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尸灵教教主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尸灵教教主

那端坐在椅子上的人影穿着倒也普通,整个人的面貌却被一层奇怪的能量阻挡,绕是杨开动用神念,竟也无法窥清他的真面目。 不过杨开却感觉对方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 这个发现让杨开眉头一皱。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人应该是尸灵教那神秘的教主了。 可杨开却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尸气!换句话说,他根本就不是尸灵族的。 难道真如阳炎所说,这家伙是当年与阳炎大战的那人,只不过掌握了转化和控制尸灵族的方法,所以才能高高在上。 就在杨开沉思的时候,那人忽然笑了一声,轻轻抚掌,用一种赞许的口吻道:“你果然找到这里来了,胆子不小!” 听到这人说话的声音,杨开眉头一扬,表情变得古怪起来,目光深邃,直直地盯着他,仿佛是穿透那一层阻碍,看清他的真容。 对方竟也没有要隐瞒的打算,脸上那奇异的力量逐渐散去,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庞。 “陆叶?”杨开低喝。 这家伙,赫然就是曾经几次与自己为难,甚至要击杀自己的流云谷少主陆叶! 与他第一次打交道,是在流炎沙地开启的那一次,争夺红烛果,陆叶暗下杀手,杨开与他对拼了一阵,结果斩下他一只臂膀,却也让他逃出生天。 后来便是龙穴山一战,谢家的背后有陆叶的身影。是陆叶怂恿控制了谢戾等人来攻打龙穴山。 杨开根本不知道自己与陆叶到底有什么仇怨,让他竟对自己这般惦记。 以前杨开还以为他只是单纯的仇视自己,但是现在……杨开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将种种线索联系到了一起,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大胆至极的猜想。 “或许我不应该称呼你为陆叶,毕竟这只是你夺舍后的身躯!”杨开嘴角微微挑起一个弧度,神态笃定。 端坐在椅子上的陆叶分明愕然了一瞬,好似什么秘密被说中了一样,有些吃惊地望着杨开:“这你居然也猜出来了,本座倒是小瞧了你!” “这很难么?”杨开轻笑一声。“你我第一次见面是在流炎沙地洗魂神水那里。我从那里得了一块虚念晶,你就从此对我念念不忘。如此说来,那虚念晶是你的咯?” 陆叶原本英俊祥和的脸色忽然变得狰狞,手背上青筋迭起。厉喝道:“不错。那就是本座的虚念晶。你把他弄哪里去了,为何本座一直无法感应到它的气息?” 这件事简直就是陆叶的噩梦,若非杨开将那虚念晶取走。他夺舍之后只需要融合自身的虚念晶,最起码也能在瞬间恢复一半实力,就算有幽暗星的天地法则压制,让他无法当场突破虚王境,可如他这样的人物,以返虚镜顶峰的修为离开幽暗星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只要找一处地方闭关个几十年,恢复原本的修为并不是梦想,到那时候,整个星域就是他的天下了。 可这美好的一切,全都被杨开给毁了! 他根本感应不到自身虚念晶的存在,更别提将虚念晶找回来,那可是他修炼一生的结晶和精华所在,没有那个东西,以陆叶身躯的资质,他想恢复实力简直难如登天。 好多年了,他才只修炼到返虚三层境的修为,这让他简直难以忍受! “不好意思,那东西被我融合了!”杨开笑吟吟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不可能!”陆叶一口否决,如望着一只蝼蚁般,鄙夷地望着杨开,嗤笑道:“就凭你这样的实力也妄想融合本座的虚念晶!” 夺舍陆叶身躯的那一道神魂,生前可是跟星空大帝是一个级别的存在,他所留下的虚念晶自然档次极高,就算是虚王境强者贸然融合,也会被撑破识海,神魂俱灭。 杨开当时只有返虚一层境的修为,怎么可能融合得了? 陆叶显然不会相信这种鬼话,只以为杨开在说谎,用什么特殊的手段把虚念晶给藏了起来,让他无法感应。 “信不信随你!”杨开满不在乎地耸耸肩,他当然没有跟对方解释清楚的义务和必要,有温神莲这等至宝,融合那虚念晶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连他也是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那一块晶石是虚念晶的。 “废话少说吧,今日你既然来了,那就别想走了,本座的虚念晶到底在哪,只要擒下了你,还怕没机会询问?”陆叶冷哼一声,身上的气息陡然间变得暴戾邪恶。 杨开哈哈大笑:“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 陆叶闻言,不禁一怔。 下一刻,整个尸穴忽然间地动山摇起来,从那上方,一股凌厉至极的气息悠然深入下来,那气息之强,让陆叶整个人如遭禁锢,竟动弹不得,只是脸色难看地站在原地。 轰隆隆…… 大地仿佛裂开了,巨大的声响从地面上方一直蔓延下来,不过片刻功夫,杨开和陆叶所处的这宫殿上方就出现了一个窟窿,一道人影从窟窿里窜出,一掌朝陆叶拍了过去。 陆叶脸色大变,自身势场疯狂催动,欲要摆脱那压倒性的气势。 可是在这手掌面前,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徒劳。 势场轻易被粉碎,掌印落下,陆叶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呼,整个人便被拍成了一滩肉泥,红的白的淌了一地。 钱通落了下来,面上有些狐疑,与杨开对视一眼。 杨开也一脸愕然的表情。 两人显然都没想到,陆叶竟就这么被拍死了! “这就是那个尸灵教教主?”钱通愕然问道。 杨开点点头:“没错,就是他!” “老夫高看他了。”钱通冷哼一声,虽然他一直没将这位尸灵教教主放在眼中,但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容易就被击杀了,搞的他有些狠出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杨开没做声,可心中总有一种不太协调的感觉,他潜意识里总觉得,陆叶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毕竟他当年可是在阳炎手下逃过一命的,连阳炎都没有察觉到。 钱通就算是虚王境强者,可论老奸巨猾的程度,哪里比得上这个家伙? 想到这里,杨开心头一惊,连忙放出神念,疯狂朝外扩散。 在他的神念感知下,整个葬雄谷的情况在一瞬间就了若指掌。 悠地,他察觉到了一股隐晦的气息正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朝外遁出,隐蔽至极,若不是他心生狐疑,刻意查探的话,恐怕还真的无法发现。 而这股气息逃遁的时候,竟带有一丝空间之力的起伏波动。 “钱长老!”杨开猛地低喝一声,双手忽然往前方一探,插进了虚空之中,随即往两旁狠狠一撕,一道空间裂缝立刻成型。 钱通皱眉,虽然不明白杨开为什么这么做,但下意识地还是选择相信他,连问都没问上一声,直接与杨开两人钻进了空间裂缝之中。 葬雄谷外,一个身穿黑袍的尸将正在一处隐蔽的位置打坐调息,他似乎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没有任何动静。 某一刻,这黑衣尸将忽然全身一抖,隐蔽的气息节节攀升,一路攀升到了返虚三层境顶峰,就算比起叶惜筠来也差不了多少。 他缓缓睁开眼睛,双瞳中流出怨毒和震惊的神色,咬牙嘶吼:“虚王境,居然是虚王境!这里怎么可能有虚王境!老东西,本座记住你了,一掌之仇,本座必定报还!” “你没机会了!”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那黑衣尸将悚然一惊,猛地回头,正看到一道空间裂缝无声无息地张开,杨开与钱通两人从里面迈步走出。 黑衣尸将这下面色大惊,想都没想,立刻咆哮一声,便要逃遁。 “哪里跑?”钱通怒喝,自身的领域忽然扩展开来,一下子就将黑衣尸将包裹在其中。 杨开没有动手,只是紧盯着黑衣尸将,同时将神念运转到极限,关注着他的动静。 黑衣尸将杨开以前见过,跟白衣尸将康飞饶应该是师兄弟,不过此刻,被之前夺舍陆叶的神魂占据,俨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返虚镜顶峰的修为虽然强大,但在钱通面前又不算什么了。 在黑衣尸将全身被打成齑粉,神魂俱灭的一瞬间,杨开便察觉到一股隐蔽的气息呈现出空间跳跃的趋势,直接离开了原地,远赴到几百里开外的地方,中间没有丝毫停顿! 那显然是尸灵教教主的气息,若不是杨开精通空间之力,根本不可能察觉到这样的变化。 钱通在击毙了黑衣尸将之后,便扭头朝杨开望去。 杨开一言不发,再一次撕裂空间,下一刻,两人便出现在了几百里开外。 才刚从空间裂缝中走出来,杨开和钱通便看到了一个身穿青衣的尸将,朝远方疯狂逃窜。 这下不等钱通动手,杨开便祭出了十几道金血丝,金血丝缠绕在一起,直接形成了一道金光灿灿的箭矢,破碎虚空,在那青衣尸将的腹部处贯出一个窟窿,粉碎了他的尸珠。 金血丝在外打个转,又重新飞回,杨开并无击杀强敌之后的喜悦,反而脸色阴霾,第三次撕裂空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