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二章 机缘巧合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四十二章 机缘巧合

小玄界中,杨开盘膝而坐,神色古井不波。 而在他面前不远处,炼丹炉紫虚鼎正矗立在那,鼎盖封闭,鼎内却正上演着一出赶尽杀绝的好戏。 时不时地,紫虚鼎内就传来碰碰的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奋力撞击这个炼丹炉一样,想要从中逃脱。每当这时,杨开都会往紫虚鼎中打入一股力量,将那反抗压制下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紫虚鼎变得通红无比,附近的空间都被高温烤的有些扭曲了。 而鼎内的动静也越来越微弱。 足足一日之后,鼎内才彻底平静下来,与此同时,杨开总算是受到了流炎的呼唤。他伸手一挥,将紫虚鼎打开,流炎立刻化作一道火光,从鼎中激射了出来,在他面前滴溜溜一转,便化为了人类形态。 “主人。”流炎喊了一声,然后将手上捏着一粒金银两色相交的木种递了过来,口上道:“主人可以放心了,这下我保证它死得不能再死。” “干的好。”杨开满意颔首,接过那奇特的木种,神念往内灌入,发现果然如流炎所说,这一粒木种之中原本躲藏的一缕神魂之力,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 那一缕神魂之力,显然是木魈所有,神魂不灭,木魈不死。 可是被杨开把它丢在紫虚鼎之中,与流炎共处了一日一夜之后,木魈那残存的神魂之力哪还能保存下来?早已被灼热的高温灭杀殆尽。 此刻杨开手上这一枚种子,已经不能算是木魈之种了,而是木魈通灵之前的本体之种。 木魈通灵之前的本体是什么,杨开也不知道,毕竟他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种子。 可它既然能在流炎和自己合力的灼烧下,坚持一天一夜都没有丝毫损坏。显然不是一般的东西。 若是将这一粒种子种下去,几千几万年之后,或许它还会诞生灵智。成为另一只木魈,但与之前的木魈已经毫无关系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东西?”流炎瞧了杨开一眼。问道。 “不知道,你觉得呢?”杨开抬头望着她。 流炎也摇了摇头:“主人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我总感觉这种子里流淌的两种力量,有不小的作用。” “哦?你看出什么了?”杨开讶然问道。 “只是感觉而已,你真要我说,我也说不上来。”流炎笑了笑。 杨开轻轻颔首,捏着这奇特的木种沉吟了片刻,忽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随后他身形一晃,直接来到了小玄界的药园所在,然后寻了一个角落的位置,拨开一点泥土,将手上的木种给种了下去。 这木种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作用,他一概不知,不过若是能让它生根发芽,成长起来。或许就能弄明白了。 而普天之下,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小玄界的药园更适合这木种栽种? 这一片药园,下方可是埋藏了无数重土。又有五枚地脉珠供应天地灵气,在这个地方,木种将会大大地缩短成长时间,用不了几年,杨开就能弄明白它到底是什么了。 再次仔细检查一番之后,杨开才拍拍手满意一笑,旋即身形晃动,重新来到了流炎面前。 “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要返回枫林城。你随我一道,我有些事情要问你。”杨开看着流炎道。 “好。”流炎点点头。身形一晃,化为一道火光。直接冲进了杨开体内消失不见。 杨开这才离开小玄界,辨认了下方向,迅速朝枫林城所在的方位驰去。 …… 距离枫林城不知道多少万里的某处,飞圣宫宫门所在。 群山环绕,云雾蒸腾,飞圣宫的宫门一片大气磅礴之象。 而在这群山的某座山峰上,一个*着上身,发须皆白的老者正面朝东方而坐,盘膝闭眸,一呼一吸之间,从口鼻中喷出洁白的气息,那一道道气息竟仿佛有灵性一般,化为各种飞禽走兽,眨眼便消失在深山老林之中,看他的架势也不知道在修炼什么玄妙的功法。 就在这时,老者霍地睁开了双目,眼中精光几乎凝为实质,让人不寒而栗。 “哼,老夫说过,无事不要来打扰,说说看,这次又是什么事?若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小心你的脑袋!”老者头也没回,忽然冷冰冰地说了一句。 他背后几十丈处,一个身穿皂袍的中年男子闻言,当即定住了身子,额头上一片冷汗渗出,遥遥抱拳,颤声道:“回宫主的话,少宫主的命牌碎了!” 从中年人的话来看,那老者赫然便是飞圣宫的宫主宁博阳。 “远城的命牌碎了?”宁博阳闻言,神色忽然一冷,山峰上的温度也随之陡降。 “是的。”中年男子头也不敢抬,沉声答道。 “哼,那混小子果然是个短命鬼,碎了便碎了吧。”宁博阳淡淡道。 “啊?”中年男子为之一怔,似乎没想到自己儿子死了,身为老子的态度竟如此淡漠。 少宫主该不会是个野种吧?中年人心中抑制不住地胡思乱想起来。 “远城既然死了,那便让远术当少宫主吧,此事你们去办,无需来打扰老夫了。”宁博阳吩咐道。 中年男子哪敢怠慢,连忙颔首道:“是,谨遵宫主之命。” “另外……远城虽然不成器,但怎么说也是我儿子,是飞圣宫的少宫主!有人敢骑在飞圣宫头上拉屎拉尿,这可不像话,去查查,到底是谁下的手,提他的人头来见我!” “是!”中年人再次躬身应道。 “你去吧。”宁博阳挥了挥手。 中年人当即一声不吭地倒退了回去。 …… 星神宫,星界南域的霸主,类似的一幕也在发生着。 一间密室之中,一个矮小的老者正在聆着面前一个美妇的汇报,听完之后才眉头一皱,道:“那小孽畜的命牌果真碎了?” “回师尊的话。韩师弟的命牌确实碎了。”美妇恭声道。 “这孽畜滑的如泥鳅一样,老夫亲自出手也没能抓到他的行踪,他居然也会死?”老者冷哼一声。“真是废物!” “师尊消消气,韩师弟如今已经死了。不管出手之人是何身份,也算是为师尊清理了门户。”美妇宽慰道。 “清理门户?”老者哼道:“老夫门下何须他人来插手!” “弟子说错话了,师尊勿怪!”美妇闻言,当即神色一凛。 “去查查,是谁下的手,另外……你韩师弟手上有一块令牌,其他东西老夫可以不管,但是那令牌却必须要拿回来!”老者沉声道。 “令牌?”美妇闻言一怔。疑惑道:“敢问师尊,是什么样的令牌?” 老者淡淡地撇了她一眼,道:“你若真能见到,自然就知道是什么令牌了,如今多说无益!” “是,那弟子火速去办理此事,师尊就恭候佳音吧。”美妇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忙退出了密室。 待到美妇走后,这矮小老者才脸色阴晴不定地沉思了一会儿,口中忽然骂道:“小畜生。没死在老夫手上算你走运!” …… “这么说来,你从星光通道出去之后,便流落到了黑血沼泽?”杨开一边往枫林城飞驰着。一边问道。 黑血沼泽距离枫林城并不是太远,也就十几万里而已,杨开也听说过这个沼泽的存在。 “恩。”流炎的声音从心中响起,“我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存在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觊觎,所以便一直东躲,不敢在人前露面。” “后来呢?”杨开追问道。 “后来在那沼泽里与很多妖兽争斗,有一些妖兽似乎也想吞噬我,不过都被我有惊无险地逃脱了。再后来,我有一次与一只妖兽争斗的时候。被一个路过的强者发现,那家伙有道源两层境的修为。不但轻松击杀了那妖兽,把我也抓了起来。封印在那圆钵里。”流炎回想着最近一段时间的遭遇,似乎还有些后怕的感觉,“好在那人修炼的功法与我的属性完全相克,所以便没打我的主意。正好他又听闻枫林城这边要举行拍卖大会,便把我带过来了。” “听你这么说,还真是机缘巧合了。”杨开微微一笑,颔首道。 能与流炎再见面,确实有诸多巧合,当日他从碧羽宗逃出来之后若不是直接来了枫林城,也没有后面的事了,到时候他绝对要跟流炎失之交臂。 而流炎这样的存在一旦被抓,势必不会存活太久的,到时候肯定要被融合进秘宝之中,或者直接被武者吞噬吸收增强自身实力。 “反正不管怎样,如今能与主人重聚,也是一件幸事。对了主人,小小它……怎么样了?”流炎忽然开口问道,同为杨开的两大助力,流炎和小小几乎可以说是杨开的左膀右臂了,以前也一直一起待在小玄界内,彼此都有不少感情,自然会关心对方的下落。 杨开神色一黯,摇了摇头:“没有它的消息。” “但愿它也能平安无事。”流炎也是语气低落了下来。 在故乡星域,以她和小小的本事,几乎可以说是无敌般的存在,但是来到星界之后,流炎才发现世上厉害的人有太多了,她会被旁人抓住封印,小小未必就没这样的危机。(未完待续) ps:推荐一本朋友的书,老作者的书了,书名:九星 书号:3394686 简介:如果有一天,你死了。 你的面前有两个选项: a,重生一次,b,穿越异界。 你,会如何选择? …… 扬扇放歌三千里,笑引凶星入命宫! 一个无名刺客,身负紫金星象,腰缠万贯家财,驾临了这个妖孽而激情的时代。r6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