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凤姨你好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凤姨你好

想来想去,杨开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他来星界时间不长,所接触到的帝尊境更是没几个,若是此前真的见过这红衣女子,肯定会有印象。 那么眼下这情况,只有两种解释了…… 其一,对方在这里办事,自己和秦朝阳不小心闯了进来。 其二,对方在这里等自己和秦朝阳…… 第二种情况基本不可能,那应该就是第一种了? 就在杨开心思急转间,那红衣女子忽然轻启朱唇,声音空灵悦耳,淡淡道:“与本宫说话,竟还躲在这楼船里,你胆子不小啊!” 她嘴角边全是笑意,但双眸中却冰寒刺骨。 言至此处,她微微抬起一手,芊芊玉指捻动间,“啪”地打了个响指。 灼热的力量骤然浮现,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忽然在她面前出现,微微一颤之下,便直接朝楼船激射过去。 杨开与秦朝阳两人同时脸色大变,想都不想便朝外飞窜。 “轰……”一声爆裂的声响传出,偌大的楼船直接被卷进了滔天烈焰之中,秦朝阳被这恐怖的力量波动一冲击,竟是直接昏迷了过去,从半空中跌落在草地上,生死不知。 杨开也是觉得背后一片火辣辣的疼痛,肋骨都仿佛断了几根的样子。 他重新站稳身形,回头一望,只见楼船整个包裹在烈火之中,熊熊燃烧。眨眼间就成了灰烬。 “我的秘宝!”杨开大呼,心疼的要死! 他好不容易有一件可以代步的飞行秘宝,而且档次也还算不错,没想到第一次出远门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帝尊境给毁了。 听到杨开的话,那红衣女子嘴角又是一扬,冰寒的眼角中总算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淡淡道:“小子,与其担心自己的秘宝,是不是应该更担心自己的性命?” “前辈到底何人?为何要对我等出手?”杨开扭头朝她望去,口中厉喝道。 他心中实在是愤怒的无以复加! 对方一个最起码帝尊两层境的强者。一言不合便毁了自己的秘宝。而且听她的口气,似乎还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竟还要对自己下手,这自然让杨开有些忍无可忍! “本宫是谁……你没必要知道。”红衣女子微微一笑。那笑容足以颠倒众生。说着话。莲步轻移,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神通,三两步就到了杨开面前十丈处。轻轻抬起一只玉手,对着杨开所在的位置,口中继续道:“只是本宫……看你不顺眼而已!” 言至此处,她玉手往下一拍! 天地法则悠然一凝,无边的压力从空袭下,杨开一身骨头都咔嚓嚓作响起来,仿佛要被那恐怖的威压压成肉饼! “有病吧?”杨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遭遇这样的无妄之灾,仅仅只是对方瞧自己不顺眼,便要痛下杀手了。 他说话间,体内源力一荡,手上立刻出现一柄四指宽剑,口中低喝道:“剑出百万,一夫当关!” 剑光现,剑气吟。 嗤嗤嗤嗤…… 百万剑在这一刻似乎化身无数,密密麻麻布在杨开四周,如蝗虫过境一般朝空中攒射而去。 “哦?帝宝?”红衣女子美眸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揶揄道:“这么弱的修为,又能发挥出这帝宝几成威能?” 轰轰轰轰…… 她说话间,那天空中爆射出一团团耀眼的光芒,正是无数剑气与那无形威压之间的抗衡。 但杨开祭炼百万剑时日尚短,修为又不是很高,所以那无数剑气看似凶猛,实则外强中干,只是略一与那无边威压接触,便纷纷烟消云散。 恐怖的威压继续压下,直接将杨开所在之地覆盖。 “发挥出几成威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根本就没指望那一剑能挡下你的神通!”杨开的声音,蓦然在红衣女子背后响起。 他双手握剑,催动一身蛮力,狠狠朝红衣女子修长的颈脖处砍去。 红衣女子似乎也吃了一惊,娇呼道:“瞬移?空间力量?这可真是有意思了……” 她说着话,竟是转过身来,笑吟吟地盯着杨开,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那一剑,直接切过她的颈脖,将她的身体砍成两截! 杨开却丝毫没有得手后的喜悦,反倒像是被蝎子蛰了一样,身形爆退! 与此同时,他原本所在之地旁边,红衣女子诡异出现,一指点在他的残影上。 “这也能避开?”红衣女子黛眉一皱,呢喃道:“本宫倒是小瞧你了啊……” 话落,她脸色微微一变,皱眉打量四周。 她所处之地,竟是出现了一个漆黑的黑洞,从那黑洞之中传来恐怖的吞噬之力。 另一边,杨开双手结印,咬牙低喝:“放逐!” “就凭这些手段……”红衣女子淡然一笑,“也想对付本宫?” 她挥手间,那黑洞烟消云散。 杨开苦笑一声,站在原地没动作了,索性将百万剑也收了起来。 “怎么?放弃抵抗了?”红衣女子饶有兴致地望着杨开,一声揶揄。 “我打不过你,还打什么?”杨开一脸淡漠的表情。 “那你是准备受死咯?”红衣女子咯咯一笑。 杨开道:“无谓的反抗只会增加痛苦,前辈给我个痛快吧……不过,在此之前,我倒是想问问,你为何要这么对我?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不是跟你说了么……本宫看你不顺眼而已!”红衣女子答道。 “疯婆娘!”杨开恨恨道。 “噗……”虚空某处,一道隐匿的身影本在悠然品茶。听到杨开这话之后,一口茶水立刻喷了出来,险些喷到对面的一个妙龄少女脸上。 那妙龄少女浑然不觉,只是紧张地望着杨开和红衣女子两人,焦急地央求道:“李叔,你放开我好不好?我乖乖跟你们回岛就是了,你们为何要找杨大哥的麻烦啊,他才只有道源一层境,怎是你们的对手?” “非也非也……”那被妙龄少女换做李叔的男子缓缓摇头,纠正道:“不是李叔要找这小子的麻烦。是你凤姨在找他麻烦。跟李叔可没有关系哦,李叔只是在这里喝茶而已……” “为什么啊!凤姨从未见过杨大哥,为什么要找他麻烦?”少女焦急地问道。 “小七啊……”李叔露出沧桑的模样,语重心长道:“外面的世界……是很复杂的。外面的男人也是很狡猾的。你凤姨……也是为你好!” 莫小七闻言。噘着一张嘴,哼道:“我不管,李叔你要是不把凤姨叫回来。我就……我就告诉凤姨,你偷看她洗澡!” 闻言,李叔神情大变,脸色陡然苍白,额头上冷汗淋淋而下,道:“小七啊,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你李叔我行的正,坐的直,什么时候干过这种龌龊事了……好吧好吧,也就那一次而已,不过不是什么都没看到就被你给揪回来了么!小丫头记性不错啊,你那时候才四岁而已!” “别岔开话题!我就问你,你答应不答应吧!”莫小七哼哼着,“你要是敢不答应,少不得我要在凤姨面前添油加醋地把那次的事分成十几段几十节慢慢跟凤姨说些日子了……” “姑奶奶饶命啊!”李叔一张脸都成了苦瓜,“你放过我吧,何必为难我呢……” “你答应了?”莫小七冷眼瞧着李叔。 李叔叹道:“若是刚才……李叔或许还能帮你这个忙,但是现在……” “现在又怎么了?” “那小子敢喊你凤姨疯婆娘,他死定了!”李叔幸灾乐祸道。 “啊……不要啊!”莫小七吓了一跳,扭头望去,果然见到凤姨怒火中烧的模样,美眸里绽放着点点寒光,那是凤姨动怒的表现,莫小七最怕见到凤姨这个样子了。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红衣女子似乎浅笑嫣然,但杨开却能感觉到她话语中刺骨的冰寒。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杨开也豁出去了,若是这个女子真敢对自己痛下杀手,大不了他直接解开腹部金银双色封印,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届时就算不敌,逃跑……也不知道能不能逃掉。 只是到时候就没有力量再度将魔念和那无边魔气封印了。 苍树中蕴藏的封印之力,也是需要时间积攒的。 “疯婆娘!”杨开微昂着脑袋,逼视着红衣女子。 “呵呵……”红衣女子不怒反笑,下一瞬,声音陡然尖锐起来:“你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 杨开眉头一扬,意外道:“哦?这么说……你并我杀我之心咯?” 说到这里,他神态一松,笑道:“那我就奇怪了,你一个帝尊三层境强者,放着正事不做,跑到这里来拦着我的去路,想要做什么?我之前也没见过你,跟你没什么深仇大恨啊。” 红衣女子冷笑着,道:“自作聪明!” 可杨开下一句话,却让她脸色一变。 “凤姨你好!” 红衣女子面上立刻浮现出一丝愕然之色,怎么也没想到杨开竟一口叫破自己的身份。 她连忙朝虚空某处望去,那里,李叔一摊双手,表示跟自己无关。 “是凤姨吧?”杨开虽然在询问,但基本上用的是肯定的语气,同时也朝红衣女子刚才望的地方瞧了一眼,冲着虚空挥手,笑着喊道:“小七!”(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