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不老树和不死原液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不老树和不死原液

呃……前文提到的不死琼浆属于描述错误,应该为“不死原液”,在小莫的设定中,三大神水分别是洗魂神水,生命琼浆和不死原液,写的时候把不死原液跟生命琼浆记混淆了,后文名称已经修改,希望没能影响大家阅读,在此致歉。 (db的兄弟请把上面这段话也复制过去好么?不要每次无视了作者的前言后语啊。) 另外,双倍期间,求一下月票。 …… “哈哈,还是不如紫兄。”倪广大笑一声,只是随意一扫,便已明白了眼下的局势,当即开口道:“趁着人还不多,你我二人赶紧动手吧,三滴不死原液是要先取的,你我二人各取一滴,另外一滴……” 倪广还没说,一个声音便遥遥地传了过来:“哦?原来这是不死原液,如此说来,这便是传闻中的不老树了?嘿嘿嘿嘿,看样子老夫运气实在不错啊,另外一滴不死原液是老夫的了!” 话落,一团黑气迅速驰来,那黑气黑黝黝一片,似乎连光明都能吞噬掉,黑气之中,隐约可见鬼祖的身影。 倪广和紫龙同时脸色微变,都扭头朝鬼祖那边看去。 鬼祖大刺刺地站定,这才瞄了倪广和紫龙一眼,轻笑地问道:“两位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紫龙与倪广对视一眼,眼神交汇了片刻,似乎有着什么交流,很快,紫龙便点点头:“以阁下的修为足够与本座和倪先生平起平坐,这第三滴不死原液,就由阁下来取吧。” “我也是这个意思。”倪广颔首,表示同意。 “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鬼祖嘿嘿一笑。 虽然他以超绝的实力让倪广和紫龙都认同了他,但是对如何取得不死原液依然是一头雾水,所以他并没有急着第一个下手。而是准备先好好观察一番紫龙与倪广的动作,再做打算。 这一会儿的功夫,原本空无一人的平地便来了这么多虚王境,紫龙似乎也怕夜长梦多,当即动手施为起来。 他一抬手,一只泛着青铜色光芒,宛若一只一条巨蟒般的东西忽然出现。随着他圣元往内灌入,那东西头部的两只眼睛悠地绽放出光芒,整体宛若活了过来一样。 “傀儡?”鬼祖眼帘一眯,顿时明白,紫龙这是早有准备了,傀儡不是血肉之躯。应该不惧怕七曜宝光的骇人威力,所以由傀儡深入七曜宝光前去采取那不死原液,是最好也是最稳妥的办法。 但是……事情真的就这么容易?鬼祖心中狐疑,表面依旧不动声色,他将目光又转向倪广。 倪广那边,同样也释放出一只傀儡,只不过并非是巨蟒形态的傀儡。而是一只人形傀儡,那傀儡也不知道出自哪个大师之手,炼制的惟妙惟肖,乍一看还有可能会把它当做真人,只有仔细分辨才能察觉的出,这傀儡身上毫无生气。 两只形态不同的傀儡悠一出现,便齐齐在倪广和紫龙的催动下,朝不老树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巨蟒在地上曲折前进。人形傀儡则发力奔袭。 不大一会儿工夫,两只傀儡俱都冲进了七曜宝光之中,在这一瞬间,它们的速度陡降,仿佛陷入了泥沼之中,举步维艰。 不仅如此,两只傀儡身上还传来咔嚓嚓的声响。仿佛有巨大的力量压制住了它们,让它们的关节活动不便。 倪广和紫龙的脸色同时变得凝重万分。 尽管都早有准备,都带上了最好的傀儡助阵,但是他们还是低估了七曜宝光的恐怖威能。不是血肉之躯的傀儡确实不惧怕七曜宝光的侵蚀和无视防御的杀伤,但是那无所不在的压力,可不是傀儡能够轻易抵挡的。 照这样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傀儡就要被七曜宝光压成齑粉。 一念至此,紫龙不敢怠慢,频频催动心神,控制巨蟒傀儡朝前推进。 刹那间,巨蟒的速度增加不少,又耗费了不小的功夫,巨蟒傀儡总算来到了不老树面前。 与此同时,倪广的人形傀儡也紧随而至。 两人的目光中迸射出火热的神色,同时心念一动,朝各自的傀儡下达了一个指令。 下一刻,巨蟒的身子盘旋起来,将整个不老树都缠绕住了,然后狠狠发力,似乎是想将不老树连根拔起! 而那人形傀儡的做法更是鲜明直接,双手握住不老树的树根,奋而用力! 两大虚王两层境强者,显然都抱着同样的打算。 如此一来,巨蟒傀儡将人形傀儡紧紧勒住,而人形傀儡也无法全力发挥,只听到两只傀儡体内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咔嚓声。 鬼祖看的眼皮子直跳,心中微微有些恼怒。 毕竟那三滴不死原液中,可是有他的一份,倪广与紫龙不打招呼便要行这杀鸡取卵之事,实在让鬼祖不爽。 不过很快,鬼祖就怪笑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两个傀儡之间毫无配合,反而彼此牵制了对方的动作,而那看似弱不禁风的不老树,在两只傀儡的疯狂摧残之下竟是毫无损伤,依旧如新。 “倪先生,让你的傀儡先退出来。”紫龙忽然低喝一声,“本座保证,若能取得不老树,必分你一份!” 一边说着,紫龙一边继续催动巨蟒傀儡的威力。 倪广冷笑不迭:“紫兄,不若让你的傀儡先退出如何?老夫也可以保证,若能取得不老树,同样分你一份!”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不信任,同时冷哼一声,再也不搭理对方了。 局面一下子僵持了起来。 这个时候,那星河之脊的孔法也赶了过来,乍一看到眼前的局面,孔法不禁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待见到许巍之后,孔法面色一喜,便要与许巍汇合。 毕竟这两家伙是一丘之貉。最喜欢狼狈为奸。 可他的脚步才刚动,许巍便不着痕迹地冲他摇了摇头。 孔法当即顿住身形,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许巍,又看了看他身边的紫东来,面色凝重起来。 他也发现了,许巍少了一只胳膊,而且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跟紫星的人站在一起。 没弄明白局势之前,他不敢再有什么轻举妄动,而是左右观察了一下,下一刻,便来到了孟桐身边,抱了抱拳道:“孟兄。敢问这边是个什么情况?” 孟桐瞧了他一眼,倒也没隐瞒什么,简单地将眼下的局势说了一遍。 孟桐一直都是孤身一人,所以他与星河之脊并没有仇恨,反而有时候他还会前往遗弃巢穴和星河之脊这两处地方,因为在这两个地方,他经常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修炼物资。与孔法也有过几面之缘。 所以面对孔法的询问,孟桐倒没怎么隐瞒。 “竟是不老树和不死原液?”孔法身躯一震,面露狂热之色,目光朝场中央望去,眼珠子滴溜溜旋转起来,似乎在动什么歪脑筋。 “孔兄,稍安勿躁,这边有三位虚王两层境强者。若是轻举妄动的话,后果严重啊。”孟桐笑呵呵地提醒了一句。 孔法闻言,收敛了脸上的狂热,微微颔首道:“孟兄说的是,不过……看眼下这情况,他们似乎谁也无法轻易得手啊。” “这就是机会了。”孟桐低声道,“等吧。等到事情出现转机的那一刻,或许我们还能弄点好处。” 孔法深以为然,当即不再言语,而是专注地观察起来。 另一边。紫东来望着正与自己父亲争夺不老树陷入僵持局面的倪广,面色阴狠,他觉得若非倪广阻扰,自己的父亲肯定早已将不老树入手了,就是因为恒罗商会这个倪广,父亲才一筹莫展,当真可恶至极。 忽然,他又看到了站在不远处孤零零的雪月,不禁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许巍。”他神念一动,传音给许巍,喊了一声。 “少主有什么吩咐?”许巍浑身一哆嗦,似乎有些惊惧的样子,连忙回道。 “看到雪月了吗?” “老奴自然是看到了。” “恩,去,杀了他!”紫东来淡淡地吩咐着。 “什么?”许巍脸色狂变,“杀……杀了他?少主,他可是……” 他可是恒罗商会未来的接班人,即便是许巍这般的亡命之徒,也不敢轻易冲雪月下手,否则的话,就算他躲进遗弃巢穴之中,艾欧会长也会想方设法地将他弄出来,叫他生不如死! “怎么?本少主的话你敢不听?”紫东来脸色一沉。 “老奴不敢,少主息怒!”许巍连忙认错,脸色苍白万分。 “不敢就好。”紫东来冷哼一声,想了想,又道:“其实我也不是要你真的杀了他,毕竟以他的底蕴,你也不一定能得手!你就上去做做样子便好。” 许巍闻言,恍然大悟:“少主的意思是……用袭击雪月来干扰倪广的心境?叫他无法全力争夺不老树?” “知道就行了。”紫东来微微颔首。 “我明白了。”许巍心头一松,只要不是真的要自己击杀雪月,那就好办,说话间顺手拍了个马屁道:“少主果然英明!” “行了,快去吧。”紫东来不耐烦地催促道。 许巍不着痕迹地点点头,将目光转移到雪月身上,一言不发,虚王境的域场瞬间爆发出来,朝站在那边观望的雪月笼罩过去。 雪月何曾想到,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竟有人会来偷袭自己,而且还是个虚王境,猝不及防之下,被许巍的域场包裹的严严实实,不禁闷哼一声,身子都矮了半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