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劫后余生(第四更) - 武炼巅峰

第一百六十九章 劫后余生(第四更)

:. 外面张定听了夫人的话,不为所动,轻笑一声道:“夫人小姐先请下车再说。” “你当真要如此绝情?”夫人面如死灰,张定不答应她的请求,显然是做了斩草除根的打算。 “夫人。”张定的声音阴冷下来,“你若乖乖配合,在下可留你们一个全尸。但你若拒绝的话……呵呵,说来惭愧,在下对夫人可是仰慕已久,只可惜往日不能一亲芳泽,但在夫人临死之前,我想可以满足自己这个愿望。!” 车房内,夫人娇躯一颤,双拳握紧,指节发白。 她能想象到,张定若想对自己为非作歹的话,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狼心狗肺的东西!”翠儿忍不住怒骂一声。 张定冷笑道:“翠儿,希望你等会被人扒光衣服的时候还能骂得出来。” 还活着的几个武者其中一人猖狂大笑,**道:“翠儿,等会哥哥疼你。” 翠儿面色一白,往杨开身后缩了缩。 车房内,三个女子皆都颤抖不已,连带着车房都传来一阵阵晃动。 “夫人,给你十息时间,自己下车,我给你个痛快,并会将你好好安葬。”张定最后通牒道。 夫人闭上双眸,两行清泪流出,与自己的女儿互相抓着对方的手,脸色绝望。 片刻后,她便下定了决心,睁开眼冲女儿凄凉一笑,目中露出决然之色。 与其被人凌辱,还不如来个痛快。 正要起身,却被杨开摁了回去,后者冲她缓缓地了摇了摇头。 十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张定不耐烦的声音响起:“看样子,夫人是要给在下这个机会了。既如此,张某便却之不恭!” 说罢,张定伸手掀开了车帘,举步就要朝内走来。 但还不等他的步伐落下。一张黑漆麻乌,满脸污垢的脸便印入他的眼帘中,这个人咧嘴冲他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獠牙。 小乞儿!这张脸,分明就是前些日子自己带过来的那个小乞丐的脸。 张定大惊失色,他一门心神都放在夫人身上,根本没察觉到车房内还有其他人的踪迹,大惊之后便是大怒。想他堂堂一个真元境高手。竟被一个乞丐给吓了一跳,当真是丢尽颜面。 也没多想,张定伸手就朝杨开抓来。想将他丢出去。 杨开不闪不避,看似轻飘飘毫无力道的双拳迅速打出,眨眼间。便在张定的胸口处擂了四五拳。 好快的速度!张定再次吃惊,但旋即便冷笑起来:“找死!” 他没从这个小乞儿的拳头中感受到多强的破坏力,只当对方是胡乱出拳,伸手一拎,就将杨开扔了出去,口上怒道:“杀了!” 张定的几个手下闻声出动,刀光剑影,当头朝杨开罩了过去。 “小乞儿!”翠儿惊呼一声,万没想到那么镇定的杨开竟只是个假把式。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张定给料理了。 话音还未落,张定的面色陡然精彩纷呈,探入车房的半个身子定在原地,面色一阵涨红,眼珠子往外凸出,看起来别提多骇人了。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爆响。张定的胸口处一团血花乍现,狂暴的炙热元气突然在他身体内窜动起来。 张定被吓得神魂皆冒,肝胆俱裂,这才意识到刚才那小乞儿擂了自己的几拳中大有名堂。 匆忙运转体内真元,压制住胸口的悸动。 嘭嘭嘭……一连串声响传出。张定整个胸膛都血肉模糊起来,惨叫一声退出车房。 不愧是真元境高手。体内真元的雄浑防御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杨开四五记炎阳爆间不容发地打出去,而且还是有所感悟之后的炎阳爆,出手毫无痕迹,但依然只是让他重创,并未能取其性命。 张定胸口激射出来的鲜血和碎肉淋了三女一头一脸,在张定退出的时候,她们也跟着尖叫起来。 与此同时,张定的手下也将刀剑加诸在杨开身上,但诸人只见到杨开的身影一阵虚幻,陡然就消失不见,攻击全部落空。 一个多月感悟出来的步法,总算是在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 地魔裹着破魂锥,桀桀怪笑地化为一团黑气,扰人心神,骇人听闻,飞舞在那几个武者身边,让他们一阵手忙脚乱。 “什么鬼东西?”有人面色大变,才刚喊完,杨开便身形一晃,出现在他身后,凶猛出拳,正中他的背心。 此人实力不算高,炎阳爆的暗劲入体,根本没法象张定那般化解抵挡,炙热元气涌动,面色刹那间变得通红。 地魔趁机携着破魂锥钻进他的体内,等再出来之后,这人的身体碰地一声爆裂开,化为一蓬血雾。 桀桀的怪笑越发渗人了,地魔本就是万年老魔,虽然现在神魂力量大跌,可笑声中依然蕴藏着让人心悸恐慌的力量。 杨开与其配合,几乎是所向披靡。 一套步法还没使完,张定的几个手下便已尽数伏诛,皆都爆成碎肉残肢。 直到此刻,张定才堪堪将杨开的真阳劲化解掉,面色狰狞疯狂地注视着杨开,不可置信地低吼:“小乞儿,原来你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本被他认为只是个普通人的乞丐,此刻竟成了他计划的最大阻扰,张定如何能镇定下来?更何况,他刚才猝不及防在杨开手上吃了大亏,此刻双目猩红,望着杨开的表情几欲吃人。 杨开一身鲜血,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淡淡道:“你还有几成战力?” 若张定在全盛时期,杨开估摸自己除非动用星痕,否则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星痕这一招虽然威力巨大,可凝聚力量的时间太长,根本不适合电光火石间的生死之战。 但眼下张定并不是巅峰之时,先与吴老大战一场,受创不浅,后又被自己偷袭,胸口血肉模糊,他一身实力还剩下多少就不好说了。 杨开不惧他! “就算只剩下两成。也足以将你斩杀!”张定怒吼一声,手上长剑流光摇曳,展开身法欺近杨开,刷刷几剑刺出,誓要将杨开毙于剑下。 不等他剑招完全展开,地魔裹着破魂锥便与他交上手了,桀桀的笑声不绝于耳,重创之下。张定竟是无法突破地魔的封锁。不由怪叫一声:“这是什么秘宝!” 他也算是战斗经验丰富之人,见识不浅,可从未见过象破魂锥这种诡异的秘宝。无需人驱动,竟自己攻击招架,而且内部还有让人心惊胆战的笑声传出。俨然已经通灵。 当真是邪门了! “要你命的秘宝!”杨开的声音陡然从他背后传来,张定一身汗毛倒竖,他分明看到杨开就站在自己不远处,怎地突然就来到身后? 再定眼看去,面前的那个小乞儿一阵模糊,竟只是一个残影。 匆忙抽剑,反手刺去,落在空中。 杨开已经施展步法闪到了他左侧,毫不犹豫地一拳打出。张定防不胜防,应声惨叫,整只胳膊传出一声爆裂的动静,瞬间耷拉下来。 这一拳,碎了他的肩胛骨。 而且,那侵入体内的元气相当精纯,根本不是一个气动境武者能够拥有的。这一点让张定尤其震惊。 虽然与苏颜双修的次数寥寥可数,但合欢功对于淬炼元气的精纯度却有显著的效果。杨开体内元气的精纯,远超他当前的境界,这一切都是合欢功的功劳。 地魔趁机欺上,破魂锥与他的长剑相触。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 一主一奴,双剑合壁。完美的毫无破绽,让张定顾首不顾尾,只战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便身形踉跄,鲜血满身。 心神巨震,张定哪还有再战之意?再不跑的话,他觉得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但杨开和地魔根本不会给他逃跑的机会,一前一后,彻底封死了他的退路。 再一记炎阳爆打出,张定呕出一口鲜血,心神涣散,地魔见机,裹着破魂锥冲进他的体内。 张定的神色刹那间便迷茫起来,双目渐渐无神,随即跌倒在地。 片刻后,地魔重新出现,伴随着猖狂的大笑和咀嚼声,化为黑气消失在杨开的指尖。 这一战,地魔可吞了好几个魂魄,大补! 站在原地喘着粗气,杨开涌出一阵无力感。 这一次没有动用不屈之敖,因为与张定的战斗并未能给他带来什么压力和危机。 但杨开能察觉,自己的实力还是太低了! 若非张定本就受伤,若非自己偷袭得手,若非丹田内有阳液储存,自己哪里可能与这样的高手正面战斗? 单是施展炎阳爆,只需三招,就足以将一身经脉的元气抽干,换做任何一个气动境武者在此,恐怕都已经成为一具死尸。 而自己呢,足足轰了张定差不多有十招炎阳爆,才与地魔合力将他击杀。其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 平复了好大一会功夫,杨开才缓缓朝第三辆马车那走去。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车内的三个女人显然神经紧张起来,翠儿颤抖的声音传出:“小乞儿……?” “恩。”杨开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车帘被掀开,翠儿惊慌苍白的脸蛋露了出来,她的身后,夫人和小姐也是紧张地朝杨开看来。 “他们呢?”翠儿左右张望。 “死了。” 翠儿立马捂住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杨开,夫人和小姐两人也是不由自主地呼出一口气。 本以为在劫难逃,却没想绝境逢生,这种死里逃生的落差让人几乎浑身乏力。 一放松下来,车内的三女皆都感觉身子有些软。 “你们待着别动,我去看看还有没有活的。”杨开叮嘱一声,转身过去篝火那边查探起来。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