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材料只有一份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材料只有一份

谁也不知道龙天伤到底跟那些被灭掉的宗门有什么冲突恩怨,只传扬说跟一个女子有关。 自那之后,龙天伤便遁隐不见,在最近的一千年内,谁也没见到过他,只知道这人坐镇水月星,在某个地方闭关修炼。 却不想今日他居然主动现身。 面对一位虚王三层境强者,谁也不敢怠慢,都纷纷抱拳行礼,连左德这样的人,也没有免俗。 龙天伤呵呵一笑,冲左德回了一礼,淡淡道:“一别数十年,大师风采依旧,天伤心中甚慰。” “龙长老客气了。”左德颔首道。 “龙师叔,您今日怎么有雅兴出来走走?”艾欧很是诧异地问道。别人不知道龙天伤什么脾气,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在整个星域,也只有他跟龙天伤的接触最多。 平日里,即便是他想要见龙天伤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经常过去问候的时候还会吃闭门羹,不得不灰溜溜地退回来,哪里晓得今日对方居然主动现身,让艾欧好一阵惊诧。 “过来凑个热闹。”龙天伤呵呵一笑,他气质不凡,但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任何人见到他,都会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亲切感,说话间,他扭头望向杨开:“这位……杨开,我直唤你名字,没有问题吧?” “自无不可。”杨开微笑点头。 “恩,你很好,我恒罗商会日后便是你的盟友。什么时候想来便来,不必见外。”龙天伤微笑道。 “多谢前辈美意,小子定将这里当成自己半个家。”杨开立马打蛇顺棍上。 雪月在一旁听了,哪里还不晓得杨开所言何意,顿时美眸里流露出一丝羞涩和幸福的神情。 一边,左德见龙天伤如此说,老脸不禁有些难看。龙天伤虽然没多说什么,但仅凭这句话,他就知道对方有些不满自己的做法了,否则又为何如此亲近杨开? 不过……这又如何?虚王三层境跟自己比较起来。在理论上地位是相同的。所以他也不是太在意。 “如此便好。”龙天伤点点头,似乎很满意杨开的表现,话锋一转,轻笑道:“话虽如此。但你今日既与左德大师定下彩头。到时候若是输了可别不认账。本座今日既来凑这个热闹,可就不能袖手旁观了,你若敢逃。本座可就真敢斩的。” 他笑眯眯地说出这番话,话锋之中不带丝毫杀气,可在其他人听起来,却是不由自主地出了一身冷汗。 一位虚王三层境强者坐镇此地,到时候谁敢不履行赌约?那简直就是找死。 “前辈放心,小子乃诚信之人,绝对不会出尔反尔。” “如此便好。”龙天伤又看向左德,“大师你呢?有龙某坐镇此地,你可放心了?” “有龙长老这句话就够了。”左德点点头。 “既如此,那你们便开始吧。许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事了,龙某也想看一出好戏。”龙天伤微微一笑,话音落下,整个人就如烟雾一般,忽然消散在原地。 他就这么不见了。 但谁都知道,他并没有走远,只不过因为他在此地的话给人压力太大,所以主动遁隐。 “杨兄弟,你真要这么做。”艾欧表情凝重地望着杨开,心里并不希望杨开跟左德比拼炼丹术。 这个提议在他看来,又感激又无力。 就好比一个三岁孩童要跟一个大人比力气一样,前者根本没有赢的可能。 那这一句杨兄弟让杨开怎么听怎么觉得刺耳…… 他又不方便点破,只能佯装淡然,点头道:“龙前辈都已经现身此地,小子还有反悔的机会么?” “哈哈,自是没有的。”虚空之中,传来龙天伤的大笑,那笑声仿佛有些幸灾乐祸之意,让雪月气的牙痒痒。 “哎!”艾欧重重地叹息一声,“既如此,那两位便开始吧,艾欧与龙师叔和诸位大师,都当个见证!” 他知道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已经无力回天了。 不过他也在心中打定主意,若是杨开真输得一败涂地,即便拼着名誉受损,也要助杨开逃离此地。 不管怎么说,杨开都是因为谷碧湖的事主动跳进这谭浑水的。 他到现在都想不通,杨开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哈哈,这下你死定了。”詹元站在左德旁边,大笑了起来,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恩师,待会不必留手,让他知道您老人家才是这世上最出色的炼丹师。” “哼,何须你来说。”左德冷哼一声,眼睛半眯着,凝视杨开道:“你要跟老夫比拼什么,莫说老夫以大欺小,这比拼的内容就由你来决定,无论何种灵丹,老夫都接下便是。” 他摆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不屑地望着杨开。 真是可笑啊,这世上竟还有如此愚蠢之人,竟要跟自己比拼炼丹之术,待会便让你知道,服字是怎么写的。 “比拼的内容杨某早就说过了,就炼太初转魂丹!”杨开微微一笑。 “不可!”左德还没说话,艾欧忽然爆喝一声,神色凝重地望着杨开:“杨兄弟,换一种灵丹吧,太初转魂丹实在是……” 实在是等级太高了,那可是虚王级中品灵丹,想要炼制必须得有虚王级炼丹师出手才行,虚级上品炼丹师都没资格炼制,只会浪费药材。 杨开武道修为高绝,年纪又不大,这么多年来肯定醉心武道,在炼丹术上又有多高的造诣?就算天赋再出众,也不可能到虚王级炼丹师的程度! 选太初转魂丹作为比拼的内容,还没比就已经输了。 艾欧感激杨开为谷碧湖考虑,但也不能任由他跳进火坑里不管不问,若真如此的话,那自己成什么人了,所以他一口否决,殷切地望着杨开道:“要不就选回元丹吧,这种东西大家以前都经常服用过,也能辨别出好坏来。” 回元丹,低级武者恢复圣元所用的灵丹,只有圣级下品的档次。 艾欧觉得杨开应该能炼制出来,只要能炼制出来,就有与左德一拼的机会,万一运气好炼制出丹纹来,或许还有赢的希望。 宗傲也在一旁点头赞同,觉得选回元丹妥当一些。他可是知道杨开有一些炼丹的本事,连生有丹云的灵丹都炼制出来过,炼一枚生有丹纹的回元丹肯定不是难事。 既然左德让杨开自己选比拼的内容,那就不能白白地浪费了这个优势。 詹元跳出来道:“人家自己都说要选太初转魂丹了,肯定有信心能够炼制成功的,詹某不才,倒要好好观摩一下阁下的炼丹之术,啧啧,虚王级灵丹的诞生啊,可不多见,诸位说是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炼丹师们都露出振奋的神色。 他们也想观摩一下虚王级灵丹炼制的情景啊。 回元丹跟太初转魂丹比较起来,他们更倾向于后者,所以听了詹元的话之后,竟都表示赞同。 艾欧脸色一怒,威严的双眸朝詹元注视过去,后者不禁缩了缩脖子,讪讪一笑道:“艾欧会长见谅,詹某身为炼丹师,只会从自身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确实有些疏忽了,不过在场诸位大多应该都是这个意思,会长大人不妨问问他们。” “不用了,就选太初转魂丹!”杨开摆了摆手。 “你可想好了?”左德冷冰冰地问道。 “大师没自信?”杨开微微一笑。 “老夫是怕你日后笑不出来!”左德冷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也罢,老夫就炼制一枚太初转魂丹出来,趁了你的心愿。” 他直到现在,还以为杨开是在拿自己的人身自由,换取救治谷碧湖的机会,他以为杨开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那一枚太初转魂丹而已。 他根本不相信杨开能炼制出虚王级灵丹。 “艾欧会长,把材料拿出来吧。”左德冲艾欧道。 艾欧皱眉道:“材料只有一份!其他的好说,但七彩麋鹿的内丹,却只有一枚,你们两位要比拼炼制太初转魂丹,怕是不行的。” “这老夫不管。”左德摇摇头,“你准备的那些材料,本就是给老夫的,至于他到哪里弄材料,就是他自己的事了,若是连材料都凑不齐,那就当他输了!” “大师,若真如此,是不是有些胜之不武?”艾欧面沉如水。 “他注定要受此教训!”左德不为所动,冷笑道:“年轻人总是心高气傲,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经历一些打击,才会变得成熟稳重起来,今日之事,就当是他的教训吧,龙长老,你说呢?” 左德望向虚空问道。 没有回应,好半晌,龙天伤的声音才传出来,听不出什么喜怒哀乐:“大师所言不错,艾欧,将准备好的材料交给大师吧。” “师叔!”艾欧闻言大惊,若真如此的话,杨开就完全没有赢的希望了,太初转魂丹的材料都凑不齐,还比什么?艾欧可是深知那七彩麋鹿的内丹有多么难寻,倾尽整个恒罗商会的力量,他才找一颗能量流逝大半的而已,这世上绝对没有第二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