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九十七章 惊变 - 武炼巅峰

第两千零九十七章 惊变

众目睽睽之下,姜太生的身躯陡然间膨胀起来,眨眼功夫就变成了肥大的胖子,一身衣衫都碎裂干净。 令人不安的能量波动从他体内传递出来,让每个人都心头狂跳。 玄武七截阵上光芒狂闪,隐隐有要支持不住的迹象。 “快阻止他!”花青丝此刻哪还有之前的万千风情?一声尖叫,美眸里满是恐惧的神色。 她虽是道源三层境,但也绝对无法无视一个一层境强者的自爆,而且,姜太生还是一个被魔化的道源一层境! 傅姓男子同样神色凛然,手上一柄短刀浮现,直接朝姜太生斩了过去,欲要在他自爆之前将他灭杀。 段元山,秦朝阳,杜立身,杨开四人纷纷合力,将五颜六色的能量攻击系数朝姜太生那边打去。 可就在这时,让人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庄盘忽然惊恐地大吼一声,双眸剧烈地颤抖,然后奋力朝外奔去。 他竟被眼前这一幕吓破了胆,只想逃的越远越好,浑然忘记了之前众人一起立下的心魔大誓,也再也顾不得其他人的安危。 他这一动,本来还能防守的玄武七截阵顷刻间就不攻自破了,巨大的玄武身影在一阵扭曲之中,直接涣散。 “混蛋啊!”段元山看了一眼庄盘逃向外面的背影,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 “庄兄,快回来啊。”杜立身大叫着。可庄盘早跑的不见了踪影,哪还能听到? 轰…… 一声巨响传出,地动山摇,姜太生原本所在之地,蓦然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黑洞,不见丝毫光明,深邃无比,仿若能够吞噬掉世间万物。 那黑洞又蓦地往外扩张,携起让人胆寒的能量冲击。 噗噗噗…… 段元山首当其冲,一口血雾喷了出去。气息陡然间萎靡不少。 紧接着。傅姓男子和花青丝也都是脸色一白,口鼻之中溢出鲜血,好在两人实力强横,所学秘术也不弱。硬是凭借强大的修为和秘术。顶在了原地。挡下了大部分伤害。 秦朝阳和杜立身实力最低,情况也最惨,秦朝阳直接被炸飞了出去。远远地落到地上,也不知生死。 杜立身更是被姜太生的自爆炸掉半边身子,直接气绝当场。 另一边,杨开谨守在秦钰身后,将后背露给了姜太生自爆的方向,催动源力护持己身。 秦钰只有返虚两层境的修为,有身兼着修复封印的重任,若是在这场自爆中毙命的话,那这一次行动可就彻底失败了。 所以他第一个念头便是将秦钰保护好。 当那恐怖的能量冲击袭来的时候,绕是杨开动用空间秘术放逐了绝大部分威能,也依然觉得仿佛被一柄大锤砸中,背后处一片火燎般的巨疼,胸口气血翻滚,一口金色的鲜血喷了出去。 余波渐消,现场状况惨不忍睹。 每个人都在大口地喘着气,满脸的悸动之色。 普通的道源一层境强者自爆起来绝对没有如此强大的威力,姜太生能做到这一步,绝对是因为被魔化的缘故。 “钰儿,封印修补如何了?”沉默之中,段元山忽然扭头朝秦钰喝问。 此时七位道源境之中,一人逃跑,一人死亡,一人生死不明,已经无法再结大阵了,若是封印修补完成的话,那众人便可立刻撤回枫林城了,若还差少许,段元山觉得也可以再努力一下,若是差的多,那就只能立刻逃走。 他一问,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秦钰那边。 下一刻,众人的神色一呆,露出绝望的神情。 因为那封印存在的石壁看起来比最开始还要破烂许多,显然是被刚才的自爆给波及到了,而此时此刻,石壁的封印处,一片微弱的金光闪耀,那一道道如同蚯蚓一般蠕动的纹路游走不停,仿佛吞噬了什么活力,正要化为活物一般。 而且,从那石壁之中,甚至还传出一股奇特的吸引力,让人舍不得挪移开目光。 察觉到这一点,众人心头大惊,连忙一咬舌尖,趁着头脑清醒的那一瞬间闭上眼睛。 “此地不是久留之地,诸位赶紧走!”段元山知道大势已去,说话间直接窜到了秦朝阳身边,伸手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确定他还活着之后,神色一喜,便将他拎了起来。 傅姓男子和花青丝对视一眼,也都萌生了退意。 “小弟弟,走啊!”花青丝冲站在原地的杨开吆喝一句,仿佛极为关切他的样子。 “杨大人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秦钰带着哭腔喊道。 她刚才被杨开护在身后,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倒是杨开被那恐怖的能量冲击,一口金血喷在封印的石壁上。 秦钰看的清清楚楚,当杨开的那一口金血喷上去之后,整个石壁都变得不太一样了,充满了活力和诡异的魔力。 她甚至还隐隐感觉到,杨开此时与那石壁上的封印有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怎么了?”花青丝一惊,连忙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秦钰摇了摇头,怔怔地望着杨开。 段元山面色一沉,窜到杨开身边望着他,下一刻,神色蓦然一变。 因为他发现杨开此刻双目瞪圆,有金血的鲜血从眼角处话落,死死地盯着石壁处,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面上虽有挣扎的神色,却无论如何也摆脱不得。 一股漆黑的魔气忽然从封印处涌出,直接攀附到了杨开身上,如一条黑色的绳索,将他与石壁紧密地联系到了一起。 杨开身上的气息陡然间变得邪戾起来,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也开始浮现出繁奥而诡异的漆黑魔纹。 “魔化!”段元山脸色骇然地低呼。 见到此景,他哪里还不晓得杨开已经被魔气侵蚀体内,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转变成跟姜太生一模一样的存在了。 一念至此,他不再犹豫,伸手一招,就将秦钰摄到身旁,催动源力将她和昏迷不醒的秦朝阳一起裹住,招呼一声花青丝和傅姓男子道:“段某先走一步了。” 话落,他已风驰电掣般地朝枫林城方向驰去。 他此刻体内还有些残余的力量,应该足够他支持返回枫林城,只要能够返回城内,便可以借助城池的防御阵法抵御魔气。 “杨大人怎么办?”秦钰慌张叫道。 杨开变成如今这样,多少也与她有些关系,当时杨开若不是为了保护她,也不至于将后背暴露出来,更不会将那一口金血恰好地喷到石壁封印上。 所以秦钰也无法坐视不管,可她的实力毕竟太低,根本没办法做什么。 “管不了他了。”段元山答了一声,速度陡然加快,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另一边,傅姓男子和花青丝并没有立刻撤走,两人自恃实力高深,倒也并不是太惧怕围聚在四周的魔气,只是都目光怪异地凝视着杨开。 片刻后,傅姓男子阴冷一笑,道:“小子,既被魔气侵蚀,注定会沦为魔人,本座杀你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说话间,手上短矛再度浮现,发出破空之声,直接朝杨开的头颅刺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花青丝忽然素手一扬,一道彩带模样的秘宝飞射而出,精准地将那短矛卷住,不让它寸进分毫。 “贱婢,你做什么?难道你也被魔气侵蚀了不成?”傅姓男子勃然大怒,扭头喝问。 花青丝娇笑道:“大人看我的样子像是被魔气侵蚀么?” “那你为何要阻止本座?” “这位小弟弟适才才与我们同生共死,大人转眼就要对他痛下杀手,是不是太绝情了一点?”花青丝鄙夷地望着傅姓男子,揶揄道:“大人变脸,比翻书还要快呢。” “我与他这种杂碎有何情谊可讲?” “你没有,我有啊。”花青丝娇滴滴地笑着,“我之前可是说过要罩他的,你要当着妾身的面杀他,不是不给我面子么?” “本座要给你面子?你算哪根葱?”傅姓男子斜眼道,“速速滚开,否则休怪本座对你不客气。” “哎呀我好怕怕啊。”花青丝一脸惧怕地伸手拍着高耸的胸脯,一阵花枝乱颤,道:“大人这是生什么气呀?生气对身体不好的,容易老的快。” “贱婢啊……你三番两次激怒于我,本座本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但是你既然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本座辣手摧花了,我先杀了你。”傅姓男子大喝着,手上那短矛一阵幻化,直接化为八只一模一样的存在,颤鸣之中朝花青丝激射而去。 面对这样的一击,花青丝也不敢有丝毫大意,素手一掐诀,娇躯内忽然冒出了点点星光,犹如星海一般泛滥,下一刻,几十道由星光汇聚而成的箭矢悠然在她面前成型。 那每一道箭矢都如同被无形的弓箭拉扯,在一晃之下,直接朝前方迎去。 “追星箭!”见到此景,傅姓男子脸色大变,一边控制自己的秘宝与这些秘术攻击抗衡,一边沉声喝道:“你是星神宫的人?” “咯咯咯咯……是又怎样?”花青丝娇笑不已,说话间,双手合十,又化为一片复杂的玄印,朝傅姓男子当头拍下,口中娇喝道:“星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