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九十四章 化血还源丹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九十四章 化血还源丹

“自然研究过,那又如何?”傅姓男子一脸不快地望向花青丝。; 在场诸人当中,其他人他都没放在眼中,甚至包括了枫林城城主段元山,唯独对花青丝他有着些许忌惮,毕竟双方的实力境界相差无几。 对方忽然问出这么一句,让他不禁有些警觉。 “看样子大人并没有研究彻底啊。”花青丝抿嘴一笑。 “此话怎讲?”傅姓男子惊声问道,莫名地感觉自己应该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若是大人研究彻底的话,那应该知道,结下这玄武七截大阵之后,我等源力合而为一,基本上是不分彼此的,换句话说,大阵是抽取我等共同的源力得以运转,若是我等源力耗尽,那大阵就要崩溃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傅姓男子皱眉不已。 “这么简单大人还听不懂么?”花青丝讥笑地望着傅姓男子,道:“大阵并非是从我们身上抽取相同分量的源力的,而是会自我保持一种平衡……恩,修为高一点的就会被抽取更多一点的源力,修为低一些就会少一些,大家源力消耗的比例是相同的,不知道这么解释大人是否明白?” “什么?”傅姓男子闻言,脸色悠地一变。 他连忙放出神念仔细查探起来,发现事实确实如花青丝所说,他与花青丝两人体内源力流逝的速度,比其他人都要快上很多,段元山次之。剩下几个道源境基本相差无几。 这个发现让他的脸色顿时阴郁无比,一下子不开心了。 “是这么回事么?花夫人果然目光如炬啊。”杜立身和庄盘被花青丝这么一提醒,也总算发现了一点玄妙,两人对视一样,都瞧到了对方眼中的暗喜之色。 毕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七人就真的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了,等于是将弱小的几人和强大的几人捆绑在了一起,真的不分彼此! 他们也无需再担心自己体内力量干涸,傅姓男子却依然游刃有余的情况发生。 “本座被你们这群混蛋连累死了!”傅姓男子大叫一声。神情愤怒无比。 “这位大人。你可别忘记自己刚才立下心魔大誓哦。”花青丝在一旁火上浇油,让傅姓男子更是心情烦躁不已。 任谁被拖了后腿,心情怕都不会太愉快的。 恼怒之下,他恶狠狠地朝秦朝阳瞪了过去。仿佛要怪罪他一样。 秦朝阳呐呐道:“我以为诸位都明白这大阵的运转原理的……” 花青丝嘻嘻笑道:“大人既然是飞圣宫来的。那么想必身上必定带了闻名南域的化血还源丹咯?不知道大人是否肯割爱每人送上一粒呀。” “你这贱……你还敢打本座灵丹的主意?”傅姓男子怒不可揭。一张脸都扭曲了,险些脱口骂了出来。 “化血还源丹?”庄盘闻言眼前一亮,巴巴地朝傅姓男子望了过去。 杜立身也是一脸的渴求之色。 好像那化血还源丹对此时的情况作用很大的样子。 花青丝眼中寒光一闪。不过很快收敛,依然风韵十足地抿嘴娇笑道:“大人何必这么小气,飞圣宫的化血还源丹虽然有些副作用,但功效也是强大无比,名传南域,大人修为高深,在飞圣宫应该担当要职,身上难道还没有一点化血还源丹么?” “没有!”傅姓男子脸皮微微抽搐,一口回绝。 花青丝忍不住啐了一声,一脸鄙夷的神色。 “化血还源丹是什么?”杨开悄悄地朝身边的秦朝阳问道。 “杨老弟没听过?”秦朝阳满脸诧异地望着杨开,极为惊讶的样子。 杨开脸色一讪,缓缓摇头。 “化血还源丹是飞圣宫独特的产物,似乎对炼制地点有及其苛刻的要求,所以即便强如星神宫的灵丹师也没办法炼制此种灵丹,此丹的最大作用便是能够极为快速地恢复源力,而且功效强大,只不过……” “不过什么?”杨开愕然询问。 “不过此灵丹服用之后,会消耗自身的一定精血,所以也是有一点副作用的。但瑕不掩玉,相对于它的功效来说,些许精血有算得了什么?这样一枚灵丹,足以在关键时刻保住自己一条性命。不过因为这灵丹出产极少,所以价格也贵的惊人,一枚灵丹,最起码也价值几十万源晶!” “你这老东西知道的还挺多!”傅姓男子闻言,傲然一笑,“不错,本宫的化血还源丹确实是南域一绝,即便星神宫这样的大宗门也没办法炼制出来,因为炼制它需要在本宫的禁地内炼制才行,灵丹供应宗内弟子还无法满足,怎会有多余的给你们这些人。” “不给便不给,说这么多做什么?”花青丝哼了哼,“反正等会大家源力耗尽都要死在这里,妾身也不会孤单。” “花夫人别说这种丧气话了,咱们定能撑过难关的。”庄盘脸色发白地自我安慰道。 “那化血还源丹……什么样子?”杨开问道。 秦朝阳道:“血红之色,嗅之有腥味,有蚕豆大小……” 杨开面色古怪地从自己的空间戒里逃出一个玉瓶来,怔怔道:“难道就是此物?” “什么?”众人一惊,全都朝他望了过去。 杨开神态悠然地揭开瓶口,从里面倒出一粒灵丹来,那灵丹正如秦朝阳所描述的一样,血红之色,有淡淡的腥味,蚕豆大小…… “化血还源丹!”傅姓男子失声惊呼,目光冷冽地凝视着杨开,低喝道:“你怎会有此物?” “哈哈,这真是化血还源丹啊?”杨开大笑一声,似乎有些意外的样子。 “杨、杨老弟,你怎么会……”秦朝阳却是脸色大变,一下苍白无血起来,一边颤声询问,一边朝杨开猛打眼色,示意他赶紧将这灵丹给收起来。 段元山等人也是脸色数变,沉吟不语。 “小子,本座问你话呢,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灵丹!”傅姓男子脸色阴沉,一字一顿地低喝。 “我捡的啊。”杨开顺口答道。 “捡的……”众人闻言,都是满脸黑线。 这一瓶化血还源丹最起码也有十几粒的样子,价值几百万源晶,这种东西能随随便便就捡到了? 要知道化血还源丹流落到外面的数量几乎是寥寥无几,也只有飞圣宫的重要人物身上会携带一些,杨开手上忽然出现这么多化血还源丹,不由地就让人联想起是不是他对飞圣宫的某个重要人物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比如杀人越货之类的凶残之事。 这也是秦朝阳刚才给他猛打眼色的缘故。 而前段时间,确实有个飞圣宫的重要人物来到了枫林城,正是飞圣宫的少主宁远城! 只不过自一年前的拍卖大会之后,宁远城便不知所踪了。飞圣宫内,又新立了一位少主。 这些情报都不是什么机密,配合杨开手上的灵丹,让人不由地想到了很多。 “放屁!”傅姓男子一声厉喝,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危险起来,冷眸凝视杨开道:“小子,今日你若是不说个清楚,本座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大人好大的脾气啊。”杨开轻笑不已,一点也没有惧怕的意思,让其他人看在眼中,都为他的胆气而震惊,“我捡了一瓶灵丹你也这么气势汹汹的,搞的好像我杀你父母一样,就算这化血还源丹是从飞圣宫流出来的,也用不着如此吧?” 说完,不等傅姓男子开口,他又道:“不过,这东西确实是我捡的,我还捡了一艘楼船秘宝呢。” 傅姓男子为之一愣,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忽然又将怒火压制了下来,冷冷道:“将你捡到这些东西的过程仔细说说!” “有什么好说的?”杨开呵呵一笑,“当时两拨人在打架,结果同归于尽了,我躲在一旁看到最后,结果就从战场上捡了这些东西。” “这也行?”秦朝阳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毕竟不过是个典故而已,武者修行的世界之中,基本上很难碰到这种情况。 “我当时只有虚王三层境的修为,那可是道源境强者的大战,我又怎会搀和进去?”杨开解释道。 “确实,杨老弟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晋升的道源境,一年前确实是虚王三层境的修为。”秦朝阳点头说道。 傅姓男子眉头微微一皱,面上有些释然之色,也不如之前那么恼火了,不过语气依然生硬,道:“既然是两拨人大战,那除了我飞圣宫之人,还有什么人?” “另外一波只有一人,叫韩冷!” “韩冷?”众人闻言,大惊失色。 那花青丝更是美眸一闪,目光有些复杂又有些惊喜地望着杨开。 “原来是那星神宫的弃徒!”傅姓男子似乎是相信了杨开的话。 “这么说来,他们两方是在当时的拍卖大会上结下的仇怨了?”杜立身若有所思地道。 当时拍卖大会的时候,在场的道源境基本上都参加过,宁远城与韩冷争抢竞拍,众人也都看在眼中,如今从杨开口中得知了这么一档子事,立刻就猜想出后续的发展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