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现在可以说了么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现在可以说了么

轰…… 巨响声传出,金光四溅的同时,杨开也仰面倒飞,半空中喋出一口鲜血。 他引以为傲的百道金血丝交织而成的血盾,竟没能完全挡下这一击,这让他大为骇然。 不过这一瞬间的交锋,也让他看清楚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袭击自己。 那赫然是一杆长枪,一杆一丈长短,婴儿手臂粗细,通体华光流转的长枪,上面涌动着极为不凡的灵气波动。 虚王级秘宝! 秘宝的本体长枪虽然被血盾挡下,但是从长枪里透出来的一股威能却没能完全阻隔,侵入到了杨开体内,顷刻间便让他如被无数根针扎了一样,经脉血肉巨疼无比,脸色骤然扭曲。 以出手偷袭之人的修为实力,以这杆长枪的恐怖威能,一般的返虚三层境确实会被立刻击毙,但杨开毕竟底蕴雄浑,所以只是受了点小伤而已。 从幽暗星离开到现在,头一次发现有人烟的地方,却没想到就被一个虚王境用虚王级秘宝给偷袭了。 杨开心中怒火中烧,扭过头,如被触怒的凶兽,恶狠狠地盯了那片陨石海一眼,然后急速朝远方飞遁,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而袭击了杨开的那一杆长枪在一击之后,便又原路飞回,落入站在一块巨大陨石上的某个中年人手上。 这个中年人相貌阴鸷,体型欣长,身穿着一件藏青色的长袍。他所立之地,一股阴冷的气息弥漫。方圆十丈无人胆敢靠近。 握着自己的秘宝,阴鸷中年人脸上露出一些意外的神色,似乎没想到自己那一击竟没能将杨开击杀。 “有点意思,不但能早早地发现你们的藏身之地,吃了本座一击还没有当场毙命。”阴鸷中年人嘿嘿冷笑了一声,朝杨开逃走的方向淡淡的瞥了一眼,开口问道:“那人你们谁认识?” 他的周围,站了至少二十位返虚镜。而且个个都是返虚两层境以上的强者,一层境的一个也无,闻言,彼此面面相觑一番,全都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杨开。 “既然你们都不认识,那他就不是那边的人了。看样子还真是过路的。”阴鸷中年人沉思了一下,“不过此事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差错,就算他是过路的,也不能放走。” “大人,吃了您一击。他还能活下来嘛?”旁人有人开口问道。 刚才这阴鸷中年人出手的一击,他们可都看在眼中,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自信能够接下那样的一击而不死!对方虽然不知道什么来头,但显然也只是个返虚镜而已,自然也不可能例外。 “小心无大错。张福,刘栋。去把他的尸体给本座带回来!”阴鸷中年人吩咐道,他显然认定杨开必死无疑,能逃走也是苟延残喘罢了。 “是!”被点到名的两位返虚三层境立刻应诺,祭出星梭,追向杨开逃走的位置。 距离杨开被袭之地三万里之外,一块陨石上,杨开盘膝而坐,目视着自己来时的方向,静静等候着。 他虽然不知道刚才那个虚王境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要袭击自己,但从那些人鬼鬼祟祟的情况来看,显然是在埋伏什么人,而自己即便是无意中路过,可能打扰到了他们的计划。 所以才招来对方的攻击,企图杀人灭口。 既然如此,自己现在逃了,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应该会有追兵前来。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判断,杨开才故意停了下来,没有急着离开。 莫名其妙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杨开怎会善罢甘休?对方刚才的那一击虽然恐怖,但杨开也察觉到出手的人不过是个虚王一层境而已。 他连骆海都斩杀过掉了,还怕什么虚王一层境?虽然手上已经没有星帝令可以动用,可即便打不过,逃跑还是没问题的。 骆海当年在星域中,都追了杨开好几个月,苦恼无比,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一层境难道比骆海还要厉害? 他的猜测果然没错,在这块陨石上只等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远方便忽然浮现出了两道遁光,从那遁光的亮度和速度来看,来人是两个返虚三层境。 杨开嘴角泛起一抹讥讽的微笑,等他们靠的足够近了,这才装作一副仓皇失措的模样,匆匆从陨石上跃起,祭出星梭,继续朝前飞遁。 只不过在他的刻意为之下,他的遁光忽明忽暗,速度也及其缓慢,一副受伤不轻,已到强弩之末的模样。 叫张福和刘栋的两个武者见到这幅情景,对视一眼,都不禁会心一笑,居然不紧不慢地缀在杨开身后,一副猫戏老鼠的心态,并不急着上前来痛下杀手。 往前飞遁着,杨开时不时地回头看上一眼,仿佛是唯恐自己被对方给追上的样子。 这一幕让张福和刘栋更加的肆无忌惮了,不但缀在杨开身后,还不断地出言恐吓。 一个时辰后,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杨开才忽然停了下来,转过身,静立在虚空之中。 光芒一闪,张福和刘栋两人齐齐出现在杨开面前三十丈处,一脸嘲弄地望着他。 身形较高的张福上下打量了下杨开,嘿嘿冷笑一声:“小子你倒也了得,吃了厉大人断魂枪一击,竟然也没有死,倒让张某好生佩服。” “厉大人?”杨开皱了皱眉,脸色阴沉的可怕,面色雪白,说话的时候还不断地轻咳着:“我与诸位无冤无仇,敢问那厉大人,为何要出手偷袭我?” 张福冷然一笑,好整以暇地把玩着手上一件圆环状的秘宝,眼帘微挑道:“我们确实无冤无仇,怪只怪你小子不长眼,偏偏要从这附近经过,嘿嘿,厉大人可最讨厌自己的计划被人扰乱了。” “什么计划?”杨开追问道。 站在张福旁边的刘栋不耐道:“小子都要死了,问这么多干什么?” “就是因为要死了,所以才想问个清楚,免得死的不明不白!”杨开缓缓摇头。 “你想死个明白?”张福讥笑地望着杨开。 “不错!” “倒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反正你……”张福用一种戏谑的口吻说着,可话还没完,就被刘栋给打断了:“跟他废话这么多做什么,赶紧杀了他回去给厉大人复命要紧!” “也是!”张福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又瞅了一眼杨开手上的空间戒,“这小子能吃下厉大人一击而不死,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这种人好东西一定不少,等会他戒指里的东西,咱们五五开。” “没问题!”刘栋颔首。 两人三言两语间,就瓜分了杨开的财物,反正厉大人只说要把尸体带回去,也没说要把东西带回去,这些东西自然就可以让他们中饱私囊了,相信以厉大人的身份,也看不上,更不会追究这事。 “想要我的东西?”杨开嘴角微微上挑,寒声道:“就怕你们没命拿!” “小子猖狂!”刘栋冷哼一声,下一刻,面色骤然大变,眼珠子往外凸出,死死地盯着杨开原来所在的位置,可是那里却已经空无一人。 杨开居然不知道什么消失不见了。 颈脖处忽然有一股淡淡的寒意袭来,耳畔边响起了张福惊骇欲绝地叫唤声:“刘兄快躲!” 刘栋好歹也是返虚三层境强者,在发现杨开消失的瞬间,就意识到了不妙,此刻听到张福的提醒,哪还有什么迟疑,圣元一催,便要从原地躲开。 但是让他惊骇欲绝是,自己体内的圣元,竟然被一股势场疯狂压制,流淌的及其缓慢,甚至连自己周边的虚空,也彻底凝固住了。 这么强大的势场?刘栋肝胆俱裂,连忙也催动自身势场,加以抵挡。 这是返虚镜强者之间的对决必定会有的手段和过程,往往势场间的强弱就能决定到最后的胜负。 可事实却让他绝望至极,自身势场才刚弥漫出体外,便如雪花遇到了骄阳,瞬间溶解开来,竟根本无法形成! 就在这一瞬间,颈脖处一寒,然后他的视线骤然颠倒了过来,透过自己的双眸,他看到了一具无头的尸体站在虚空之中,从那颈脖中喷溅出如喷泉般的殷红鲜血,魄丽壮观。 这人穿的衣服,身材,还有手上的戒指……好像跟自己一样啊。 难道我已经被杀了? 刘栋脑门一寒,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不过很快,黑暗便降临,吞噬了他所有的意识和生机。 “现在可以说了么?”杨开重新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张福面前三丈处,面色红润,哪还有之前受伤的模样,分明好的不能再好。 他冷冷地盯着张福,手指上,一道如有灵性的金血丝飞绕着,如一条择人而噬的灵蛇正在吞吐蛇芯。 张福浑身战栗,一股凉意从头袭到脚底板,险些让他脚底板都抽筋了! 与自己实力齐平的刘栋,在对方一个照面下,便身首异处。 刚才那一瞬间,他只看到一丝金光在刘栋的颈脖处闪了一下,根本连杨开如何动手都没看清楚。 这世上,还有如此强大的返虚镜? 就算是厉大人要出手击杀自己等人,也不过如此轻松吧? 张福脸色苍白地站在原地,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朝下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