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你们自尽吧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你们自尽吧

那被提上来的孩童只有两三岁左右,长的白白胖胖,粉雕玉琢,看起来甚是可爱。 不过被这么粗鲁对待,那孩童自然是大哭大闹,手舞足蹈地在半空中蹬腿挥手。 下方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在听到那孩童的哭喊之后,忽然身躯一震,目光颤抖地望着那孩童,凄厉呼唤道:“孩子!” 这三岁孩童赫然就是他的骨肉。 前几日莫名从家里失踪,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谁给拐走了。 直到今日,他才明白原来拐走自己亲生骨肉的,竟然是影月殿的人。 这么说来,传言居然是真的? 这段时间,天运城内许多五岁以下的孩童,和年轻貌美的少女们离奇失踪,他们的家人也都在四处寻找,可惜一无所获,大家私底下都在猜测是不是影月殿动的手脚,毕竟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能这么做,有实力这么做的,就只有影月殿了。 但猜测归猜测,毕竟没有证据,而且如今的影月殿也不是以前的影月殿的,他们根本不敢去质问,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忍气吞声,默默流泪。 如今,自己的孩子却忽然出现在眼前,那中年男子自然激动非常,连忙就朝前窜去。 他的修为不高,只有超凡三层境而已,连入圣都没能抵达。 平日里,他绝对不敢在影月殿这些强者面前放肆,可是爱子心切,如今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身形一纵,便从原地拔空升起。直朝高台处窜去。 “放肆!”有厉喝声传来,一道流光闪过,那中年男子身在半空中,闷哼一声,胸口处多出了一个血窟窿。等落地之后,俨然已经成了一具死尸。 一阵哗然之声响起,围观的人群无不胆战心惊,目露惊恐之色。 “方大人面前,也敢如此放肆,再有胆敢冒犯者。杀百人!”之前出手的那武者厉喝。 天运城的居民们表情悲愤,敢怒不敢言。 这时,那三岁孩童已经被送到了那方姓少年面前。 少年上下打量着孩童,面露满意的神色,轻轻地挥了挥手。 立刻便有一个少妇打扮,浓妆艳抹的女子从她背后走出。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腰肢,嘴角边噙着一抹森冷而妖艳的微笑。 “你们想做什么?”费之图忽然开口了。 他站在高台之上,虽无法动用自身力量,却依然目光犀利地朝那少年望去。 少年撇嘴,并不答话,显然认为费之图这样的监下囚根本没有与自己对话的资格。 反倒是那影月殿的高层叛徒嘿嘿一笑:“费师兄,你还是少说点话的好。静静地享受生命中最后的时光也不错啊。” 冷嘲热讽了一番,那人便不再理会费之图。 而那少妇却来到了孩童面前,伸手抓住了孩童粉嫩的手腕,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嘴唇,看起来诱人至极,她轻启朱唇,娇笑道:“很嫩地血食呢,想必大人一定会满意的。” “动手吧。”那方姓少年不置可否。 少妇应诺,手腕一番,忽然多出了一柄寒光熠熠的匕首。她轻轻地在那孩童手腕处一割,殷红的鲜血立刻从伤口处流淌出来。 少妇另一只手,却多出了一个琉璃金樽,放在孩童手腕下方,接住了那流出来的鲜血。 滴答……滴答…… 鲜血溅射的声音和孩童凄厉的哭喊牵动了每一个人的心。围观的人们无不义愤填膺,目光喷火。 “你们丧尽天良!你们不得好死!”费之图厉吼,挣扎着想冲过去将那孩童救下,可没走出两步,便被高台上的一个武者打倒在地上,又被狠狠地踹了几脚。 方姓少年冷冷地瞥了费之图一眼,狞笑道:“手下败将,有何资格与我说话?不过你放心,这只是你生命的开始罢了,斩下你的头颅之后,本座自会再赐你新生!” 他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很多人都听不明白,可在费之图听来却不啻于恶魔之音,他匐倒在地上,昂头嘶吼:“方风棋,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 少年嗤笑:“等你成了我尸灵族一员,就不会这么想了,到时候你也会有资格享用这样的血食!”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少妇手上接过那满满的装满了鲜血的琉璃金樽,放在鼻下轻嗅了一番,面上露出陶醉的神色,旋即仰头,将那一杯温热的鲜血一饮而尽。 围观的人们无不骇然。 无数双眼睛怔怔地望着方风棋嘴角边的鲜血痕迹,每个人都如遭雷噬,身体僵在了原地。 这人……居然饮用鲜血?还有,他口中的尸灵族,又是什么古怪的生灵? 眼前的一幕超乎了他们的想象,此刻的方风棋,在众人眼中无疑就是一尊恶魔的化身,罪恶的源泉,许多人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了。 费之图身躯颤抖着,眼中喷射着刻骨铭心的仇恨,死死地盯着方风棋,仿佛要将他碎尸万段。 “味道不错!”方风棋伸手擦了擦自己嘴角边的鲜血,那打扮妖冶的少妇竟跪倒在他面前,伸出猩红的小舌,"yun xi"着他的手指,将他手指上的鲜血"yun xi"干净。 喉咙里还传出异样的撩人心弦的"shen yin"。 而那被放了一尊鲜血的孩童,此刻神色萎靡,也没什么力气哭喊了,小脸惨白,被那圣王境武者又带了下去。 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以三岁的年纪就遭此劫难,必定会成为他心灵上的阴影,或许终将伴随他的一生都无法磨灭。 “好了,时辰已到,费之图,准备迎接你的新生吧。这可是教主给你的特别待遇,你一定要感恩戴德!”方风棋起身。 饮用了一樽鲜血之后,他本来有些惨白的脸色竟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红晕,散发着及其强大的气息。 费之图哈哈大笑:“我费之图在此发誓,日后即便沦为恶鬼。也要将你们这些畜生赶尽杀绝,你们都给老子记住了!” 他的目光一一在影月殿的叛徒们身上扫过,但凡被他看上的人,无不胆战心惊,脸色难看。 “说的好!”一个温怒的声音忽然从虚空之中传来,突兀至极。 “谁!”方风棋却面色大变。连忙朝天空望去。 他本能地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来人的实力似乎极高,居然侵入到了自己眼皮子底下都没被发现,他本身已经算是返虚三层境的强者,能不被他发现,说明来人的实力只怕已经到了三层境的顶峰。 “这是……”费之图愣了一瞬,不过很快他便咧嘴狂笑起来。 他已经听出。之前说话的是钱通! 虚空之中,人影一晃,钱通现身。 “大长老!”影月殿的那些叛徒纷纷面露惊惧之色,惊恐叫道。 “你们很好,眼中还有我这个大长老。”钱通淡淡地扫向下方,那些叛徒只感觉有一座大山从空压下,让他们几乎无法喘息。 两道流光迅速驰来。正是紧随在钱通身后赶来的魏古昌和董宣儿两人。 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模样狼狈的费之图,立刻呼喊道:“费师叔!” “昌儿,宣儿!”费之图望着这两个影月殿的后起之秀,重重地呼了口气,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法联络魏古昌和董宣儿,也不知道他们处境如何,如今见他们毫发无伤,自然是放下心中的巨石。 “去把你们费师叔救出来。”钱通吩咐一声。 “是!”魏古昌和董宣儿连忙冲了下去,来到高台上。 那负责看守费之图的武者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应付。正纠结的时候,魏古昌却一脚将他给踹飞了:“滚开!” “大胆魏古昌,方大人面前也敢如此放肆!”立刻便有人高声训斥起来。 魏古昌冷笑一声,一边守护董宣儿给费之图松绑,一边蔑视着喊话之人:“袁启。枉我魏古昌素日敬重你,却不想你居然如此贪生怕死,不但沦为敌人的走狗,反过来还坑害费师叔,好,很好,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那叫袁启的武者被魏古昌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兀自还嘴道:“你这孽畜知道什么?休得胡言乱语。” 魏古昌似乎还想说什么,钱通却淡淡地道:“不用跟他们废话,跟死人,没什么好说的。” 魏古昌认真地想了一下,点头道:“大长老说的是。” 袁启恼怒,忽然间看到钱通手上提着的一物,仔细打量了一下,面色大变:“殿主?” 他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钱通手上提着的那东西居然是谢忱! 没了双手双脚的谢忱! 而且他还没死,只是表情痛楚,如被万蚁噬心,看起来惨烈极了。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终于反应过来,眼看着谢忱的凄惨下场,仿佛是在预示自己的未来一样,一个个不禁有些手足冰凉,都悄悄地朝方风棋那边靠拢过去,仿佛是要寻找一些安全感。 钱通随手将谢忱的上半身丢在高台上,淡淡道:“老夫不想手染太多同门的鲜血,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自尽吧!” 众人皆都身躯一颤。 “钱老鬼,你这话是不是说的有些大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要紧!”费之图紧张地高呼。 钱通实力确实了得,但是这里敌人太多,他并不认为钱通能够应付的来,万一把钱通也搭在这里,那他可就死不瞑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