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你这混蛋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你这混蛋

雪月这一副无理取闹到底的模样,让杨开怒火中烧。 目光阴冷地盯了她片刻,杨开忽然冷哼一声,往她的位置跨出一步,眼中喷射着凶残的光芒,骇得雪月脸色微变。 下一刻,杨开伸手一揽,将雪月柔软的娇躯揽入怀中,在她目瞪口呆而又惊恐无比的注视下,俯身吻上了她薄薄嫩嫩的双唇,同时,一只手覆盖上了她的"shu xiong",大力搓揉起来,动作粗暴至极,一点也没有要怜香惜玉的意思。 “疼,你这混蛋!”雪月面色仓皇地惊叫,伸出双手推搡着杨开,可无论她如何用力也无法推开分毫,那紧贴着自己的伟岸身躯,就如一座巍峨高山,屹然不动。 疼痛之中,还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身体各处蔓延…… 嘤咛之声传出,雪月微微挣扎了几下,身子很快软了下来。 四周的幻空蝶拍动翅膀,发出嗡嗡的声响,那五彩斑斓,蝶影翻飞的场景将两人团团包裹。 血兽奋战杀敌,碧绿巨龙发出嘶吼龙吟…… 良久,唇分。 杨开推开雪月,斜睨着她,一副弃之如敝屣的模样。 雪月双颊通红,修长白皙的颈脖处都一片绯红之色,身子似乎还是软绵绵的,离开杨开的怀抱后微微踉跄了一下,不过此刻的她却左顾右盼,眼神飘忽,再没了之前那咄咄逼人的架势。 “满足了吧?”杨开哼道。 “你……”雪月涨红了脸,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妈的,没完没了!”杨开怒骂一声,“也不看看什么时候就来跟我纠缠这些。真是不知所谓。” 雪月顿时一脸委屈,眼圈一红,泫然欲泣,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了情绪,深吸一口气。咬牙道:“不知所谓又怎样?反正我得到自己想要的了。” “这就是你想要的?”杨开讥讽地望着她。 “是又如何?”雪月抿着红唇,“这世上知道我是女人的,除了我父亲和几个商会长老之外,就只有你一人了,我可不想在临死之前都没体会过身为女人的感觉!” “原来你以为自己死定了啊。”杨开恍然,暗想怪不得这女人会这么疯狂。 “是啊。你说的嘛,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让你风流一把又如何?”雪月咯咯娇笑起来,就如妖精一般花枝招展,“最起码。真要是死在这里,我也是以女人的身份死的,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 “果然不可理喻啊。”杨开微微摇头。 雪月一扭脖子,轻哼道:“随你怎么说。” 把话说开了之后,雪月似乎放松了不少,整个人也变得精神许多,连她的脸上也洋溢着让人目眩神驰的光彩。 “先说好啊。今天这事是你逼我的,我可不会负责。”杨开竖起一根手指在雪月面前晃了晃,一副吃干抹尽,事后不认的架势。 “谁要你负责了?”雪月撇嘴,“我知道你有女人,而且不止一个,不过……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知道的还挺多。”杨开呵呵笑了一声,忽然叹了口气,神色肃然地望着雪月。低声道:“你也挺不容易的。” 雪月噘了噘嘴:“知道就好。” 一边说着,她一边主动朝杨开靠了过来,朝杨开伸出自己的玉手。 杨开将她的手握在手心,调笑道:“怎么?这是准备跟我共赴黄泉了?”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你要是还有什么法子就赶紧用出来。要不然的话,你的女人们恐怕要守寡了,我是没力气再战了。”雪月一脸无所谓,似乎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心理准备。 杨开点点头,伸手揽住了雪月的腰肢。 见他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雪月不禁眼前一亮。 她是真的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心理准备,可看杨开这架势,显然还有余力,她不禁眸露异彩,暗暗期待杨开到底还有什么底牌没有动用。 杨开嘿嘿低笑一声,正准备动用空间之力撕裂空间带着雪月遁走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一个东西。 动作不由一顿,下一刻,他便将那东西取了出来。 那赫然是一个手镯模样的秘宝,不过质地古朴,一看便上了年头,而且手镯上似乎篆刻了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繁奥符文。 凝视着这个手镯,杨开又看看包围在四周的幻空蝶,心中一动,催动圣元往手镯内灌入。 下一瞬间,手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那上面的符文似乎也活动了一刹,一股玄妙至极的力量波动,悠然荡开!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当这一层力量波动扫出去的时候,那些一直在围攻血兽,悍不畏死的幻空蝶竟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纷纷扑闪着翅膀,从空中跌落。 看那情形,就好像这些幻空蝶的力量被克制了一样。 “这是什么?”雪月惊讶地望着杨开手上的手镯。 杨开没说话,继续催动圣元往内灌入。 又是一股力量波动跌宕出去,更多的幻空蝶跌落下来,短短的时间内,将两人包围的水泄不通的幻空蝶,竟有一小半失去了行动能力,余下的那些也惊恐至极地朝远处飞去。 “这东西竟然还能这样用。”杨开也一脸意外的神色。 “这到底是什么?”雪月再次问道,惊奇地打量着那手镯,神念探查之下,竟瞧不出这手镯到底是什么品质的秘宝。 “奴虫镯!”杨开随口答了一句,“有人告诉过我,它对一些奇虫异豸有克制的神效,我也是刚才想起来试一试的,没想到还真有效果。” 奴虫镯是帝宝,是虫帝炼制出来的秘宝,内部封印了无数种凶残的奇虫异豸,杨开击杀了虫帝之后,这奴虫镯便成了他的战利品,只不过因为修为境界不足,不敢轻易炼化,一直存放在空间戒中。 阳炎告诉过他,这奴虫镯是虫帝赖以成名的强大宝贝,其散发出来的气息天生就可以克制奇虫异豸,而从眼前这情况来看,幻空蝶无疑是被奴虫镯给克制了。 尽管杨开根本没有炼化过奴虫镯,只是稍稍催动圣元激发了一些奴虫镯本身的威能,也能让这幻空蝶失去行动能力! 帝宝之强,可窥一斑。 不过杨开毕竟无法发挥出它的神威,所以那些幻空蝶并没有死去,它们只是本能地畏惧奴虫镯的气息,丧失了行动能力或者进攻的欲望。 地面上铺着厚厚的一层幻空蝶,纷纷挣扎,却始终无法飞起,更多的幻空蝶也逃向远方,却不散去,呈包围之势,将四周的空间封锁。 杨开哈哈大笑,挥手收回了自己那损耗严重的血兽大军,同时也将龙骨剑收了起来,高举着奴虫镯,不断地往内灌入圣元,带着雪月大步朝前行去。 他所过之处,幻空蝶不迭地后退,始终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旦距离被拉近,那些幻空蝶必定会跌落下来,待到他走远之后才会再次飞起,继续追击。 雪月看的惊喜交加,虽然之前她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可如果能活着,谁也不愿意轻易死去,尤其是她还刚和杨开把话说开了,正是对日后的美好充满希望的时候。 如此前进了上百里路,安然无忧,可是幻空蝶却一直不曾散去,遥遥地缀在杨开和雪月身后。 “这些烦人的东西。”杨开皱了皱眉,体会到这些上古凶兽的难缠之处了。 “要不把它们杀光了再说吧。”雪月提议道,反正有奴虫镯压制,幻空蝶现在对她和杨开根本造成不了威胁,所需要消耗的只是时间。 “太麻烦了。”杨开摇了摇头,举目四望,须臾后,眼前一亮,指着那边道:“去那里!” 说话间,便已带着雪月纵身朝那边飞了过去。 “喂……你想做什么?”雪月大惊失色,因为前方的虚空之中,横亘着一条如兽口般的空间裂缝,那空间裂缝肉眼可见,长达百丈有余,散发着让人惊悚的气息。 而杨开前进的方向,竟是直直地冲着那裂缝而去,竟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 “怎么?刚才还一脸柔情蜜意地要跟我共赴黄泉,现在就怕了?”杨开笑嘻嘻地望着她,“你要是怕,现在走还来得及。” 雪月咬着红唇道:“谁怕了?少来试探我的心意!” 这般说着,竟赌气一般地催动圣元,拖拽着杨开朝空间裂缝冲了过去。 杨开不为所动,任由她施为。 两人以极快的速度朝那裂缝接近,近在咫尺,杨开明显地感觉到雪月的紧张,毕竟前方那是一条巨大的空间裂缝,闯进其中的话谁也不知道会遭遇什么,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能从那虚空之中找到回来的路。 在快要冲进裂缝的瞬间,雪月扭头看了杨开一眼,似乎在做最后的征询。 在没能得到杨开的否认后,她一咬牙,主动拖着杨开冲进了裂缝之中。 虚空之中,光芒一闪,两人不见了踪影。 而尾随在后方的幻空蝶直到这个时候,才停下追击的身形,原地转了几圈,确认没有任何猎物之后,才一窝蜂般地撤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