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二章 偷袭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八十二章 偷袭

鬼手申屠,这号人物秦朝阳哪里不晓得?都是常年混迹在枫林城的道源境强者,他与申屠也打过几次交道,彼此间因为立场不同倒也交手过两次。< 申屠此人,虽然所作所为是人不齿,但对他的实力秦朝阳却无法否认,觉得这是一号大敌,那两次交手之中,他仅仅只是稍占了些许上风而已,根本没办法将申屠怎么样,最后只能任凭他嚣张地逃之夭夭。 可是听秦钰话中的意思,杨开竟能在晋升道源境的关头,将申屠重创! 换句话说,那个时候的杨开还不是道源境,只是个虚王三层境顶峰而已。 秦朝阳根本不敢想象,一个人到底有多么强大的能力,能够在那种情况下打伤申屠。 这岂不是意味着,当时的杨开也绝非自己能够抗衡的? 如今他已晋升到了道源境,修为境界跨越了一个大层次,比之以往实力恐怕要翻上一番不止! 想到此处,秦朝阳忽然觉得呼吸都有些凝重了,也意识到自己之前尽管已经尽可能地高估杨开能力,却依然低估了对方! “那申屠人呢?”秦朝阳急切地问道。 申屠与他秦家多少也有些仇怨,若是趁其重创养伤之时寻觅到他的踪迹,说不定能够斩草除根,解除后患。 秦钰苦笑一声:“正要跟老祖说这事呢,申屠已经死了!” “死了?”秦朝阳眼帘一缩,“你刚才不是说他仅仅只是被重创么?怎地又死了?” “当时那位杨……大人在晋升之时,另有道源境强者守护在暗处,申屠重创退走之时,被那人一招击杀!可惜……我没看清那守护之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又有什么样的水准。” “哦?”秦朝阳一脸兴致盎然的样子。“你的意思是说,杨小兄弟身后还有一个隐藏的强者?” 秦钰点点头,振奋道:“老祖。此人是散落武者,若是能拉拢进我秦家的话。我秦家必定实力大增,更何况,他背后还另有高人,与他交好,与我秦家必有益处!” 秦朝阳眼中神色一闪,开口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此事还是得等解除眼前的危机之后再说。” “钰儿知道,不过老祖且先留个心就是。万不能得罪了此人。”秦钰郑重叮嘱,美眸里有异样的光芒闪烁着,沉声道:“或许,我秦家的复兴就要落到此人身上了。” 听秦钰这么说,秦朝阳神色大振,凝神道:“钰儿,你是不是还看出什么了?” 秦钰摇了摇头:“我的造化天瞳只能看出此人身负绝大的气运和机缘,他的未来绝对不在枫林城中。” 秦朝阳神色一动,沉声道:“有你这话,老夫就有底了。” 说完之后。两人一起朝外望去,可外面漆黑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只能隐约见到那滚滚魔气翻滚不停,似乎朝一个方向汇聚,那漆黑魔气之中,不断地传出各种魔物的嘶吼之声,让人毛骨悚然。 “哪来的这么多鬼东西?” 城外,杨开眉头紧皱着,在城内的时候他还没察觉到,但一离开城池进入这无边黑暗的世界,他就发现隐藏在魔气之中的魔物竟是无边无际。数不胜数。 而自己则像是那漆黑之中的一点光芒,吸引了无数魔物前来围攻。 空间法则压制之下。他四周的空间凝稠无比,但凡有魔物侵入他身边二十丈。无论修为高低,全都身形一滞,变得行动不便。 漫天金光闪烁之下,所有魔物都被金血丝切割成碎片。 绕是杨开表现的神勇无敌,那些魔物也依然悍不畏死地持续冲击而来,不大一会功夫,他脚下的位置竟已成了一座尸山。 源力护体之下,虽然能抵御住魔气对自身的侵蚀,可从那刺啦啦的声响来看,魔气的腐蚀之力也是极强,长时间身处在这种环境下,对杨开的消耗也是极大。 “出来!” 杀了一阵,杨开眉头一皱,低喝声中,妖虫母体和青炎惊雷豺双双登场,一左一右护卫在他身侧。 两大血兽悠一出现,便接到了杨开的指令。 妖虫母体两只钳子上的紫青双剑荡起两色华光,冰寒意境弥漫,霎时间,方圆百丈范围内,天寒地冻,天空之中飘下雪花,那雪花掠过一只只魔物的身躯,在一声声惨嚎之中将它们切为两半。 青炎惊雷豺大口吞吐之下,一道道火球和紫雷迸射,实力虽不及妖虫母体,倒也能够独当一面。 嗤嗤嗤嗤…… 两大血兽身上血光之气几乎凝为实质,散发出微弱的金红光芒,排斥着那无物不侵的魔气。 一时间,局面倒也堪堪安稳了下来。 此地并无外人,杨开也索性放开了手脚,空间力量萦绕自身,各种空间秘术交替释放,与两大血兽联手配合之下竟是打的那无数魔物根本无法靠近身侧三丈! 这也多亏了枫林城附近的武者实力整体水准不高,所以被魔气魔化的魔物本尽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也强不到哪里去。 否则杨开哪能在这里表现的游刃有余? 激战大半晌,杨开杀的兴起,已经浑然不顾自身的消耗,一道道月刃朝四周飞射,每一道月刃都能清出一条整齐的通道来。 就在这时,妖虫母体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钳子上双剑一错,一股冰寒的法则之力骤然朝某一处激射过去。 在那个方向上,一道鬼鬼祟祟悄悄接近过来的人影蓦然暴露。 此人看起来与其他的魔物似乎有些不同,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邪戾气息竟是无比的强大,被一团深邃的魔气笼罩着,也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样的秘术,之前竟是瞒过了杨开的感知。 若非妖虫母体有所察觉,只怕等他靠近身旁杨开才会洞悉。 “姜家人?”杨开反应也是奇快无比,在妖虫母体动手的瞬间,便已将目光朝那边望去,定眼一瞧,发现这人赫然是姜家的一位长老,此前在那矿坑上方打过交道。 只是杨开也不知道他到底叫什么。 这位姜家长老之前是虚王三层境的修为,此刻俨然变得更加强大了,体内传出的能量波动赫然已经有了道源境级别的程度,只是古怪至极的是,他依然只是虚王三层境的境界! 杨开心头一动,立刻明白这应该是魔气的功劳了。 被魔气侵蚀之后,虽然会另神智丧失,却也可以增强自身的实力。 姜家的这位长老被转化为魔人之后,实力自然大增,只是魔气也并非万能,无法真的将他转化为道源境级别的武者,只是将他体内源力的量堆积了上去,质却没有发生改变。 “找死!”对姜家这些导致枫林城危机的罪魁祸首,杨开可谓是深恶痛绝,若非是他们胡乱开采那矿坑,他也不会被牵连进此次的麻烦之中。 现在的他,可能正在洞府内安心修炼也说不定。 察觉到杨开的杀机,妖虫母体当即毫不犹豫地一挽双剑,两道色彩不同的华光蓦然交叉而错,切过这位姜家长老的身躯。 血肉被绞碎的动静传出。 姜家这位长老纵然已经被魔气提升了一些实力,但又如何是妖虫母体的对手? 华光闪过之后,这位姜家长老的身躯直接裂为四半,崩碎开来。 临死之前,他竟也没有丝毫惧意,反而口中嘶吼不断,宛若发狂一般。 “咻……”就在这时,又是一道人影蓦然从杨开身侧浮现出来,手持一柄长剑,那长剑已经完全黑化,弥漫着漆黑的气息,剑身一抖,就朝杨开后脑勺处刺来。 另一边的青炎惊雷豺见此,张口吐出一团火盆大小的火球,直朝此人迎去。 这人竟是不闪不避,一下被火球轰个正着,身上的漆黑魔气一阵涣散,同时传出一股焦糊味。 但硬抗了这一击之后,他的长剑也顺势刺进了杨开的头颅之中。 “哈哈哈哈!”这人一击得手之后,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癫狂,透着难以想象的邪性。 “楚河兄,你笑的很开心嘛!” 一个淡漠的声音莫名地从他背后传来。 这魔人陡然间大惊失色,连忙转头望去,却发现应该被自己一击必杀的杨开,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后,正一脸讥讽地凝视着自己。 而面前那被刺穿头颅的身躯,竟慢慢消散开来,那赫然是一道虚影而已。 见他望来,杨开不禁嗤笑一声道:“楚河兄笑什么笑的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也开心开心如何?” 先前被那姜家长老隐匿身形,险些被偷袭了一下,杨开哪会不警惕?自然在瞬间就发现了姜楚河动手的痕迹,以他之能,避开这样的偷袭简直轻而易举。 此刻的姜楚河,散发着比那位姜家长老还要强大一分的力量气息,似乎只是没能突破道源境这个桎梏了,无法调动法则之力,其他的一切都是道源境强者才能拥有的。 被杨开如此调侃,也不知道姜楚河是不是没听懂,他口中忽然低吼一声,神色也猛地变得暴戾起来,滚滚魔气从体内翻涌而出,本就是赤黑之色的双瞳蓦然变得更加漆黑了,仿若能将人的魂魄都吸进其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