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八章 玄武七截阵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八十八章 玄武七截阵

秦家的几个护卫劫后余生,一个个吓得脸都白了。{[} 杨开从一旁走来,神念在各人身上转了一圈,确定他们并没有被魔气侵蚀的迹象,这才放下心来。 只不过放眼望去,那前方原本密室存在的位置,此刻却出现了一个深达十几丈有余的大坑,显然是姜楚河自爆之后的杰作。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众护卫反应过来之后,俱都朝杨开拱手道谢。 杨开挥挥手,并没说话,而是转向秦钰道:“秦姑娘你随我去见段城主,将此前打探到的东西告知他。” 秦钰一言不发地颔首。 杨开伸手一招,就将她摄到身旁,带着她朝外飞驰。 刚才施展秘术之时,虽然两人神念嫁接,让杨开得以以秦钰的角度查探到不少有用的信息,但毕竟不如她看到的仔细,所以向段元山禀告的话,还是由秦钰去说比较合适。 途中,杨开以神念灌入传讯罗盘,确认了一下段元山此刻的具体位置。 不大一会儿,两人便在城墙的某一段上见到了这位枫林城城主。 “杨兄,有劳了!”段元山此刻神情并不是太轻松,见到杨开和秦钰一起到来,冲杨开拱手致意后就将目光转向了秦钰,道:“听杨兄说你发现了一些东西?” 秦钰点头,道:“是的城主,多亏杨大人之前活捉了一个魔人,所以钰儿才能施展对其搜魂。确实发现了一些东西。” 段元山眼前一亮,急道:“讲!” 秦钰立刻将之前在姜楚河识海之中所窥探到的一幕幕完整说来。 听完之后,段元山脸色不禁有些苍白,惊道:“如此说来,那矿坑之中竟然还有上古大魔的魔躯残存?” 秦钰摇了摇头:“这一点我也不太确定,因为姜楚河识海之中的画面并不连贯,那最后被封印在地下万丈之物到底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不过从眼下这情况来看,极有可能确实有残存的魔躯!” 若非有残存的魔躯,也不至于会产生如此多的上古魔气。 可是那魔躯是连上古的那些大能之士都无法彻底炼化消灭的。以枫林城武者的水准。又能奈之如何? 如今封印被破,若是不将那魔躯移走的话,枫林城早晚都要沦为人间炼狱,可那等档次的魔躯。又有谁能够移走?又有谁敢触碰?除非十大帝尊亲临此地才行。 想到这里。段元山心中一阵惶恐。看向杨开道:“杨兄,你的意思呢?” 杨开摇了摇头:“我并没有看到更多的东西!” 言下之意,秦钰刚才所说。便是他看到的一切了。 “城主大人……”秦钰忽然又喊了一声,“或许,我有办法能够稍微延缓一下眼下的危机。” “哦?”段元山闻言一喜,急切地望着秦钰道:“什么办法?” 虽然秦钰只有返虚两层境的修为,但身为枫林城城主,又是枫林城实力最强之人,段元山对秦钰的底细多少也有些了解,知道这小丫头不能等闲视之,若非先天不足,只怕也绝非池中之物。 此刻她说有办法,那就可能真的有办法。 “加固一下那个封印!”秦钰道,“我之前特意观察了一下,那封印虽然距离现在已经无数年了,但并非毫无作用,只不过是因为姜家之人胡乱开采矿物,导致封印的一角有些破损罢了,只要能够修补那一角的话,就可以让魔气不再外泄。如此一来,外面的魔物和魔气便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早晚都有灭除的一天。” “你能修复?”段元山惊疑发问。 秦钰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道:“可以一试!” “多大把握?” “六成!” 段元山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有些举棋不定。 “城主大人,虽然我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将那封印修复,但若是放任不管的话,那封印只会破损的越来越厉害。只怕用不了几天便会有更多的魔气涌出,到时候枫林城绝对无法抵挡,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修复那个封印!”秦钰美眸灼灼地望着段元山,一改她给人柔弱的形象,让杨开也不禁看的有些诧异。 “依你所说,此事势在必行了?”段元山沉声问道。 秦钰点了点头。 段元山长叹一声,道:“即便如此,可我等如何能够安然前往封印之地?如何抵御那无数魔物和魔气的侵蚀?本城主虽然有道源两层境的修为,但也没有自信能够长时间暴露在魔气之中,万一……” 杨开点点头,深以为然道:“那魔气具有极强的侵蚀之力,一般的道源境在其中坚持不到半个时辰,以城主大人之能,一个时辰便是极限!” 他此前孤身杀入城外,对魔气有着最深刻直管的体验,所以在这事上他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更何况,修复阵法还要你出手,以你的修为进入那魔气之中……”杨开歪头看着秦钰,并没有把话说完。 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返虚两层境的修为,只怕一落入魔气内,便要被魔化成魔人的一份子,万无幸免的道理。 秦钰却抿嘴一笑,道:“我既然有这个提议,自然有应对的方法。” “什么方法?”杨开和段元山都惊疑不定地朝她望去。 “借助阵法!”秦钰微笑道,“独自行动肯定是不行的,但若是能借助阵法之力,将数个道源境强者的力量连接到一起的话,未必就不能在魔气之中畅行自如!” “结阵?”杨开眼前一亮。 段元山若有所思地望着秦钰,呵呵一笑道:“大侄女,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好阵法,跟段叔叔说一说,若是真的可行的话,段叔叔必定记你首功!” “段叔叔……”杨开一脸黑线地望着段元山。 他忽然发现这位段城主也是极为不要脸的人物啊!按他的辈分,是与秦朝阳平辈论交的,秦朝阳是秦钰的爷爷,段元山自然也就是秦钰的爷爷辈人物了。 他这一声大侄女和段叔叔,平白地就把自己的辈分拉下来一截,改天见到秦朝阳恐怕也要改口喊叔叔了。 “不知道段叔叔有没有听说过玄武七截阵?”秦钰微笑地问道,美眸盈盈。 “玄武七截阵?”段元山闻言,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之中。 忽然,他脸色大变,低喝道:“两万年之前,东域大宗玄武宗的秘传阵法?”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眼珠子都快瞪爆出来了,好似这玄武七截阵是什么不得了的玩意一样。 杨开在一旁听的好奇连连,也不禁朝秦钰望去,想知道其中的秘辛。 秦钰抚掌笑道:“段叔叔果然是见识渊博之人,这玄武七截阵确实就是两万年前东域大宗玄武宗的秘传阵法。” 段元山沉声道:“传闻玄武宗因宗门之名,开罪圣灵玄武,玄武一怒,自东海掀起无边浪潮,冲击玄武宗总舵,一战之后,玄武宗上下死伤无数。不过那一战后,宗内有不世奇才借助玄武之威,参悟大道秘术,得一法阵,命为玄武七截阵!百年之后,玄武再度来袭,玄武宗上下借助此阵,竟与圣灵玄武打的旗鼓相当,并且在付出一定代价之后将玄武击退,令之重创!” 说到这里,段元山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悸色道:“此事虽然是两万年之前的事,但被圣灵盯上却依然安然无恙的宗门举世间可不多,玄武宗之名也广为流传,本城主知道就不足为怪了。” “段叔叔懂的就是多。”秦钰抿嘴娇笑,笑颜如花。 段元山苦笑一声道:“我懂的再多,也及不上你啊。” 两人一人一句地说着,杨开在一旁却听的目瞪口呆。 圣灵玄武,那可是与上古真龙,天凤同一等级的存在了,乃是世间最强大的生灵之一,除非真龙天凤这样的存在出手,否则谁能是它的对手? 可是玄武宗竟然只凭借一套法阵,就能将玄武击退,可见那玄武七截阵的威力如何。 不过玄武宗也够倒霉的,只是因为宗门的名字原因,就被圣灵给盯上,这只能说创始之人考虑的不太周全,竟敢以玄武命名宗门之名。 “那玄武宗如今怎样?”杨开好奇问道。 段元山奇怪地瞧了他一眼,道:“被圣灵盯上,还能有什么好下场?据说圣灵玄武第三次来袭的时候,带了一群徒子徒孙,玄武宗虽然有不世大阵,又如何能抵挡住那一群圣灵的围攻?自然是覆灭啦。” “这么惨!”杨开惊呼一声。 “哼,只能说是咎由自取!”段元山却是不以为意,“自那之后,这世上就再无宗门敢用圣灵之名命名了。”他转头看向秦钰,嘿嘿一笑道:“不过宗门虽灭,但据说玄武宗有一些弟子却侥幸逃生,携带了不少原本属于玄武宗的秘术出来,其中就包括了玄武七截阵!” 秦钰闻言,嗔道:“段叔叔何必套人话?我秦家祖上确实是玄武宗的弟子,玄武七截阵也正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不过当时祖上学习到的,也并非是全套阵法,玄武宗在传授弟子们这套阵法的时候,都是各自传授一部分,由七人合力组成,每个人只负责自己的那一份而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