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火红之光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火红之光

几千里外的枫林城,城中几十万武者没有了之前劫后余生的欣喜,而是全都面色惊恐地朝某个方向望去。---- 在那个方向上,有剧烈的能量波动传来,有震耳的爆裂声袭至。 段元山,醉酒翁,秦朝阳,以及各大家族的道源境老祖们,纷纷立于城墙之上,目光穿透虚空,似乎是要瞧出什么端倪。 “城主大人,那边是何人在战?”梁家老祖梁鹏乐,惊声发问。 段元山略一沉思,道:“段某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天武圣地的陈大人等三位大人,想来是他们闹出来的动静了。” “上次来过咱们枫林城的陈文昊陈大人?”辛家老祖辛高杰眼帘一缩。 “正是!” “那他们的敌人又是谁?”辛高杰满面震撼。 陈文昊等三人可全都是帝尊境强者,三人联手,竟依然只与那未知之敌打的热火朝天,天崩地裂,没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胜利。 可见那敌人到底有多么强悍。 “不知!”段元山摇了摇头。 不过就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莫名其妙地浮现出杨开的身影。 当时七大道源境强者带着秦钰前去修补封印,结果出了纰漏,庄盘临阵逃脱,玄武七截阵不攻自破,杜立身惨死当场,秦朝阳重创昏迷。 杨开为魔气侵蚀,静矗原地不动,似乎即将要沦为魔人…… 若说杨开丧失神智,成为魔人倒也有可能。 但以他的根基。即便成为魔人,能与三位帝尊境对抗么? 段元山摇了摇头,驱散了心中滑稽的念头。 更何况,眼下那诡异的上古魔气已经全部消失不见,被侵蚀神智的魔物们也都恢复了过来,杨开理当也是如此才对。 轰隆隆…… 天空中忽然响起一声炸雷之音,伴随着这声音的传出,天地元气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似的,朝某个方向急速汇聚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辛高杰第一个有所反应,愕然地朝枫林城内某个方位望去。 段元山也随之扭头。瞧了一会儿。大喜道:“城内有人即将晋升道源境!谁家的弟子?” 众老祖面面相觑,都缓缓摇头,表示不是自家族人。 “去看看,此乃我枫林城大难之后。大兴之兆!”段元山高呼一声。以源力催音。足以让全城的武者都听的清清楚楚。 他身为一城之主,此刻自然是要以稳定人心为重,这晋升的异象正好给了他发挥的空间。 不管这晋升之人到底是谁。能在这个关头引起天地元气变化,对枫林城众多劫后余生的武者来说,都只是好事,不是坏事。 不多时,众人便飞驰到了那最上等的一处洞府前。 洞府外,一个老妪,一个中年美妇,一个少女,静守洞府前方。 “小七姑娘?”段元山瞧了一眼那少女,面色有些愕然。 他能认得莫小七也很正常,毕竟此前也一起共同抵抗过魔物和魔气围城,虽然莫小七只有虚王三层境的修为,但段元山却并没有丝毫小觑于她。 因为在那一段时间的相处,段元山发现这个少女来历颇为神秘,所学所用也极为高深。 最关键的是,莫小七今年看起来才不过十六七岁啊! 十六七岁的虚王三层境,即便是天武圣地那样的大宗门恐怕也培养不出来,唯有星神宫才有这个可能! 有那么一阵子,段元山甚至将莫小七当成了星神宫的秘传弟子! 他当然不敢小觑对方。 “段城主,诸位前辈。”莫小七微微一笑,招呼了一下众人。 “小七姑娘,这晋升之人……”段元山直奔主题,开口问道。 “是灵丹坊的康掌柜。”莫小七并没有隐瞒的意思。 “康斯然?”段元山一脸震愕之色,其他家族的老祖们也都是瞪大了眼珠子,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不可能的事情。 灵丹坊是紫源商会的产业,混迹在枫林城中的诸位强者自然都知道,也知道康斯然这号人物。 但是……正因为知根知底,才一脸迷茫。 康斯然怎么可能晋升得了道源境? 他的武道已经抵达终点了,他的资质也只够他走到虚王三层境的程度,不敢说他这一辈子都无法晋升道源境,但他的希望只有万分之一而已! 忽然听到是康斯然晋升道源境闹出来的动静,众人都感到惊讶万分。 段元山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忽然笑道:“原来是康掌柜,那可要好好恭喜一番了。” 言语之中,倒有些失落的味道。 康斯然虽然一直住在枫林城,但因为他的来历和身份,却并不属于枫林城,所以他的晋升对枫林城没有多大作用,这也是段元山情绪变化的原因。 “康掌柜怕是得了什么不得了的机缘吧。”辛高杰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若非有机缘,以康斯然的资质和本事,绝对不可能突然晋升道源境的,而且从时间上来推断,他似乎是在魔气围城之时,便开始闭关准备了。 敢在那个时候闭关准备突破,就意味着康斯然对此次晋升有十足的信心。 “这种事,还是等康掌柜出关之后,诸位前辈自己询问吧。”莫小七笑吟吟地答道。 段元山点头道:“自然。” 几人说话间,那天空中的异象已经完全显露,天地威能爆发,天地能量的洗礼开始,乌黑的云彩,化为精纯的攻击,从空劈下,穿破虚空。击打在康斯然身上。 洞府内,立刻传来了康斯然的嘶吼之声,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楚,让人听在耳中,头皮发麻。 …… 剑气暴走,九阳笼罩,枪芒闪烁,化为蛟龙,悠忽来回。 三大帝尊境强者围攻之下,杨开一身魔气翻滚。死战不退!仿若不知疼痛为何物。身上已满是创伤。 这种被帝尊境帝宝所伤的伤势,即便是以魔气和金血的强大恢复能力,也不是一时半会能痊愈的,那附带的法则之力侵蚀着杨开血肉的生机。逐渐让他的伤势恶化。 浴血横撒。杨开却越战越勇。 三大帝尊境彼此联手配合。虽然能力压杨开,不断地让他受伤,但却是越打越心惊。 也多亏了他们是三人一起赶到此地。若是单独一人对上这魔头的话,没有谁有自信能与之抗衡! 这魔头的凶残和血腥程度,实乃三人平生仅见。 就在这战局焦灼之时,忽然从那遥远的位置处,传来一声极为嘹亮的鸟鸣之声。 “唳……” 那清脆的声音穿透虚空,印入所有人的耳中,仿若一只上古圣灵凤凰在悲鸣,声音之中,蕴藏着无尽的焦急和愤怒情绪。 声音传来的瞬间,正与三大帝尊境殊死决战的杨开忽然动作一顿,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体外的魔气陡然间翻滚不定起来。 陈文昊等人见此,也急忙后退到一旁,警惕防守,在不知杨开是否故弄玄虚的情况下,他们也不敢有丝毫冒进。 高手过招,任何一个疏忽都足以致命。 “什么声音?” 封明发问。 陈文昊和高雪婷都缓缓摇头。 三人抬眼望去,只见杨开忽然扭头朝一个方向瞩目。 而顺着他的目光,三人立刻看到在那遥远的天际边,一点火红之光,正急速地朝这边飞驰而来。 “她来了!” 小玄界中,法身也透过传影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不禁大喜过望。 “这是什么?”花青丝虽然运足了目力,却依然无法看清那一团火红之光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隐约感觉到,那火红之光中蕴藏了难以想象恐怖威能。 “他的器灵!”法身答道。 “器灵?”花青丝眉头一皱,旋即惊道:“器灵化形?” 器灵本就是无形之物,依附秘宝而生,随秘宝而灭。 可眼前这只器灵,竟已能自己化形而出,显然不是一般的器灵。 她蓦然想起,在她之前打探到的情报之中,在枫林城那一年多前的拍卖大会上,据说就有一只化形的器灵被拿出来拍卖过。 难道就是眼前这只? 不过区区一只器灵,又如何能扭转这已经僵持的局面? 花青丝实在不知道眼前的大石头到底在高兴什么。 “但愿……你的出现能够唤醒本体的意识!”法身心中暗暗祈祷着。 杨开在与三位帝尊境强者战斗之中落入绝对下风,竟还死战不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法身一直在尝试呼唤本体,让他离去,但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唤醒本体的意识。 此刻流炎忽然赶到,以她与本体之间的精神联系,或许会有奇效也说不定。 事实也确实如法身所料,当流炎现身在远方的那一刹那,杨开的神念波动就忽然变得紊乱起来,他静静地站在原地,眼瞅着远方那一道急速杀来的火红之光,双眸之中闪过一丝茫然,紧接着剧烈挣扎起来。 “唳……” 那清脆嘹亮的鸣叫,如一柄利剑直刺杨开本心,那一点火红之光就如燎原之火,在杨开的意识之中熊熊燃烧起来,与器灵之间本就存在的密不可分的精神联系也在这一刻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杨开的头脑猛地清醒了那么一瞬! 下一刻,他就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危局,眉头一下子凝了起来。 “情况有变,速战速决!”陈文昊见杨开情况不对,当即低喝一声,准备动用极招,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