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都是一家人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都是一家人

“不行!”艾欧沉着脸,一口否决,“其他的事都好商量,此事我不同意!” 雪月的脸色一黯。 “夫君,你也该为雪月考虑考虑,她眼界如此之高,这世上能让她看上的,又有几人?难道你就愿意看到她日后一辈子孤孤单单?”谷碧湖温声软语,劝解道。 “武者之心,武道至高,待到武道大成,再去男欢女爱也不迟!”艾欧依然沉着脸,没有丝毫松口。 谷碧湖忽然浅笑嫣然起来,笑吟吟地道:“看样子……本夫人跟你好好说话,那是行不通的了。” 闻言,艾欧脸色一变,惊声道:“呔,夫人,你想作甚!” “没想作甚。”谷碧湖轻轻地冷笑着,“艾欧会长一代枭雄,手握商会大权,心中武道至高,怕是没有我这小女子丝毫地位……你如今距离武道大成也有一段距离,既然你说待到大成再男欢女爱也不迟,那小女子唯有离你而去,不耽误你的武道大业了。” 说话间,谷碧湖泫然欲泣,一副心灰意冷即将远离的神态,配合着她那病态的苍白美感,着实叫人我见犹怜。 艾欧果然慌了,连忙上前,推开杨开和雪月两人,一把抓住了谷碧湖的双手,焦急道:“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只是在教训雪月而已,我可没有说……” “你的意思我懂了。”谷碧湖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晶莹泪水,“会长大人且放心,小女子在此休养几日,待到能下床行动时,便会离开的,必定不会耽误你的武道大业,待你哪一日站在武道巅峰,小女子再来伴你左右。不离不弃。” 她轻咬着薄唇,歪着脑袋,仿佛伤痛欲绝,一边说着一边眼泪水哗啦啦地往下滚落。 “夫人……”艾欧彻底懵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中急的如猫挠了一样,恨不得给谷碧湖跪下磕头认错,可一想到杨开和雪月还在一旁看戏,哪能拉下这个脸面? 当下一回头,冲杨开和雪月两人怒目而视。 “额,父亲大人,女儿先告辞了。”雪月心领神会,知道接下来的场面少儿不宜,连忙扯了一把杨开遁走。 杨开也急忙一抱拳。紧随着雪月离开。 临走之前,杨开发现谷碧湖冲自己打了个眼色,一副有我莫慌的表情。 杨开咧嘴微笑起来,知道艾欧看似五大三粗,必定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否则不可能如此重视谷碧湖。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若是哪一日苏颜或者夏凝裳又或者是扇轻罗跟自己使这一招,自己也怕是招架不住啊。 温柔乡,英雄冢,亘古不变的至理。 来到竹屋外,神荼不知道去了哪里,早已不见踪影。竹屋的禁制瞬间被开启,再也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音,甚至杨开悄悄放出神念想要感知一番,也无法深入其中。 只能作罢。 “谷夫人……”杨开想了想,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评价合适,毕竟谷碧湖现在也算是他的长辈了。怎么评价都不太合适,只能道:“似乎很重视你。” “恩,小娘对我们都很好,而且为人亲和,所以我们都很尊敬她。”雪月抿嘴一笑。“也只有她,才能制的了父亲,你可别看父亲在小娘面前服服帖帖的,在别人面前他可是另外一个样子。” “能想象的到。”杨开颔首,毕竟是一会之长,没点威严和威势怎么行? 雪月忽然悄悄地捅了捅杨开,直言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娶我?” “恩?”杨开愕然地望着雪月,似笑非笑地道:“你就这么肯定谷夫人能搞定艾欧会长?” “小娘都亲自出马了,父亲哪会不妥协?再说了,就算没有小娘,以你的身份,修为,父亲也会多多考虑的,所以这事没有第二个可能。” “那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嫁出去?”杨开逼视着雪月的美眸。 雪月脸色微红,跺脚道:“是又怎样?似你这般出色的人,我要不主动点,日后你心中哪有我的位置?” 杨开愕然,竟有些无言以对。 雪月冷哼一声,走上前来,伸手戳着杨开的心窝口,咬牙切齿地道:“说吧,除了我之前在帝苑里见过的那个妖女扇轻罗之外,你还有几个女人,都叫什么?” 雪月说几个字,就戳杨开一下,纤纤玉指间暗藏着爆发的圣元冲击。 十几指戳完,杨开忍不住轻咳了几声,有些心虚地道:“真没几个。” “没几个是几个?”雪月斜着眼。 杨开竖起两根手指头。 “都是什么人?配的上你么?” “我两位师姐呢。”杨开呵呵干笑着。 “青梅竹马呀。”雪月讶然,旋即又有些懊恼地道:“这大房没指望了,二房三房也没我的份,难道只能当个四房?” 她顿时有些不开心了,咬牙道:“以后还准备找几个?” “没有以后!”杨开正色道。 雪月呵呵,皮笑肉不笑地道:“你说这种话真的没关系嘛?小心日后被我抓到把柄哦,到时候我告诉三位姐姐去,你能吃的消嘛?” “真没以后。”杨开信誓旦旦,就差赌咒发誓了,一脸真诚地望着雪月,目光清澈坦诚,伸手握住雪月的柔荑,温情款款道:“有你们就足够了。” 雪月脸色微微一红,心中一片甜蜜,低下头嗔道:“肉麻!” 搞定! 杨开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两人说话间,竹屋的门忽然被打开,艾欧会长那壮硕的身躯从中走出。 雪月顿时就如受惊的兔子一样,赶紧将手从杨开的掌握中抽出来,往后退出两步。 艾欧一双眸子,如雷似电,直视两人所在的方向,显然是有所发现,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沉着一张老脸,伸手冲杨开一招,毫不客气地道:“小子,随本座过来。” 说完,直接朝某个方向漫步行去。 从杨兄弟,到杨大师,再到小子……可见艾欧会长心目中对杨开的印象变化。 杨开微微一笑,转头跟雪月道:“我跟前辈聊聊去,你且回吧,我会来找你的。” 雪月张了张嘴,本想跟着一起去,不过她也知道,此刻自己实在不方便打扰两个男人之间的谈话,只能道:“你小心一些,若是我父亲有为难你的地方,能忍则忍,回头,我……补偿你。” 说完,脚下生风,脸色绯红地跑开了。 杨开顿时露出一脸遐想的表情。 “小子还不滚过来!”艾欧在不远处站定,不满地催促道。 “来了来了。”杨开知道他应该在跟谷碧湖的交锋中落入了绝对的下风,此刻正心情不爽的时候,所以丝毫不以为意。 小跑到艾欧面前站定,杨开面含微笑,抱拳道:“杨开见过未来的……岳父大人!” “小子你喊我什么!”艾欧顿时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呵呵。”杨开干笑一声。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告诉你小子,你想娶雪月,这事没得商量!”艾欧怒视杨开,一脸不爽。 “真没商量?”杨开愕然。 “果断没有!”艾欧斜着眼,沉声道,一副天打雷劈也绝不屈从的架势。 “这样啊……”杨开沉吟了一下,“那小子跟前辈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先且这样吧,明天我就会离开水天城。” “恩?”这下轮到艾欧怔住了,他完全没想到,杨开竟如此好说话,本以为这小子会跟自己死皮赖脸地缠磨呢,却不想如此知难而退? 心中大喜,若是如此的话,那他在谷碧湖那边也可以有个交代了。反正不是自己逼他离开的,是自己主动要离去,可不关本座的事。 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杨开重重地叹息一声:“哎,不过我若是离开这里的话,恐怕药师殿那五百多位炼丹师也要随我一起离去了。” “什么意思?”艾欧顿时紧张起来。 “呵呵,忘记告诉艾欧会长了,你离开之后我开坛讲丹了几天,如今也算是那些炼丹师的半师,他们本来是要跟随在我身边学习炼丹术的,不过我一想,咱们都是一家人嘛,跟在我身边与留在药师殿也差不多,所以就没同意,不过如今我既然跟雪月没这个缘分,那就不强求了,我离开的话,他们恐怕也是要离开的。” “半师?”艾欧大惊失色,旋即怒道:“小子你威胁我!” 他知道杨开这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炼丹师都极重传承,从詹元跟着左德离开就可以见到这一点了,杨开如今是那五百多位炼丹师的半师,有传道之恩,只需他振臂一呼,药师殿必将寸草不生,片瓦不留,一个人影都不会给他留下。 那可是整个恒罗商会的精锐部队! 艾欧心中拔凉拔凉的,意识到自己有些低估杨开的能耐了。 “岂敢岂敢!”杨开笑眯眯地望着艾欧。 “你有种!”艾欧咬牙哼道。 杨开不管他,忽然从自己的空间戒里取出一块石牌模样的东西,唉声叹气道:“本来呢,小子还准备将这个东西送给前辈,可惜啊……罢了,如今也省了。” “这是什么?”艾欧一脸好奇地问道。 “一部功法!”杨开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