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二十二章 碎了 - 武炼巅峰

第两千一百二十二章 碎了

这一次,杨开和秦朝阳没走多远,便察觉到有道源境级别的强者过来了。 应该是之前那两个青阳神殿弟子请来的帮手。 来人速度极快,而且不止一个,足有四五位的样子,领头一人更是道源两层境级别的。 杨开静候等待,没再前行,秦朝阳也是潋颜,神色忐忑不安。 不多时,光芒闪过,一群武者出现在两人面前。 “陶执事,就是这两个家伙,擅闯我青阳山脉,还大放厥词,我与师兄不敌,惭愧退走,您瞧,那人手上还拿师兄的长剑!” 之前出现过的胖师弟和青面师兄也在这几人当中,刚一现身,那胖师弟便手舞足蹈地冲一个半大老者解说着,并且指了一下杨开。 那半大老者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头发半白,身材并不高大,但双眸却是精光闪烁,一副干练的模样。 这人应该就是胖师弟口中说的陶执事了。 道源两层境级别的武者,在青阳神殿中才只担当执事的位置,那更上面的护法,长老,想来应该由更强大的武者担任了。 杨开心中暗暗思忖。 胖师弟话音才落,那青面师兄也大叫了起来:“喂那土包子,快把大爷的秘宝还给我,否则要你好看。” 杨开听的嘴角一抽。 他本就没有将对方的秘宝据为己有的心思,这长剑也不过是一件虚王级上品等级的秘宝而已,之所以拿在手上,也就是想等再见到这青面男子的时候还给他。 可对方这么一说。倒弄的他进退两难,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了。 还过去吧,显得太懦弱,不还吧。那就是明显的挑衅……这让杨开暗暗有些头大,恨不得上前去将那青面男子嘴巴撕开。 “不得无礼!”好在那陶执事似乎还算是个明事理的人,并没有一味地偏信自家宗门弟子,估计也是对这胖师弟和青面师兄这两货知根知底,知道他们的行事风格有些异于常人。 说话间,淡淡地瞥了杨开和秦朝阳一眼。顿时心中有了底。 两个道源一层境,修为虽然不算高,但也不是很低了,相比较外面的武者来说,道源境好歹算是个强者。 “事情大概的经过。本执事已有所了解,不知两位有什么要说的?”那陶执事道。 秦朝阳连忙抱拳道:“枫林城秦家之主,秦朝阳,见过陶执事。我与杨兄冒昧前来青阳神殿,并非是来寻衅滋事,只是适才贵殿两位弟子忽然主动出手,我与杨兄被逼无奈,只能防御。还请陶执事明鉴!” “枫林城……”那陶执事闻言,眉头忽然微微一皱,淡淡道:“最近一段时间。本执事似乎经常听到枫林城这三个字啊……” 站在他旁边的另外两个道源境武者也是轻轻颔首。 先是圣灵鸾凤现身枫林城附近的玉清山,随后又是上古巨魔的封印破损,魔气围城等等…… 这些事也都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自然也都能打探的到。 “枫林城难道又出什么事了?”陶执事有些意外地问道,他以为杨开和秦朝阳是枫林城那边过来求援的信使。 听他这么一说,秦朝阳便立刻明白。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来意,想来是那胖师弟和青面师兄没有说明的缘故。 秦朝阳道:“并非是枫林城出事。秦某此番来,是为私事。” “私事?”陶执事闻言。微微皱眉,问道:“你与我青阳神殿什么人有旧?” “不是。”秦朝阳摇了摇头。 “那你们是想来加入我青阳神殿?”陶执事又问道。 “也不是!” 陶执事顿时有些不耐烦了,就在这时,那胖师弟凑了过去,附耳在陶执事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陶执事眼中寒光一闪,凝视着对面两人,颔首道:“原来如此,如此大言不惭,那也怪不得他们会向你们出手了。” 顿了一下,他道:“念你们修炼到道源境殊为不易,又是初犯,各自留下一只臂膀,便走吧!” 秦朝阳身躯一震,瞪大了眼珠子,不可思议地望着前方。 杨开也眉头蹙起,暗暗觉得事情有些难办了。这陶执事虽然思维正常一些,但行事风格也是直截了当,根本不给两人解释的机会啊。 陶执事见两人神色,轻笑道:“怎么?舍不得?若是舍不得的话,本执事倒是不介意帮你们一把!” “陶执事!”杨开猛地喊了一声。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陶执事将目光投向杨开身上。 杨开轻笑一声,道:“难道陶执事就因为我与秦老哥想要求见贵殿温殿主,便要我们自断一臂?这算哪门子道理,青阳神殿就是这么待客的?南域顶尖宗门,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他语气讥讽,让对面几人都怒目而视。 陶执事更是冷笑一声,道:“你们擅闯我青阳山脉,本执事便可取你们性命,如今绕你们不死,你们就应该感恩戴德地留下一臂离开,再啰嗦的话,你们就不用走了。” 他一副自信的模样。 倒也不奇怪,他是道源两层境,杨开与秦朝阳道源一层境的修为一目了然,陶执事并不觉得他们是自己的对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两个道源一层境的同伴。 杨开道:“仅仅只是因为我们的那个要求?” “是!” “这就奇怪了。贵殿宗规中有说外人不得求见温殿主?” “自然没有,不过……你们又有何资格求见殿主大人?” 青阳神殿殿主温紫衫,乃是实至名归的帝尊三层境强者,身为站在武道巅峰的人物,可不是什么人说见就见的。想要见他,最起码也是帝尊境才行,杨开和秦朝阳两个道源一层境武者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这就好比一个衣衫邋遢的乞丐,欲要求见一国尊贵的皇女。那些护卫们自然宁愿将乞丐干掉,也不能让其玷污了皇女的双眼。 “我与秦老哥既然千里迢迢赶来此处,自然有求见温殿主的原因。”杨开沉声道,“不如这样,陶执事你将此事回禀一下温殿主,至于见还是不见。那也是殿主大人的事了。” “放肆!殿主大人日理万机,怎会见你们这种小人物!”陶执事冷哼一声。 杨开饶有兴致地打量他,道:“陶执事这么说……该不会是因为你也见不到温殿主吧?” 说完,也不等他否认,杨开一副醒悟的模样。自语道:“是了,以陶执事的地位,想见温殿主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样吧,陶执事,你去回禀一下你能说得上话的长老或者护法什么的,让他们转告温殿主如何?” “本执事行事,何须你来教!”陶执事似乎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显然是被杨开给说中了。 杨开不为所动,淡淡道:“陶执事,我与秦老哥前来此地。不但有求见温殿主的原因,也有非让他非见不可的依仗!你确定要将我们赶出青阳山脉?” 那陶执事闻言,眼帘不禁一缩。 杨开给他的感觉镇定过头了,绝非一个道源一层境武者能够表现出来的,似乎殿主大人真的会接见他们一样。 若他们真给殿主大人带来了什么重要的情报,却被自己拦在这里。并且赶了出去,等到日后殿主大人知晓。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陶执事压抑着心中的不爽。开口道:“你二人有什么让殿主大人非见不可的依仗?说来听听,若真的如此,本执事自当为你们通报。” 杨开闻言,瞧了秦朝阳一眼。 秦朝阳知道事已至此,必须得拿出来什么了,否则连青阳神殿的大门都别想进去。 他伸手从空间戒里将那玉女乞丐令取了出来,微微动用了点力量,朝陶执事抛去,道:“执事大人只需将此物转交给温殿主,他自然就明白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朝阳虽然还算镇定,但心中却是在暗暗祈祷,祈祷当年遇到的那位高人并非在拿他开玩笑,若是这玉女乞丐令不起作用的话,那他与杨开今日恐怕就真的在劫难逃了。 “这是什么?”陶执事伸手将那令牌接过,放在手心上仔细打量起来。 另外两个道源境也凑过去瞧了瞧。 很快,陶执事的脸色变幻起来,从最初的惊疑到不解,旋即愕然,愤怒,厉喝道:“大胆狂徒,以为随便雕刻一块不伦不类的令牌便能蒙骗本执事么?我看你们是没睡醒啊!” 陶执事的反应完全在杨开的意料之中。 任谁看到这令牌,只怕都会心生怀疑,他在第一眼看到这玉女乞丐令的时候,也一样没将这令牌当回事,只是亲自试验了之后,才知道制作这令牌的确实是一位高人,而且是一位超乎他想象的高人。 这样的一位高人没道理去玩弄秦朝阳一个道源境武者,所以杨开觉得这令牌应该是真的,象征着一种身份和地位! 所以他自信笑道:“陶执事,这令牌虽然奇葩了一点,但并非是我等随意雕刻,它可是出自一位绝顶强者之手,你看不懂没关系,相信殿主大人会懂的!” “好好好,你们两个混蛋,真当本执事这么好说话是么,不知道你们被砍掉四肢,剥掉头皮之后还会不会这么认为!”陶执事脸色蓦然狰狞起来,说话间,握住令牌的那只手狠狠一握。 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咔嚓……” ----令牌碎了!(未完待续)r655 ...