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十五章 木魈之祸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一十五章 木魈之祸

这一幕异变让不少留在广场上的武者们脸色难看起来,却慑于帝尊境强者实力,不敢有什么不敬的地方。 当下一个个都猜测起来,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就在此时,端坐在高台之上的萧宇阳与高雪婷对视一眼,齐齐站了起来。 下一刻,两大庞大无比的神念,犹如实质一般席卷四方,将偌大的广场全部笼罩。 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浑身僵硬,毕竟被两位帝尊境强者用神念扫视,任谁都不会太舒服,在那强大的神念面前,自己身体内的秘密似乎无所遁形,马上就要暴露的样子。 不过很快,这两道神念便收了回去,让众人心中一松。 “看样子,确实是有不少人中招了啊。”萧宇阳忽然微微一笑,伸手朝前方一点,那指尖处,一道流光蓦然激射出去。 流光的速度极快,只是一眨眼,就来到了一个身穿蓝衣的男性武者面前,直直地朝他腹部处射来。 那蓝衣武者有虚王两层境的修为,眼见帝尊境朝他出手,不禁骇然变色,大呼道:“星使大人你……” 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小小一个虚王境,有何资格竟惹的星神宫的银星使亲自朝自己出手。 话还没说完,那流光便击中了他的小腹,这蓝衣男子不禁闷哼一声,如被巨力撞击,整个人倒飞了出去,跌在人群之中。 而与此同时,从他的后背处,那一道流光激射而出,不过此刻,流光之中似乎还包裹了什么东西一样。 众人仔细望去。赫然发现那东西竟是一枚椭圆形的青色种子。 啪……地一声轻响,流光爆裂开来,那种子也在爆裂之中荡然无存。化为齑粉。 隐约有尖锐的鸣叫声,从种子内部传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禁脸色大变,任谁都知道那蓝衣男子体内应该是有什么异常了,而萧宇阳之所以冲他下手,也就是为了驱除这种异常。 再扭头看去,那被玄光击穿身躯的蓝衣男子此刻虽然脸色苍白,仿佛元气大伤的样子,但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没有性命之忧。 萧宇阳并没有看向他。而是嘴角边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讥笑,十指连连弹动。 一道道如刚才一般的流光激射四方,分别打向人群中的不同武者。 而在萧宇阳这番动作的同时,高雪婷也行动了起来。 这少妇单手神色肃穆,单手临空施决,化为一道道符文图案,紧接着,分裂成一张张小网模样,也朝四面八方飞射出去。 那些小网仿佛有自己的灵性,很快便寻找好了各自的目标。直接网过一个个武者的身躯。 那些被小网笼罩的武者个个都闷哼一声,小网却仿若穿过无形之物般,从这些武者的身后穿出。可此刻,这些小网之中,竟也多出了一枚枚青色的种子。 少妇再一掐诀,那些小网纷纷爆裂开来,被网在其中的种子也一同爆碎。 “这是什么?”有武者惊恐大叫起来,连连后退。 虽然两大帝尊境强者出手,没有要取人性命的打算,但见到附近武者体内竟然有这种古怪的种子之后,剩下不少人还是惊恐起来。 而就在这时。广场之中,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紧接着。狂暴的力量涌动。 人群之中,忽然多出了一个个奇形怪状仿佛树木一般的存在。这些东西乍看起来跟树木没有什么区别,但却散发着极为邪恶的气息,而在树干的中心处,赫然还有一张张人脸。 杨开此刻也是吓了一跳。 他亲眼看到自己身边的一个武者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巨变。 这武者本来还与自己的同伴有说有笑,讨论着这一次进入五色宝塔的机缘,一脸兴奋的模样,可就在刚才,他竟忽然变得痛楚至极。 与此同时,他腹部处竟亮起了青色的光芒,皮肤龟裂,鲜血直流,而从他的血肉之中,似乎还有别的什么东西钻了出来。 前后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这个武者就在他眼前变成了一颗树木模样的存在,而这武者的脸部,便镶嵌在树干的正中心,表情狰狞地挣扎嚎叫着,很快没了动静。 嗤嗤嗤嗤…… 这树木内部激射出一道道青色的藤蔓,疯狂地朝四周抽打攒刺。 附近的几个武者一时不察,其中一人竟被这藤蔓刺穿了身躯,藤蔓中传来咕咚咕咚的声响,仿佛正在吞噬着什么,而那被刺穿身躯的武者,竟在极短的时间内肉身干瘪下去。 “木魈!”杨开失声惊呼。 眼前这一幕是何等的熟悉?正是他此前在五色宝塔第二层遇见过木魈的场景。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枫林城的广场之中,竟然会再次见到。 喊出这句话的同时,杨开便急速后退,同时催动不灭五行剑的火之剑气,朝刺向自己的藤蔓砍下。 碰地一声,燃烧的火之剑劈砍掉藤蔓的顶断尖刺,杨开借助这个力道飘然后撤。 而就这时,已经有许多武者认出了这一异变的罪魁祸首,顷刻间,木魈之名在广场之上流传起来。 “都给本座运转力量抵挡,别让木种侵入体内,否则你们的下场也会一样!”萧宇阳的怒喝声忽然从高台上传出。 杨开闻言,立刻有所了然,连忙运转力量,覆盖周身,以免不小心中招。 其他反应快的武者也如杨开这般,那些反应慢的武者有的运气好逃过一劫,有的运气不济,果然被细小的木种侵入体内,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变成了木魈的分身。 高台之上,萧宇阳冷哼一声,一身力量狂暴涌动,把手一指,隔空就点杀了好几个木魈分身。 那高雪婷也极为厉害,眼见场面已经有些无法控制,出手自然不再留情,极为利索地斩杀起那些木魈分身来。 而与此同时,其他四位帝尊境在整个枫林城也做着同样的事情。 之前众多武者从五色宝塔返回广场的时候,便有不少人立刻离开了,而这些人之中,自然是有被木魈木种侵蚀体内的武者,此刻见机不妙,都纷纷露出了原型。 一时间,六大帝尊境就如砍瓜切菜一般,击杀着那些木魈分身。 而枫林城的武者们在意识到木魈的难缠之后,也纷纷施展力量自保起来。 一时间,整个枫林城都陷入了乱战之中,不过总体局势来说还是很明朗的,这些木魈分身并不算强大,只不过手段太过诡异而已,散发出来的木魈木种可以无声无息地侵入武者体内。 可武者若是有所准备,被侵入的几率就会大降许多。 众多武者联手之下,木魈的危机似乎很快就被解除了。 半日之后,枫林城内,到处都躺着木魈的分身尸体,这些尸体原本都是枫林城武者的,不过在被木种侵蚀之后,都转变成了另外一种存在。 六大帝尊境为免不能斩草除根,特意分头行动,在整个枫林城巡视起来。 这一巡视,果然又找到一些隐蔽起来的木种。 这个情况足足持续了两日功夫,枫林城的混乱才逐渐平息。 在这两日内,枫林城武者因此而亡的,足足有数千之多,可见木魈的恐怖,它甚至不需要亲自出手,只需要散播木种就能做到这种程度。 若真让它成长起来的话,只怕整个枫林城都要生灵涂炭。 杨开也总算认识到这家伙的恐怖之处,觉得莫小七当日说由帝尊境强者陨落在木魈手中,恐怕并非空穴来风。 这两日,他也一直在积极地配合其他武者斩杀寻找木魈分身,毕竟整个枫林城的武者都这般做了,他若是不做的话,肯定会被视做异类,被人敌视。 而在此过程中,莫小七和康斯然都多次询问过他的安危,得到他一切无恙的消息之后,两人这才安心。 待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杨开前去灵丹坊与康斯然见了一面,约定好下次来炼丹的时间,这才施施然朝自己租住的洞府处行去。 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自己这一次进入五色宝塔的所得。 与此同时,城主府中。 六大帝尊境强者汇聚一堂,段元山依然站在下首处。 几个帝尊境强者的神色不如之前那般轻松写意,反而都有些凝重。 “几位大人,那木魈,真的已经彻底灭除了么?”段元山迟疑许久,才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他此前亲手击杀了自己的两个亲信,也彻底认识到那木魈的难以剿灭,所以心情很是沉重。 “我若说彻底灭除的话,你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萧宇阳抬头看了他一眼。 “大人的意思是……”段元山脸色微变。 萧宇阳叹了口气道:“木魈有很多种类,天赋能力各有不同,这一只木魈……确实出乎本座的意料,本座也不敢保证它是不是真的已经不存于世,或许,还有一些隐蔽的木种,我们未能察觉。” 段元山神色一骇,道:“以几位大人的手段,竟也不能肯定?” 高雪婷道:“无法肯定,除非你将整个枫林城的武者全部召集过来,让我等一一用神念检查,如此才能确定下来。” “怎敢劳烦六位大人如此兴师动众。”段元山吓了一跳,连忙告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