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不想死就滚开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不想死就滚开

杨开怡然不惧,反而咧嘴一笑道:“杀了我,你恐怕无法交差啊!” “区区一个监下之囚,有何资格与我讨价还价?杀了你,也无人在意!” “是嘛?”杨开吐了口血水,“那寇师兄说过,他要去请示卞护法,问问如何处置我们,你说,若是卞护法得知你把我杀了,你会是什么下场?” 听到卞护法三个字,阎休然的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忌惮之色,暴怒的情绪也仿若被泼了一盆凉水,陡然冷却了下来。 赌对了! 见他这幅神态,杨开心中大定。 从自己碰到的这几个碧羽宗的弟子的行事风格来看,这个宗门似乎不是什么好宗门,里面的武者也都不是好人,恐怕规矩及其森严,一旦触犯的话必定会受到极为严厉的惩罚! 所以杨开才会扯着那从未谋面的卞护法的名号做大旗。 阎休然果然被震住。 诚如杨开所说,在卞护法的指令没下达之前,他就杀了杨开,那绝对是僭越,到时候叫卞护法知道的话,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所以他不敢再下杀手了。 但是掠宝蛇被杨开咬死,就这么罢手又不太可能,所以阎休然只是略一犹豫,便又狰狞地朝杨开行去,口上道:“算你小子能言会道,你放心,若是卞护法要你死,我必会亲手送你上路,且先让你苟活几日!” 杨开闻言猛撇嘴。 “不过现在嘛……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的肉身素质似乎不太一般,希望你能接下这一招!” 话落,阎休然已经冲到了杨开面前,拳头上凝聚着燃烧的愤怒和狂暴的源力。狠狠朝杨开腹部砸下。 轰…… 杨开顿时如遭雷噬,整个身躯都弯成了虾米状,疼的直抽搐。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一口鲜血喷出。如狂风骤雨般喷向阎休然。 后者一时不察,竟被喷的满脸污垢。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如此挑衅,他哪里还忍得住,几乎是本能地一抬腿,狂扫在杨开的颈脖上。 下一刻,杨开飞了出去,跌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看那样子。似乎是昏死过去了。 “便宜你了!”阎休然冷哼一声,扭头恶狠狠地注视了刘纤云一眼,低喝道:“把他拖过来,跟我走!” 如今掠宝蛇已经死了,阎休然即便想抢夺刘纤云的秘宝也不太可能,只能先将两人关押进骨牢,再想办法好好折磨他们。 刘纤云闻言,连忙小跑到杨开身边,伸出手指试探了下他的脉搏,待确定他还活着之后。不禁轻呼了一口气。 想了想,刘纤云伸出手将杨开提了起来,然后背在背上。 紧随在阎休然的背后。走进面前的山峰底下的山洞内,顿时,一股阴测测的感觉萦绕全身,让刘纤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山腹内,隐约回荡着一阵阵惨绝人寰的叫喊声,听在耳中让人毛骨悚然。 阎休然在前头领路,一边走一边冷笑着道:“入了骨牢,能活着出来的人还没几个,你若不想承受什么非人的待遇。就趁早将秘宝交给我,我可以让他们给你个痛快。否则的话……你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刘纤云俏脸发白,娇躯微微颤抖。轻咬着毫无血色的薄唇,一声不吭。 越往内深入,环境越是阴暗潮湿,一股股难闻的骚臭味充斥着这整片空气,让刘纤云不禁皱了皱眉头。 一路往下,似乎深入了足足有千丈距离,才来到一个地牢般的地方。 那牢房被一片片隔开,似乎是用什么妖兽的骸骨制作而成的牢房栅栏,显得极为坚固。 在昏暗的牢房内,有一道道猩红的目光,犹如野兽一般,紧盯着阎休然等人,让刘纤云情不自禁地心里发毛。 “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惨嚎声从某处传来,那是对死亡的极度渴求,刘纤云实在想象不到,到底那人是承受了什么样的折磨,才让他只想一死了之。 可是在这里,死亡显然都成了一种奢望,那边的声音很快变成了极为凄厉的惨嚎。 刘纤云的脸颊已经惨白无血了,只感觉这可能就是自己将来的命运,顿时悲从心来。 “滚进去!”阎休然忽然停在一件牢房面前,打开房门,冲刘纤云示意道。 刘纤云不敢违抗,只能背着杨开走进那牢房内。 阎休然又将牢房关紧,这才冷笑一声,伸手拍了拍那骨质栅栏,阴测测地道:“来了两个新人,好好招待下吧。” 话落,他转身离去。 而与此同时,那一间原本寂静无声的牢房内,忽然亮起了数道猩红的目光。 刘纤云被吓了一跳,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牢房里本来竟然关押了四个人,之前刚进来的时候竟然一时没能察觉。 “咦?女人?”忽然,一声惊喜的呼喊传出,那原本被关押在此地的武者轻嗅着鼻子,显然是嗅到了刘纤云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顿时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 “竟然来了个女人?哈哈哈哈!兄弟们有福了!”立刻有人大笑起来。 这话传出去,一下子引的旁边的牢房一阵骚动,无数囚犯拥挤到栅栏旁边,饶有兴致地朝刘纤云所在之地打量过去,口中不断地发出淫笑之声,似乎是在期待些什么。 刘纤云面色一沉,连忙往后退去,直退到最里面的位置,背后依靠着墙壁,警惕地盯着前方。 牢房内,有一个魁梧如铁板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这人最少身高两丈有余,庞大的体型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他虽然也被禁锢了体内的力量,但浑身上下依然散发着一股如野兽般凶猛的气息。 “这女人,我要了!”那魁梧男子淡淡出声,却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其他三个男子略一犹豫,其中一人带着谄意道:“既然宗七老大开口了,那兄弟们自然得给点面子,不过等宗七老大享用完了之后是不是……嘿嘿嘿。” “之后就随你们!”宗七冷冷道。 “多谢宗七老大!”那三人连忙开口道谢,并且主动退后一步,脸上挂起淫笑,静待好戏登场。 叫宗七的魁梧男子紧盯着刘纤云,似乎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借助昏暗的光芒看清楚刘纤云的样貌,不禁点头道:“不错,竟然还是个极品!碧羽宗这帮孙子总算干了点好事啊。” “你想做什么?”刘纤云沉着脸,凤眸含威,盯着宗七问道。 她并没有因此而惊慌失措,因为她知道在这种地方,讲道理是没用的,只有实力才是话语权的主导。 如今大家的力量都被禁锢,只能依靠肉身,望着那铁板一般的身躯,刘纤云压力如山。 “我想做什么你还不清楚么?”宗七冷哼,一点也没将娇小的刘纤云放在眼中,“不想痛苦的话就乖乖享受!” “哈哈哈哈,宗七老大说话真有意思,不错,小妞,我奉劝你还是不要惹火了宗七老大的好,他在炼体术上可是有很高的造诣,你这小身板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没法反抗那就乖乖享受,你还怕宗七老大满足不了你么?” “恶心,下流!”刘纤云咬牙咒骂。 “哎,你这样骂他,只能激发他的兽欲!还不如别出声。”忽然间,背后传来杨开的声音。 刘纤云先是一怔,旋即一喜,娇呼道:“你醒了?” “哦,我就没昏迷!”杨开说话间,主动从刘纤云背上跳了下来,伸手揉着额头和腹部,一阵龇牙咧嘴:“那混蛋下手可真重啊,差点被他打残,妈的,以后定要他好看。” 刘纤云傻傻地望着杨开,彻底被他那句没昏迷给震撼到了。 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啊!阎休然那样的攻击,竟连将他打昏迷的资格都没有,他的承受能力又该有多么强大? 失神间,连自身危险的处境都忘记了。 “哦?竟然还有个情郎?”宗七站在杨开三丈之外,居高临下地俯视,眯起的双眼中满是不屑和讥讽之意。 “呵呵,这位朋友说笑了,我与这位姑娘……也只是朋友而已。”杨开解释道。 宗七冷哼:“不管你是她朋友还是情郎,警告你一句,不想死的话就滚开!” “你很嚣张啊!”杨开抬头仰望着面前的壮汉,眼睛半眯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我也警告你一句……不想死的话就滚开!” 同样的话,原封不动地被还了回去。 牢房里顿时一片静谧。 其他三个躲藏在黑暗中的男子张大了嘴巴看着杨开,宛若看个死人一样,忽然间,其中一人反应了过来,低呼道:“不好,赶紧退!宗七老大发怒起来很恐怖的。” 另外两人也是一个激灵,眼中浮现出惶恐的神色,似乎是回忆到了不好的事情,同样急忙退到了最外边。 直到这时,宗七才呵呵冷笑了一声:“你很意思,不过……惹怒了我,对你没什么好处。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跪在我面前,给我舔干净鞋子上的东西,我就绕你不死,否则的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