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我去看看如何 - 武炼巅峰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我去看看如何

“父亲这些日子愁肠百结,做什么都不开心,希望这些消息能让他多些笑颜,我得早点告诉他去。。。”雪月一脸振奋地道。 杨开有些讶然地望着她,狐疑道:“我若记得没错,你不是很痛恨艾欧会长么?怎地如今却又这么关切?” 雪月笑了笑:“那是之前的事了,我恨他,是因为我必须时时刻刻保持这种形象,无法以真面目示人,无法按我自己的想法生活。可是现在不同了,这世上……有那么一个人,知道我的底细,能用正常的眼光看待我,这就足够了,更何况,他那么做也是在保护我,他是我父亲,我没有道理去憎恨他。” 说这些话的时候,雪月很甜蜜地笑着,似乎这么多年来被强加在身上的不幸,因为杨开的出现而全部烟消云散。 杨开也记得,她在失落之地之中说过,这世上只要有一个人,能用对待寻常女子的方式对待她,那她就满足了。 杨开微微动容,忽然发现面前这个女扮男装的尤物,要求竟是如此简单。 “艾欧会长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杨开问道。 雪月神色一黯,低声道:“是小娘的事……” “小娘……”杨开愕然,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应该是艾欧会长的现任发妻。 雪月的母亲早已去世,那么艾欧现在的发妻她自然应该如此称呼。 雪月苦涩一笑:“父亲他虽然雄霸一方,但对感情之事却向来极为看重。尤其是对小娘,非常呵护,也是他最为疼爱的女子。一年前,小娘闭关冲击虚王境的时候出了岔子,导致走火入魔,经脉寸断,险些当场毙命,父亲用大神通压下了当时了危机,却依然没能让小娘全身而退,那一次之后。小娘便昏迷不醒。生命垂危,这一年来,父亲一直想方设法地想要将小娘唤醒,却没有成功。” “突破虚王境的时候出岔子……”杨开悚然一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一位返虚三层境武者。若是在这种关键时候出岔子的话。是很容易丧命的,雪月的小娘之所以没有当场死亡,完全得归功于艾欧的强大实力。 恒罗商会会长。可是一位老牌的虚王两层境强者。 “那时候小娘的身体本来破损严重,根本就是无力回天之局,可是父亲用了逆天之物,将小娘强行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维持住了她的生机。半年前,他又用了某种神物,才将小娘的身体修补好。” 雪月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望着杨开,虽然她没有明说艾欧到底用了什么,但是杨开也知道,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宝物这普天之下唯有那么几种。 不死原液就是其中一种! 当时在失落之地中,那不老树上总共诞生了三滴不死原液,三位在场的虚王两层境商议瓜分了,其中一滴为倪广所得,一滴为紫龙所得,最后一滴鬼祖没办法得到。 杨开最后将整棵不老树弄走,那一滴也送与了鬼祖。 而紫龙拥有的那一滴,则被杨开留了下来。 半年前艾欧会长动用的神物,绝对是不死原液。 不死原液足以肉白骨,活死人,是世上最珍贵的疗伤圣药,是连虚王三层境都觊觎的东西。 带着一滴不死原液,就等着多带了一条性命,艾欧能不假思索地将之给雪月的小娘服用,可见他对其的感情之深。 “小娘的命虽然保住了,可依然没有醒转的迹象,这么长时间下来,父亲也找了许多炼丹大师来查探,他自己也仔细观察过,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那便是小娘的神魂已然受到了永久性的损伤,除非能炼制出虚王级的修补神魂的灵丹,否则根本不可能再醒来。而且……即便炼制出了那种灵丹,小娘醒转的可能性也不大。父亲这些日子为小娘的事情几乎殚精竭虑,我看着……也挺难受的。” 杨开静静地聆听着,慢慢地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沉声问道:“那些炼丹大师有没有说,要炼制什么灵丹才能起到作用?” “太初转魂丹!”雪月沉声到。 杨开略一思索,便知道这灵丹需要什么材料,能起到什么作用了,因为太初转魂丹的丹方,就在丹道真解之中有所记载,不禁奇道:“这可是上古灵丹,你们恒罗商会果然人才济济,连这种灵丹都知晓。” 他若不是在帝苑之中无意间得到了丹道真解,也不会知道那么多上古灵丹的丹方。 可是恒罗商会这边却有人清楚,不愧是星域三大势力之一,底蕴非同小可。 “你也知道?”雪月讶然地望着杨开,忽然美眸一亮,开口道:“对了,你是炼丹师!” 当年她被玄阴葵水侵蚀昏迷,正是杨开炼制出一枚生有丹云的灵丹,将她救下来的,这么多年来她虽然一心扑在杨开身上,却一直纠结于如何找到他,如何表露心迹,完全忘记了杨开的另外一个身份。 直到此刻,才蓦然醒转。 不过很快,雪月美眸中的光芒又暗淡了下去,失落道:“那太初转魂丹据说是虚王级中品灵丹,必须得由虚王级炼丹师出手,才有炼制成功的机会。你虽然是炼丹师,怕也……” 雪月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并非是她不相信杨开的本事,只不过虚王级炼丹师的名头实在太过唬人了,放眼整个星域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比虚王三层境武者还要稀少。 杨开年纪轻轻已到虚王两层境,拥有如此强大的武道修为,又怎可能在丹道上有太高的造诣? 杨开也没有解释太多,只是问道:“你那小娘平日对你如何?” “小娘对我自然极好的。母亲去世之后,我便一直在她身边长大……她教我修炼,教我做人,她也知道我的秘密,以前小的时候,她偶尔还会背着父亲偷偷地带我打扮……”雪月的美眸里浮现出回忆的神色,脸上绽放着温暖的笑容,似乎是在回想什么甜蜜的事情,“不过每次打扮完,都得赶紧恢复原样,父亲不喜欢看到我女儿身的样子!” 杨开微微点头,从雪月的描述之中,也能想象出那小娘定是个贤妻良母般的人物。 “我去看看如何?”杨开提议道。 “你想去嘛?”雪月惊喜地望着他,“这样也好,你怎么说也是个炼丹师,或许能与别的炼丹师多多交流,看怎样才能缓解一下小娘的症状。我们商会也有自己供奉的虚王级大师,父亲大半年之前就已经派人去请了。” “大半年之前就派人去请,到现在还没来?”杨开一脸惊诧。 “你也太小瞧虚王级炼丹师的架子了。你刚才没听我说么,那位大师在我们商会,也是供奉的身份。你自己也有宗门,应该知道供奉这两个字代表了什么意思。” “明白了。”杨开微微点头。 供奉之地位,几乎要等同于太上长老,只不过比太上长老还要自由一些。 供奉拿着宗门或者某个势力给予的极为丰厚的报酬,平日里却什么也不需要做,即便是宗门遇到了灭顶之灾,甚至都可以袖手旁观,无人会指责什么。 可是太上长老就不同了,虽然地位也高崇无比,一声令下,宗门弟子莫敢不从,但那是要与宗门同生共死的,宗门有难,太上长老绝对不能坐视不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供奉的地位甚至要高过太上长老,因为供奉既可以得利益,还不必冒风险。 也可以这么说,太上长老是自家人,供奉是外聘之人。 以恒罗商会的庞大实力,再加上艾欧的面子,大半年前就派人去邀请,直到此刻也没有现身,可想而知那位虚王级炼丹师该有多大的架子。 即便如此,恒罗商会这边也不敢有什么怨言,艾欧也只是小心翼翼地催促了几次罢了,唯恐惹那位大师不快。 可直到今日,那位大师依然迟迟不现身,倒是有消息传来,他将在最近几日驾临水月星。 艾欧心急如焚地等待,哪有什么心情去见神荼,这也是神荼在水天城待了几日又灰溜溜地跑回来的原因。 他连艾欧的面都没见到,哪有时间说杨开的事情。 “不管怎样,先去看看吧。”杨开提议道。 “好,我带你去,相信小娘若是知道你的存在,定然也会为我高兴的。”雪月说着,擦了擦自己的眼角,有些泫然欲泣。 小娘在她心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甚至比自己的亲生父亲还要重要。 “别哭了,等会出去叫神荼看到,还不知道我们两在这里面做了什么呢。”杨开走上前,替她擦拭了下眼角。 温柔的动作和低沉的声音让雪月双颊飞红…… 大厅的门轰然打开,杨开与雪月一前一后走出。 正在门前偷听的神荼等三人连忙朝后跳去,纷纷站定了,一脸疑神疑鬼地打量前方的杨开和雪月。 下一刻,神荼便心头一沉…… 他赫然发现,自己的三弟此刻眼圈微红,似乎刚哭过一般,那让女子都嫉妒羡慕的俊美脸颊上还残留着让人遐想联翩的红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