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雪若清天 - 武炼巅峰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雪若清天

无意间得到冰花这样的异宝,杨开心情大好。 这东西对他确实无用,但却可以换取大量的修炼资源,尤其是他现在紧缺的源晶。 若是能寻个不错的拍卖场将那三枚冰果拿去拍卖,杨开估计自己短时间内肯定无需为源晶而发愁了。 崖底不是久留之地,所以在入手冰花之后,杨开便准备撤离了。 但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怪异嘶鸣忽然在耳畔边响起,紧接着,一道匹练般的雪白光芒忽然从不远处激射而来,呼啸如奔雷,气势凌厉。 杨开眼帘一缩,一股莫大的危机感从心中浮起,一瞬间从原地闪开。 嗤…… 雪白的光芒打在空处,将地面犁出巨大的沟壑,冰岩翻飞,威势骇然人。 “谁!”杨开下意识地以为是谁隐藏在这冰崖底部偷袭自己,因为刚才那突然出现的一招,给他一种剑道秘术的感觉,而那雪白的光芒,分明是一种饱含了冰寒意境的剑芒! 不过话一出口他就觉得有些不对了,这里是冰崖底部,自己是利用虚无秘术,作弊般地潜入下来的,若是真有人隐藏在此地的话,那这人的实力该有多么恐怖? 这样的强者,对付自己还需要偷袭么? 所以他连忙朝攻击来源的地方望去。 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前方又是一道雪白的剑芒,裹着冻彻心扉的寒冷意境迎面袭来。法则之力迸向四及,溅射虚空,猛不可挡! 无法抵御!杨开心中一瞬间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再一次施展出瞬移,从原地闪开。 在这崖底,他要时刻注意四周帝威和冰寒意境的压制,保持着自身的虚无秘术,如此才不会被碾压致死,此刻又突然出现了这样狂暴的攻击,杨开应付起来着实有些手忙脚乱。 避开对方的第二击之后。杨开这才忙里偷闲地朝攻击来源之地仔细望去。 待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袭击自己之后。杨开眼珠子都快吐出来了,心中狂震,失声惊呼道:“怎么可能?” 偷袭自己的并非是什么人,而是一只妖虫模样的存在。那妖虫看起来就如屎壳郎一般。背上厚厚的甲壳。原本应该是呈现出青绿色,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这崖底带的时间太长的缘故,让它整体都呈现出一种晶莹的雪白。 “食灵妖虫?不会吧?”杨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食灵妖虫并非是星界的特产。在星域之中也有存在,所以杨开认得这种奇虫异豸。食灵妖虫无物不食,但凡有点灵气的东西,都可以成为它们的食物。 秘宝,宝甲,武者的肉身,圣晶……等等等等,而且它们的啃食是无视防御的,甚至连威能巨大的上古禁制都能吞噬。 故乡星界之中,有这么一个传说,在某个修炼之星上,有一处上古封印之地,封印了一个凶残的存在,而正是一群食灵妖虫啃食了那上古封印的能量,才让那凶残的存在脱困而出,让那修炼之星陷入血雨腥风之中,死伤无数。 当然,这只是个传说而已,是真是假无从考量,可毕竟无风不起浪,食灵妖虫的难缠之处可见一斑。 好在这种东西成长的速度极慢,武者们也都知道它们的危害性,所以一旦发现,都会全力击杀。 杨开也见过食灵妖虫,所以一眼就认出了。 但是……他见过的食灵妖虫,不过是一群毛毛虫大小的家伙而已,根本无法对武者造成什么危害。 而眼前这只雪白的食灵妖虫却足有两人之高,看起来威武雄壮,单是那凶恶的卖相便给杨开极大的压力。 “妖虫母体?”杨开脸色一沉。 食灵妖虫并非都是极为小巧的存在,它们的结构跟蚂蚁有些相似,在一群食灵妖虫当中,有那么一个母体的存在,所有的食灵妖虫都听从母体的号令。 眼前这一只绝对就是妖虫母体了! 最为离谱的是,这只雪白的妖虫母体身躯前段有两只大钳,其中一只大钳上还凝聚了一柄由能量幻化而成的利剑,闪烁着盈盈白光。 杨开几乎看傻了眼。 在这冰崖底部,忽然出现一只如此巨大的妖虫母体就已经足够匪夷所思了,而这妖虫母体竟然还会自主地凝聚出能量长剑。 这是什么情况? 而刚才那两招一模一样如剑道秘术般的攻击,分明就是这妖虫母体斩击出来的了。 绕是杨开见惯了大风大浪,阅历不浅,一时间也觉得有些脑袋不够用,眼前所见的一切彻底颠覆了他的常识,摧毁了他的认知,让他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 食灵妖虫的灵智是很低的,即便成长几万年,也不能进化到懂的施展剑道秘术的程度。 可从刚才那两次剑芒中蕴藏的意境来看,它在剑道秘术上的造诣还不低!那两剑绝对有着大师级的风范。 还有一点让杨开觉得疑惑----他隐隐觉得那两剑,或者说那一招剑道秘术,有些眼熟。 就在他失神的时候,那妖虫母体再一次高高举起了钳上的能量长剑,两只小巧的眼珠子中泛着森冷的白光,冷冷地凝视杨开,有一种人性化的蔑视,旋即,四周的冰寒和法则在那能量长剑上萦绕。 白光乍现,剑芒横空而出,划破虚空,如游龙奔走! 未及身,杨开便呼吸一滞,己身所处之地,如被冰封,空间凝固。 这是剑意,一种至高至寒的剑意!天地间游走的能量化为细小的冰针,朝杨开疯狂攒射而来。 雪,蓦然落下。 杨开却骇然惊呼:“雪若清天!” 他内心深处震撼的无以复加,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星界之中见到了这一招剑道秘术。他可是深知这一招秘术的强大之处,所以根本不敢犹豫,双手一推,无数道月刃就迎了出去。 轰轰轰…… 寒冷的意境和空间之力碰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震的整个冰崖都在摇晃,虽然杨开对空间秘术的钻研已经达到了一种常人无法企及的程度,但他本身毕竟只是个虚王三层境武者,而且在这冰崖底部的恶劣环境对妖虫母体施展出来的剑道秘术有莫大的提升作用。 所以两招秘术悠一接触,月刃便轰然破碎,根本不是剑芒之敌。 冰寒刺眼的剑芒撕裂杨开的抵抗,自袭他的面门。 杨开呼吸一滞,匆忙运转虚无秘术,让自身与虚空融合。 咻咻咻…… 无数道冰针和巨大的剑芒穿过杨开所处之地,直接将他的虚无破开。 杨开透明的身体重新显露,虽然因为将己身与虚空融合,而避开了大多数的攻击,但那冰寒的意境却是无法完全抵挡的。 现出身形的杨开浑身冰凉,面色发紫,还不等他重新聚集精神应付妖虫母体,四周的帝威和冰寒法则已经压制了过来。 慌的杨开连忙再一次施展虚无,避开那狂暴的杀机。 不能在这里逗留了,继续留下来,绝对死路一条! 杨开心中有了决定,在身体虚无化的一瞬间,疯狂地催动自身力量,一个瞬移接着一个瞬移,朝上方冲去,欲要逃离这是非之地。 即便不回头去看,杨开也知道妖虫母体紧随而至,因为背后一道道剑芒飞射而来,要不是他精通空间秘术,只怕要么被冻成冰雕,要么就斩杀当场。 “不可能啊,这这没道理啊!”杨开一边飞窜而上,一边躲避来自背后的攻击,面上还一片无法理解的神色。 原因无他,正是妖虫母体施展出来的剑道秘术让他茫然了。 几次观察那秘术,杨开终于确定,自己以前确实见过这一招。 雪若清天! 分明是苏颜以前在自己面前施展过的秘术。 在凌霄宗的那些日子,杨开偶尔也会跟苏颜切磋两招,他不止一次见过苏颜施展雪若清天,所以对这一招秘术印象很深。 来到星界之后,竟然在一只食灵妖虫母体手上再见到这一招秘术,让杨开如何不吃惊? 妖虫母体会施展秘术就足够让人震惊了,竟然施展的还是苏颜掌握的秘术,要不是肺腑之中传来的疼痛感,杨开肯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妖虫母体对雪若清天这一招秘术的掌握和理解程度,绝非苏颜能够比拟的。 毕竟苏颜当时是虚王一层境,而这一招秘术,也是她从赤澜星的冰心谷之中学来的。 同样的一招秘术,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唯一的解释便是有人在中间传承,会是谁在其中牵线搭桥? 这招秘术是从星界流传下去的,还是从星域传上来的? 杨开脑海中诸多念头闪过,却始终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过很快,他就想起了一事,苏颜曾经说过,她在冰心谷中所学习的所有东西,都是冰心谷开派祖师冰云所创,连她从冰心谷中带出来的玄霜神剑,也是冰云当年的佩剑。 尘封的记忆被打开,杨开依稀记得当年在赤澜星冰心谷中,宗主冰珑曾经说过,冰心谷的开派祖师冰云极有可能一直没死,因为在禁地寒潭之中,只有冰云的佩剑玄霜,并无冰云的虚念晶。 难道…… 冰心谷的开派祖师冰云,也来了星界?(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