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十八章 张家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一十八章 张家

公孙木当年身份显赫,所以即便是他身边的仆人,实力也不低,被公孙木赶走之后便自己隐居在南域之中,娶妻生子,开枝散叶,创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族。 但这一代代地传下来,家族后人资质良莠不齐,最终没落萧条了下去。 直到百多年前,这个家族竟然只剩下一位传人,而那传人在被仇人追杀之时,为康斯然所救,可惜当时那人所受之伤太过严重,康斯然根本无力回天。 那传人在临死之前,将家族口口相传的秘密欣然告知。 这也是康斯然能够得到公孙木洞府信息的来由,颇为离奇曲折。 不过杨开听了,倒是没什么怀疑。 一来,他与康斯然接触了这么些日子,觉得康斯然为人还算不错,并非奸恶之徒,没必要哄骗自己。二来,这世上本就有许多机缘巧合的事情,即便是他自己,也经历了不少次。 想了一阵,杨开道:“若那里真是公孙木的洞府,倒是有一探的必要。不过……康掌柜为何会找上我?贵商会人才济济,比我实力高的人大有人在吧?请那些人前去把握不是更大一些?” 康斯然呵呵一笑:“杨丹师多虑了,我商会总部确实人才济济,道源境强者无数,请他们一起去的话,无论成功几率或者安全性都会提升许多,但若真的如此……老朽又能得多少好处?杨丹师要知道,我这是私人的行动。并非商会之事,若真让总部的强者知晓的话,那里面的好东西老朽连汤水都喝不上了,老朽一直的打算,就是找个与我实力差不多的人一同前往,这一点还请杨丹师理解。” 杨开微微点头,道:“康掌柜的顾虑我明白了。” “杨丹师能够体谅,实乃老朽之幸。不知道杨丹师的意思是……” 杨开微笑,道:“既然牵扯到公孙木这位炼丹大师,我当然也很心动。” 康斯然大喜。道:“既如此。那便如此说定了。不过老朽还有一事相求。” “康掌柜请讲!” 康斯然神色一肃,凝声道:“若是那洞府内,还残有道源丹的话,老朽需要优先取一枚!” “这个没问题。”杨开想都没想。欣然答应。 康斯然一怔。似乎没想到杨开竟同意的这么迅速。面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感激道:“多谢杨丹师成全,老朽自知资质愚钝,若无道源丹相佐。这一辈子都休想晋升道源境了,可道源丹这种东西何其难得?这一次五色宝塔开启,老朽也与那三枚道源果无缘,若非如此,老朽也不会急着去探索那一处洞府。不过杨丹师放心,不管里面有没有道源丹,所有与炼丹有关的东西,都归杨丹师所有,至于其他的东西,你我二人到时候再商议分配。” “好。”杨开点点头,“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暂定一个月之后吧,一个月后,老朽在丹坊恭候杨丹师大驾。老朽也要在这一个月时间做一些准备,另外,城内还准备举办一场拍卖会,老朽想去凑个热闹,看是否能有所收获,不知杨丹师有没有兴趣同去?”康斯然问道。 “城里要举行拍卖会?”杨开愕然。 “是啊。”康斯然呵呵一笑,道:“这一次我枫林城的武者从五色宝塔内得到了不少好东西,所以城主大人便想着举办一场拍卖会,让大家互通有无。说不定在这拍卖会上,老朽还能看到道源果,杨丹师如今也是虚王三层境,恐怕也该提前准备一下道源丹了吧?” “确实应该了,这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在哪里开始?”杨开问道。 …… 半个时辰后,杨开从灵丹坊里走了出来。 对于那拍卖会杨开没有说一定去还是不去,只告诉康斯然届时若是有空的话,便去凑个热闹,康斯然自然没什么意见。 出了灵丹坊,他想了一下,并没有返回自己的洞府,而是径直地朝城外行去。 不大一会,出了枫林城,杨开辨认了下方向,又朝北方御空飞去。 在距离枫林城约莫三十里地的位置处,有一座庄园般的存在,庄园内部房舍林立,占地面积颇为广袤,内部小桥流水,环境清幽,颇为雅静。 杨开只身从空中落下,神念扫过这个庄园的一部分,喃喃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自然是因为要履行之前在五色宝塔之中跟那个叫张高轩的家伙的约定。张家在枫林城内也算是有点名气的家族,所以他只是稍微打探了一下,便知道了张家的所在。 张家的基业并没有安置在枫林城内部,而是在枫林城外的此处,毕竟枫林城内寸土寸金,要安置一大家子人,也花费不小,但在外面建设外宅就不同了,虽然这里的天地灵气不算太浓郁,可供一个小家族使用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杨开把眼一扫,就知道张家的人应该有人略微懂一点阵法之道,在这庄园内布置了一些简陋的法阵,聚集天地灵气。 从张家家主张高轩手中得到了一枚道源果,杨开于情于理都得来这里看上一趟,将张高轩的其他遗物和嘱咐带到。 之前没什么时间,所以才拖到了今日。 来到正门处,杨开正想扬声呼喊,却不想忽然从正门内部激射出两道流光,气势凌厉,直取他的面门。 在那两道流光后,两个人影也窜了出来,各自手掐灵决,双目赤红,仿佛与杨开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一副杀之而后快的样子。 杨开为之愕然。 不过对方的攻击他还没放在眼中,毕竟这两人的修为实在不高,一个返虚两层境,一个返虚一层境,即便全力一击,又对他能造成多大威胁? 所以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屈起一根手指,往前方一弹。 啪啪两声脆响,那袭向他面门的两道流光便轰然破碎。 见此情形,那紧随而至的两人表情一呆,但很快,便面目狰狞地冲了上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并且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秘术,各自张口喷出一口精血,一身气息暴涨。 杨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等这两人再祭出什么秘宝,自身的域场悠然外放。 霎时间,这两人便如被大山压住了一样,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但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愤怒至极,望着杨开的目光几欲喷火。 “这里是张家?”杨开维持着域场的威能,压制着二人,淡淡地开口问道。 这两人都是看起来年纪约莫三十左右的男子,一胖一瘦,闻言,那胖一点的男子冷哼道:“何必明知故问?要杀就杀,无需废话!” 瘦一点的男子虽然没有说话,可从他眼中流露出来的厉色,却显然也是这个意思。 “张家出什么事了?”杨开也不是傻子,见此情形,哪里还没有猜测,不禁眉头皱了起来。 “你这人真是啰嗦,既然是来为陆家办事的,又何必惺惺作态。”胖一点的武者冷哼一声,一脸的鄙夷之色。 瘦一点的武者冷笑着接道:“陆百川那老匹夫道貌岸然,请来的人自然也是一路货色,三哥又何必奇怪。” 胖武者大笑道:“不错,是三哥我愚钝了。” 话落,还狠狠地朝杨开唾了口唾沫。 杨开叹道:“两位恐怕有些误会,我不认识什么陆百川,也不知道你们说的陆家,只是因为你们突然动手偷袭,我才还击的。” “你既不认识陆百川那老贼,为何又来我张家?” 就在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忽然从庄园内部传来,紧接着,一个头发银白的老妪,手杵着一根齐人高的木杖,在一个妙龄少女的搀扶下,一步步走了出来。 而在老妪身后,还跟了不少其他人。 那老妪年纪不小,脸上褶皱丛生,竟还有些褐色的老人斑,目光如雷似电,逼视着杨开。 杨开神念一扫,立刻就明白这老妪有虚王一层境的修为,而且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跟人动手伤了根本,所以体内的圣元有些紊乱。 不过更让他感到疑惑的是,紧随老妪出来的这些人,竟是清一色的女子,中年妇人,少妇,少女,甚至还有几个未长大的孩子。 在场的男性,就只有之前偷袭他的那一胖一瘦的武者。 仿佛这个家族的男人除了胖瘦两人之外,全都死光了一样。 杨开一挥手,散去自己的域场,放了胖瘦两个男子。 这两男子倒也识相,似乎是意识到自己与杨开实力差距巨大,所以没再纠缠,而是身形一晃就来到了老妪身边,呈护卫之势,警惕地望着杨开。 “在下杨开,见过老夫人,敢问这里可是张家?”杨开抱拳行礼。 “不错,这里正是张家。”老妪手中拐杖一杵,沉声答道。 “是张家便好。”杨开微微一笑,沉吟一下道:“老夫人,你们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怎地我一来这里,就出手偷袭?” “误会?”老妪冷笑一声,“是不是误会,那就要看你来此是为什么人办事了,你之前说你不认识陆百川那老贼?” 杨开摇了摇头,道:“从未听过。”(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