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零七章 两色封印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零七章 两色封印

小玄界,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开悠悠醒转。 睁开眼的瞬间,之前的一幕幕便立刻浮现脑海中。 杨开蓦然一惊,立刻坐起,皱眉感受了一下自己体内的情况。 让他惊疑不定的是,让他烦恼无比的魔气,此刻竟是荡然无存,体内不存分毫。 反倒是小腹处位置,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疼痛感,那疼痛似火烧,又似冰冻,古怪至极。 他连忙低头望去,只见到小腹位置有一个古怪的金银双色图案,宛若一个烙印,呈现在自己的血肉之上。 “这是什么东西?”杨开狐疑不解,朝那烙印望去。 可当他的意识刚沉浸进烙印之后,眼前便是忽然一黑,整个世界都仿佛黑暗下来,在那无边的黑暗之中,有狂暴的气息正在愤怒嘶吼,欲要挣脱什么枷锁,想要脱困。 quled杨开大惊之下,一咬舌尖,刺痛感传来,让他的脑海得以恢复清明。 再望过去,哪有什么无边黑暗?之前所看到的一切竟都只是虚幻。 “封印?”他眉头一扬,露出意外而又震惊的表情。 到了此刻,他已彻底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烙印在自己小腹上的金银双色图案,显然是一种极为高深的封印,自己体内的所有魔气和识海中的一丝魔念,竟全都被这封印镇压在小腹位置处,半点外泄不出。 “世上竟还有这种事?”他一声低呼,脸色变幻不定起来。 那魔气有多么浓郁。魔念有多么凶残,他可是亲身体会的。 以他的实力,被魔气缠身,魔念控制之后,也能与三位帝尊一层境强者酣战淋漓,可见其强横之处。 但此刻,只是一道自然生成的封印就将之全部镇压,若非自己刻意窥探的话,根本察觉不出体内的魔气和魔念,那这封印又该玄妙强大到什么程度? 想到这里。杨开立刻扭头朝金银两色树望去。 下一刻。他表情一呆。 本来正在茁壮成长的金银两色树,此刻看上去仿若营养不良,叶色枯黄,焉头耷脑。本有的金银两色光芒。更是荡然无存。 一副元气大伤的模样! 那封印。显然是这金银两色树中的一种玄妙力量而形成的,所以在被抽取了那力量之后,两色树才会变成这样。 金银两色树在药园里存在的时间。不过一年左右而已。 但小玄界内的药园却孕有无数重土,五枚地脉珠,及其适合灵草妙药生长。 在药园里存活一年,基本上等于在外界生长百年时间! 金银两色树百年精华为杨开抽之一空,形成一道天然封印,镇压上古魔气魔念,倒也不算太离谱。 想到这里,杨开心头一震,继而大喜起来。 若他所想没错的话,他以后都不用担心被魔念侵蚀的问题了。 虽然不知道小腹处的封印能维持多久,但只要再给金银两色树一年时间,它就能再生出那一股神秘的力量,届时即便封印松动,杨开也能借助金银两色树的力量将之继续镇压。 他很好奇,这到底是何种上古异树,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想到这里,他伸手一摄。 下一刻,光芒闪过,法身和花青丝同时出现在杨开不远处。 “忧患已解?”法身凝视杨开,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魔气的存在,不由大为奇怪。 杨开点点头,神念一动,将各种讯息灌入法身体内。 略一沉思,法身便全部洞察,颔首道:“原来如此!” 他也望向那金银两色树,眼中爆射精光。 “小、小兄弟,你好啊。”花青丝强挤出一丝微笑,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杨开之前的雄威给她留下了极难磨灭的心理阴影,与她实力相当的傅姓男子被一掌拍死,虽然杨开没有在第一时间杀她,但如今身为监下之囚,她可没什么安全感,说话间,有意无意地展露了一下风情,道:“你之前的状态可让妾身担心死了呢。” 杨开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不置可否,道:“我问你个问题。” “小兄弟尽管问。”花青丝讪讪道。 “认得这种树么?”杨开指着金银双色树道。 在他想来,花青丝既然出身星神宫,实力又不俗,应该见识渊博,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 可让他失望的是,花青丝瞧了那异树一样,美眸里满是茫然,显然也是不太认得的。 倒是一旁的不老树,散发着惊天的生之气息,让花青丝多瞧了几眼,美眸闪过异色。 “这是不老树!”杨开解释道。 花青丝娇躯一震,面上浮现出极度震惊的神情,旋即脸色大变,双手捂住耳朵,不断摇头的同时,嘴中念念有词道:“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杨开愕然,瞧了法身一眼,道:“这女人疯了?” 法身呵呵一笑:“知道的越多,处境越危险!她很聪明。” “原来如此!”杨开微微颔首,揶揄地望着花青丝道:“听不听,你都没办法获得自由了。” “臭小子!”花青丝忽然神色愤怒起来,咬牙望着杨开道:“老娘有得罪过你么?为何要如此折磨我?你难道忘记之前身处险境的时候是谁救了你一命!是我,若不是我及时出手阻止,你早死在傅斯通那混蛋手中了,你不但不知感恩,反而恩将仇报,老娘真是瞎了眼,竟然想到去救你,早知如此,还不如让你死了算了,最起码我也不会受这囚禁之苦!” 她一副悲愤欲绝的模样,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杨开好一通指责。义正词严,铿锵有声。 说到激动处,俏脸火红愤怒,胸脯剧烈起伏。 杨开一言不发,只是饶有兴致地望着她,待她说完,才缓缓摇头道:“当时你出不出手,傅斯通都没法伤我,他若真敢动手,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对此。杨开有十足的自信。 虽然当时他无法自主自己的身体。但缠绕在身上的无边魔气岂是那么容易被破除的?傅斯通若真的冲自己下手了,只会被魔气反噬。 “就算是这样……那你也不能否认我救你之心,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这么对待我。把我囚禁在这里!”花青丝咬牙道。 “你救我难道没有私心?”杨开笑嘻嘻地望着她。 花青丝恼道:“我与你一无冤二无仇。此前甚至不认识你。有什么私心?你以为你真帅的惊天动地,老娘看上你了?” “你来自星神宫吧?”杨开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不错!”花青丝傲然答道,恶狠狠地威胁道:“我确实来自星神宫。识相的话就赶紧把我给放了,如若不然,你定会有天大的麻烦!” “韩冷虽然不是我杀的,但是他死的时候我确实在场。”杨开眼帘微眯地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花青丝顾左右而言他,一副心虚的表情。 杨开呵呵一笑:“傅斯通会出现在枫林城,是来这里调查宁远城死因的,而你难道不是为了韩冷之死而来?”他一副洞然于胸的模样,淡淡道:“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通你们这些强者为何会纡尊降贵,来到一个小小的枫林城。” “路过,不行啊!”花青丝嘴硬道。 “你还真是为了韩冷之死而来?”杨开讶然地望着她。 若说之前他仅仅只是猜测的话,那么现在他就完全肯定了,当他说出刚才那番话的时候,花青丝有一丝很隐蔽的情绪波动。 放在外面,杨开或许无法察觉,但这里是小玄界,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神念。 “你诈我?”花青丝一怔,气急败坏地叫道。 “一个弃徒之死,竟让你来调查原因,看样子韩冷不是出身不凡就是身怀什么秘密咯?”杨开若有所思,手摸着下巴,似乎在自言自语,实际上他的神念从未离开过花青丝周围,“前者不太可能,据传韩冷被你们星神宫弟子追杀过无数次,若真的有什么背景也不会有这样的待遇,那么就是后一种可能?” “老娘跟你拼了!”花青丝蓦然尖叫一声,猛催体内源力,便要朝杨开发难。 虽然杨开之前的表现让她大为忌惮,但此刻的杨开不过只有道源一层境的水准而已,花青丝自付应该能应付的来。 可她的想法显然天真了。 杨开只是伸手一握,天地法则骤然变动,直接将花青丝定格在了半空之中,无论她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只能朝法身猛打眼色。 杨开古怪地瞧了法身一眼,道:“你没告诉她,在这个世界中,万物由我?” “她又没问。”法身呵呵一笑。 “那她给你打眼色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招呼我一起上吧。”法身一脸无辜的表情。 “喂,你们聊的这么热火朝天做什么?”花青丝大惊失色,冲法身叫嚷道:“大石头,难道你不想重获自由了?现在可是绝好的时机,还不速速动手?” 法身冲她一摊手,道:“无能为力,你节哀自便!” 花青丝无奈,审时度势之下,只能轻咬着红唇,水波在美眸中流传,可怜兮兮地望着杨开,柔声道:“小兄弟,我错了,你放我下来吧!” 法身大惊道:“你的气节呢?”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花青丝愤愤地怒视法身,切齿道:“叛徒!” 法身顿时一脸窘色。(未完待续……) 第两千一百零七章两色封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