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你说什么?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你说什么?

处理完小玄界里的事,杨开这才神魂回体,悠悠睁开眼睛。 淡淡地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紫无极,杨开道:“二公子坐吧。” 他刚才虽然在处理小玄界的事,但对紫无极的到来还是有所察觉的,所以一点也不意外。 见他这般和颜悦色,紫无极面色一喜,连忙道:“大人面前,无极站着说话即可。” 杨开眯眼瞧着他,不疾不徐道:“无极公子怎么说也是紫星二公子,身份地位不同,站着说话怕是不妥。” 紫无极这才一抱拳,不卑不亢道:“既如此,那尊者便恕无极放肆了。” 说话间,落座到杨开的对面,主动地端起茶壶,给杨开倒了一杯,显得殷勤至极。 杨开微微一笑道:“本座要先谢谢二公子此前暗中解围了。” 紫无极一怔,很快便反应过来杨开到底所指何事,急忙道:“尊者严重了,姜超不过是一跳梁小丑罢了,胆敢冒犯尊者,实乃罪该万死。无极虽然嘱咐曲正副统领将其亢,但无奈大长老势大,这人最终还是被他们给弄出去了,最终也没能得到什么惩罚。” 杨开呵呵一笑:“二公子也说了,姜超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本座又怎会与他一般见识?” 紫无极当即抱拳道:“尊者大人大量,无极佩服。” 杨开摆了摆手:“闲话少说了,二公子这番让黎诺秘密做这番安排。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紫无极神色一正,开口道:“无极听闻我紫星出了第三位尊者,实力强大,此乃我紫星之幸,甚为敬仰……” “说重点!” 紫无极的声音戛然而止,沉吟许久,才霍地起身,一揖到地:“无极拜请尊者助我掌控紫星!” 他的神色坚毅,声音铿锵有力,但说出这番话之后额头上却是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显而易见。他也是紧张至极,内心深处做了很大的挣扎。 说完之后,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紫无极悄悄抬头去看。正见到杨开笑吟吟地望着他。那笑容大有深意。对方的眼神虽然没有丝毫压迫力,但却仿若利剑一般洞穿万物,能窥探进自己的内心深处。 紫无极心中一突。蓦然生出一种秘密全被看穿的错觉,猛地一咬牙,沉喝道:“尊者,还请尊者助无极一臂之力!” “大胆!”杨开一拍桌子,口气森冷无比。 紫无极浑身一个激灵,愕然地望着杨开。 杨开冷笑道:“二公子,没想到你竟敢如此大逆不道啊!你既知晓本座乃紫星尊者,当知尊者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某些时候代表的便是紫星主人,在本座面前你竟敢说出这样话,是要颠覆你父亲的统治,逼迫本座对你出手?” 紫无极道:“尊者息怒,无极身为紫星二公子,这点规矩还是懂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杨开眯眼望着他,自身域场将他包裹,大有他再敢说出类似的话便大开杀戒的架势。 紫无极额头上的汗水如雨点一般落下,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在杨开的域场压迫下,他几乎要丧失思考的能力,跪倒在地上。 关键时刻,他竟一咬舌尖,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了一瞬,沉声道:“若是平常时刻,无极定不敢有这些非分之想,紫星由我紫家世代掌控,我父紫龙更是君临天下的霸主之一,为无极最为尊敬崇拜之人,无极怎敢对他不敬?但是……父亲他已陨落,大哥飘渺无踪,紫星不可群龙无首,这种时候无极不站出来,还能有谁站出来?” “你刚才说什么?”杨开眼睛一眯,紧盯着紫无极不放,内心深处真的生出了丝丝杀机。 他万万没想到,紫无极竟然知道紫龙已经陨落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通过什么方法得知的,但看对方的神态和说话的语气,并非是臆测,而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可是这件事除了杨开和鬼祖之外,再无他人知晓,紫无极怎么知道的?杨开一万个想不通。 紫无极似乎镇定了许多,口齿也清晰了,竟怡然不惧地直视杨开的双眸,开口道:“尊者不必欺瞒无极了,无极在父亲陨落的几日后,便已得知了此事。” 说完之后又讪笑一声:“尊者肯定狐疑无极到底是如何知晓的。此事说起来也很简单,我父有一盏元命灯,人在灯在,人亡灯灭。此灯的存在普天之下唯有一人知晓,那便是无极的母亲!便是我大哥紫东来,也不知晓这盏元命灯的存在。” “元命灯?”杨开眉头一扬,虽然没听过这东西,但也知道它大概就跟苏颜以前凝练出来的冰魂珠是一样的,人在珠在,人亡珠碎。 “不错。”紫无极正色点头,“父亲虽然有不少妻妾,但最为喜爱的,还是无极的母亲,所以这盏元命灯,便由她一直保管着,元命灯破碎之后,母亲将此事告知了无极。” “紫龙既然这么在意你母亲,怎么不把你当成接班人来培养?”杨开冷笑一声。 紫无极苦笑道:“尊者来紫星时间不久,怕是不太清楚情况。紫星自当以父亲为首,但是在父亲之下,大长老乃最有权势之人,而我那位大哥的母亲,恰恰正是大长老的女儿……” “恩,我有些明白了。”杨开微微颔首,说到底还是紫龙的一番妥协,怪不得紫东来那样品性恶劣的家伙,竟能成为紫星少主,杨开以前还以为紫龙对其太过溺爱的缘故,原来其中还有别的缘由。 “尊者似乎一点都不意外父亲已经陨落的消息,看样子早已知道此事了吧?”紫无极望着杨开,轻声说道。 “何以见得?”杨开反问。 “呵呵,父亲之前带着大哥出去的时候,去的是那传说中的失落之地……那里凶险万分,危机重重,即便是父亲也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父亲应该是陨落在了那里……而尊者您在随后一段时间突然出现在紫星城,以前无极可从来没听说过您的存在。无极猜测,您应该是在失落之地中与父亲结识的,并且在失落之地中成为我紫星的第三位尊者,或许父亲陨落的时候,您也在场,所以今日才一点都不意外。” “分析的合情合理!”杨开赞许地点头,下一刻,脸色忽然变得森冷,眉眼飞出杀机,“但若是我杀了紫龙,也可以出现今日这局面,无极公子没想到这一层?” 紫无极脸色一变,不过并没有太慌乱,而是气定神闲道:“无极自然想过,不过这应该不可能。并非是无极质疑尊者的实力,尊者既能得父亲认同,并交予尊者令,自然手段通天,实力强大,但如父亲那样的人物,尊者想要击杀,自己怕也无法全身而退吧?所以父亲之死,与尊者应该没多大关系。” 紫无极这般推测倒也没什么问题,只不过他严重低估了杨开的实力,而且当时的情况并非是杨开跟紫龙单打独斗,还有鬼祖和法身一起夹攻。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大哥还活着,若父亲真由尊者击杀,大哥定不可能幸免于难。” “你大哥也有元命灯?”杨开愕然问道。 “自然是有的。”紫无极点点头。 杨开没来由一阵庆幸,幸亏紫东来的神魂没有被灭,否则的话自己这一趟来紫星,只怕是要自投罗网了。 想到这里,杨开的眼神逐渐变得亲和起来,唏嘘道:“无极公子,你很聪明!我若是紫龙,定会将你当成接班人来培养!” 紫无极面色一喜,谦逊道:“尊者过奖了,无极不过是苟且偷生罢了。” 杨开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不错,紫龙确实是在失落之地陨落的,我也是在那里认识的紫龙,并且与他有过一番同生共死的经历,他邀请我加入紫星,本座也答应了,但谁想到那鬼地方竟然有一只神禽七曜孔雀,那孽畜非虚王三层境强者无法抵挡,你父亲一时不察被七曜神光笼罩,就此陨落,本座深感痛惜啊。” 听杨开这么说,紫无极当即失声痛哭,悲怆至极,眼泪水滚滚而下,如断了线的珍珠似的…… 杨开冷眼瞧着他,心中敬佩不已。 这个紫无极绝对是个人才,他虽然哭的呼天抢地,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但正因如此,才显得有些做作了。 毕竟他不是刚得知自己父亲陨落的消息,而是早就通过元命灯的熄灭窥探到了,现在在杨开面前来这么一出,就有些演戏的成分,而且,杨开也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相信自己刚才编造的说辞。 不过不管他相信不相信,杨开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哭了好一阵,紫无极才收敛声音,擦了擦眼泪,颤声道:“让尊者见笑了。” “人之常情,二公子节哀!”杨开耐着性子安慰道。 “尊者,无极还有一事不明,还望尊者不吝赐教。”紫无极很快恢复了过来,似乎有些化悲痛为力量的意思。 “说吧。”杨开淡淡道。 “我大哥……他如今身在何方?”紫无极低声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