祖师的佩剑?”苏颜也有些恍惚,想了一下,正色道:“既然是祖师的佩剑,那就交由太上长老保管吧,弟子并不知道这剑如此贵重,所以才会把它带出来。” 洛黎缓缓摇头:“你能再称呼我一声太上长老,本宫已经很欣慰了,至于说保管此剑,呵呵……本宫无能为力。” 说话的时候。她握剑的整只胳膊都被一层冰霜覆盖了。震碎一层又出现一层,情况愈演愈烈,直朝她的胸口处蔓延过去,再过片刻。只怕她整个人都要冰霜覆盖。 洛黎不敢再继续持剑。伸手又将玄霜递给了苏颜:“既然你能得到它。那便是你的机缘!本宫没道理收回,祖师留有遗训,玄霜剑会自己择主。本宫若是将它留下,那便是有悖祖训,这个罪名本宫承担不起。” “可是……”苏颜似乎还想说什么。 “时也运也,这是玄霜的选择,也是祖师的选择。”洛黎长叹一声。 若苏颜还是冰心谷的弟子,得到了玄霜剑,那么洛黎只怕会极为高兴,但如今的苏颜已经不是冰心谷弟子,可她却得到了玄霜剑的承认,这对冰心谷来说,是个巨大的损失。 祖师遗训又摆在那,洛黎不敢违背。 她很想开口让苏颜再回冰心谷,但一想起之前自己和冰珑等人的态度,却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既然前辈这么说了,苏颜你就拿着吧,只要心中有冰心谷,是不是冰心谷弟子又有什么关系?”杨开在一旁淡淡地道。 洛黎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面露感激之色。 杨开这句话虽然没有说的太明白,但洛黎也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覆水虽不可收,但有了玄霜剑这层羁绊,日后冰心谷若真的遇到了不可化解的危机,苏颜也不会坐视不管。 这对冰心谷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对了,苏颜你既得到了玄霜剑,那么就说明你已经深入到了第十二段了?”洛黎忽然又想起什么,略显紧张地问道。 “弟子也不知道深入到多少段,只不过那已经是寒潭最底层了。”苏颜轻声答道。 “最底层,那就没错了,那确实是第十二段。”洛黎唏嘘不已,“看样子有冰凤本源之力加身,你的未来和前途果然比本宫要光明很多。” 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却只能深入到第八段,反倒是第一次进入寒潭的苏颜,直接就冲到了第十二段,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冰凤本源之力的强大。 若没有冰凤本源,苏颜是不可能完成这个壮举的。 “你既已到了最底层,可曾见到祖师的虚念晶?”洛黎问出这话的时候,神色更加紧张了。 “虚念晶?”苏颜黛眉一皱,“这倒是未曾见到,那最底层中除了极为强大的域场之外,就有玄霜剑插在那里了,弟子没有发现虚念晶。” “没有发现!”洛黎一双美眸中精光爆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表情不断地变幻起来,许久之后,才露出一丝微笑,自语道:“如此看来,传言竟是真的,哈哈,传言果然是真的。” 到了最后,她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极为振奋的样子。 杨开皱了皱眉,狐疑道:“前辈所指何事?” “我冰心谷的开派祖师,可能并没有死!”洛黎语不惊人死不休! 杨开脸色一变,苏颜也不禁用小手捂住了嘴巴。 “当然,这只是一个可能。”洛黎微微一笑,“毕竟如祖师那般手眼通天的人物,是不可能轻易陨落的,我冰心谷典籍记载,造化寒潭之中,有祖师留下来的玄霜神剑,但祖师到底有没有坐化,并没有一个详细的记录,寒潭之中既然没有祖师的虚念晶,那么就说明她可能还活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