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一语成谶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一语成谶

不但是费之图这么认为,那些投靠了尸灵教的影月殿高层同样有这个想法,一个两个都神色古怪地望着钱通,那眼神就好似在望着一个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方风棋哈哈大笑:“老东西大言不惭,口气这么大,你以为你是虚王境?” 钱通依旧神色淡漠,并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些影月殿叛徒身上。 一旁,魏古昌神色振奋,张了张嘴仿佛是想说什么,可到头来还是忍住了。 他很想大声地宣布,大长老真的已经到了虚王境,他很想看看,这些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们在得知这个惊人的消息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想必一定很精彩吧? 不过大长老既然都不想回答,自己何必急着跳出去?等会他们见识到大长老的通天手段之后,就会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了。 高台上,钱通语气萧索道:“给你们三十息功夫,自己考虑考虑!三十息后,老夫亲自动手!” “大长老你别欺人太甚!” “钱老鬼你是不是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中了?” “就算你是昔日的大长老又如何?蝼蚁尚且偷生,我等又如何会自尽,想要我们的命,自己来拿!” “不错,钱通你今日若在此地动手,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嚷了起来,主要是钱通那云淡风轻的态度实在太让人生气了。 搞的好像他真的是虚王境一样?只是嘴皮子动几下,就能让自己等人自尽了? 这几年他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闭关,看样子已经把脑袋修炼糊涂了。 钱通闭眼,不去理会他们的聒噪。 倒是那四肢尽去。还有生机的谢忱,似乎已经神智错乱了,身心双重饱受折磨,他不住地嘿嘿低笑,那笑声传入众人耳中。让人毛骨悚然。 “聒噪!”方风棋冷哼一声,挥手往虚空中一斩。 一道刀芒般的攻击斩出,劈在高台上,直接将谢忱的残躯斩成两半。 “你们都会死……你们都会死!”谢忱吼了两声之后,彻底没了气息。 方风棋脸色微变,怒视着谢忱的尸体。冷哼一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影月殿的叛徒当中,谢忱的实力不是最强大的,但他却是最懂的见机行事的,所以方风棋才会扶持他当殿主,利用教主传下的秘术提升他的修为,让他在短时间内晋升到了返虚三层境。 却不想这般无用。不但没能按照计划击杀两个影月殿的小辈,抢的天月银盘,更被人斩去了四肢,拎狗一样拎了回来。 这样的人,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了。 就在这时,高台上又是光华闪过,杨开带着苏颜和夏凝裳现身。 乍一看到费之图的凄惨模样。杨开心头一紧,连忙蹲下身子,抓住他的手腕,运转圣元查探起来。 “杨开,你也来了。”费之图咧嘴笑了起来,面上一片温暖和感动的神色。 自己这一辈子总算没白过,在最危急的关头,不但有钱老鬼带着两个小辈来营救自己,就连杨开也过来了,费之图铁打一般的汉子。眼眶不禁有些湿润。 而当苏颜和夏凝裳两人一起现身在高台上的时候,整个天地似乎都变得明亮许多。 影月殿的高层叛徒们几乎人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两女身上,不时地传出赞叹之声,惊呼这世上竟有这般完美的女子,简直不似人间拥有。 那方风棋更是眼露骇人精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苏颜和夏凝裳,来回转悠,眼眸深处闪过强烈的占有欲,仿佛看到了什么美味可口的食物,伸出舌头在嘴唇上添了一圈,连呼吸都微微有些急促。 “费前辈,你这伤……”杨开查探片刻,眉头紧皱,欲言又止。 费之图面色一变,紧张起来。 “没什么大碍。”杨开微微一笑,“只不过是被封印了圣元,受了些皮肉之苦罢了。” “吓死老子了!”费之图长呼一口气,想了想道:“恩,他留我这身体还有用,自然不会毁我根基。” “小伤,费前辈不用担心,小师姐,有什么适合他现在用的灵丹?”杨开回头望向夏凝裳。 夏凝裳一言不发地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一个玉瓶,递给杨开。 杨开接过,打开瓶盖,从里面倒出一粒暗红色的丹药。 费之图看都没看,直接抢了过来,塞进嘴巴中。 顷刻间,他的眼珠子便瞪圆了,惊呼一声:“这是……” 话没说完,他便立刻盘膝坐在高台之上,默运玄功,化解药效,在极短的时间内,费之图体内便传来了浓郁的能量波动,而体外的那些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痊愈。 魏古昌和董宣儿对视一眼,都暗暗心惊。 他们哪里还看不出来,夏凝裳刚才取出的灵丹绝对是虚级以上的丹药,甚至极有可能是虚级上品丹,否则的话药效不可能有这么显著。 一枚虚级上品丹,说拿就拿出来了,魏古昌不禁动容。 “多谢弟妹!”魏古昌凝重抱拳,与董宣儿一起道谢。 夏凝裳小脸微微红了一瞬,看了看杨开,抿嘴道:“这位师兄客气了,费前辈是师弟的恩人,就是我们的恩人,区区一枚灵丹,不算什么。” “杨兄,好福气啊!”魏古昌冲杨开一阵挤眉弄眼,颇有些羡慕他左拥右抱的意思。 “给我把那两个女人抓过来,她们是本座的了!”方风棋忽然大喊一声。 先不说苏颜和夏凝裳的美貌让他觊觎万分,就说夏凝裳随手拿出来的灵丹,也让他眼红。 幽暗星上,虚级上品丹可是及其稀有的。 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苏颜和夏凝裳两人掳掠到手。只要人到手,那么她空间戒里的东西也就是自己的了。 杨开冷冷地撇了他一眼,眼神如刀,目光冰寒。 方风棋没来由地心中一突,莫名地生出一种惊悚感。仿佛对方能给自己造成生命上的威胁一样。 “三十息已到!” 就在这时,钱通忽然睁开了眼睛,冷然扫向四周,淡淡道:“既然你们都不愿自尽,那就由老夫送你们上路!” 话落,惊人的威势忽然迸发。汇聚成一股肉眼可见的力量,疯狂地朝前方推进过去。 域场! 属于虚王境的域场! 十多位影月殿的叛徒大惊失色,纷纷施展出自身的势场加以抵挡,可他们的势场在钱通的域场面前,就如以卵击石般可笑,根本没能提供任何防护便纷纷崩碎。 眨眼间。十几位返虚镜强者纷纷喋血倒退,脸色苍白。 强大的域场将他们包裹,域场内有灵动的风在涌动。 那是属于钱通域场中独有的力量! 风能汇聚成刃,开始肆虐。 惨叫声传出,此起彼伏,被域场包裹的那十几个返虚镜犹如在承受世上最严酷的刑罚,一道道如游丝一般的风刃疯狂地切割着他们的肌肤。将他们切的遍体鲜血,血肉模糊。 “虚王境!”所有人都惊恐地叫了起来,那方风棋更是差点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手足俱颤地望着动怒的钱通,内心深处一片冰凉。 原本只是戏言,没想到一语成谶,钱通竟真是虚王境! “大长老饶命,我知道错了!” “大长老饶命啊!” 一如之前在天运城外的场景,当这些叛徒察觉到钱通的强大和不可抵挡之后,纷纷求饶起来。更有甚至不顾廉耻,跪倒在地上,以头扣地,磕的满头鲜血,只求能打动钱通的恻隐之心。逃过一劫。 钱通神色冷漠,不为所动,眼眸深处却有一丝哀伤。 鲜血飞溅,碎肉散乱,那十几位影月殿的叛徒在短短十息功夫内被切割的体无完肤,几乎每一个都如遭受了凌迟酷刑,被千刀万剐,只剩下一具具白森森的骨架残留原地,骨头上的血肉全都消失不见,五脏六腑也变成了齑粉。 “好!杀的好!” “杀的好,别让他们跑了!” “为天运城死去的孩子和女人报仇!” “杀了他们!” 围观的人群忽然震吼起来,从四面八方蜂拥而上,每个人脸上都浮现出刻骨铭心般的仇恨,每个人都血液沸腾,圣元运转,抓起自己的武器,运转秘法,祭出秘宝,朝还活着的敌人发起攻击。 方风棋所在的位置,方圆三十丈范围,顷刻间被各色光芒淹没。 就连之前服侍方风棋的那个美艳少妇,也没逃过愤怒人群的围殴,空有返虚两层境的修为境界,只坚持不到三息功夫便被打破护身圣元,惨死当场。 一道流光冲天而起,硬生生地从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急速朝外逃去。 方风棋! 毕竟是返虚三层境强者,没这么容易就死。 他头也不回,拼命地催动自身力量,只想赶紧逃离此地,钱通忽然变成了虚王境,他留下来就等于是找死,这个消息无论如何都要禀告给四位护法和教主。 他感觉的到,钱通似乎并没有追击自己的意思,而是依然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虽然不明白对方是不屑冲自己下手还是怎样,方风棋却心中大喜,以为能逃过一劫。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眼前一花,前方竟有一个青年忽然拦住了自己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