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十九章 奇怪的考验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四十九章 奇怪的考验

四周一片黑暗,杨开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地往下方坠落,似乎永没有尽头一样,抬头望去,也不见丝毫光亮。 杨开眉头微皱着,虽对眼前的处境有些意外,但并不是太惊慌。 之前在石室中遭遇的事情,让他想明白了一件事。 那些石鼎应该都是触动机关的媒介,所以他根本无法用神念查探出什么端倪来,唯有触动到的时候,才会开启那石室中的机关陷阱。 这么想来,烈火殿的人应该也是掉进了这样的陷阱里才对,所以上面的石室内才空无一人。 就是不知道康斯然是不是也会跟着下来了,也不知道底下还有没有烈火殿的武者。 他不敢大意,一身力量悄悄运转着,准备一旦发现不对,便大开杀戒。 不多时,下方忽然出现了一丝光亮,杨开连忙释放神识朝下方扫去,片刻后,他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下方还是一间石室,不过跟他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石室内并没有烈火殿的武者,同样是空无一人。 片刻后,杨开落到了这间石室之中,放眼望去,石室内空荡荡一片,这里竟是连石鼎都没有了。 还不等杨开观察个仔细,石室内忽然跌宕起一股不太寻常的能量波动,旋即,石室的正中央处,忽然浮现出一座石台模样的东西。 那石台徐徐升起,传来轰隆隆的声响。杨开警惕地观望着,一直等到石台完全稳定下来,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危险出现。 他皱了皱眉,慢慢地朝石台走去。 来到石台前方,拾阶而上,很快就到了石台的顶端。 “法阵?”杨开眉头一扬,诧异地望着石台平整的表面上浮现出来的一副玄奥至极的图案,而从这图案之中,他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丝空间力量的波动。 “传送法阵?”杨开大为意外,不过这么一来。他倒是可以确定。这个石台上的法阵若是激活的话,应该可以将他传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不过这个传送法阵与他所学的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杨开也不敢贸然动手,而是仔细关注起来。想从中看出一些线索。 这么一仔细打量。杨开倒是发现了石台的法阵下方。有一行被灰尘蒙蔽的小字。 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拂开灰尘,那一行小字立刻印入眼前。 “火系力量灌入法阵,便可激活!”杨开喃喃地念出口。眉头不禁一皱。 这明显是个传送法阵,可为什么却需要灌入火系力量?这让杨开有些想不明白,而且,这个石室内出现这样一个特殊的法阵,意义又何在? 想了一会儿,杨开没想明白,索性不再多想。 火系力量他倒是拥有,不管是神识之火还是火之剑气,都属于火系力量,不过他并没有贸然催动这个法阵,而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候起来。 他想等等康斯然,等他下来的时候再一起行动。 但让杨开失望的是,他在原地等候了半个时辰之久,也不见康斯然的踪影。 自己之前触动石鼎机关,掉下来的一幕康斯然肯定是看到了,以康斯然的心性,应该不会不管自己的,所以杨开敢肯定,他也绝对会去触动那石鼎机关。 不过直到都见不到康斯然的踪影,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康斯然掉进了别的石室中。 这里的石室应该不止一间,否则的话自己掉下来的时候也不至于看不到任何一个烈火殿的弟子。 或许,所有掉下来的人都被分开了,根本无法联手行动。 当然,这只是杨开结合现状的推测而已,是不是真的他也无法验证。 既然等不到康斯然,那杨开也只能独自行动了,想到这里,他不再迟疑,伸手探向前方的法阵,催动体内的火系力量,往内灌入。 灼热的气息浮现,整个石室忽然一阵颤抖,那石台上的法阵线路陡然间亮起。 杨开见此,心知没有错了,这个法阵确实是需要火系力量激活的,当下更加疯狂地催动起自身的火系力量。 轰隆隆……一连串声响传过之后,石台上的法阵闪烁起耀眼的光芒,将杨开整个包裹,待到光芒散去之后,杨开已经消失不见。 “这是……”杨开扭头望向四周,发现自己如今所处的地方赫然还是一间石室,若非刚才有传送的感觉,杨开只怕以为自己从来没有移动过。 “这到底是搞什么名堂!”杨开眉头皱了起来,百思不得其解。 一般的先人洞府内,布置有诸多禁制阵法,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哪个武者的洞府不布置这些东西,可眼前这个洞府就有些奇怪了,许许多多一模一样的石室,而他经过的第一间石室,只是需要往法阵内灌入火系力量便可安然通过,一点难度也没有,更没有什么危险性,就是不知道这一间石室又有什么讲究。 正当他疑惑间,那熟悉的嗡鸣声再度响起,下一刻,杨开就发现石室的正中央处徐徐浮现出一座与刚才一般无二的石台。 他皱了皱眉,只能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慢慢登上石台。 放眼望去,杨开不禁轻咦一声。 因为石台这一次倒是没有了法阵路线,取而代之的却是出现了许多凹槽。 那些凹槽内,都放着不同种类的药材。 这些药材经由特殊的手法保存,竟存留了几千年也依然没有腐坏,而且药性不失,看起来就如刚刚采摘下来的一样。 杨开把眼一瞅,发现这些药材都极为冷僻,自己能认得的竟只有十之二三,其他的全部不认识。 旋即,他将注意力转移到石台的下方处,果然在那里又看到了一行小字,拂去灰尘,杨开盯着那一行小字念出了声:“从中选出十五种有毒的草药,阵法便可激活!” “选十五种?”杨开大吃一惊,这才仔细地数了数石台上药材的数量,赫然发现所有的药材加在一起,才只有二十五种而已,换句话说,这些药材之中有一大半都是有毒的。 这洞府的主人到底是想做什么?竟给自己出了这样的难题,杨开心中满是疑惑。 摇了摇头,他只能沉浸心神,专注地观望起面前的二十五种药材来。 虽然石台上的小字没有说明若是选错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杨开也知道不能去轻易尝试,这个洞府,不管是不是公孙木遗留下来的洞府,都绝对是个帝尊境强者生前所有。 帝尊境的手段,杨开根本无法去揣测,一旦选错,就可能是个陨落此地的下场。 他可不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所有他的神色肃穆至极。 “恩,这一株天心兰是有毒的,这一株秽阴草也是……”杨开看了一阵,首先将自己认得的那几株草药从凹槽里取了出来,放在一边。 整个过程中他也是小心谨慎,不过在取出那些药材之后并没有触动任何禁制,看样子自己是选对了。 不大一会功夫,他就从中选出了三株有毒性的药材。 而剩下的药材,他却全都不认识了,这一方面,跟他对星界物产的见识浅薄有关,另一方面,也跟摆在这里的草药的冷僻有关。 即便是星界本土的炼丹师来到这里,也不敢说能全部认识这些草药。 不过杨开身为炼丹师,对药材自然有所研究,各种药材的药理药性都有着自己的规律和特征,所以即便他不认得大多数的药材,却并不妨碍他判断这些药材有没有毒性。 凑到那些药材面前,仔细地嗅了嗅,杨开很快又从中选出几株有毒的药材来。 这些药材带有的毒性都很微妙,一般人根本无法通过气息判断的出来,也只有常年与药材打交道的炼丹师,或者对药材有研究的人,才能有这样的本事。 一番折腾,杨开又选出七八株来,不过距离十五种的数量还有一半之多。 但是剩下的药材,却无法通过气息来判断是否有毒性了。 杨开想了想,觉得只能亲自品尝,通过口舌和自身的感受来加以判断。 想到这里,他不再迟疑,伸手从一朵淡蓝色的花朵的花瓣上掐下来一点点,放入嘴中咀嚼起来。 下一刻,杨开面色一变,脸色陡然间苍白起来,在将那花瓣嚼碎的同时,一股冰彻心扉的寒意忽然从嘴中弥漫了出来,险些将他的舌头都冻僵了。 慌的杨开连忙运转力量,这才堪堪化解。 “虽然很厉害,但是这个没毒!”片刻后,杨开一脸忌惮地望着那淡蓝色的花朵,也不知道这花朵到底是什么样的药材,竟蕴藏了那般庞大的寒性。 既然确定下来,他只能将目光投向下一株药材了。 如法炮制地扣下一点塞入嘴中,片刻后,杨开盘膝而坐,脸上一阵青一阵紫,整个人的表情都扭曲至极,好似在承受巨大的折磨一样。 足足一炷香后,他才张口一吐,一道漆黑的血箭从口中喷出,整个人的气息也萎靡了不少。 “毒性好凶猛!”杨开一脸的心有余悸,他才只是咀嚼了那么一点点就受此毒害,若是真的将那草药完全吞服的话,只怕立刻就会毙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