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一章 一夫当关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八十一章 一夫当关

一旁的老者见此情形,不禁神色一怔,目露震惊之色地望向杨开的背影。 虽然在这两日的共御魔气之中,他也知道杨开是枫林城内新晋的道源境强者,但却怎么也想到对方竟强悍如斯。 那之前施展出来的秘术之中,带有很明显的空间之力的波动,这也就是说,对方竟能御使空间力量? 这样的一位道源境武者,已经不能等闲视之了。 老者本来没将杨开太当回事,认为他不过是个新晋的年轻强者而已,可在杨开施展出那一手秘术之后,老者便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杨开。 而就在这时,下方忽然传来呼喊之声:“两位大人,修复阵法……遇到了点小问题。” 听到呼喊,老者眉头一皱,连忙回首望去,低喝道:“什么问题?” “是这样的秦前辈……”那说话的阵法师一脸为难的神色,沉声道:“我等若想修复这破开的窟窿,必须没有太强大的力量干扰才行!” “什么意思?”秦姓老者眉头一皱,他虽然修为已到道源境,但对阵法一道涉猎不深,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原委。 “换句话就是说……两位大人若是一直在阵法破损处与这些魔物战斗的话,我们永远也无法修补法阵!”那阵法师一脸不安地解释道。 “无能!”秦姓老者闻言大怒,“若依你所说,这阵法岂不是根本无法修补了?” 那阵法师见秦姓老者发怒,不禁脖子一缩,弱弱地道:“也不是,只要两位大人能将战场转移,不妨碍到修补就行了。” “如何迁移?”秦姓老者沉声问道。 那阵法师闻言。脸色一讪,道:“可能需要两位大人去阵法外……” 他这话没说完,秦姓老者便怒喝一声:“放屁!若是如此的话。那我等哪还有命在?” 枫林城之所以一直安然无恙,一则是因为前一日魔气围城时受到的攻击强度不算太大。二则也是依靠那层层叠加的阵法之威。 若真叫他离开阵法去与那些魔气和魔物战斗,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魔气侵蚀,沦为魔人,从此心智丧失。 “秦前辈息怒,是我等学艺不精了。”那阵法师也知道这个提议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但就如枫林城的武者整体水准不高一样,阵法师的能力也一样不太出众。 想要修补那破损之处的话,确实不能受到太强力量的干扰。 杨开与秦姓老者在那里与魔物魔气争斗不休。他们根本没办法将修补工作进行下去。 “秦老先生,我去吧!”就在这时,杨开忽然开口道。 “你?”秦姓老者闻言,扭头朝杨开望去。 杨开一笑道:“既然要转移战场才能修补法阵,那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秦姓老者不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忧虑道:“小兄弟可有把握?你要知道,若是真的出了阵法的防护范围,那就等于是孤军深入敌阵了,那魔气可不是能轻易抵御的,万一……” “有没有把握。试试看才知道。”杨开淡然一笑,“如果放任不管的话,等我等力竭之时。便是城破之时了。” 听杨开这么说,秦姓老者也知道除此之外,确实没什么好办法了,咬了咬牙,沉声道:“既然如此,那秦某便随小兄弟一起去,哼,俗话说的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老夫倒要看看,那魔气要如何侵蚀老夫神智!” 杨开哑然失笑。道:“秦老先生若是也去的话,那万一有漏网之鱼。底下的人要如何处理?” “这……”秦姓老者闻言一怔。 杨开脸色一肃,道:“就由我前去吧,秦老先生就压阵后方。” 秦姓老者知道杨开所言不假,叹息一声道:“那小兄弟可要千万小心,若真的力有不逮……就速速退回城内。” 杨开点头。 “此番之事若能成功,秦某必将禀告城主大人,让他好好为你记上一功!”秦姓老者沉声道。 杨开不置可否,身形一晃,已经从那窟窿处窜了出去。 秦姓老者当即补上,同时沉喝道:“以最快的速度修补阵法,若不能在一刻钟内将阵法修补完全,老夫把你们这些阵法师全丢到外面去!” 下方那几个阵法师闻言,顿时愁眉苦脸起来,却又不敢反驳什么,连忙拼了命地开始修补起法阵来。 城外,杨开悠一窜出,便感觉自己掉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中,这个世界没有光,没有亮,有的只是无边的黑暗,流淌在身体四周的那漆黑气息中蕴藏了及其恐怖的腐蚀之力,同时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东西。 而在杨开窜出去的一瞬间,那些魔气和魔物就仿佛猛犬见到了骨头一样,纷纷朝他围聚了过去。 一时间,秦姓老者前方的空间竟是空了一大片,也没有魔气和魔物想要通过那窟窿入侵城池了。 见此情形,秦姓老者在欣喜之余也有些担忧。 欣喜的是,如此一来阵法师们就可以安稳修补法阵,能以最快的速度将法阵修补完全。 担忧的是杨开是否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一旦杨开有个好歹,不但这次的任务彻底失败,魔物那边也会凭空多出一个道源境级别的强者来。 届时……枫林城堪忧! 就在秦姓老者焦急的等待之中,几道流光忽然从不远处激射而来。 不大一会儿,那流光便落到了秦姓老者面前,露出几道身影。 “钰儿,你来这里做什么?”秦姓老者一见其中一个纤弱女子,不禁脸色大变,沉声喝道:“此地危险,速速回去。” 那纤弱女子赫然便是曾经与杨开有过一面之缘的秦钰,而在枫林城之中,秦姓的道源境强者,也只有秦家老祖,秦朝阳一人了。 秦钰闻言,却是不为所动,开口道:“我们听说老祖这边情况危急,所以便急急敢过来驰援了……” 秦钰一边说着,一边扭头望向四周,赫然发现此地竟是一片安稳,除了在城墙前方的法阵破出一个窟窿之外,竟是没有一只魔物的踪迹。 而外面的魔气和魔物,此刻似乎也对那破损的窟窿视若不见,根本没有趁机侵入的意思,反而在外围翻滚不停,朝某个位置汇聚过去。 “这里……”秦钰一脸茫然,“怎么会这样?” 闻言,秦朝阳喟然一叹,开口道:“有个小兄弟冲出去吸引那些魔气和魔物了,若非如此,此地哪会如此太平?” “有人冲出去了?”秦家几人闻言,大惊失色。 毕竟那魔气的恐怖众人虽然没有人亲自领教过,但单是看着就已经让人毛骨悚然了,在这种时候,谁敢冲出城去自寻死路? 有胆子冲出去的恐怕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这么一想,几人都对那未知之人肃然起敬,暗暗佩服不已。 “钰儿你既然来了,那就罢了,先帮老夫看看那边情况如何!”秦朝阳忽然想起一事,开口冲秦钰道。 “好!”秦钰螓首轻颔,旋即微微闭上眼帘,等到再睁开的时候,双眸赫然变成了银光之色,那瞳孔之内,似有银流闪动,一股神奇的力量自双眸迸射,穿透虚空。 秦钰本身就患有顽疾,身体常年不好,而施展这等秘术似乎对她也有极大的负荷,所以片刻之后,她的娇躯便轻轻颤抖起来,额头之上也渗出了些许汗水,本就白皙的脸蛋逐渐变得更加苍白了。 “如何?”秦朝阳伸出一手,搭在秦钰的肩膀上,一边徐徐将自身源力灌入她体内,一边轻声问道。 “咦……”秦钰目光望在虚空之中,口中不禁轻叫了一声,似乎有所发现的样子。 很快,她面上竟迸射出一丝喜色来,惊讶道:“是他?” 说完这句之后,秦钰便娇躯一震,猛地阖上了眼睛,如同一只出水的鱼儿,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秦朝阳见此,神色一凛,手指连动,在秦钰身上几处要穴连点几下,同时从空间戒里取出一枚灵丹,弹向秦钰嘴中。 他没有急着询问什么,而是等待秦钰盘膝坐下,略做调息。 少顷,秦钰睁开美眸,振奋地望着秦朝阳道:“老祖,那人是不是姓杨?” “你认得此人?”秦朝阳神色一动,结合之前秦钰说出来的那句话,若有所思地问道。 “果然是他!”秦钰抿嘴一笑,低声道:“老祖,你可还记得,上次钰儿从外回来之后,便让族中之人打探一人的消息?” “此事我也略有耳闻。”秦朝阳颔首,奇道:“难不成,你要找的人就是他?” “不错!”秦钰点头道,“老祖,此人非同一般,若有可能的话,可以极力拉拢,为我秦家所用!” “他非同一般老夫已经看出来了……”秦朝阳嘴角一抽,苦笑不迭,若不是一般人,谁敢只身冲出城外?“倒是你,如何知晓?” 秦钰道:“因为此人晋升道源境的时候,钰儿便在远方观望!老祖你可知道,此人在晋升的时候,天地异象极为恐怖,那绝对不是普通武者晋升道源境该有的场景。而且……他在晋升的关头,甚至有余力重创那鬼手申屠!” “什么?”秦朝阳闻言惊呼,“此事当真?”(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