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一世之历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一世之历

除此之外,还不断地有一些杨开根本没见过的面容从脑海中闪过,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杨开虽然没见过他们,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对这些人无比熟悉,甚至能叫出他们的名字。 地魔、凌太虚、楚凌霄、绯雨、力丸、飞箭、苍炎、丽蓉、寒菲、雪月、妩衣、叶惜筠、黛鸢、钱通…… 这些人盘踞在杨开的脑海中,每一个都嘴巴开阖,不断地想要告诉他些什么,可杨开无论如何也听不到。 日子无惊无险地度过,杨开入而立,进不惑,至半百,到花甲…… 古稀之年,他已儿孙满堂,父母早已故去,诸事变化甚大,唯一没有变化,便是在他脑海中长年累月不断闪现的那些面容。 这些面容越来越清晰,隐约已经有微弱的声音能传达进他的视听。 一场大病突如其来,击溃了杨开的生机。 躺在病床之上,屋外传来一阵嘤嘤的哭泣声,那是满堂儿孙的声音,杨开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 陪伴了他一生的妻子也已经早没了往昔的如花容颜,此刻的她,只不过是寻常的老妪罢了,可是在这最后时刻,她依然坚守在床边,照顾着杨开的起居。 这样的一生……似乎也不错吧?杨开有气无力地想着,用浑浊的目光朝床边的妻子望去,几十年的操劳,让她也是满鬓白发。 杨开冲她挤出一丝微笑。 可是让杨开没想到的是,往日对他百依百顺的妻子。此刻竟是一脸冷漠的表情,只是用一双阴冷的目光注视着他。 “你……”杨开张了张嘴,吐出一个字来。 对方传来清脆悦耳,浑然不是老妪该有的声音,听起来反倒是像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终于解脱了,被你拖累了一生,直到此刻,才算解脱!” “你……你为什么这么说?”杨开疑惑地望着她,眼中满是痛苦和失望的神色。 “那我该怎么说?”对方冷笑,“该感谢你吗?若不是你杨家势大。几十年前我又如何会嫁进来?你杨开不过是一个碌碌无为之辈。若非出身杨家,恐怕你连个普通人都不如,即便如此,你也不过蹉跎了自己的一生!” “这是你心中的想法?” “是!失望吗?”对方依旧冷笑。笑容残忍。仿佛一柄尖刀。欲要刺入杨开的心脏。 杨开呵呵笑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坐在床边的老妪笑的更加阴冷。 杨开却忽然开口道:“无梦无幻,老实说。你这几十年来做的很不错,但是……我知道,这只是幻觉而已。” “什么?”老妪脸色大变,霍地起身,不可置信地望着杨开,“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到了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跟我撕破脸皮,狠狠地打击一下我对这一段人生的满意程度,让我陷入绝望吗?”杨开再次睁开眼睛,浑浊的目光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神光熠熠的眼神,讥笑道:“就连外面那些准备哭丧的家伙们,不也应该冲进来,好好数落我一番,细数我这些年的不是,好让我死不瞑目,不对吗?” “你怎么可能……”老妪的脸色铁青至极。 “我为什么无法察觉?早在三十多年前,我就已经察觉了。这都不是真实的,我记得自己应该记得的一切!” “既然察觉,你为何还如此配合?”老妪的脸色已经狰狞起来。 “呵呵……”杨开笑了笑,从床上坐直了身子,沉吟了一下道:“因为这一段人生,是我不曾经历过的啊,既然有这个机会,我当然想要体验一番,这也可以磨练我的心境,不是吗?” 那些不断地在杨开脑海中闪烁出来的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那些不断想要在他耳畔边响起的话,终于让他在这个幻境中的几十年前,记起了一切。 杨开当时就吓了一跳!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招的,也没察觉到任何敌人的存在,他记得自己是在与雪月一同给罗岚和倪广护法,四周也没有任何敌人的踪影。 这个情况太过诡异了。 这说明那未知的敌人,神魂力量强大到了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侵入自己的识海,篡改自己的记忆,影响自己的思考,让自己忘记了该记得的一切,转而相信这一份被篡改出来的人生。 所以他没有急着动手。 一来,他不知道敌人是谁,贸然动手可能不太妥当,二来,也确实如他所说,这样的一段人生是他未曾经历过的,确实很不错,当然……若是这个陪伴自己一生的“妻子”能够沉稳到最后,将自己送终,那就最好不过了。 可是在最后关头,她却想要毁灭杨开这份难得珍贵的体验,让他感受到绝望。 一个人,永远都只会拥有一段人生。 第二人生只是奢望,轮回之事飘渺不可信,即便真有轮回,又有谁能带着前世的记忆转世投胎,重新做人? 杨开相当于经历了一次,虽然只有短短的七十年…… 当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外面那一群正在哭泣的子孙们,也刹那间停止了毫无意义的哭喊,继而,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动静,让人毛骨悚然。 老妪冷笑道:“你以为看破幻境,就高枕无忧了?你也太高看自己了,若是你早点揭破的话,还有可能摆脱此地,但是在你的思维之中,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如今的你是永远不可能摆脱这里了,你的神魂只会永远在此地沉沦!” “是嘛?”杨开神色不变,嘿嘿笑道:“看样子,你并没有什么直接攻击的能力啊,只能通过操控别人的记忆,来影响别人?” 这句话显然是揭破了老妪的能力,让她不禁脸色一变。 毕竟,若是有直接进攻的能力,以眼下的情况来看,老妪肯定不会束手待毙,早已攻了上来,反倒是她色厉内荏的嘶吼,出卖了她的底气不足。 “罢了,到此为止吧,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这一生的阅历和经历,确实让我的心性沉稳不少,我对冲击虚王境更有自信了。”杨开微微一笑。 他的问题,便是实力提升太快了,自修炼到如今,短短不到四十年,便已返虚三层境,强大的实力必须要相应的心性修为配合,才能奴役的住,要不然极有可能在修炼的过程中走火入魔。 这是他的短板。 可这一次的经历却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不管外面度过了多久,他的思维在此地却是在度过了最起码七十年时间,积累的心性修为,足以满足他本身境界的需求。 他确实要感谢对方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 单是这个,就足以让他不虚此行,即便在接下来的历练中毫无收获,那也无所谓了。 杨开打算离开失落之地后就找一处地方晋升虚王境,而那处地方,他在心中也已经选好。 他对突破虚王境本就有很大的把握,再加上这一次的经历,想必到时候一定会水到渠成的。 杨开的话音落下,那对面神色不安的老妪已经无言可对,忽然,她的模样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变成了一团黑气般的东西,从黑气之中,传来渗人的嘶吼声,然后朝杨开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房间外,也有不少黑气紧随而至,张牙舞爪地朝杨开扑来。 杨开冷哼一声,眼皮开阖间,灭世魔眼已经发挥威力。 灭世魔眼有看破虚妄的神效,是这种幻境最大的克星。 魔眼一出,这整个世界都开始崩塌起来,就如被打碎的镜子一样,这个房间、整个杨府、乃至中都世界,全都开始破碎。 而那一团团扑向杨开的黑影,并没有损害到他分毫,确实如他之前的猜测,这些黑影没有直接攻击的手段,所做一切都只是在引发陷入幻境之人心中的负面情绪而已。 黑影穿过了杨开的身体,便消失不见了。 须臾间,幻境被破。 杨开重新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还不等他有所反应,背后忽然一缕寒风袭来,仓促之间,他一个翻滚向前,避开了来自身后的攻击,等站定脚步之后,扭头回望。 他看到了如幻境之中的那种黑影,只不过这一团黑影却是呈现出人形的模样,没有五官,只有四肢和形态而已。 看样子,之前的幻境全都是这个黑影捣的鬼了,杨开心中立刻了然。 而此刻,黑影似乎也受创不轻的样子,毕竟它施展秘术将杨开拖入幻境,这秘术被破,对它也有损害。 咆哮之间,黑影再度扑向杨开。 杨开挥手弹出一道金血丝,朝对方切割过去,岂不料,无往不利的金血丝对黑影竟毫无作用,直接穿过了它的身体,未对它形成任何有效的杀伤。 杨开眉头一皱,圣元迸发,一招遮天手拍了下去。 巨大的巴掌覆盖住黑影的身躯,同样没对它有任何影响。 短暂的迟疑,黑影已经扑到面前。 “金血丝无用,圣元秘术无用,看样子……只有神魂攻击对你有用了。”杨开冷笑连连,站在原地没动弹,左眼处,却骤然浮现出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图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