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七十六章 魔气围城(给各位拜年了)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七十六章 魔气围城(给各位拜年了)

ps:年初一了,小莫在此携老婆孩子,给各位拜年了,祝各位兄弟姐妹新年快乐,羊年大发,万事胜意,阖家安康! 枫林城,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声响和大地的摇晃,五颜六色的光幕忽然浮现出来,呈半圆之形,将城池笼罩。 这些禁制大阵都是历代枫林城的城主和家族强者们,费尽心思打造和布置出来的,为的就是要防备外敌,只是这些防御大阵基本上没有动用过。 因为枫林城迄今为止也没有遭遇什么强敌的入侵,导致即便那些长久居住在枫林城的武者们也差点都忘记了防御大阵的存在。 但是今日此刻,这些阵法却一一被激活。 “发生什么事了?这些阵法怎么会被开启了?” “定是有大事发生,难道有外敌入侵?” “莫不是有帝尊境强者打了过来?” 一时间,城内众多武者惊疑不定,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更有人举目朝城主府方向望去,想知道城主府那边会给出什么样的说法。 而就在这时,城外遥遥地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喊:“所有人给我速速入城,不得耽搁!” 这声音一连喊了好几遍,仿佛很急切的样子,而且中气十足,几乎传遍了整个枫林城。 “是醉酒翁副城主的声音!” 一些武者听出声音的的主人之后,神色一凛,立刻窜上城墙处。放眼望去,不大一会功夫,城墙上就站满了人。 下一刻,惊呼声此起彼伏。 “看,副城主大人似乎正在被什么东西追击。” “天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黑漆漆的一片!” “连副城主大人都不是对手?” 就在众人议论之时,醉酒翁已经冲到了枫林城前方,那负责控制阵法结界的武者见此,立刻在他面前开启了一道口子。醉酒翁身形一晃。顺着口子便激射进城内。 待到他进入之后,那裂开的口子又迅速弥合,恢复如初。 与此同时,紧随在醉酒翁身后而来的漆黑气息也赶赴此地。速度不减。直接撞击在最外层的光幕之上。 轰…… 一声巨响。那泛着明亮光芒的光幕竟是微微一颤,色泽陡然暗淡不少,险些破灭。这一幕印入附近武者的眼帘。顿时吓了他们一跳,纷纷脸色大变地往后退去。 而控制法阵的武者们,也急忙催动自身力量,加大了自身力量的灌入,好不容易才将颤巍巍的光幕稳定下来。 咻咻咻…… 一道道流光,从城池之中各个方向破空而来,显然都是察觉到这边动静的枫林城强者。 城主段元山第一个现身,落足在城墙处,神色严峻地凝视前方,眼皮子微微抽搐着。 在他两侧,好几个身上散发着道源境气息的强者也逐一现身,待看到前方的那骇人的景象之后,皆是脸色大变。 “段城主,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其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开口问道。 这老者有道源一层境的修为,不是旁人,正是秦家的老祖,秦朝阳!他也是在场的近十位道源境中看起来最为苍老的一个,似乎大限不久的样子,脸上竟都生出了一些老人斑。 这对一个道源境武者来是极为少见的,也只有那些寿命即将到达大限的武者,才会出现这些生理上的变化。 “是啊段城主,您既提前下令开启防御大阵,应该得到了一些消息吧?”杜家的老祖杜立身也在一旁问道。 其他世家的道源境们,也都朝段元山望来,指望他能给出一个解释。 “魔气!上古大魔的精纯魔气!”段元山脸色沉重地说道,“据说是在两千里之外泄露出来的!” “上古大魔的精纯魔气?”一众道源境强者闻言,全都神色大变。 “本城主也是才刚刚得到消息而已,你们也别问我这些魔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本城主并不知晓。我只知道,若我等不能齐心协力的话,今日枫林城危矣!” 此言一出,众多道源境都是表情一凛。 段元山扭头看向四周:“诸位也都是各自家族的领袖人物,诸位的家族都有许多族人还在城中,你们也不想看到他们被魔气侵蚀,从此神智全无吧?” “这是自然!”秦朝阳第一个表态,“只不过该如何御敌,还请城主大人明示!” “是啊,上古大魔的精纯魔气,我等还是第一次碰到,该用何种手段驱除才最为有效,我们也都不知晓。”梁家的梁鹏乐表情冷峻地说道。 “这个……”段元山一时语塞,他虽然是道源两层境,比在场的其他人修为都要高出一线,但是这上古大魔的精纯魔气,他跟其他人一样,也是头一次遇见,如何有效的驱除,他哪里晓得。 “段兄,如今不妨先巩固防线再说,其他的待慢慢再做研究!”醉酒翁早已醉意全无,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正是。”段元山眼前一亮,开口道:“诸位还是各自寻觅一段城墙,协助其他人稳固防御阵法,待我找到一个人,朝他打探一些情报!” 说话间,段元山给醉酒翁使了个眼色,醉酒翁会意,立刻招呼众人上前,开始研究起来。 不大片刻功夫,诸位道源境武者便已确定了自己的防御区域,各自散去。 而醉酒翁却是神色一闪,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朝城主府方向驰去。 城外的惊变也早已被城内的诸多武者知晓,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枫林城的武者都知道了一些情况,自有热血沸腾的武者听从号召,前去城墙处协助防守。 一时间,枫林城的城墙上,人满为患。 与此同时,灵丹坊前,杨开与莫小七返回,神念一扫,杨开便知道康斯然和灵丹坊的那些人都已经准备就绪,甚至已经上了楼船。 他冲莫小七示意了一下。莫小七立刻闪身入了楼船里。 就在他准备进入楼船之时。忽然若有所思地朝旁边望去。 在那边,围观的人群之中,一个相貌无奇的中年男子正静静地望着他,四目交汇之下。那中年男子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怪异的微笑。 杨开眉头不禁一皱。 他对这个中年男子感觉及其陌生。可以确定自己从未见过此人,只不过……这人竟然是一个道源三层境的武者,委实让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枫林城中很少会出现这种层次的强者。除了上次因为鸾凤在玉清山现身而吸引了无数强大的存在前来查探之外,整个枫林城一年时间也未必有一个道源三层境强者路过。 可是如今,人群中就有一个,而且看起来对自己似乎有些兴趣的样子,这让杨开有些疑惑不解。 不过他也没去多想,而是很快上了楼船,御使楼船朝外冲去。 待楼船走后,那中年男子才冷冷一笑,以旁人根本无法听到的声音自语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没想到大半年毫无线索,今日却在这里遇到了少宫主的楼船,如此看来,你应该知道一些什么东西了?” 这中年男子,赫然便是飞圣宫宫主在大半年之前派遣过来查探杀害宁远城凶手的强者! 他顺藤摸瓜,很轻松地就打探到宁远城最后一次现身是在枫林城的拍卖大会上,自然一路赶到了枫林城中。 只不过大半年时间过去了,他也没打探到其他的什么有用的情报。 哪里晓得今日机缘巧合,竟然在城中见到了宁远城的楼船秘宝! 他并不认为杨开有本事杀死宁远城,毕竟当时宁远城身边还有一个道源两层境的刘益之守护,以杨开的修为应该没这个本事,只是他觉得杨开既然能得到宁远城的楼船,肯定是知道一些情报的。 所以他才对杨开有些上心。 城中人多眼杂,不太方便动手,他准备跟踪出去再做打算。 城墙处,杨开御使楼船飞至此地,不过一见到外面的情况,顿时心中一沉! 因为此时此刻,那无边的上古魔气,竟已将整个枫林城团团包围,根本没有丝毫缝隙,若从高空中俯瞰的话,此刻的枫林城就仿佛多了一层用漆黑材料铸造的坚固城墙一般。 那漆黑的城墙不断蠕动流窜,长达几十里地,任何生灵冲入其中只怕都凶多吉少。 楼船秘宝虽然档次不低,也附带了一些防御禁制,但就这么贸然冲进去,杨开自付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肯定都要遭殃。 “杨兄……”康斯然显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顿时有些脸色苍白道:“这可如何是好?” “哎,还是迟了!”莫小七轻咬着红唇,一脸懊恼之色,同时心中将那个庄盘骂了个狗血淋头。 若是当时没有跟庄盘浪费那么多时间的话,说不定他们还有机会在魔气围城之前离开此地,但是现在,为时已晚。 楼船内,一双双眸子也都朝杨开瞩目过去。 此时此地,杨开的修为最高,俨然已经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杨开脸色虽然冷峻,却没有多少慌乱之意。 因为即便最后走投无路,他也可以将这里的所有人送进小玄界中,己身独自一人闯过这魔气的封锁。 动用空间之力,杨开有八成的把握能够安全逃离! 可如此一来,玄界珠这个天大的秘密就没办法隐藏了,张家的那些人还好说,毕竟视杨开为恩人,若杨开让她们别泄露玄界珠的秘密,她们肯定会发誓答应,守口如瓶。(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