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炎阳三叠爆和步法(第二更) - 武炼巅峰

第一百七十一章 炎阳三叠爆和步法(第二更)

:. 接下来的几天,杨开一直在海城中领略着此地的人情风景,海边的景色美不胜收,而且空气清晰自然,确实是个好居住。 在茶馆酒肆内,杨开也听到了不少独属于海边城池的奇闻异事,更曾亲眼见识了一次什么叫海市蜃楼的奇观。 这等美景,实在是让他有些流连忘返。 这附近也是有宗门的,而且数量还不少。 如果将各方势力也划分等级的话,以中都八大家为超级势力,那么凌霄阁顶多只能算个二等势力,此地的宗门势力档次不一,有一等的,也有两三等的。 甚至有隐隐堪比超级势力的存在。 这些势力与内陆的势力不同,他们盘踞在海中的岛上,占据大大小小的岛屿,独享岛上的修炼资源,可谓是人杰地灵,风景优美,也吸引了许多人前往拜师学艺。 不过在海城中,除了有一些家族势力之外,鲜少见到武者出没。究其原因,大概正是因为这些势力都分布在海岛上的缘故,海岛上的天地能量比内陆要高出一线,在海岛中,修炼速度也会更快一些,一般情况下,那些势力的武者都不会来到内陆上,除了有特别需要的时候,所以海城中的武者,不但数量少,实力也不是很高。 杨开领略完海城的繁荣,又去海边走了走,亲眼见证潮起潮落,波涛起伏,在那海浪拍案之际,杨开脑中灵光一闪,朦胧中把握住了自己的感悟与吴老的武道痕迹的共同之处。 那便是自然,不去强求,率性而为,犹如这海浪拍来,一浪高过一浪,在遇到险阻之时,碎成朵朵浪花,再次聚成洪流。 他的眼前。仿佛有一扇大门正在缓缓打开。 不敢怠慢,这种突然间闪动出来的灵光,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静静地站在原地,杨开将自身感悟和吴老的武道慢慢融合。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开犹如睡去了一般,直挺挺地站在海滩上,耳畔边只有呜咽的海风和浪花拍案的动静。等到杨开再睁眼之时。整个人的气质也有了些许变化,心灵精神,更是得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升华和洗礼。.zhaosfok. 自创的步法施展开。杨开身形虚幻,踩着迎面而来的浪涛,如履平地。从这个浪头窜到另外一个浪头,滴水不沾。 一闪,两闪……身形接连闪动十五次,一口元气才泄去,噗通一声落下海中,浑身湿透。 但杨开在笑,面对着迎面卷来的巨浪,一只拳头缓缓捣出。 炎阳三叠爆! 空气中传来急促的三声炸响,三股元气自拳锋中冲出。将那巨浪打出一个窟窿。 至这一刻,杨开自吴老那窥探来的武道痕迹,已彻底融入自身,而且还多了一种海浪的变化。 这种变化,被杨开领悟到了炎阳爆中,现在的炎阳爆再打出去,再不是一次性的爆裂。而是三股元气涌出,一股强过一股,如海浪袭来,让人防不胜防。 “奇才!”地魔彻底没语言了,前些日子杨开感悟的时候。他就震惊不已,没想到才过去不久。他竟又一次在原基础上,获得了更深的感悟。 难道老夫久不出世,这世道已经变了?地魔心有戚戚。 一身潮湿地从海中爬了出来,杨开赫然发现就在自己刚才所站的位置不远处,有一个皮肤呈小麦色,头发乱糟糟的小女孩,正傻乎乎地望着自己。 这个小丫头大概只有七八岁的样子,两只大眼睛很有神,身穿一件粗布衣衫,衣裳上还打了许多补丁,赤着小脚丫子,小嘴微张,海风灌进去,她又赶紧闭上。 住在海边的人,可能是长久被海风吹晒的缘故,所以肌肤一般都不会太白,小丫头这皮肤的颜色很正常,给人一种很健康的感觉。 杨开摆出笑容,扮温文尔雅,人畜无害状,一步步地朝她走了过去,同时心里也是暗暗自责,自己刚才从感悟中醒转的时候没注意到身旁的人,恐怕是把她给吓着了。 见她神色,似是吓得不轻,杨开也不敢运转元气蒸干自己的衣服,就这么湿漉漉地走了过去。 来到她面前蹲下,面带着亲和的笑容,柔声问道:“小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小丫头眨巴眨巴大眼睛,依然望着他,纯真无邪的双眼不掺杂丝毫杂质,被这种目光注视,就算杨开没做过什么亏心事也觉得有些吃不消,换做一个心中有愧的人来,只怕会被当场净化。 好片刻,她才伸出双手,将手上的一个东西递了过来。 杨开低头看去,发现这竟是一条烤鱼。 住在海边的渔民,自然是以鱼类为主食。 “给我的?”杨开心头微暖。 小女孩轻轻点头,一把将烤鱼塞进杨开手上,撒开脚丫子就跑了,在沙滩上留下一排清晰的小脚印,煞是可爱。 跑出没多远,突然又顿住,回头看着杨开。 随即,她竟又返回来,走到杨开身边拉着他的衣服,朝一个方向走去。 杨开没抗拒,他不知道这小女孩到底要干什么,但人家那么单纯可爱,肯定不会有什么恶意。 随她走了不远的路,来到一处简陋的屋子前,小女孩伸手指了指里面。 “进去么?”杨开询问,小女孩点了点头。 轻笑一声,杨开心想人家原来是拉自己来家里做客啊。还没等他迈开步伐,屋内突然走出一个老人,老人年纪不小,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许多无情的痕迹,而且老人走起路来,一只腿也有些不利索。 老人也看到了小女孩和杨开,神色一愕。 未免发生误会,杨开赶紧开口道:“老人家,这位小姑娘是不是您的家人?” 老人和蔼地笑了笑,冲小女孩招了招手:“小雨,过来。” 小女孩摇了摇头,使劲扯着杨开的衣服,将他往里面拉。 老人笑望着杨开:“小哥若是不嫌弃,就进来坐坐吧,小雨这是怕你冻着了,要拉你进去烘衣服呢。” 杨开顿时释然,原来小姑娘去而复返,拉他来此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人家一片好意,杨开怎忍心拒绝? “叨扰了。” 随小雨走进屋子,杨开扫眼望去,心中不禁一酸,这个家可以说是真正的家徒四壁,除了一张床和几床破棉被之外,再无他物。 在海城中,杨开也见识过那些有钱人花天酒地的生活,但就在距离海城不远的海滩边,却依然有着水深火热的爷孙两,这一幕,当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小雨忙前忙后,将炭火点着,拉着杨开靠近炭火烘着衣服。 这炭火也是生在屋内的,毕竟外面海风太大。火焰一起,屋内尘烟滚滚,老人不禁地咳了几声。 没有椅子,杨开也不讲究,就随着他们坐在地上。 “小哥应该是武者吧?”老人将小雨放在自己腿上问了一句。 “何以见得?”杨开有些诧异,自己现在收敛气息,不动手的话就算真元境的武者也看不出自己的端倪,除非修炼出神识的神游境高手。 却没想,海边的一个老渔民居然看出来了。这让杨开有些吃惊。 老人呵呵笑了几声:“小哥站在海边好几天没动弹,若是普通人哪里吃得消?” “好几天了么?”杨开心中凛然,上次陷入感悟的时候也是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这次同样如此,看样子下次再感悟什么的话,定要找个好地方了,万一突发什么危险的话,自己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小雨每天都去看看你,若非如此,你以为我一个老头子敢让你进屋么?” “我不是坏人。”杨开尴尬地笑了笑。 说话的时候,小雨一直在看杨开,见他捏着手上的烤鱼不动口,不由又伸手指了指。 “恩,我吃,小雨真乖!”杨开张口咬了一块鱼肉,虽然凉了,可依然鲜嫩,不禁连连点头:“好吃。” 小雨这才露出一丝微笑。 吃完烤鱼,衣服也干了,杨开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才开口道:“老人家,小雨不会说话?” 老人面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悲戚,摸了摸小雨的脑袋道:“不是,只是家里发生了些变故,从那以后她就不开口说话了。” “哦。”杨开暗叹无奈,本以为小雨是天生顽疾,自己还能想办法找人替她医治一下,却没想她是自己不开口说话的。这是心结,心结若是不打开,她就不会开口。 老人显然不愿意多谈这事,杨开也不再询问,免得勾起人家的伤心。 “天色已晚,小哥若是不弃,就在这里将就歇一夜吧。”老人颤巍巍地起身,小雨赶紧扶着。 “如此便叨扰了。”杨开起身行了一礼。 屋子并不大,老人和小雨睡在床上,杨开席地而眠,聆听着外面呼啸的厉风,怎么也睡不着。 自己在凌霄阁三年的生活,本以为已经够艰辛了,但现在和人家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老一少,除了偶尔能捕几条鱼之外,又拿什么养活自己? 到了半夜,朦胧间,杨开听到了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蓦然惊醒。 在来这里之前,杨开便已看过,附近并无他人居住的痕迹,此地只有这一间屋子和老人爷孙俩而已。 而且听脚步声,来的人竟是武者! 就在杨开狐疑间,睡在床上的老人突然坐了起来,黑夜中,杨开分明看到他脸上的神色惶恐至极。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