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紫星少主了不起?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一十二章 紫星少主了不起?

紫东来的目光已经彻底呆滞。 他傻傻地望着前方虚空不远处,正意气风发,杀招迭起的杨开,还有狼狈躲避,苦不堪言的孔法,整个人顷刻间无法接受现实了。 在正面作战之中,杨开竟将孔法压制的死死的! 这才交手不过三十息功夫,孔法就已经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击之力。 他可以看的出来,孔法身形滞板,圣元运转不畅,显然是被杨开领域压制的缘故,所以他们虽然同为虚王一层境巅峰境界,可在杨开领域之中,此消彼长之下,孔法完全不是对手,落败死亡也只是迟早的事。 想到这里,紫东来心里一个咯噔,顿时感觉有些不妙了。 许巍已经死了,孔法若是再死的话,那杨开下一个目标可就是自己了。 两大虚王境都不是杨开的对手,自己一个返虚镜又如何能够对抗? 而自己的父亲此刻正被那鬼气森森的家伙纠缠着,似乎也有些分身乏术的样子。 该怎么办,怎么办?紫东来一脸茫然之色,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这棘手的局面。 就在这时,从杨开之前现身才漩涡之中,又有一道身影走了出来,那人刚一出现,便大哭大叫着:“少侠,你等等我啊,我找不到方向了……咦?走出来了?哈哈哈哈,我吕归尘终于脱困了!我终于不用待在那个鬼地方了!” 这人似乎还有些没弄明白眼前的状况,从漩涡中一出现。便疯狂地大笑起来,旁若无人。 这家伙又是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紫东来愕然地望着突然出现的吕归尘,隐约觉得对方似乎有些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到过。 “不管了,先擒下再说,既然是跟那混蛋一起的,肯定是他的人!”紫东来心中念头一起,身形晃动间便来到了吕归尘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冷声道:“别动。敢动一下。我要你的命!” 吕归尘吓了一跳,浑身冷汗尽出,哪敢有什么妄动?不迭地点头:“我不动我不动,这位朋友有话好说。切莫激动……” 这般说着。吕归尘朝紫东来望了一眼。 这一下之下。吕归尘眼中骤然爆发出惊喜的光芒,大呼道:“少主?您是少主?” “你喊我少主?”紫东来顿时愣住了,“你是谁?” “少主!”吕归尘噗通一声跪倒在虚空中。双手抱住了紫东来的大腿,仿若见到了至亲之人一样,眼泪鼻涕流了一大把:“少主,属下吕归尘啊,是紫砂星的吕归尘啊,几十年前,属下有幸见过少主一面,还得到过少主的一番提点,少主您忘记了?” “吕归尘?”紫东来眉头一皱,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却一时半刻又想不起来,不过见对方的喜悦的神态不似作假,倒也不疑有他,皱着沉吟片刻,恍然大悟:“你是吕家之人,吕黎的后人?” “是是是,正是属下啊。”吕归尘见对方终于想起自己,大喜过望,“属下以为这一辈子都见不到咱们紫星的人了,没想到才一脱困便能得见少主天颜,属下真是三生有幸啊。” “原来是你!”紫东来这才确认,对方竟真的是自己紫星的人,脸上神色稍霁,颔首道:“起来说话,你不是已经死了几十年嘛?怎么会从那地方出来的。” “呜呜……”吕归尘一大把年纪,哭的眼泪纵横,“这事……说来话长了!” “长话短说。”紫东来正焦心眼下局面如何处理,哪有什么心思听他絮絮叨叨。 “是这样的……”吕归尘赶紧捡重要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听完之后,紫东来点点头,“这几十年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能再见到少主,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吕归尘挤出笑容,说的好像自己经历了几十年的卧薪尝胆,终于立下什么莫大功劳一般。 紫东来气结,也没功夫再去搭理他,毕竟对方的实力不过圣王两层境,压根就帮不上什么忙。 “对了少主,那一片大陆的本源之力被一个青年给炼化了,若是能将他擒拿的话……” “什么?”紫东来脸色一变,“那家伙炼化了一块大陆的本源?” “是啊……虽然属下没有亲眼所见,但应该不会有错。恩,就是这个青年……”吕归尘把眼一扫,一下就看到了正在跟孔法大战的杨开,手指着他的方向道。 话落,他骤然张大了嘴巴…… 因为他见到孔法正在杨开手下苦苦支撑,浑身浴血。 杨开身边飞舞着几十道金血丝,那些金血丝就宛若活物一般,飞快穿梭虚空,不时地给孔法造成伤害。 “小友住手,老夫认输了,绕我一命!”孔法脸色灰败,一边卖力抵挡金血丝的攻击,一边大声喊道。 “认输有用的话,那修炼做什么?”杨开不为所动,挥手朝前方扫去:“月刃!” 嗤…… 一道足有一丈长的月刃骤然成型,朝孔法竖切了过去。 孔法脸色大变,手上法决掐动,变幻不断,身上浮现出耀眼光华,一口古钟模样的秘宝随之飞出,化为钟型光幕将其笼罩。 轰…… 钟声大鸣,声波动荡,化为无形之力,轰击识海。 月刃切在那光幕之上,竟没能将光幕完全破开,只深入不到三寸,便被阻止了下来。 见到此景,孔法暗暗呼了口气,他这件皇鸣钟也是早年历练所得,乃是虚级的防御秘宝,坚固非常,非等闲武者能够破开。 有此皇鸣钟守护,孔法足以跟一般的虚王两层境强者纠缠。 见杨开的攻击无果,孔法底气稍微足了一些,哼道:“小友非要赶尽杀绝不成?你我相见就是缘,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啰嗦!”杨开神色不变,双手连连挥舞:“以为有个乌龟壳罩着便安然无恙了?看我把你的乌龟壳打烂!” 嗤嗤嗤嗤…… 十几道巨大的月刃前仆后继地朝孔法袭去,孔法脸色大变,眸中惊骇欲绝,一催圣元,将全身的力量都朝皇鸣钟灌入。 钟声愈发响亮,那钟型光幕也陡然变亮了许多。 轰轰轰轰…… 一道道月刃砍在皇鸣钟的防护上,将那光幕打的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碎裂开来。 咔嚓…… 终于,一声催命符般的声响传入孔法耳中,他浑身一个激灵,瞪大眼珠子朝前方望去,赫然见到了自己皇鸣钟的防护裂光幕出了一道裂缝。 而那裂缝以极快的速度朝四周蔓延,眨眼的功夫,光幕竟千疮百孔起来。 哗啦一声,皇鸣钟的防御终于告破。 “小友绕过我!”孔法脸色惨白,张口大叫。 “死!”杨开神色冷酷,几十道金血丝凝聚在一起,化为一柄金色长剑,紧随在月刃之后,微微一晃,一闪而逝。 下一刻,孔法的身体僵硬在原地。 他低头朝自己的胸口处望去,只见到自己的胸口处有一个血窟窿,透过那窟窿,他可以看到自己被打碎的心脏。 生机迅速流逝,眼前的一切都变得黑暗起来。 “竟然……老夫竟然……” 孔法话没说完,便彻底失去了气息。 杨开伸手一招,将他的皇鸣钟收了起来,看都没看,直接丢进空间戒,同时收走的还有孔法的空间戒。 “下一个是你!”杨开霍地转身,目光冷冷地盯着一脸震惊的紫东来,轻轻一挥手,一道劲气便朝紫东来袭去。 紫东来骇然欲绝,虽然杨开那一击看似漫不经心,但他知道这不是能轻易抵挡的,毕竟那是虚王境强者的一击。 情急之下,他想都没想,一把抓住吕归尘的脖子,然后狠狠地将他朝前方丢去。 “少主你……”吕归尘还沉浸在重见紫东来的喜悦之中,浑然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在半路上了。 一道劲风袭在他身上,吕归尘吭都没吭上一声,整个人直接爆为血雾。 “小子够狠。”杨开讥讽地望着紫东来,一脸的嘲弄之色。 他也挺意外的,紫东来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化解自己的攻击。 这个紫星少主,已经腐坏到骨头里了。 他在悬空大陆上没杀吕归尘,并且也没阻止他跟着自己从空间甬道中离开悬空大陆,主要是因为之前吕归尘给他提供了那么一点有用的消息。 他不去刻意帮忙,也不刻意针对,生死只看吕归尘自己的造化。 可笑这家伙从悬空大陆脱困之后,竟被自己的少主给阴了一把,估计到了黄泉地府也是死不瞑目啊。 “不过你还是得死!”杨开轻笑一声。 “你想干什么?”紫东来面色苍白,色厉内荏地嘶吼道:“小子,别以为你晋升了虚王境便可为所欲为,我乃紫星少主,你不能杀我!” “紫星少主了不起?你家大人告诉你紫星少主是杀不得的?蠢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杨开唾弃一声。 “你真想杀我?”紫东来惊愕万分,确认杨开并非是在恐吓自己,“你可知道杀了我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我紫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安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