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没功夫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没功夫

上一章的序列号应为1853,小莫粗心之下弄成1852了,不过并不影响阅读。 月末,求月票!! ………… 见杨开如此不给自己脸面,姜长风神色讪讪,倒也不好再纠缠什么,毕竟是他自己先不自量力想要以神念查探杨开的,哪里晓得对方的手段居然如此诡异,一下就让自己吃了暗亏。 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心中翻滚的气血,强压着怒气,姜长风道:“朋友便是紫星那第三位尊者?” 杨开瞧了他一眼,丝毫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反而自顾地走到桌边,拿起那切好的岐山云雾茶给自己倒了一杯,轻抿一口,一脸**之色,不吝赞扬道:“好茶,好茶啊!” 姜长风一张老脸阴沉的快要刮出一层霜来,心中明白对方故意这么说是因为刚才之事了,对方如此不给自己脸面,实在让他有些下不了台,虽然这里没有旁人看到的,但他好歹也是个虚王境,何曾被人这么轻视过?不禁冷哼一声道:“老夫乃紫星八长老姜长风,敢问朋友可是我紫星第三位尊者?” 杨开漫不经心地掏了掏耳朵,斜倚在椅子上,轻佻地望着他,道:“老东西,你在谁面前自称老夫呢,又跟谁呼朋唤友?” “你……”姜长风大怒,气的浑身发抖。 杨开冷哼道:“既然知道本座是紫星尊者,还敢这么没大没小的,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 自知道来人竟然是姜长风之后,杨开便没什么好心情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姜超那副德行他已有所领教,可见姜长风也不是什么好鸟。 再见到夏经武等人被姜长风那么威慑逼迫,杨开更是恼火。 五方商会等人的遭遇也算是被自己牵连,杨开自然是要还以颜色。所以态度口气很不友善。 持紫星尊令者,便为紫星尊者,地位奇高,不在紫星排名前三的长老之下。姜长风不过是排位第八的长老而已,按理说见到杨开要持属下之礼,杨开拿捏着这个规矩,姜长风纵是愤怒也无可奈何。 所以杨开的话出口之后,姜长风纵是腹如火烧也只能强自忍耐。 再次深呼吸平息怒火,姜长风眼珠子一转,开口道:“阁下说自己是尊者便是尊者了?唯有手持主上亲自赐予的尊令,才能成为我紫星尊者,迄今为止,主上也只赐予过两人而已。但据老夫所知,这两人中,并无阁下!” 杨开瞧了他一眼,直接取出那紫星尊令砸在他头上,语气嚣张道:“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块尊令是不是假的。” 姜长风手忙脚乱地将那尊令抓住,翻来覆去地查探,确定无疑之后,面上不禁浮现出一丝狐疑之色:“这块尊令是真的不假,只不过……为何我紫星长老会未曾得到第三位尊者出现的消息?这尊令又是主上何时赐予阁下的?” “关你屁事?”杨开嗤笑一声,“怎么?八长老莫不出觉得,你们主上行事需要跟你汇报一声?” 姜长风脸色大变。连忙道:“这话可不敢说,主上行事,姜某自是无权过问。” “无权过问你还啰嗦什么。” 姜长风脸色数变,最终还是忍下怒火,双手捧着那尊令,行到杨开面前。沉声道:“尊令验查无误,可以确定阁下正是我紫星第三位尊者,之前老朽冒犯了,还望尊者恕罪!” 杨开斜睨了他一眼,继续喝茶。口齿不清地道:“你以为本座稀罕当你们紫星的尊者?要不是紫龙苦苦哀求,本座才不会接这尊令,什么玩意!” 姜长风愕然地张大了嘴巴,震惊非常地望着杨开,也不知道他是胡吹大气还是确有其事,毕竟这事实在无法考证。 不过老是捧着尊令也不像话,见杨开迟迟不接,他只能恭敬地将尊令放在桌子上,退了回去。 “八长老到此,只怕不是只为了来验证本座的身份吧?”杨开吐出一片茶叶来,淡漠地望着他。 姜长风心头一突,这才想起来,跟这家伙斗气险些把正事给忘了,连忙肃容道:“尊者明鉴,姜某此番前来,是奉了大长老之命。” “大长老?”杨开眉头一扬。 “正是,大长老听闻我紫星又出一位尊者,甚是欣慰,所以特命姜某前来,请尊者前往内城一叙。” “没兴趣!”杨开撇撇嘴。 “什么?”姜长风愕然地望着杨开,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听不懂人话?我说没兴趣,你可以走了。” 姜长风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吃吃地道:“尊者,姜某是说,大长老有请!” “我听到了,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姜长风忽然发现自己刚才吃瘪吃的不冤啊,这莫名其妙的尊者竟连紫星大长老的面子都不卖,怎会在意自己一个八长老? 心里顿时平衡了不少。 但奉命前来,姜长风自然不能就这么回去了,皱眉望着杨开道:“尊者,如今主上不坐镇紫星城,紫星一切皆听从大长老调遣,尊者这么拒绝,怕是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杨开笑眯眯地望着姜长风。 “这……”姜长风心想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不给大长老面子,哪有什么好? 杨开冷哼一声道:“本座乃紫星尊者,不受紫星调遣,就算是紫龙想要见我,也得亲自登门拜访,想要我做什么也得与本座商议,回去告诉公孙良,想要见本座,自己过来!本座没这么多闲功夫听他扯淡!” 杨开口中的公孙良,便是紫星大长老!有着虚王两层境的强大修为。 姜长风眼珠子一突,总算是认识到这第三位尊者的嚣张跋扈了,心中忐忑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窃喜。 “还不快滚!”杨开见姜长风迟迟不动,不耐地喝道,声音中夹杂着神念的冲击,让姜长风身躯一震,面露惊恐之色。连忙拱手道:“既如此,姜某告辞,尊者留步!” 说着便要急速离去。 “等等!”杨开忽然又喊道。 姜长风心中一惊,转过身来。期期艾艾地望着杨开问道:“尊者还有什么吩咐?” 杨开眯眼望着他,声音森冷道:“今天是第一次,念你初犯,留下点圣晶作为赔偿就算了,回去给公孙良带句话,下次若再有什么不开眼的家伙来五方商会放肆,吓着我这些朋友,那就不是一些圣晶能够解决的,本座会亲自前往内城,跟他好好聊聊。” 他将聊聊这两个字咬的极重。脸上还浮现出狰狞的笑容。 姜长风怔了一会儿,似乎才想明白杨开说的是什么意思,表情古怪道:“尊者是要姜某留点圣晶下来,赔偿外面那些人?” “你伤了人,难道想这么一走了之?”杨开讥讽地望着他。“不留圣晶也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本座出手一招,你接住了,就可以走!” 姜长风吓了一跳,虽然与杨开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也看明白了,对方如此嚣张那是有本钱的,以自己一层境的水准,绝对无法与他抗衡,接他一招倒不会死,但绝对要受伤。 权衡之下。姜长风哪有什么犹豫,纷纷地从空间戒里取出一些圣晶,恼火道:“尊者之命,姜某不敢不从,今日尊者的话。姜某也会一字不漏地转达给大长老!” “这样最好!”杨开阴邪一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姜长风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待到姜长风离去之后,杨开才眉头微皱,沉思起来。 他忽然感觉,这紫星城风平浪静的外表下,似乎有些激流涌动的样子。 今日与花幽梦出去的时候,还遇到了恒罗商会的人与紫星发生冲突,随后又有人暗中给自己示好,回到商会,姜长风又在此等候。 种种迹象表明,这紫星城怕是要变天了啊。 “大人……”花幽梦走了进来,见杨开沉思半晌也没说话,不禁担忧地喊了一声。 “何事?”杨开抬头望着她。 “这些圣晶……”花幽梦一头雾水地指着满地的圣晶,虽然没有细数,但这些圣晶最起码也有三十万块之多,堆积在一起散发出明亮的光芒,耀得的人眼花缭乱。 “恩,这些是姜长风给夏叔他们的赔偿,叫他们自己来分了吧。”杨开微笑地解释道。 “赔……赔偿?”花幽梦表情一呆,诧异万分。 “恩,刚才姜长老气势太甚,让夏叔他们受了点惊吓,姜长老宅心仁厚,非常过意不去,所以留下些圣晶给夏叔他们压压惊。” 花幽梦顿时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以她的精明,哪里还不知道这些赔偿是杨开替夏叔他们争取过来的?姜长风身为紫星八长老,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何曾将一般武者的生死放在眼中,更不会主动赔偿什么的,除非有人逼他这么做。 心中雪亮,花幽梦感激地望着杨开道:“多谢大人。” “对了花会长,我能麻烦你一件事么?” “大人有事直管吩咐便是,五方商会上下必定全力以赴。而且……大人也不要再喊妾身会长了,妾身担待不起,就唤妾身……名字便可。”说到最后,花幽梦脸色微红,低下了脑袋。 杨开轻咳一声,开口道:“是这样的,我想让你帮我打探一下紫星城内最近有没有什么风吹草动,你们毕竟在紫星城有些门路,或许能探出一些端倪来。” “风吹草动?”花幽梦黛眉一皱,倒也没有多问,当即正色道:“大人放心,妾身必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